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42章、天帝失玄珠

虎娃恍惚间忽有一丝明悟。他初为真仙,对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以及帝乡神土尚在体悟之中。这里不是人间,若是孤悬无边玄妙方广,所谓时空只是自我的感受;而在帝乡神土,同样也是另一种形神体验。

空间不同,时间亦不同。世界是灵台化转而成,万物流逝究竟是更快还是更慢?若说快,感觉很短的时间,人间就已经过去了十天;若说慢,人间已经过去十天了,这里好像只是片刻功夫,这是看待问题的不同角度。

虎娃能否清晰地感应到这种区别呢?其实是可以的,只是他先前没有注意。想想他离开神农原仙界之后的经历吧,别的不提,仅仅是感受太昊仙家神意中的巴原水患场景,连洪水会在什么时间、淹没哪座城廓的哪些地方,都展示得清清楚楚。

若是普通人,想把这些情况弄明白,得用多长的时间?恐怕当场就晕了,什么都记不住!仙家神意好像只是一瞬,但虎娃若是在人间解读清楚,恐怕也得三五天吧。这还仅仅是巴原呢,因为当时是回答剑煞之问,太昊的仙家神意中展示了巴原全部的场景,而且还是历时几个月的动态过程。

太昊没有介绍巴原之外大江下游的情况,也没有介绍大河流域的情况,否则虎娃耽搁的时间可能会更久,甚至来不及恰在崇伯鲧之前赶至昆仑仙界。

除此之外,虎娃还向太昊介绍了九转紫金丹的丹方以及他的炼丹过程,太昊推演丹方建议另换一味药引,又与虎娃探讨了一番,这其中交流的信息又是多么庞杂。

仙界中感觉只是片刻功夫,实际上已过去了人间十日,若是经历更多,人间过去好几年都有可能啊。很多仙家飞升帝乡神土后,就留在这里永享长生,已不在意岁月,所以对此并无必要去体会得太清晰真切。

虎娃的情况不一样,他还要及时回到人间呢,问了崇伯鲧一句话,恍惚中就像参透了某层玄妙的意境。

广成子听闻崇伯鲧之言,却连连摇头道:“那云辇和蛟龙,轩辕天帝当年既然已留在人间,如何处置也都是后人的事情了,不必再来问他。至于息壤神珠,崇伯大人又不是不知其来历,天帝怎么可能让人带出仙界呢?”

人间是轩辕天帝的“故乡”,在其开辟昆仑仙界之前,取其为人皇时巡视过的各地之土,凝炼其物性精华初成神器,带到了帝乡神土之中。后世飞升昆仑仙界的众仙家,多少都会带一点这样的“仙材”,作为献给轩辕天帝的礼物。

所谓仙材,就是已将天材地宝炼化精纯初成神器,但尚未完全成形。轩辕天帝用这些仙材继续祭炼当初那件神器,使这方帝乡神土中带有众仙家熟悉的故乡气息。这件神器便是息壤神珠,又称天帝玄珠。

轩辕天帝曾有言,玄珠将永置帝乡神土以安众仙家之形神,既然话都这么说了,又怎能让人拿走?而且此物置于昆仑仙界中,也是轩辕天帝修为境界的一部分,因为它是在轩辕开辟帝乡神土的过程中逐渐祭炼、最终成器的。

崇伯鲧却坚持道:“无论如何,让我拜见轩辕天帝,亲自求他试试!”

广成子摆手道:“崇伯大人亲自去求,天帝也是不可能答应的。况且此时您也见不到天帝,天帝已闭关,吩咐开明兽不得让任何人打扰,谁也不知他将何时出关。您若想向天帝谢罪,在此向峰上宫阙跪拜即可!人间祸事将至,崇伯大人身负治水之责,老夫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。您跪拜宫阙之后,若还有余暇在昆仑仙界中走访,亦请自便,还可与初来此地的奉仙君结伴而行。”

说完这番话,广成子伸手一招,高亭外飘荡的雾气凝聚成一朵云彩,他脚踏祥云就这么回自己的仙宫了,将崇伯鲧和虎娃晾在了这里。

虎娃听得有些傻眼,轩辕天帝“闭关”不见客,这是什么状况?帝乡神土就是天帝形神所化,此地仙家的一举一动皆在其感应之中,想见谁见不着呢,无非是故意不显化形容相见而已。

若是有什么特殊原因,肯定也与太昊天帝先前“神游”的情况不同,因为昆仑仙界并未关闭。

广成子明知人间事态紧急、崇伯鲧身负重任,居然还告诉他若有余暇可在昆仑仙界中随意走访,崇伯鲧现在哪有心思到处闲逛啊?但转念一想,虎娃又突然明白过来,这也许是一种暗示,提醒他们可在昆仑仙界中邀请愿意帮忙的真仙下界。

虎娃是第一次来,而且在这里谁也不认识,想帮忙也不知该去找谁,但既然已来到帝乡神土,他便走出高亭在水潭边向着前方巨峰上的重重宫阙下拜,也算是尽了拜见的礼数。崇伯鲧也走到他的身边,与他并肩跪拜。

