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43章、下界城

此事总令人感觉有琢磨不透的蹊跷。轩辕天帝自称闭关根本就没有露面,因有言在先,他定不会将息壤神珠交给任何人带出昆仑仙界。但东西是被偷走的,总不能算是轩辕天帝违反承诺吧?

既是闭关就有出关之日,只要在轩辕天帝“出关”之前,崇伯鲧再将天帝玄珠放回来,轩辕天帝也可以就当作没看见。想明白这些时,虎娃已经重临人间,他这次下界来到的地点是巴原西荒,离神木一族的村寨不远,就是当年太乙原身的扎根之处。

仙家下界,理论上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,但前提是必须是他在人间时曾涉足之地。洪水自西荒高原而来,虎娃在人间时曾涉足的、离洪水源头最近的地方就是这里,他要先与崇伯鲧汇合,然后再去找少务。

虎娃来到人间,感应到崇伯鲧的位置,转身朝南飞去。崇伯鲧自帝乡神土带走息壤神珠下界,直接就来到了某一座城廓的郊外,虎娃随即赶来汇合。而这座城廓的名字恰恰叫作下界城,就是这么巧!

所谓下界城,原先当然不是指仙家下界的意思,它地处西界山脚下,准切地说在西界山最西端的南方。这里是原郑室国的辖境,也是现巴国最西端的城廓,紧邻西荒。有下界城就有上界城,而上界城在原相室国境内、西界山的另一边,那里的地势更高。

大江自西荒高原奔流而下,自古以来不知有过多少次洪水泛滥,在进入巴原的这一片地域,于西荒群山脚下形成了一个冲积平原,是由洪水所携带的大量泥沙堆淤而成,土地肥沃适于耕作。原郑室国在这里建造了两座新城廓,它们也是由村寨集镇逐渐发展起来的。

下界城地处西界山与大江之间,与之隔江对望的是拢江城。这一带自古常遭水患,所以城廓村寨的选址都在相对高处,拢江城那边甚至还修筑了一些防洪堤坝。

按太昊天帝的推演,这场大洪水若是直接倾泻而下,不仅会将这两座城廓辖境完全淹没,而且会将所有的建筑全部冲毁,连城墙都留不下来,更别提村寨田园了。民众若不能及时转移,建立在冲积平原上的这两座城廓,恐怕没人能活下来。

崇伯鲧微闭双目坐于云端,除了虎娃,地面上的民众没人能察觉到他的存在。虎娃不用开口询问,只是看见崇伯鲧的形神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这位仙家正在抓紧时间初步祭炼息壤神珠,在这件神器上暂时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以便催动。

若无人延阻,大洪水涌入巴原应在西海地裂的半个月后,如今已过去了十一天。崇伯鲧留下丙赤与丁赤催动云辇堵在西海中央的缺口中,并承诺只要它们坚持十天,便可提前放它们自由。丙赤与丁赤已经做到了,而且到现在云辇仍然堵在那里。

两条蛟龙之所以能坚持这么长时间,一方面是出于对崇伯鲧的敬意与谢意,另一方面也因为西海高湖的水位在逐渐下降,山脉间潮涌的冲击力已没有最初那么强劲。这也意味着洪水涌入西海低湖后,开始漫向西荒高原的低洼处,并已沿着江河倾泻而下。

崇伯鲧命两条蛟龙至少坚持十天,并不能将洪水到达巴原的时间延缓十天,因为云辇也无法完全堵住地裂,顶多拖延三、四天而已。下界城与拢江城两地民众,如今还剩下大约七、八天的转移时间。

从云端上望去,大江两岸还有不少民众仍留在各自的村寨中,但他们也不像是毫无准备的样子,很多人家将贵重物品都打包收拾好了,似是随时可以出门,但他们怎么还没走呢?虎娃发动耳神通,听见了很多民众的谈话,这才彻底搞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禄终从西荒高原上沿大江飞行、通知了沿途各地,他已来过这里了。禄终的修为不如崇伯鲧,且刚刚遭受重创,他不可能沿途分化形神“亲自”去督促各地民众赶紧组织迁移。再说了,这里也没人认识他呀,甚至听都没听说过他这号人物。

