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48章、无解

人都已经被羊寒灵拍死了,现在才想起来问罪。考聊却不得不答道:“君使大人持金杖红节而来,一个半月前就到了威据城,城主却拖延未决,以至于各部民众尚未统一迁移。大家各自收拾财货,流言四起、人心惶惶,城主应当治罪。”

羊寒灵点了点头道:“说的不错,如今非常时期,我持金杖红节代巴君视事,既然你最熟悉威据城情况,那我便命你暂代城主。一月之内若能完成君令,你则可正式继任城主,若不能,则与原城主一般下场。”

府丞是众府役的头领,也相当于城主府的管家,是官非吏,乃巴国官制中最低一级的官员,通常享一爵。而城主至少享五爵,有的城主还享七爵,羊寒灵这么做,已经不能用破格擢升来形容了,简直就是直接送这位考聊上天啊,但非常时期就得有人行非常之事。

原帛室国境内不少城廓,受洪水影响相对而言不是太严重,只有滨城等少数城廓会被淹没全境。威据城因为地势相对较高,受灾人数只占到全境总人口的一小半,迁移起来相对也比较方便。

羊寒灵受少务所托,前往周边三座城廓传达君令,并督促当地官员和各部族首领组织迁移之事。她第一个到的就是威据城,一个半月前就来了。

待到她从另外两座城廓中办完事情再回来,威据城这边居然还没有开始统一迁移,各部族首领纷纷收拾财货自行向高处转移,流言四起,情况十分混乱。

其实威据城自建立以来,从未遭受过大规模的洪水威胁,城主也没太当回事,另一方面,他对羊寒灵的命令多少是有所抵触。这位城主与原众兽山宗主琮余有点亲戚关系,出身于同一个部族。当年琮余和伏夔接连身亡,如今羊寒灵却成了众兽山宗主。

羊寒灵的命令,是将大部分受灾民众迁移到众兽山一带。威据城境内还有别的地方可以转移安置灾民,城主难免会在心中暗想,将民众都迁移到众兽山周边,难道羊寒灵是想通过此举控制这些部族、扩大自己的势力?

但羊寒灵执行的是少务的命令,少务做决定时还和这位众兽山宗主协商过。虽然可以将民众迁到别处,但会与别的部族的居住地发生重叠,协调安排的难度更大。而众兽山是宗门道场所在,周边有大片平缓的谷地此前没有人敢占据,更适合安置灾民。

城主大人不敢公然违抗君令,也派人通知到各部族村寨了,但却没有派人督促执行,很多部族首领行事拖沓,心想反正大水不会立刻到来,就算来了也未必如所说的那般夸张,首先都是组织人将族中贵重财货转移到自以为安全的地点,而正式的统一迁移还没开始。

羊寒灵回来一看是这个场面,也没管城主私下里是怎么想的,直接就把人给拍死了,然后问大家谁最了解城廓情况,又当场任命了府丞考聊暂代城主。

考聊双膝一软,立即跪下道:“君使大人,小的愿为主君分忧!”

羊寒灵冷冷道:“你愿不愿意为主君分忧,我管不着,只需要你好好去办这件事。办得好,将来你就继续当城主;办不好,你自己知道下场。”

考聊叩首道:“本城主愿尽全力!但是我临危受命、威望不足,恐各部族首领不服,也恐调派指使不动众人城廓官员与军阵将士……”

羊寒灵打断他道:“你已是城主,这些就是你的事。你可以告诉那些需要迁移的各部族首领,若在一月之内,各部民众没有按照君令迁移到指定地点,他们也就不用再活着了。至于城廓官员以及守备军阵,有敢违令、拖延、甚至滋事者,等同此例。生灵皆有一死,就看他们想怎么死了。”

威据城不是下界城,羊寒灵也不是虎娃,每个人的做法都不同。羊寒灵是妖修出身,本来就不是人,她才不会在乎那么多呢,只是持金杖红节受人所托来办事而已,城主说杀也就杀了,再杀几位族长也无所谓。

类似的事情,在巴原各地多多少少也都有发生,什么样的人都有,也就什么样的情况都有,无须一一细述了。

……

就在羊寒灵于威据城中拍死城主的时候,巴原西端下界城的云端中,有一人满面怒意地现出了身形,张弓凝箭遥遥对准了崇伯鲧,正是伯羿。

崇伯鲧知道伯羿来了,身形端坐不动,连眼睛都没睁开,只以神念道:“伯羿大人为何有杀意?”

伯羿怒道:“你身为治水之臣,分化形神出现在各地,万民皆以为你亲自率领民众治水,却不知你一直就躲在这里。你能瞒得过天下民众,但怎能瞒得过中华天子,告诉我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崇伯鲧:“洪水到来之前,这两月应做的事情,就是指挥民众迁移到安全之地,我并未失职。至于仙界的事情,没必要在人间宣扬,但我想伯羿大人也不会打听不到。至于我在这里做什么,你也都看见了,难道还不清楚吗?”

伯羿:“我已知你去昆仑仙界盗走了天帝玄珠,却没想到你将天帝玄珠用在了此处。天子任命你为治水之臣,你不顾中华重地,反倒只救偏远巴原?”

