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39章、地裂

太昊看着剑煞道:“抛却凡蜕飞升至此,应已斩尽世间缘法,人间之诸事已与你无关。古往今来人间祸事不少,若是天地予之,或化解或承受;若是世人自取,那便自作自受。”

这番话的意思好像很简单,就是告诉剑煞别再操心人间的事了,哪怕人间洪水滔天,既已飞升便与之无关。若是天灾,那无话可说,剑煞该庆幸自己已经超脱;若是人祸,那也是世人自取,也应当世人自己去解决或承受。

太昊的语气很平淡、就是平静地在诉说人间发生的事情,听上去未免显得有些太冷酷了。眼前的人的确不是虎娃认识的理清水或者句芒,甚至也不完全是当年的人皇青帝,就是开辟九重天仙界的太昊天帝。

撞开山河图的人是帝江,而在太昊看来,帝江也不过是世间的一个人,与其他人并无区别,那么这件事也是世人自己做的。当时在场者还有一位崇伯鲧,而崇伯鲧可是真仙。但在太昊看来,真仙若以世人的身份留在人间,那他同样也是世人。

这是那位发愿不伤天下有灵众生的太昊天帝吗?当然是!太昊本人虽不伤天下有灵众生,但世间自有天灾人祸。太昊身在九重天仙界,这里便是他的世界,其他的事的确与之无关,因此才会有这样一种心境吧。

但虎娃总感觉,事情不像太昊说的这么简单,至少这位天帝是言犹未尽,因为他并没有拒绝回答剑煞的问题。仙家神意中展示了一系列复杂的动态场景,仅是展示清楚这些,就是不可思议的仙家大神通。

人间祸事因帝江那一撞而起,但滔天洪水主要并非来自山河图。就算镇元能入山河图拢住汪洋、九天玄女可及时补好天幕,人间祸事也才刚刚开始。

假如帝江没有撞开天幕,而是撞开了横亘于西海之中的那条山脉的隘口,其实结果也是一样的。崇伯鲧及时出手阻止,却未能料到帝江最终撞开了山河图,后果更加严重。

因为应龙之故,江河上游前段时间的降雨就明显超过往年,西海水位已经达到历史高点,湖泊的面积也达到数万年以来最大的程度。就算应龙走了,江河上游仍然会持续多雨多年。

帝江与禄终决斗时,暴雨持续下了三天三夜,西荒高原上各条季节性的河流都已经涨满了水,西海的水位又再度抬高两尺有余。

帝江撞开天幕,山河图中汪洋之水泻落,卷起了滔天之浪。镇元及时出手力挽狂澜,而九天玄女也赶到了。恰恰就在这时,西海高低两湖之间的那条山脉隘口突然崩塌。

起初只是隘口两侧的崖壁崩落,随即引起了连锁反应,旁边的两座山峰都崩毁了。上方那座大湖的水位已太高,又因为巨浪冲击,冲开了连接两湖的狭窄隘口。天崩之后,紧接着就是地裂,然后一连倾颓了五座山峰。

这时太昊天帝已“神游”而归,句芒仙童不可能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但太昊可以做一番推演,在仙家神意中展示人间可能出现的景象。

西海略呈葫芦形,被高原上一道雄浑的山脉分隔为高低两湖。山脉间的隘口被冲断,高湖中的水全部泻落到低湖中。等到很多年后,西海的地貌会发生很大改变,高处的大湖将完全消失,原先低处的湖面会变得更宽广。

但此时此刻,这便是祸事之源。西海高湖中是不知多少年的水量蓄积,来自历年降雨,也来自周围山脉的融雪,突然泻向低处,低湖根本容纳不了,洪水就会顺着低洼地带冲下西荒高原,它们宣泄的路径就是江河的河道。

大水将持续冲入江河下游,沿途很多地方都将化为一片泽国。上游水来得太多,而下游不能及时宣泄,必然会导致这种结果。雪上加霜的是,崇伯鲧观察天时已有推论,未来近十年间,江河上游一带雨量还将持续超过往年。

不论洪水最终会怎样退却,又会怎样改变下游的地形地貌,它就是一场浩劫。太昊展示了巴原上可能出现的场景,西海中的山脉隘口崩颓后,洪水冲入巴原的时间大概是半个月后,巴国靠近西荒边缘的两座城廓恐会被洪峰直接抹去。

而最终的结果,东海水位急剧上涨,水面迅速扩大,岸边地势较低的宜郎城和滨城大部分辖境都会被淹没。

巴原多山,很多地方的地势较高,被洪水淹没的面积约在十分之一左右。但是这些地方,恰恰都是人烟最繁华、土地最肥沃的平原地带,生活的民众几乎占了巴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。

