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41章、弃云辇走蛟龙

崇伯鲧并不认识镇元,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说过。镇元突然出现,崇伯鲧也吃了一惊,没想到还有人在这么近的地方窥探这场决斗,而他居然没有发现。

崇伯鲧同样也没见过九天玄女,却早已听说过九天玄女的大名。九天玄女是以命令的口吻吩咐他和禄终的,而他和禄终则毫无疑义地赶紧照办。

帝江一撞,带来这么大的灾祸,这也是崇伯鲧的失职。崇伯鲧虽成功阻止了帝江撞向山脉间的隘口,却没想到帝江竟能撞开天幕。山脉间的隘口最终崩塌,就连山峰都倒了一片,西海中央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地裂。

崇伯鲧不知西荒高原上空有一处天成洞天,乃是太昊天帝弃山河图之地,但镇元却是知情的。镇元来到此处旁观决斗,就是怕斗法波及到那洞天的入口,却没想到帝江战败后竟一头撞了进去,想阻止已然不及,其实就算去挡恐怕也未必能挡住。

修炼蚩尤神功已有小成的禄终,一身修为几乎全在肉身炉鼎上,与帝江决斗时失去了威力最强大的右臂,也意味着神通法力大损。他知道自己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,立刻凝聚残存的法力飞身而去。

看禄终的去向,应是沿着大江而行,去通知下游的巴国以及重辰、九黎、共工之地的众部族。

镇元已飞入山河图世界、尽全力拢住汪洋,九天玄女则要尽快补全天幕,已无暇顾及别的事了。天已崩、地已裂,崇伯鲧堵不住西海高湖向下泻落,但他临走前还是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,将轩辕云辇投进了西海。

高湖之水带着巨浪从山脉间的缺口涌入低湖,人间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,已一连倾颓了五座山峰,这可不是一般的山啊,而是高原上的雄峰。此刻哪怕再扔一座山进去,也会立刻被冲走,山峰填入低湖,反而会使涌出来的洪水更多。

云辇是轩辕天帝留在人间的神器,它虽堵不住缺口,却能带着一股空间之力定在水中。但神器需要有人催动,崇伯鲧留下了两条蛟龙丙赤与丁赤,并解开了它们所受的禁制。

这两条妖龙原是被轩辕天帝镇压,要它们为人间天子效命五百年方得解脱,如今还剩下几十年。崇伯鲧这次也带着轩辕云辇,监督决斗时安置在远处。他持有锁环可以控制这两条蛟龙,但早就给它们解开了,丙赤与丁赤也是乖乖听命,此刻更是连它们体内的禁制都彻底解除了。

如此才能发挥这两条妖龙最强大的神通法力。崇伯鲧还告诉它们,轮流施法稳住山脉缺口中央的云辇,直到它们俩都力竭为止,若有必要则不惜损毁轩辕云辇。

轩辕云辇堵不住缺口,但至少能够暂时延缓下涌的水势,两条蛟龙能坚持多久就算多久,至少也能给江河下游民众多争取一点时间。崇伯鲧还承诺,只要这两条蛟龙能坚持十天以上,今后便可自行脱困而去,反正所有禁制都已经解除了。

崇伯鲧提前释放丙赤与丁赤,多少也算违反了轩辕天帝遗命;他弃了国中传承重器轩辕云辇,是擅自做出的决定,当然也是违反了朝中礼法。但就算让他再做一次选择,也依然毫不犹豫。

禄终已选择了大江方向,崇伯鲧便沿大河方向飞下了西荒高原,沿途不断有身影落下云端、奔赴各地。这并非地仙所修之阳神化身,只是真仙的一种幻化神通,在大河两岸留下了很多个“崇伯鲧”。

这些“崇伯鲧”没有本尊那样的神通法力,但看上去与其本人一般无二,是仙家形神分化而成。他们通知将受洪水淹没的各城廓与各部族,就地组织民众及时转移到高处。

中原之地,人烟繁华密集处主要分布在大河中下游一带,在正常情况下,大部分民众应该比巴原上有更多的转移时间。按太昊的推演,洪水涌入巴原将在半个月后,而按崇伯鲧的推算,洪峰沿大河到达中原腹地,当在两个月后。

可是中华之国的情况与巴原不同,理论上占据整座巴原的巴国如今也是中华属国之一。中华帝国所辖各部、各属国众多,那些靠近大河上游较偏远的城郭与部族,等待帝都平阳的政令已来不及,崇伯鲧便在沿途“亲自”去了。

沿着九曲回环的大河飞行,终于进入了中原腹地,已是三天之后。崇伯鲧这一路分化仙家形神,所耗神通法力甚至不比经历那一场决斗的禄终更小,他只是没有受伤而已。他刚刚望见帝都平阳城所在,便突然看见半空中祥云涌动、迎面急速飘来。

