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47章、多助

虎娃问道:“我飞天而来时,望见巴都城周边各城廓军民,皆撤到了巴都城外的原野。附近虽有彭山、丈人山、眉山等高处可躲避洪水,但山中却安置不了这么多人长期生存,师兄届时又想怎么办?”

少务:“师弟啊,为兄正想请你帮忙呢。既有仙家高人可在大江上游化出一条山脉,那么聚集万民之力,更得师弟等众高人之助,也能在巴原上筑造出一道长堤。”

少务当场以手抟土,堵在了沙盘上眉山与丈人山之间的山坳缺口处,如此一来,彭山、丈人山、眉山这三条山脉蜿蜒相连,在沙盘上圈成了一个澡盆状,而巴都城便坐落在这个“澡盆”的中央。

彭山与丈人山、眉山与彭山之间的隘口地势皆较高,洪水漫不过来,此前唯一的缺口就是少务抟土为堤所堵的那个地方,这是他对着沙盘苦思整夜后想出来的对策。

巴原周边各城廓的民众,可以就近迁移到高处,但原巴室国所在,大多是人烟繁茂的平原地带,没有那么多山脉高地。要迁移的民众又实在太多了,大规模远徙恐怕来不及,就算时间来得及,也没有那么多地方可安置。

于是少务反其道而行之,将他们都迁移到巴都城外的原野上。

少务从侍卫手中接过一桶水,缓缓倒在了沙盘上,模拟洪水到来后最终的地貌。巴国辖境将被淹没约十分之一的土地,受灾的总人口接近三分之一。但是将那个山脉隘口堵住后,巴都城周围被群山环绕的原野却不会被淹。

巴国先君盐兆选择在这里建立都城,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,这片原野就是巴原土地最肥沃、物产最丰富之处,而且巴都城中的廪仓以及各村寨中的存粮也是最丰足的。

少务已让仓正大人进行了简单的测算,假如将能开垦的地带都开垦,在田地里都换种虽然不那么可口、但产量却足够高的农作物,勉强可供近三分之一的受灾人口吃饱。

少务在沙盘上填的只是一小块泥土,但实际上那条山脉间的缺口有四十余里,要在三个月内筑成一道长堤,还要足够高、足够宽、足够坚固,这放在平时是不可想象的浩大工程。可如今是非常时期,不干也得干了,只能尽全力去完成它。

少务计划将巴都城周边六座平原城廓的民众都迁到这里,他们已经陆续出发了。青壮劳力集中在一起,就连守卫国都的精锐野战军阵都派出去,少务请求虎娃的帮助,由他出面来主持这项大工程。

虎娃并未推辞,点头道:“师兄放心,我一定尽力,并将彭山道场中的修士全部叫来相助。派往各地城廓的高人若有返回巴都城者,我也会请他们帮忙。师兄将都城一带的所有军阵,还有能组织起的壮丁,暂且都交给我来指挥。”

像这种要求,假如换一种情况、换一个人,国君是万万不能答应的。都城守备军阵,还有国中最精锐的机动野战军阵,能够征集到的所有壮丁,甚至包括少务的亲卫仪仗队伍,全部都交给虎娃了,少务身边连侍卫都没剩下多少。

但这位巴君很干脆地就点头了,而且当众拜谢虎娃。

盘瓠看了虎娃一眼道:“师兄,我感觉你现在的状况并非最佳,虽未受伤却很虚弱,有些事情就不要勉强,居中指挥调派即可,我们会全力相助的。”

玄源也说道:“夫君这段时间就不要再亲自施法,凡事还有我呢。”

虎娃赶到巴都城后,的确已接近力竭,虽然身为真仙手段高明,但真论神通法力,此刻他还赶不上玄源呢,确实需要好好涵养一段时日。但是事态紧急,也只有他来指挥筑堤工程,才是令所有人最放心、也是最有效率的,要不然就得少务亲自去了。

