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49章、伯羿截流

在崇伯鲧看来,就算伯羿将天下各部君首都杀光了,该存在的问题还是会存在,那样一来,伯羿在天下各部眼中反倒成了比洪水更大的祸害。比如崇伯鲧和虎娃在下界城,该做的都已经做了,但仍有五十多人葬身洪水,这是他们自己的责任。

类似的事情,也必然会在中华之地发生。那些不愿意及时迁移的民众,或者因为各种扯皮的事情延误了时日的部族,当洪水到来时,自会承担后果。

至于那些不会被洪水侵袭的部族,不愿出人、出力、出粮救助其他受灾的各部,且不说这是各部盟约中所规定的“遇灾祸当共助”的义务,他们也要考虑到另外两个问题。

当洪水真正到来时,他们就会知道,面对这样的滔天灾祸,没有哪个部族能够独善其身,只有天下协力方能渡过难关。而且洪水虽大,但也迟早会过去,在这样的时候是尽量遵守盟约以示恩交好,还是从此与其他各部结仇?

当洪水退去之后,这些部族又将如何自处,难道想等待天下各部共伐吗?而且人世间的灾祸可不仅仅只有这一场洪水,谁都难免遭遇难测之事,届时又有谁去助他们?

这就是“唯洪水可解、或世人自解之”的意思。伯羿闻言却仍然摇头道:“仅仅两个月时间,实在太仓促了,很多事情都没有准备好。既然巴原可用天帝玄珠堵住洪水,给下游争取更多的时间,中原亦可照此办理。”

崇伯鲧苦笑道:“息壤神珠在此地已化为山脉,我亦无法将之收起,而洪水将至中原。”

伯羿:“我来到巴原,刚刚发现了一件新奇事。奉仙君率巴国军民在巴都城外山脉缺口间赶造了一道长堤,使巴都城周边的盆地不被洪水所淹。这给了我启发,就算没有息壤神珠,亦不等于没有别的办法可想。”

崇伯鲧微微变色道:“你意欲何为?”

伯羿:“细想大河地势,唯有一处可阻洪水,那就是崩塌大陇山。如此至少可保下游中原腹地至今年秋收后无恙,亦可争取更多的时间,诸事可安排得更从容。”

崇伯鲧:“切不可如此!”

伯羿居然想崩塌大陇山阻塞大河河道,如此确实能挡一时之洪水,但崇伯鲧却认为这么做后果可能更严重。下游肯及时迁移的各部已经迁移了,假如知道还有更多的时间甚至能拖延到秋收后,难道还要他们再回到各城廓村寨吗?

动员民众组织一次放弃家园的大规模迁徙,各种有形与无形的资源消耗,其实远远超过了一次秋熟。但若不让他们暂时返回家园,比如收麦子、带走更多的东西,谁又能挡得住呢?

至于那些尚走在半路上,或者尚未及时迁移的人,他们更有理由继续拖延了,这对迁移民众的整体计划反倒更不利。洪水终究是要来的,如果说两个月时间还没有及时完成迁移,那么再给更多的时间,意义其实也不大。

而另一方面,大陇山以西也有民众,如果山崩堵河道形成堰塞湖,他们恐怕来不及再向高处迁移了。

伯羿断然道:“事急从权,应知轻重取舍!”他显然不认同崇伯鲧的观点,认为能争取更多的时间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,比如多收一季庄稼、在高处建造好新的房屋。更重要的是,他可巡视天下各部,监督那些君首都能完成帝命。

崇伯鲧有些急了,厉声道:“我为天子任命的治水之臣,未得我之命,伯羿大人不得擅做主张!”

伯羿:“你为治水之臣,治水之计当从你出,可是你如今无计,难道还要阻止别人另想办法吗?况且你本人困在此地,又怎能阻得住我!正因你是治水之臣,我才特意先与你打声招呼,有些事,崇伯大人要赶紧去做了……”随着话音,伯羿已从云端上消失不见。

假如伯羿下定决心要干什么事情,就算崇伯鲧的仙身本尊没有被困此处,恐怕也拦不住啊。

……

大河沿西荒高原盘旋而下,穿过了两条山脉间的隘口,北侧是贺兰山、南侧是大陇山。中原腹地在其东边,那里也是中华帝国最重要的基业所在,土地肥沃人烟繁华,村寨与城廓密布,如今是一片混乱与恐慌景象。