天子帝尧竟离开了帝都,这片祥云是轩辕云辇出动的标志。轩辕云辇共有三辆,其中两辆双龙辇是天使所乘,而唯一的五龙辇则是天子的专属座驾,只在巡视四方等重大场合才会动用。帝尧已经多年没有离开平阳城了,这一次也被惊动。

天子帝尧被惊动,崇伯鲧并不感到意外,帝江和禄终那场决斗倍受关注,定有很多高人通过种种手段远窥。但令他有点意外的是,帝尧竟在帝都之外的半空中截住了他的去路,而且还声势浩大地出动了五龙辇。

这场灾祸,崇伯鲧也知道自己有责任,但不论是责是罚,不能到朝堂中去说吗,为何要离开平阳城在半空中搞出这么大的动静?再仔细一看,崇伯鲧也明白了帝尧的用意。

五龙辇妙用玄奇,祥云铺展,将朝中重臣都带来了、簇拥在那车驾两旁,而那辆车此刻就相当于天子的宝座、拉车的五条神龙则化做了祥云。此番祸事将波及天下,帝尧就是要用这种方式公开处置,让民众们都知道他做了什么、而谁又该为此承担责任。

崇伯鲧飞上祥云,来到天子车驾前行礼道:“罪臣鲧,拜见天子!”

他只是深揖拱手,并没有伏地跪拜,满朝重臣中,也只有号为“崇伯”的鲧有此尊荣。天子车驾旁有人面露不悦之色,崇伯鲧的地位确实超越他人,当年是帝尧亲自给了他入朝不拜的礼遇,但如今闯了这么大的祸,崇伯鲧居然还不主动跪拜,未免有些太不知趣。

五龙辇也不能把所有的朝臣都带来,祥云上此刻只站了三十多位,都是国中最重要的大臣。天子驾五龙辇出帝都,还摆开了这么大的场面,这里是中原人烟最密集繁华的地带,当然惊动了很多民众。城内城外、村口田间,万民远望祥云跪拜。

崇伯鲧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云端之下,万民惊诧,不知发生了何事,国中地位尊荣、倍受敬仰的崇伯鲧大人为何要自称罪臣?

崇伯鲧开口的同时发出一道神云端上的众大臣皆可知。这里的人其实都已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崇伯鲧主要介绍的是灾害的后果,以及他来时已经做了哪些应对措施。

在那冠冕垂旒之后,天子帝尧满面忧色道:“崇伯,你怎会让这等事情发生!”

崇伯鲧:“我并不知西荒高原上空有洞天结界,其中竟另有一方山河,未能及时阻止帝江撞开天幕。我既为这场决斗掠阵仲裁,当承其责。”

云辇左侧有一人冷冷道:“崇伯大人,此祸事之责,你能承受得起吗?”开口的是缙云氏大人、缙云部的当代君首三苗,他是末代炎帝榆罔的直系后人。

云辇右侧的重华开口道:“闯下滔天大祸者并非崇伯大人,而是帝江。此事亦出乎崇伯大人预料,任何人都不想看见,主要责任亦不在崇伯大人。”

重华身边又有一人插话道:“可此时后果实在太严重,崇伯大人既主持决斗,就有责任。如今看来,这责任并非崇伯大人所能承受,天下万民受祸啊!……崇伯大人,您的天使云辇呢?”

开口者为欢兜大人,此人为少昊部族之后,封地就在中原以西的大河岸边。帝尧为帝俊之子,而帝俊亦是少昊后人。

崇伯鲧答道:“欢兜大人何必明知故问?方才已有言,云辇投入西海,两条妖龙亦被我释放。天子做何责罚,我皆愿承担。”

三苗又冷哼道:“崇伯大人倒是果断得很,立刻弃云辇、走妖龙。行事既如此果决,又怎会酿成这般大祸?”

天子帝尧摆了摆手道:“崇伯如此处置云辇与妖龙,乃事急从权,只需向孤复命即可,孤当然不会因此降罪。如今说别的都已经晚了,应立刻商讨如何应对这场祸患。诸位大人,不知能为孤举荐何人治水?”

古时天子自称“不谷”,喻指不结谷粒的禾穗,而“不谷”又称“孤”。这既是一种自谦,表示一人之德寡、而纳天下万民之德众,同时也暗示着独一无二的地位、天下只能有一位天子。

后世的国君自称寡人,亦源于此。但如今的各部族伯君与属国之君,尚不可称孤道寡、更没有这种习惯,只是自称本君而已,称孤者只有天子。

如今祸患将至,首先就要任命一位大臣负责带领民众治水。洪水其实是自古以来各部族最常经历的灾害,对此已积累了很多经验,但自古还没听说过人间有这么大的洪水。

此前最擅治水的就是共工。共工不仅是一个人,也是一脉世系传承,曾在炎帝朝中担任水正。到了黄帝时代,共工部君首也曾因治水立下大功,累获封赏才会成为南方那么大的一个部族,渐渐脱离四岳部而自立。