奉仙国、山水国不会受到影响,因为那里本来就是在蛮荒群山的深处。可是虎娃曾到过的很多地方都将被洪水淹没,比如原相室国最重要的粮仓太禾城。

巴都城也坐落在平原上,只是选择的地势相对较高,洪水淹没不了城郭,但会漫延到巴都城下,将巴都城变成一座汪洋中的孤岛。孤岛四周露出水面的是彭山、丈人山、眉山等一圈山脉,而山脉之间、巴都城外,原先最繁华的沃野田园尽在水下。

洪水涌入巴原,约在西海“地裂”的半个月后,而东海水位涨到最高、吞没宜郎城与滨城辖境将在两个月后,彼时巴都城应已被大水困绝。剑煞闻讯,已后悔这么着急就飞升了。

剑煞回不去,但虎娃能回去呀,他当即抓住虎娃的胳膊道:“你赶紧下界去找少务!传我之命,若有所需,武夫丘全体弟子皆可听你号令、由少务调派。”

太昊看了剑煞一眼,微微摇头道:“你已飞升不回,不再是武夫丘宗主,莫谈什么号令了……奉仙君定会下界相助巴君的。”

虎娃向太昊行了一礼道:“我还有很多疑问,但今日是来不及请教天帝了。既然出了这等祸事,我要立刻下界。”

太昊看着虎娃道:“你虽是真仙,但神通法力尚弱,就算下界其实也不帮不了太大的忙。你既有此心,那不妨帮我一个忙。”话语中暗含神意,听得虎娃一惊。

虎娃讶然道:“请问天帝,我如何才能帮您这个忙?”

太昊:“九天玄女暂时不得脱身,我也只能找你了,借你的手一用。你去一趟轩辕天帝那里,应能恰好碰到崇伯鲧。”

……

虎娃居然没有立刻返回人间,而是受太昊天帝所托,前往昆仑仙界去办另一件事情。离开九重天仙界回归无边玄妙方广,下一刻便清晰地感应到昆仑仙界的位置,依此指引运转仙家形神,又出现在另一片帝乡神土中。

虎娃飞升之前,其实只修行了十个月,身为真仙,论境界手段当然高妙,但神通法力的确还很弱,根本谈不上传说中的仙家移山填海之能。他原先着急下界,是想着有多大力出多大力,尽量帮少务疏散迁移各城廓民众,在洪水到来之前能及时转移到附近的高处。

但太昊告诉他,这么做根本来不及。尽管少务已一统巴国,建立了自古以来最为完备通畅的政令体系,但是以当时的交通与通讯条件,国君的政令下达到远方的城廓,各城廓地方官员再组织实施,洪水早就过境了。

就算动用仙家手段,也不过是让政令传达的时间更快,而组织民众放弃家园迁徙,是一个无比庞杂的过程,还必须依靠地方官员以及各部族首领来实施,这一切都需要时间。

大规模的民众迁徙,少务不是没有组织过。想当年巴原的第一场国战中,相穷大军入境之时,少务战略性撤退,及时迁移了望丘城、平谷城、野凉城等三座城廓中的军民。但少务当时已为这场国战准备多年,在战时政令执行的速度很快,前后也用了三个月时间。

而这一次在巴原各地大规模地迁徙民众,且在太平年代事发突然,谁都不会事先做好准备,是不可能来得及的。就算虎娃回去了,以一人之力顶多尽量救起一些人,却根本扭转不了大局。

太昊让虎娃帮一个忙,而在虎娃看来,这其实是太昊在帮他的忙。太昊并没有说具体是怎么回事,只是告诉了虎娃,这能给下游民众争取更多的时间,少则三个月、多则一年。假如是这样,以少务之能应该能及时迁移各地民众了。

虎娃当然信任太昊,所以他便来到了昆仑仙界。太昊说借他的手一用,临行前让虎娃放开形神,在他的右手上留下了某种玄妙的无形印记。虎娃有过类似的经历,侯冈就曾将追踪神符的无形印记留在他的手背上,从而使他能及时察觉到计蒙的窥探。

太昊留下的仙家无形印记显然更为高明,虎娃甚至感觉这只右手已暂时不属于自己,被一种玄妙的意境控制,拥有不可思议的仙家大神通。

但这神通不是属于他的,只要施展一次便会消失。虎娃此时已隐约明白,太昊当年为何能在那祭坛遗迹中封印仙家神通法力。这等手段似曾相识,只是此时已更加高明,而虎娃还是未能尽解太昊是怎样做到的。

虎娃要用这只右手去拿起一样东西,至于这件东西是什么、放在何处,他皆一无所知。太昊只是告诉他会在昆仑仙界中遇到崇伯鲧,然后便随缘行事,语气显得颇有些神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