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38章、山河图

这是九天玄女赶到了,她从九重天下界至此。九天玄女之所以能离开已封闭的九重天仙界,是因为在人间游历的仙童句芒也被此祸事惊动,太昊天帝“神游”而回,这便是九重天仙界再度开启的原因。

西荒高原离武夫丘很远,剑煞近日在武夫丘上打造神器,终于成功炼制了两柄神剑,诸般世事已了尽。这一日突然感应到九重天仙界重开,祭出了武夫祖师留下的一道接引剑符,立时飞升而去。

他在人间抛却的凡蜕,则化为了一道同样的接引剑符。若后世再有传人踏过登天之径,可借助巴原国祭大典上的建木登天,也可借助此接引剑符飞升九重天仙界。

剑煞好不容易才等到九重天仙界重开的机会,又不知九重天仙界何时会再度关闭,所以立时飞升,并不清楚西荒高原上发生的事情。“醒来”后的太昊天帝却是清楚的,一番讲述,令众人目瞪口呆。

虎娃追问道:“帝江撞开的究竟是怎样一方世界,怎会有一片汪洋如天河泻落?”

太昊反问道:“奉仙君已见识过仙家洞天秘境,如炎帝仙宫、神釜冈小世界等。世间万物本无有,因造化而成,而造化之机便在天地大道之中,你可曾见过天成之秘境?”

虎娃当然没见过,但太昊问话的同时既以神意解释。仙家之所以能开辟洞天秘境,是因为大道规则显化,世间可以出现这样的事物。这番道理,就像山爷早年对虎娃讲述灯为何物、世间又为何会有灯?

上古年间众仙家无处飞升,便开辟小世界以为仙境,这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对大道规则的领悟,因为九境修为便已有了随身空间结界的神通。

开辟小世界或者说仙家洞天结界,有两种方式。其一是在已有的山河中布下仙家空间阵法禁制,比如炎帝仙宫就是这么建造的;其二就是开辟一片本不存在的结界洞天,宛如另一方世界,比如神釜冈小世界。

这第二种方式,看似无中生有,实际上并不是完全凭空造物,它还要运转天地灵息、施展仙家搬运之能,然后依据大道规则之显化赋予小世界独特的环境。

若是小世界长期处于封闭的状态下,仅仅是与外界的天地灵息相融,环境也可能会崩溃或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。比如步金山小世界后来就成了那副样子,而黑白丘仙家洞府几乎完全荒废了。

越是上古年代的仙家,所打造的小世界规模往往就越大,因为那时他们无处可去,按照自己的愿望企图去开创所谓的仙界,不惜耗费大神通法力,所用的岁月也相当长久。

但太昊问虎娃的却是另一种问题,人间是否可能存在天成的洞天结界?如果有,它和仙家自行开辟的洞天结界有何区别?

虎娃当然不能说没有,比如他在没有见过灯之前,也不能断言世上就没有灯这种东西。但如果有的话,就存在一个重要的问题了,这个小世界的传承是什么,是谁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?

人为开辟的仙家洞天结界都是有传承的,开辟门户、运转天地灵息皆须掌握打造者所用的秘法,相当于掌握一件神器的仙家神魂烙印。假如虎娃没有得到兽牙神器,他也不可能进入神釜冈小世界并掌控那片洞天。

但天成之洞天,是天地自然造化而成,它当然没有打造者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传承,如果有的话,也就相当于天地间大道的本身。要想祭炼并掌控这样一座洞天结界,就等于炼化无尽天地,这是谁都做不到的事情。

所以世上若存在这样一种天成洞天,便是谁都没法独自掌控的,偏偏太昊当年就发现了这么一处。其实那里也不是太昊首先发现的,而是另一位名叫镇元的仙家告诉他的。

镇元成就地仙尚在太昊之前,但当初发现那里时,他还仅仅只有化境修为。很难想象在上古蛮荒时代,像镇元与太昊那样的人是如何修行的,就如在黑暗中点亮一盏灯光,不断地摸索前行吧。

镇元游历天下,甚至在蛮荒深处观察各路妖修的天赋神通,以参悟其妙。他在西荒高原上发现了这么一座天成洞天,飞入洞天之中却一无所有,只能感受到天地灵息。

这样一种环境,若无化境修为根本就没有办法待在那里。镇元却认为这是一种新的尝试,就在这里突破了九境修为。在一无所有的虚空洞天中修炼,这恐怕是后世修士所无法想象的。

后来太昊结识了镇元,也知道了这样一个地方,突破化境修为后才能到达,且只有突破九境地仙修为后才能长久地停留。镇元跑到那里去修炼,甚至突破了九境修为,也是极大的冒险,假如在闭关中神气法力耗尽,直接就会化散无存了。