可是少务身为巴君要坐镇都城,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置。筑堤可不仅仅是筑堤,工具和物资的调派,后方源源不断的粮食补给,还有不断到达的劳力继续派遣,这些都需要少务居中协调。虽身在王宫中,也可以想见,如今的巴国各地,已是一片恐慌和混乱。

少务看上去还很镇定,但想必内心深处已感觉焦头烂额了吧,可是他又不能表现出任何慌乱,否则臣民就更加不知所措了。

筑堤堵山缺,使得巴原中央还留有一片不被洪水淹没的盆地原野,这简直就是神来之举,可事情并不是像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巴都城外有一条河,名巴水。巴水发源于眉山中,向下斜穿这片平原,从眉山与丈人山之间的隘口处流出,最终汇入大江。少务欲筑的长堤必须将巴水截断,假如形成内涝怎么办?虎娃推演一番,最终又想了另一个办法。

根据地势,在这条河流的上游高处,以大法力崩开一座山峰,将河道一分为二,那条新的河道将沿眉山的一处山坳流到平原之外、眉山山脉的另一侧。

在河道分叉处应派专人值守,因这条河流也是巴都盆地的灌溉水源,水小时就向盆地中多分流一些,水大时就向盆地中少分流一些,这样既能保证田地灌溉又不至于形成内涝。

这个工程虽不像筑堤的规模那么大,但也足够艰难,商议之后,最终决定由盘瓠和长龄先生负责,虎娃将请彭山道场中的众修士相助,将来还可召太乙值守。

商议好诸般事务,虎娃就要在玄源的陪同下去指挥筑堤了,少务又问道:“师弟,据你所知,这番水患究竟要持续多久?”

虎娃苦笑道:“我亦难以断言,但听闻崇伯鲧大人被天子帝尧任命为中华治水之臣,约定治水以九年为期,师兄就做此准备吧。”

这么久!巴国群臣尽皆变色。然而虎娃有很多话还没说呢,崇伯鲧约定治水之期是九年,是因他知道天时恐怕将持续多雨近十年,针对的也是大河流域的情况,而且他清楚在天子以及帝都群臣面前,也不可能再说出更长的时间了。

但巴原的情况与大河流域完全不同。少务想在平原中央造一个“澡盆”抵御洪水、安置民众,但整个巴原的地形,就像一个巨大的澡盆。上游洪水漫来,受巫云山脉所阻,东海会变得越来越大,水将沿着大江的各条支流向上倒灌。

就算多雨的天时结束了,上游的洪水也不再涌下,巴原上大水退去的速度也会很慢,甚至有些地方的地势会永久改变,要想恢复如初,至少要做十几二十年的准备吧,这甚至已经是一代人的时间了。

虎娃之所以不明言这些,只因巴原民众将受的苦难已经够深重了,总要给他们更多的希望,不要在此刻就丧失信心与勇气。

……

两个月后,眉山与丈人山之间,一道长达四十余里的堤坝已初具规模。现在还不好预计洪水到来时的冲击力究竟有多大,为了务求无失,这项工程可不仅仅是在平地上垒土,而是先往地下开挖一条沟渠,填块石为基骨,再垒以夯土。

少务将附近六座城廓的民众撤到了巴都城周围的平原上,抽其中青壮筑堤,这是巴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征召民夫举造工事。国都守备军阵、巴国机动野战军阵,甚至包括国君的亲卫仪仗都派过来了,日夜不停赶工。

这道长堤是伯劳设计的,根据地势的不同,顶端高五至九丈不等,基座宽度是堤高的两至三倍。若没有虎娃等一众高人以大神通法力相助,就算少务紧急动用了这么多人力物力,也绝不可能在三个月内完成。

还好有虎娃、有玄源,更有陆续赶来相助的一众高人。不少高人持金杖红节飞赴各地,传达君令并督促民众迁移后,已返回了巴都城,听闻奉仙君主持筑堤,也纷纷赶来相助。众高人除了施法筑堤之外,更重要的是使用种种神通加固堤坝。