可是这一次治水,没法再任用共工了,因为共工部君首帝江就是罪魁祸首,早已殒落无存。历正大人开口道:“既然欢兜大人忧切难安,便请天子任他为治水之臣。”

欢兜吓了一跳,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,来的可不是一般的洪水,无论采取什么对策,最后仍将损失惨重,天下各部很难看见你都做了什么,却很容易听说你没做到哪些,几乎只有罪责不会有功劳。

而且面对这滔天洪水,身为治水之臣必须率领民众时刻站在第一线,弄不好连命都得填进去。但欢兜亦不好当场回绝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臣愿为天子分忧,但恐才薄德浅,难当此重任,而误天下万民。”

四岳氏开口道:“欢兜大人不可,请天子另任贤才。”

帝尧又问道:“四岳大人又有何荐?”

四岳氏看了重华一眼,似是想举荐他,正在沉吟间,就听欢兜突然开口道:“崇伯大人在国中威望无双,受各部拥戴。既然他自认其责,那就任他为治水之臣,先莫谈责罚、允其戴罪立功。”

崇伯鲧终于跪拜道:“这本就是罪臣之责,我愿尽全力消除祸事,不惜粉身碎骨!”

众臣纷纷开口赞同,请求天子帝尧任命崇伯鲧,四岳氏也从重华身上收回了视线,向帝尧拱手道:“崇伯大人可。”

三苗又开口道:“若治水顺利,可免追崇伯大人之责。但若治水不利呢,是否该罪上加罪?”

重华皱眉道:“何为利、何为不利?祸事因帝江而起,崇伯大人的责任无非是守护不及。若是担忧崇伯大人难以胜任治水之事,缙云氏大人取而代之如何?”

崇伯鲧伏地道:“若是治水不利,鲧难辞其咎,请天子降刑!”

重华又看着崇伯鲧,提醒道:“崇伯大人,治水当有期。”

崇伯鲧答道:“当以九年为期。”

众人皆露出惊讶之色,帝尧从云辇上站直身体,低呼道:“怎能这么久!”

三苗则失声惊叫道:“九年之期,这与不治又有何区别?”

通常人们印象中的洪水,不论再大,也不过是一季之害,到了枯水时节便会自行消退。崇伯鲧居然说治水要用九年,实在出乎预料,听上去简直跟耍赖没什么区别了。

崇伯鲧赶紧解释道:“此番水患,与往年不同。西海之水奔涌而下,沿途低洼处将尽被淹没,冲毁之山林、淤积之河道不知几许。如今天时有变,江河源头亦将持续多雨多年,所以我说当以九年为期。这并非自脱责任,而是要告诉天下各部应做此长期准备。若这九年之中,臣治水不利,天子可随时问罪降刑,另派他人替之。”

众人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,天子帝尧也愣住了,最终重华首先开口道:“天子任崇伯大人为治水之臣,而天子朝中亦应有人专司其事。”

治水,将是中华各部未来近十年的头等大事,甚至涉及到很多部族的生死存亡。崇伯鲧是治水第一线的负责人,但是天子朝中也应有专人居中协调天下各部的力量。

帝尧问道:“可否任丹朱?”

丹朱此刻并不在场,但帝尧还是想任命他,这个差事不像崇伯鲧在前方治水那么辛苦,却能建立起足够的威望和影响力,甚至能趁机统御天下各部之力。四岳氏却很干脆地摇头道:“丹朱性薄淡,而此务事深重,实不适之,我举荐重华大人。”

众臣纷纷附议,帝尧用询问的眼光看着重华,重华上前跪拜道:“臣愿领此命!”

既然任命儿子得不到众臣的一致支持,那就任命女婿吧,帝尧还是点头了。伏地的重华又开口道:“臣另有一事欲奏。”

帝尧:“何事?”

重华:“治水乃当务之急,但若令天下各部信服,亦不可不追究大祸之源。帝江已死,而共工氏一族应获罪流放。若不立即处置,如何号令各部协力?”

……

这便是崇伯鲧在人间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,他接受了天子帝尧任命,又商议安排了很多紧急事务后,便立刻飞升昆仑仙界,一是向轩辕天帝请罪,二是借取一件神器。

崇伯鲧擅自毁去云辇、释放蛟龙,天子帝尧虽然不好罚他,但他也应向轩辕天帝本人请罪。而他的第二个目的才是最重要的,是求取息壤神珠。

虎娃通过崇伯鲧话语中的仙家神意了解了这些,不禁变色道:“距西海地裂,人间已过去了多久?”

崇伯鲧答道:“至此时,应恰好十日。”

太昊天帝“神游”而归,就发生在帝江撞破天幕之时。虎娃当时便离开神农原去了九重天,与太昊天帝以及武夫等人相见,请教了一番九转紫金丹之事,又迎来剑煞飞升,感觉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。待来到昆仑仙界、见到崇伯鲧时,人间竟已是十天之后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