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40章、以昆仑之名

昆,同也,仓颉造其字以会事之意,阳光下比肩者,可喻兄弟、族裔,若以天地不仁、不独、无私、无偏之言,亦可喻世间众生乃至万事万物。仑,万物之序、万事之理。凡物之圆浑者曰昆仑,圆而未剖散者曰浑沦。昆仑或曰清朗世界,浑沦或曰混沌。

轩辕天帝自无边玄妙方广中开辟帝乡神土,以昆仑为名,正符此意。先有昆仑仙境,后有仓颉造字。

世人谓仙家居神山之上,而称此等神山为昆仑,昆仑始为山名。昆仑为山,其原意广,泛指天下群山,亦指天下群山发源之地,故后世有天下群山出昆仑之说。而世人所见,天下山川脉络起源于西荒高原,因而又有狭义之昆仑山。

虎娃进入昆仑仙界,首先感受到的是这方世界中无处不在的神意,告诉来者这里是何处、天帝开辟帝乡神土之妙,正谙合“昆仑”之本意。

不论是神农原仙界还是九重天仙界,刚进入时都没有这样的神意印入形神,虽只是“简单”地介绍此仙界之名,但其神意玄妙难以形容,虎娃也感到有些恍惚。与此前另外两处仙界还有不同的是,虎娃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“看见”轩辕天帝。

但话也不能这么说,虎娃只是没有见到轩辕天帝显化之形容,而这片帝乡神土就是轩辕天帝的形神所化,来到这里便等于见到了轩辕天帝。方才天地间的那道神意,就是轩辕天帝和每一位飞升至此者打的招呼。

想必这里的规则和神农原和九重天不同,仙家飞升至此,轩辕天帝未必会亲自显化形容相见。虎娃刚才从无边玄妙方广中来到昆仑仙界时,还在想太昊暗问的一个问题,那就是古今之辩,以及今人如何胜古、别古?

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,修士之间也常有探讨。比如今人所修秘法,乃是古时仙家祖师所留传承,那是否越是古时仙家,便越神通广大?若是普通修士很可能还要辩上一辩,但在虎娃这里根本不算问题。

今人是否如古人?若是谈族群整体,在可传承演进之文明中,今人当然超越古人,因古人尚在饮毛茹血。然有今人自谓学识渊厚而笑古人无知,殊不知他所谓之学识,皆为历代古人所留,若无古人,今人亦在饮毛茹血。

人难得生而知之,但就算虎娃这等生而知之者,亦须随缘法开悟,谁生下来都是一无所知的,今人强于古人之处,在于已有更多的见知积累可传习。然而具体到每一个人,却并非这么回事,譬如古时张三比今时李四,则无所谓今古,只看其人。

不谈凡人只说修士,则更简单,只论其本人修为境界即可。还有一种情况则最为特殊,譬如太昊天帝,他是今人还是古人?太昊既是今人又是古人!今人所知者,太昊亦知之;古人所历者,太昊已历之。

在某种情况下,今人亦可能远不如古人。比如因种种原因,辉煌一时之文明覆灭、历代积累之传承断绝,后人或重归蛮荒。

昆仑仙界的景象,有点像西荒高原,开阔雄浑无际、山川横亘绵延,但并不像人间的西荒高原那么荒凉,而是生机勃勃。虎娃出现的地方,是一座平坦的山顶,两侧有高峰耸立,脚下一道如匹练般的瀑布泻落前方的平原。

虎娃所立足处的山顶铺满莹润的白石,周围的山坡上生长着高大的木禾。虎娃看得清楚,这些木禾虽高四、五丈,宛如大树,却都是草本,就是在神釜冈小世界中曾见过的黍类灵植。目光穿越山下的平原,望见远方山脉汇聚之处,有一峰高耸,宛如天地中枢。

山峰间有重重宫阙,山脚方圆八百里,这整座山峰便是轩辕天帝的仙宫。山脚下有大渊,峭壁高三百仞,其上平台凿有九井,皆围玉栏,又有九条玉阶沿山峰而上。仙宫四面,每面皆有九门。

玉阶旁生满奇花异草,而九门之上的云端,有一神兽蹲踞。云雾缭绕看不清其全部的身形,只觉其略似虎,生九首,每一首守一门。这就是为轩辕天帝守宫阙的四头开明神兽之一,而宫门前玉阶下的九口井,似是开明兽的九个脑袋取水之处。

虎娃虽看清了这些景象,但他在轩辕宫阙的千里之外呢。再向那巨峰四周望去,有片片祥云铺展。

帝乡神土虽是一方世界,但这个世界也可无限延伸,并演化出很多层次甚至独有的空间。比如九重天仙界中央有建木,建木九枝各为一方世界,对应了成就真仙之后的各重境界。

昆仑仙界应有借鉴九重天之处,片片祥云铺展方圆数十里甚至数百里,其上竟有宫阙楼阁,就是一处处仙家洞府。天地间祥云缭绕,祥云上有各方仙家宫阙,但云彩的高度皆超不出那世界中央的巨峰,抬头亦望不见峰顶在何处。