虎娃身为真仙亦无保留,传授了众人他所悟的各种神通法术,其中最重要的一门秘法,当年在百川城之会上他曾施展过,而如今已演化得更加完善高明,就是那抟土造船的神通。

别看这门神通理论上只要有四境修为便可施展,但在这种场合是最有效的,而且由虎娃传授并讲解其妙,对众大成修士亦很有启发。

两个月后,巴君少务也来到大堤上巡视,没有携带国君仪仗,只有区区几名亲卫随行。他与虎娃并肩走在这道长堤上,两侧正在干活的民夫纷纷下拜行礼,少务连连摆手,示意众人不必拘礼。少务就是来看看工程进展的,就连众高人也没有惊动。

虎娃手指远方道:“四十二里长堤已现,只是还需要加高、加宽、加固,按照这个进度,再过一个月应可达到要求。”

少务:“盘瓠师弟那边,巴水上游分流改道已完工。师弟可知崇伯鲧大人那边的动静,他究竟能以息壤神珠堵住洪水多久?师弟能否再去问问,为兄也好心中有数。”

虎娃虽没有公开宣扬崇伯鲧之名,此事却没有向少务隐瞒。虎娃摇头道:“催动息壤神珠化山脉堵住洪水,须以大神通施法,此刻不便去打扰崇伯鲧大人。但他既然说了三个月,我们就按三个月时间准备。洪水自下界城与拢江城一带涌至巴都城,至少还会有十余天,时间应该是够了,就看其他地方的情况了。”

少务:“如今我已得到各地陆续回报,大体已布置妥当,有些部族尽管可能不情不愿,但也都能听从君令行事……师弟啊,为兄何德何能,竟能得众高人倾力相助,这多亏了你呀!”

虎娃淡淡道:“今日场面,就是师兄之德、师兄之能,能有你这样一位巴君,亦是巴原万民之幸。”

少务却叹息道:“如此之盛况,不知后人能否重现?师弟,你应明白我的意思,我指的可不是这场灾祸。”

虎娃实话实说道:“后世之巴原,或乱或治,或更强盛,但时移世迁,却难再有你这样一位巴君,亦难再有这等场面。世事虽总有似曾相识,后人总承袭前人,但每一代人皆有自己的机缘功业。”

假如今天坐在巴君宝座上的不是少务,而是郑股、相穷、帛让,哪怕是樊翀,恐怕也没有这等场面。少务如今在巴原上的威望以及号召力,其实已远远超过了他的祖先盐兆。

千百年后的巴原,可能还会经历战乱分裂,还会有人再度一统,也会比今日更加强盛,但是国君的威望却很难再超过少务了,这是特殊的功业机缘所造就。

别的不说,世外高人齐聚效力,就连真仙都下界全力帮忙,而且没有一个人对少务提出任何要求。须知此番帮忙出力的这些高人,身为国君的少务平日也是指挥不动的,甚至连找都找不着。面对灾祸他们可能会救助亲近族人,但不会大老远都跑巴都城来听从巴君调遣。

这是少务的面子大吗?还真是!还有人可能是冲虎娃的面子来的,但这本身也是少务的机缘,后世之巴君哪怕就是少务的子孙,恐也很难再有祖先这样的造化了,但他们亦可拥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精彩。

……

就在少务于堤坝上长叹时,原帛室国境内的威据城中,城主大人已被当场拍成了肉泥。羊寒灵面若寒霜,将金杖红节置于城主座位前的案上,开口问道:“何人对威据城各部族居地、人口分布、各条道路等情况最熟?”

众官员及府役浑身冷汗,仓师大人战战兢兢地答道:“应是府丞考聊。”

见其余众人皆没有异议,羊寒灵又问道:“考聊何在?”

有一位瘦弱的短须男子硬着头皮上前道:“小的就是考聊。”

羊寒灵看着他道:“站稳了,大堂之上,腿别发抖!我问你,城主何罪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