所以他只是沿途示警,让民众听见有声音从空中传来,提醒他们洪水将至,赶紧迁移到高处。禄终做事还算尽责,不同地方的民众听见的内容是不一样的。比如下界城一带,禄终就告诉民众要往西界山上迁移,并说了至少要逃到多高的地方。

天空传来的声音将民众们吓了一跳,引起了一阵恐慌。禄终还单独给下界城的城主发送了一道简单的神念,交代了更多的情况,告之必须赶紧组织民众迁移。拢江城的情况也是类似,而下游还有那么多地方,禄终也不可能只在这里耽搁,随即便沿大江飞走了。

禄终在沿大江通知各地时,应该还中途拐了个弯去了一趟巴都城找少务。毕竟巴国各地民众迁徙之事,还是要由巴君来组织实施,这样一场滔天祸事,让民众及时迁移到高处仅仅是刚开始,还有更多、更庞杂的后续事务在等着。

刚刚建立城廓不到百年、处于巴原最西端的下界城与拢江城,实在太偏远也太不起眼了,就算少务已向全国各地下达了政令,也还没有传到这里,洪水必会先至,庆幸的是崇伯鲧与虎娃赶在了洪水之前。

下界城的城主得到了禄终的神念通知,也搞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,他毕竟是巴国的官员,做出了最正常的反应,立刻派人向国君汇报此事,并向国君请示。但等城廓的使者见到国君再回来,恐怕也得是半年之后了,到那时什么都晚了。

下界城的城主倒也不傻,他虽不知禄终是谁,也清楚这应是当世高人的提醒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也立刻派城廓官员通知辖境内的各村寨与各部族民众向高处转移。那个声音通知他们大洪水将在十天后到达,假如十天后洪水真的来了,也算是避过一劫。

可是在现实中,还要考虑到执行政令的效率问题,而限制效率的不仅仅是交通条件。在正常情况下,城廓派官员将境内每个村寨和部族都通知到,恐怕都要用大半个月的时间。

而且腿长在大家自己身上,若各地民众将信将疑、不肯立即转移,城主也不可能派人将辖境内的所有民众都押送上山。

这位城主显然没有按照正常事态去处置,他派出了几乎所有能派的官员,甚至连巡城军阵都分散派出去了,下令要在七日之内通知到城廓辖境内的所有人,执行城主大人的命令,尽量在最短时间内转移到西界山高处。

这位城主下达政令的效率是很高的,几乎没有丝毫耽误,七日之内,所有村寨和部族都接到了城主的命令。

其实大家都听见了天空传来的声音,这在民间引起了恐慌和混乱,很多人不知所措。举族迁徙可是大事,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无计划、无组织地自行迁徙,结果只能是一场混乱。城主及时将命令下达各地,就是要理清这种无组织的混乱状态,意义十分重大。

但各地民众执行政令的效率却没有那么高,表面上没人直接违抗城主的命令,但各村寨都有所拖延,民间甚至还有不少怨言。

城主按照那位高人的警告,要将整座城廓中的民众都迁移到西界山中的高处,也就意味着很多人要走很远的路,更意味着所有人都要暂时放弃自己的家园。

家里坛坛罐罐那么多东西哪能一下子就收拾好,田地里的麦子还没熟呢,早先种下的山薯也该抢时间多挖几块。更重要的是,下界城就在大江岸边,这里的民众谁没有见过洪水呢?尤其是很多长者,早已见过不止一次在他们看来是铺天盖地的大洪水,对此早有经验。

历代人积累的经验和常识很宝贵,但有时固执的成见也很致命。由于常遭水患,这一带的村寨选址都在相对高处,更有很多地方,百年来不论多大的洪水,都没有遭受过威胁。

如果仅仅是城主下的命令,很多民众都不会认为自家有什么问题,反倒会认为新上任的年轻城主太过谨慎多事。还好先有空中那个声音的警告,恐慌之下,人们才愿意做更多的准备,但所谓的准备亦很拖沓,尤其是一些大部族。