虎娃进入神农原和九重天时,曾在人间与之有缘法的仙家皆有感应,一同现身相见,但他在此地好像却没有什么熟人,也没见到谁来迎接。虎娃心念刚动便生感应,抬头望向了环绕在巨峰周围、最大最高的那片祥云。

那片祥云铺展方圆竟有三百里,其上亦有仙宫,已不亚于一方小世界了,有人从祥云中飘身而下,脚踏着云堆中分出的一朵小云彩,衣袂飘飞,尽显仙家不凡。那人一现身,便向虎娃拱手道:“老夫广成,恭迎贵客到访!”

千里之外,仙音却宛如耳边。虎娃似是受到了某种指引,飘身形离开所立足的山顶,下一步便踏到了这位仙家身前,行礼道:“人间奉仙君,拜见帝师广成子前辈!”

广成子是尊称,类似人间的某某先生。这位广成先生可是上古时人间着名仙家,他曾是轩辕黄帝之师,就像剑煞曾是虎娃之师。轩辕天帝的成就,如今当然远在其师广成之上,而且他也得到了太昊和神农的传承,不仅是一个广成子能教出来的,但也不能否认广成子的身份之尊。

说话间,两人已落在巨峰前的山脚下,抬头可见巍峨的宫阙,却看得不是那么真切。巨渊之水流出,溪流环绕山原造就出种种仙家景致,不远处是水湾形成的小潭,潭中有一座假山,酷似微缩的巨峰之形。

潭边有一座高亭,亭中有座有案,应是待客之所,广成子将虎娃迎进此间,他方才脚下的那朵云彩,此刻便化为雾霭飘荡四周。方才的仙家神意中,虎娃已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来历,无奈他在昆仑仙界中确实没有熟人,所以由广成子负责现身接待。

广成子也向虎娃介绍了昆仑仙界中的情形,虎娃一进入此地,广成子就知道他只是来“串门”做客的,并非飞升至此的地仙,也并没有打算成为昆仑仙界中的一员,所以介绍得就比较简略。

此地名为昆仑仙界,中央的那座巨峰当然就是仙界中的昆仑山,为轩辕天帝的宫阙。这片帝乡神土就是轩辕天帝的形神,所谓的宫阙主要起到象征作用,但这象征意义也非常重要,它是轩辕天帝显化形容修炼之处。

从人间飞升至此的地仙,可在仙界中择地而居,也可自行选交好者为邻。至于天空中的片片祥云仙府,则是列位真仙的居所,大小和位置与其修为境界有关。

像虎娃这样仅是来做客的真仙,若有事则可自去求见轩辕天帝,由那开明兽负责引见,并由开明兽判断轩辕天帝方不方便相见、或者有没有必要亲自接见。轩辕天帝也有不方便的时候吗?这外人就不清楚了,应该也会有的吧。

若访客仅仅是为了表达敬意想拜见,或者只因好奇想看看轩辕天帝长什么样子,那实在就没有必要去打扰轩辕天帝了。因为想见轩辕天帝早已见到,这片帝乡神土就是轩辕天帝的形神所化,刚进入时所感受的那道无形神意,便是轩辕天帝与来者打的招呼。

像虎娃这样的访客,可自行参观帝乡神土各处、拜访各路仙家。若是人家愿意接待那就接待,若是不愿意接待,虎娃也不能擅自打扰。

介绍了这些,广成子又笑着问道:“奉仙君因何而来,是否有事求见轩辕天帝?不妨先告诉老夫,若是老夫能帮得上忙,就不必麻烦天帝了。”

虎娃解释道:“我是从九重天仙界而来,受太昊天帝所托,到这里找崇伯鲧大人。太昊天帝让我帮崇伯鲧一个忙,我却不知该怎样帮他,要见到他方能知晓。”

广成子微微一怔:“崇伯鲧大人并不在昆仑仙界啊……咦,他果然来了!”

虎娃亦有感应,回头一望,就见崇伯鲧的身形恰好出现在他来时立足的山顶上,再下一步,便已迈入这座高亭之中。在此地显现的当然是仙家形容,而崇伯鲧此时却面带风霜愁苦之色。

虎娃问道:“人间祸事,情形如何?”

广成子同时问道:“多日不见,崇伯大人为何突然到访昆仑仙界?”

崇伯鲧行了一礼道:“我奉天子帝尧之命治水。江河上游水势太大,恐下游民众不及撤离,特来拜见轩辕天帝,求取息壤神珠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