崇伯鲧毕竟是帝尧之臣,而中华帝国最重要的基业在中原,就算巴原如今也是中华的属国,但中华之地若有九,巴原只居其一。崇伯鲧这般做法,很多人当然不会理解。

崇伯鲧在神念中叹息道:“洪水先至巴原,后至中原,而且这枚息壤神珠,是奉仙君拿起来的,否则我无法取走。我接过息壤神珠时,便已答应了奉仙君的要求。”

听闻了仙界之事的内情,伯羿倒也不好提出什么反对意见,只得又说道:“如今巴原已经做足了诸般准备,而大水将涌至中原。你能否收了息壤神珠,暂置于大河上游?”

既然崇伯鲧已经先救了巴原,伯羿提醒他应该换个地方了,洪水已沿大河涌下,接下来就连伯羿部族的所在地都要被冲毁了。崇伯鲧终于睁开眼睛,摇头道:“我虽能放置息壤神珠至此,如今却是收不起来了。就连我的本尊仙身也动不了,只能分化形神行事。”

神念中包含的内容很复杂,还介绍了息壤神珠的神通妙用。崇伯鲧只是初步祭炼了这件天帝神器,并未完全掌控,将它祭出去化为山脉倒是可以。但息壤神珠已化为山脉之后,再将它收起来就难了。

这比祭出去所需的神通法力不知要大多少倍,崇伯鲧修为虽高,却也是办不到的。息壤神珠化为山脉堵住洪水,已与巴原上的山川地脉相连,这是此神器的神通妙用。这条山脉堵住洪水还需要崇伯鲧持续施法,假如崇伯鲧的法力一收,山脉立刻就会崩颓。

这个情况和原先预计的不太一样,因为崇伯鲧此前也没有用过息壤神珠。而虎娃也不太清楚这个状况,他以前同样没有见用过息壤神珠,更没有像崇伯鲧那样亲手祭炼过。

伯羿:“若我此刻将你一箭射杀,又会怎样?”

崇伯鲧很平静地说道:“山崩而川决,你也拿不到息壤神珠,就算侥幸寻得,亦不知祭炼之法。况且你若这么做了,还想让奉仙君告诉你怎样使用息壤神珠吗?”

假如崇伯鲧一死,息壤神珠就会失去控制,山脉瞬间消失重新化为一枚小小的圆珠。这圆珠可不是崇伯鲧收起的,而是失去了控制,会随着滔天浪潮不知被冲往何处。那么大的洪水漫过巴原,上哪儿去找一枚裹挟在浪流与泥沙中的小小珠子?

息壤神珠中轩辕天帝所留的仙家神魂烙印已被抹去,崇伯鲧一死,其暂时的祭炼也会失效,此物想感应都感应不着。就算万一中的侥幸,伯羿能将这珠子给找回来,知晓如何祭炼它的人也只有虎娃。但若伯羿干了这种事,虎娃还能帮他吗?

伯羿收起了神弓,叹了口气道:“看你将来怎生交待!”

崇伯鲧反问道:“难道我这不是在治水吗?滔天灾祸与我有关,我深感痛憾,但亦知无论怎么做,也不可能让天下人满意……伯羿大人受天子所托,巡视监察天下各部,不知差事办得如何?”

崇伯鲧是中华治水之臣,但治水不可能他一个人的事情。天子帝尧所下的命令,其实和少务在巴原所下的君令差不多,不仅要迁移受灾的民众,更要动员天下各部族守望相助。这也是受天子册封时,各部所签定的盟约中规定的义务。

但中华帝国的情况比巴国要复杂得多,少务只需直接发布政令让各城廓去执行,可是在中华帝国,却牵涉到各大部、各属国之间的协调。比如将平原上的民众迁走,很可能就要安置到别的属国领地或部族封地中,会有各种冲突于扯皮,协商起来既耗神又耗时。

各部族、各城廓的钱粮调派、民夫征集,也都需要协调,朝堂中已任命贤能之臣重华专门负责此事,崇伯鲧则是指挥民众在第一线防洪治水的。但怎能保证帝都平阳发出的政令,能在各大部、各属国中得到顺利地执行呢?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杂念,特别是那些将不会遭受水患的部族,想法可能会更多。巴原上曾出现的各种状况,在中华之地只会更多、更复杂、更难解决。

这时就需要一个到哪里都能镇得住场面的人,巡视天下各部、督促他们严格执行帝都平阳的命令,也是让他们履行受天子册封的各部在盟约中应承担的义务。

伯羿答道:“天下承平日久,滔天灾祸突如其来,确实隐患多多。我来找你之前,已斩杀了大大小小二十余位君首,各部总算皆能执行盟约。但如今大河下游一带,各部族仍显混乱,迁移不如预想般顺畅,且争执不断……崇伯大人,中华之地也需要更多的时间。”

崇伯鲧:“伯羿大人最近巡视的,主要是洪水后方须配合协调的众部族,而我正在指挥将受洪水侵袭的各部民众迁移。你说的这些情况,难道我心里就没数吗?”

伯羿:“崇伯大人既心中有数,有何计可解之?”

崇伯鲧:“暂无解!伯羿大人凭手中神弓,或可无敌天下,却不可能尽解天下诸事。我无解,你无解,重华无解,天子亦无解,唯洪水解之。或洪水到来后,世人自解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