一些村寨民众确实立刻奉命向西界山中的高处迁徙了,但更多的村寨民众却不愿意走那么远,他们更愿意在附近寻找高处,比如把很多贵重物品都转移到离村寨最近的小山上,家里的其他物资也都打包了,但还有不少人仍留在村寨里。

因为洪水还没来呢,而他们的村寨地势较高,如果洪水淹不到就不必多事了,假如洪水真的从大江那边漫上来了,也有一个较长的时间过程,届时再往山上跑便是了,这是多年积累的经验。

但此地民众却不清楚,这一次的洪水前所未有,当巨浪涌来之时,村寨附近那些看起来很高的山包,都会直接被浪头卷过。等看见水再想转移,已经没地方跑了,除非他们会飞。

所以虎娃在云端看见的是这样一幅景象:有人已经在转移的路上,有人一边走还一边抱怨,甚至在质疑城主大人的命令有没有必要?有的部族首领命人将贵重财货都转移到村寨附近的山中,还有人收拾好东西就等在家里,坚信就算有洪水自己也不会有事。

虎娃皱起了眉头,而端坐不动的崇伯鲧突然发来了一道神念。崇伯鲧在下方的两座城廓辖境内划了一条线,告诉虎娃在七日之内,这条线以西的民众必须都迁走。至于该怎么做,那就只能是虎娃去想办法了,正在祭炼息壤神珠的崇伯鲧并无余暇。

虎娃叹息一声,分化形神飞向两座城廓……

虎娃一改以往低调的行事之风,直接在半空中现出身形喝道:“下界城城主何在?巴国享十爵之彭铿氏,持镇国神剑到此,速来迎接听命!”

他是在城主府前方广场上空喊出的这一句话,但城廓辖境内的所有民众都听见了。有一人在寥寥数名亲卫的簇拥下冲出了城主府,朝天跪拜道:“彭铿氏大人,是您吗?真的是您啊!巴国学宫弟子、下界城城主阿土,拜见奉仙君!”

这称呼有点乱,虎娃现在已经是奉仙国国君,但他在巴国的爵位和封号,少务既没有取消也没有收回,所以他还有彭铿氏这个身份,在巴国中行事,亦以彭铿氏自称。镇国神剑已经在九重天仙界中还给武夫,但武夫又回赠给了他,这些也不必对普通民众解释清楚。

听见城主的话,虎娃微微一怔道:“你是阿土?”

城主叩首答道:“是的,我是阿土,一年前被主君派任为下界城城主。当年的学宫阶卫将军二栋,如今是下界城的兵师。”

没想到这位城主居然还是熟人。当年虎娃为巴国学正、整顿学宫时,曾惩处了学宫中的不肖弟子、出身于巴国宗室的庚良。而庚良的伴学书童阿土,却得到了虎娃的赏识,成了正式的学宫弟子。

学宫是为国培养人才的地方,人才培养出来了就得任用。以阿土的年纪和资历,担任一城之主好像还不够格,但因他曾受到过虎娃的赞赏,少务对其格外重视。巴原腹地的大城城主不好直接破格任命,就把他派到了偏远的下界城来当城主。

阿土一个人跑到这么偏远的城廓来当城主,也怕自己的年纪太轻、根基不足,难以镇住场面,所以特意又举荐了一位城廓兵师,便是原学宫阶卫将军二栋。

二栋将军也算是虎娃的熟人了,他曾奉虎娃之命捧着镇国神剑,在王宫门前顶住各方权贵的压力当场斩了庚良。学宫阶卫将军的爵位品级并不比城廓兵师低,但他在都城中只是负责为学宫守门的,能指挥的手下也仅有十名阶卫;到城廓中当兵师,境遇则是完全不同了。

虎娃又问道:“二栋将军何在?”

阿土答道:“二栋将军率领一小队军士,护卫仓师大人运送城廓廪仓中的存粮至西界山中,并开辟临时营地,不能前来迎接……请问彭铿氏大人,您也是因洪水之事而来吗?此前在空中开口示警的高人,也是您派来的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