而在其西边也有一些部族分布,其中最重要的两支大势力,分别是金乌国与欢兜大部。金乌国也是中华属国,其国人自称祖先为传说中的灵禽金乌,他们是数百年前从东边迁移过来的。

金乌国人的祖先是不是真的金乌很难说,但他们所崇拜的图腾确实就是金乌,国中也祭奉金乌,受天子册封成为中华属国后,也同祭中华国祭之神。当地还有一个传说,其祖先在迁移至此时得到了一只金乌的指点与帮助,因此才建立了金乌国。

欢兜是一个大部族,亦是少昊部的一支后裔,周边还有很多小部族依附,其君首欢兜大人如今在天子朝中为臣,深受帝尧器重。欢兜大部的领地横跨了大陇山两侧,在大河北岸亦有一片;而金乌国的疆域,则在大河北岸的贺兰山西侧。

洪水到来,此地首当其冲,所以崇伯鲧也非常重视,专门有两具形神分身,分别来到了欢兜大部与金乌国,首先指挥民众迁移。如今这两方正在扯皮呢。

因为金乌国的地势较高,受洪水影响的国境只是一小部分,所以崇伯鲧让大河北岸的欢兜部民众都暂时迁到金乌国。而欢兜部势大,加之其君首欢兜大人又在朝中受天子帝尧器重,所以族中众首领平日行事难免嚣张,金乌国民众自觉常受其欺压。

恰恰遇到了这件事情,金乌君就不太情愿配合,有些便于开垦与安置的平缓坡地,不想划给欢兜部的灾民暂居,而让他们迁移到贺兰山中相对险恶的地带,更不愿意提供其他人力、物力的协助,而让欢兜部自行组织灾民安置事务。

金乌君这么做也有借口,比如金乌国受灾虽不严重,但也需要组织一小部分民众迁移并安置,就顾不上帮助欢兜部了。

偏偏欢兜部的各位首领平日行事又是嚣张惯了,对金乌国如今的做法颇有不满,又提出了种种要求。有些要求按天下各部盟约可能是合理的,也有些要求比较过分。崇伯鲧就在这里呢,一具分身组织民众迁移并暂时安置,另一具分身则在金乌国协调两方的关系。

崇伯鲧的命令,不论两方之间有何争执,首先第一步都必须及时完成灾民迁移任务,接下来有什么扯皮的事情,放到以后再说。崇伯鲧很有威望,压住了可能出现的各种冲突,总算顺利地将民众都暂时迁移到了安全地带,接下来就该商量怎么协调安置了。

这一带洪水虽来得最快,但也退得最早,洪峰过境之后也就没什么大碍了,只是受灾的那些村寨与田园恐将全部被冲毁,真正将长期遭殃的其实是下游的中原腹地。

就在这一天,在金乌国王宫中正在协调各种事务的崇伯鲧却突然变色,立刻对身边的官员道:“火速通知金乌君,命国中所有民众就近向高处转移,越高越好,速度越快越好,要在最短时间内赶至贺兰山高处!”

身边的官员惊讶道:“崇伯大人,不是说我们这里不会被洪水淹没,所有民众已迁移到安全地带了吗?”

崇伯鲧:“大河南岸山峰将崩,会阻住洪水下行,这一带的灾情比我原先预计的要严重得多,所有人应火速转移。”

崇伯鲧还有一具形神分身,正在大河南岸指挥欢兜部民众建立临时营地呢,此刻也突然下令道:“立刻离开营地向高处转移,走得越高越好,要尽最快的速度,什么东西都不要带!”

……

伯羿现身于大河上空云端,他已经在这里站了一天一夜,手中神弓张开,弦上原本无箭,此刻却凭空凝成了一支金色的长箭。

神箭所指的前方,是一只传说中天地所化生的灵禽金乌。这只金乌此刻显现出人形,金红色的长袍如火焰般在空中飘飞,感其神气赫然已有九境地仙修为。

这只金乌愤然道:“伯羿,你想干什么?”

伯羿面无表情道:“金乌老祖,请你让开!我不想杀你,只想崩塌你身后那座山峰。”

金乌老祖勃然大怒,头发上连火光都冒出来了,高喝道:“伯羿,你不要欺人太甚!要毁我洞府、害我子民,居然还要我让开!”