行礼已毕,虎娃刚想问崇伯鲧打算怎么办,却发现他跪在地上直着身体正在发傻,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水潭中的那座假山。虎娃刚才就注意到那座假山了,觉得它就像帝乡神土中央那座巨峰的迷你缩影,还特意多看了两眼。

只听崇伯鲧喃喃自语道:“居然就在这里,可惜除了轩辕天帝,没有人能把它拿起来啊!想取走它,必须是轩辕天帝本人亲手拿起,然后再交付给谁……”

听见这句话,虎娃元神中灵光一闪,随即就想到了什么,下意识地便伸出右手向前摄去。只见那座假山倏然化作一道黄光,落在了他的手心,又变成一枚圆溜溜的珠子。仙家形神中感应其重如山岳,但毕竟还是被虎娃拿起来了。

整个昆仑仙境好像都无声地震颤了一下,从虎娃所在地波及到无穷无尽远处,这仿佛是一种错觉,因为帝乡神土并没有震动,只是形神中生出的感应。崇伯鲧目瞪口呆地扭头望着虎娃道:“奉仙君,你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在这一瞬间,崇伯鲧几乎以为是轩辕天帝化作了虎娃的样子,故意在跟他开玩笑呢。虎娃也没法说清楚是怎么回事,只得解释道:“此物便是息壤神珠吗?是太昊天帝让我来帮你的,他借用我的手,来帮你拿起一件东西。”

神器可随形神变化,谁也不知息壤神珠在昆仑仙界中是什么样子,只有收走了才会清楚此器之常形。轩辕天帝将息壤神珠置于帝乡神土,使昆仑仙界带着众仙家都熟悉的故乡气息,在这种情况下,想拿起它便等于触动整个帝乡神土,除了轩辕天帝本人之外,这里谁也办不到。

没想到息壤神珠在帝乡神土中的显化,就是水潭中的那座假山,而潭边的高亭,就是接待众仙家到来之地。它其实是太昊天帝拿起来的,借用了虎娃的一只右手。

虎娃不知太昊天帝为何有这等本事,反正已经拿起来了,握在手中的同时,便已将此神器中轩辕天帝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洗去。虎娃的元神中又莫名涌现出一道仙家神意,就是讲解此息壤神珠的神通妙用的,以及如何去催动它,宛如一道神念心印传承。

轩辕天帝是怎么炼制与使用息壤神珠的,虎娃并不清楚,这些是太昊天帝传授的法诀。息壤神珠中的仙家神魂烙印虽已被抹去,但无论是以虎娃还是以崇伯鲧的修为,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将它完全祭炼为自己的神器。

这也是正常情况,轩辕天帝是什么修为,这枚息壤神珠又在帝乡神土中祭炼了多少年?但太昊天帝用了一个取巧的办法,先将仙家神魂烙印抹去,此神器就相当于将成未成之时,崇伯鲧可以体悟其物性妙用,初略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以便催动。

崇伯鲧所祭炼的神魂烙印,等将来将息壤神珠归还昆仑仙界时,轩辕天帝很轻松地便能抹去。崇伯鲧回过神后,也来不及追问太多了,向虎娃行了一礼道:“多谢太昊天帝,多谢奉仙君相助!”

崇伯鲧说完话便伸手欲接,虎娃却没有立刻递过去,很多突兀地说了一句:“巴原。”

崇伯鲧很痛快地点头道:“嗯,巴原!”

虎娃将息壤神珠交给了崇伯鲧,也将仙家神意中的传承教给了他。崇伯鲧起身道:“赶紧走,人间再见!”言毕飞身而起,嗖的便不见了。他已离开昆仑仙界,于无边玄妙方广中下界返回了人间。

崇伯鲧求取息壤神珠,当然是为了下界治水救人,而洪水马上就要涌入巴原,虎娃便要求崇伯鲧先救巴原之危,而崇伯鲧很干脆地答应了。

虎娃终于明白,太昊天帝让他帮的是什么忙?居然是帮崇伯鲧来偷东西!此时昆仑仙界中的所有仙家都被惊动了,方才形神中感应帝乡神土有无声震动,并非错觉,昆仑仙界中的所有仙家也都感应到了。

息壤神珠被收走,形神中莫名感应帝乡神土震动,然后众仙家皆怅然若失,昆仑仙界中有一种如故土般熟悉的气息消失了。很多人都不知发生了何事,纷纷离开了洞府查探状况,朵朵祥云上的仙宫里,也飞出了不少仙家的身影。

难怪崇伯鲧闪得那么快,偷个东西竟然偷出这么大的阵仗来,简直可谓惊天动地啊!也难怪崇伯鲧无暇去拜访别的仙家了,一来人间的事态紧急,二来已被发现了还不赶紧走。

虎娃意识到不妙,也立刻就嗖的不见了。离开帝乡神土,虎娃有种形容不出的古怪感觉,他修行两世成仙,在人间做过太多的事情,但是从来就没做过贼,当然更没有偷过任何人的东西。

然而成仙之后,却跑到帝乡神土中来偷东西了,偷的居然还是天帝玄珠。大好名节啊,无意间都坏在了太昊天帝手里!但是转念一想,东西好像也不是他偷走的,他只是将那天帝玄珠拿了起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