仙家神意介绍到这里,太昊又暗问虎娃想到了什么?虎娃当即就想到了一种情况,那就是仙家开辟洞天结界之初。洞天结界将开辟未开辟之时,只是以空间结界神通打开无形的门户,而所谓的洞天之中还是一无所有的。

那种状态下的洞天结界,其实没什么空间大小的概念,混沌无物,怎么飞都无边无际,但一转身便会回到原点。虎娃此前尚未亲自开辟过洞天结界,但他若想这么做,也得从这一步开始。镇元和太昊便是发现了这样一个地方。

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,思维都会受到客观条件的相应限制,太昊也是如此。他当时便想祭炼这片洞天结界,然后打造成一方天地山河,结果却发现连门户都掌控不了,于是也就放弃了。与其在这里耗费仙家大法力,还不如在别处另行打造属于自己的仙家洞天结界呢。

在太昊之前,镇元也做过同样的尝试,结果也是放弃。

后来太昊在镇元之前成就真仙,并成为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天帝,于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开辟了帝乡神土。他有此成就当然是缘法使然,而当年的这段经历,也在缘法之中。

后来的事情,虎娃刚刚听说过,太昊托九天玄女打造了自古以来最神奇的一件空间神器——山河图。

山河图是在人间采天地灵息与物性精华炼制,过程与虎娃祭炼紫金葫芦差不多,但神通妙用却比那紫金葫芦高明多了,初成器形就用了上百年。

九天玄女将初步炼制的山河图带到了九重天仙界,太昊又接手亲自祭炼,终于成器,然后又由九天玄女带回人间。这一切都是太昊的想法,九天玄女协助他去完成,可以将山河图视为能随身携带的仙家洞天结界。

太昊让九天玄女在人间试验山河图的妙用,有点类似于虎娃以洞府神器运送三百头猪,当然获得了成功。但是将太昊挑选的各部子民带到九重天仙界时,打开山河图的一瞬,他们便灰飞烟灭……

后来太昊又想起了当年在人间所发现的天成洞天,便让九天玄女将山河图放到那里展开,化为了一片山河世界。太昊这么做也许是为了弥补遗憾,也许是为了印证当年未成之事,他对此并没有过多的解释,虎娃只能去体会其心境了。

太昊当初无法祭炼那处天成洞天,便想到另一种方式去尝试,将山河图铺展其中化为山河,与虚无洞天融为一体。这种尝试也算是成功了,因为掌握了山河图的仙家神魂烙印,便等于间接掌握了这片洞天。

这么做的后果之一,就是山河图再也收不起来了,它已成为天成洞天的一部分。太昊等于是将山河图弃于人间,化为了一方洞天世界,其心境或可揣摩,既然成就不了天上人间,那就留下一片人间仙境吧,令其自行衍化,亦可传承给后人。

那片天成洞天的门户是太昊无法祭炼的,但是山河图的门户却与之重合。得其传承者自可出入,若是神通法力足够,甚至也可以把普通人带进去。

太昊的仙家神意中,还问了虎娃一个问题,仙家洞天结界是否可被打破甚至损毁?理论上来讲,既是仙家以大法力开辟的世界,若是神通法力足够,当然也可以被打破与损毁,甚至引起空间结界的崩塌。但那处天成洞天结界,谁也祭炼不了它,便是谁也损毁不了它。

可是将山河图展开其中、化为一方世界后,情况就有所变化。也不知事情为何就那么巧,帝江恰好撞进了那片天成洞天,同时也撞毁了山河图所化那一方世界的门户,因此呈现出仿佛天幕被撕开的景象。

别看帝江在决斗中败给了禄终,但他也是中华四大战神之一,又是在羞愤自尽时燃烧形神的一撞,威力之强超乎想象。

假如山河图还是原先的山河图,不论在哪里展开,帝江也顶多撞毁这件神器、崩塌其中的山河。可如今山河图已与天成洞天化为一体,连收都收不起来了,整个洞天结界帝江毁不了,他只是撞毁了山河图的空间门户,才导致了这么一场大祸。

西荒高原上的天成洞天,以及太昊与九天玄女所弃之山河图,都是上古仙家秘事,如今极少有人知晓,就连崇伯鲧都不知道,所以帝江这一撞显得十分蹊跷。

这有可能完全就是巧合,但也未免太巧了!帝江身为共工部的君首、自古水正传人,可能也掌握了一些上古仙家传承隐秘,恰好知道这件事情。那么他有可能就是故意的,死后留下滔天之祸,就让禄终和崇伯鲧背此罪责、收拾残局吧。至于实情如何,谁也没法再去问帝江本人了。

对于同样的仙家神意,武夫所闻所悟远没有虎娃那么多,他只是满怀关切与忧虑地问道:“人间祸事究竟有多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