云端上还有五个人站在周围,其中两人来自金乌国、乃国中大祭,另外三人来自欢兜部。他们皆有大成修为,凭借飞天神器至此,见伯羿的威势不敢靠近,只是远远地喊道:“伯羿大人,您万万不可乱来!”

伯羿缓缓道:“我已经等了一天一夜,感觉有些手酸,不是不想再等下去,而是已无时间,尔等且向西看。”

从云端上西望,滔天洪水正从远方奔涌而来,弯弯曲曲的大河河道已完全被吞没,左右皆望不见边际。就在众人扭头之际,伯羿不再说话,突然射出了手中的神箭。别看那金乌老祖满脸怒意挡在前面,此刻却急忙化为原身,嗖的飞向高空不见。

伯羿所在的地方,是大河河道最窄处,两侧皆是山脉,尤其是大河南岸的山势陡峭如斧削,一座巨峰高耸入云。那只金乌的洞府就在山峰中,他号称金乌老祖,便是历代金乌国人所祭奉的那位神灵,此内情如今只有金乌国君以及国中的两位大祭知晓。

伯羿一箭射在巨峰陡峭的山腰上,发出轰然巨响,碎石四溅横飞,卷起的烟尘就如漫天的云层般飘荡而开。

不仅金乌老祖闪了,周围的五名修士也急速飞退,紧接着又听轰然如惊雷震响,不知是山峰崩颓的连锁反应,还是伯羿又接连射出了多箭,随后只见那巨大的山峰崩颓倒塌。

在洪水到来之际,大河的河道被堵住了。伯羿对崇伯鲧说过,哪怕没有息壤神珠,他也可以设法堵住洪水、给下游争取更多的时间,就像巴原军民筑长堤,他则直接崩塌大陇山。

纵观大河流域的地势,这里是唯一合适的截流地点,并不是说把河道堵住就可以了,大河南北的两条山脉恰好构成了一道天然的长堤。洪水在这里受阻,咆哮着向南北两侧漫去,却分别被大陇山与贺兰山截住,水位越抬越高,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堰塞湖。

金乌老祖愤恨的声音从高空传来:“伯羿,你给我等着!此仇不报,我誓不为金乌!”

伯羿没有说话,只是站在云端调转了神弓的指向,应是朝着金乌老祖藏身所在,金乌老祖随即便没声了,估计已经赶紧离开了。伯羿连这种事情都敢干,当然连他也敢杀,刚才金乌老祖如果没有及时躲开,伯羿真的就已经连他一起射了。

伯羿这么做,如他所言,为大河下游民众至少争取了半年的时间,可是有一个严重的后果,那就是贺兰山与大陇山以西的地带,那些原本不会被洪水淹没的地方,如今却迅速被大水淹没了。

金乌国大部分国境被淹没,欢兜部在贺兰山与大陇山西侧的领地也全部被淹没,受到波及的还有另外几个部族,其中也包括伯羿自己的部族。但这一带相对于中原腹地,毕竟人口要少得多。

伯羿部族的领地与欢兜部相邻,主要在大陇山东侧,但也有一小部分村寨分布在大陇山以西,那里地势较高原本并不会被淹,此番也被洪水吞没,最终有二百余人丧生。

崇伯鲧知道伯羿要干什么,也及时通知了民众再次紧急转移,但传达命令需要时间,民众执行命令更需要时间,这一切都显得太仓促了。只要伯羿决定这么做了,什么时候动手并不取决于他,只取决于洪水什么时候到来。

伯羿当然也通知了自己的部族,但那二百余人还是没能及时转移到安全地带。山路难行,而且他们原先自以为不必迁移,并没有做好准备。至于金乌国、欢兜部等地民众,因未能及时逃命而丧生于洪水的,总计近两千人。

这个代价很大,但是换一个角度看,假如就让洪水这么冲下去,中原腹地的损失将远超此刻的十倍。

其实崇伯鲧以息壤神珠在巴原上堵洪水,假如未能及时迁移下界城与拢江城的民众,丧生者恐怕也会达到三千人。崇伯鲧的两具形神分身,紧急指挥民众逃命,他自己走在最后面,这两具形神分身也折损于洪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