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36章、惊变

剑煞来到虎娃身前,虎娃赶紧下拜行礼,这师徒二人,也不知是谁恭贺谁、谁来拜见谁了。剑煞感慨万分,短短几个月未见,虎娃便已飞升成仙了,比他先一步来到九重天仙界,且是历天刑成就真仙。

虎娃的成就不仅超过了剑煞,也超过了武夫祖师,这令剑煞在武夫面前也感到脸上有光。飞升之后,世事已了,留在人间的只有传承,剑煞代表了武夫的传承不没,而虎娃更象征着剑煞的传承光大。

虎娃拜见师尊时,心绪却很复杂。抛却凡蜕、飞升帝乡神土永享长生,对剑煞而言当然值得恭贺,但虎娃见过神农与太昊之后,对帝乡神土的了解已越来越深,明白像武夫与剑煞这等仙家,并非是真正求证了大自在超脱。

而且虎娃隐约有种预感,既然太昊与神农、少昊皆已动念,九重天仙界、神农原仙界、瑶池仙界恐不能永恒长存,届时这些仙家该怎么办?

地仙既可以这种方式飞升帝乡神土,人间便可炼成那样一味神丹,这是太昊当初告诉神农的话。那味九转紫金丹,在神农看来就是飞升帝乡神土众地仙的退路。神农在人间留下神釜冈传承,然后来了虎娃。

虎娃原本还想着此番回到人间后,尽量劝阻师尊不要着急飞升,将他在帝乡神土中了解到的情况都告诉剑煞,让他老人家好好考虑清楚再做决定,不料师尊却已经来了。

看来虎娃回到人间后,这九转紫金丹是非炼成不可了,至少得给剑煞和武夫各预备一枚以防不测,先去找那见鹤城外的黄鹤吧,希望它还在。

剑煞并不知虎娃在想这些,但在九重天仙界中,虎娃的念头却瞒不过太昊天帝。太昊大有深意地看了虎娃一眼,又对剑煞道:“当年你曾到访北荒,与理清水相谈甚欢,今日又于九重天仙界再见,你我于轮回中缘分不浅。人间剑煞之名,已不必再提,如今你就是此地的武锋仙人。方才奉仙君问我为何突然神游而归,他尚不知人间祸事。不知武锋仙人飞升之时,西荒高原上的祸事消息,是否已传到巴国?”

剑煞愣住了,太昊的话中有仙家神意,介绍了他和理清水之间的关系。

由此可见,虎娃飞升,是修为的突破与质变,他看见太昊便“认出”了理清水与句芒;但剑煞飞升,只是不灭神魂依托帝乡神土长存,修为境界并未突破,假如太昊自己不提,剑煞也看不出这等缘法玄妙。

愣了半天,剑煞才叹道:“原来如此,难怪虎娃这孩子能有如今成就,而我们又能在此地相见!……但我飞升之时,并未听说有什么祸事啊?”

虎娃也追问道:“西荒高原上有祸事,难道与禄终和帝江的决斗有关吗?他们究竟闯了什么乱子,有崇伯鲧大人在场,难道还不及阻止吗?就连您也因此神游而归,重新打开了九重天仙界?”

太昊答道:“我若不归,九天玄女又如何离开帝乡神土、去消弭这场人间大祸……”仙家神意中介绍了人间发生的事情,果然与禄终和帝江的那场决斗有关。

……

重华大人为天使,召集各部为纷争公断,并当场促成了禄终与帝江的决斗之约。一年后,这场决斗终于举行。

在这一年中,帝江闭关不出,南方各部纷争平定,中华大患消弭。数百年了,还是第一次有人让大家看到了真正收服与融合九黎的希望,数百年前的炎黄之争所留下的最后一道裂痕,终于可以弥补。

南方之乱,对丹朱的声望是沉重的打击,因为它就发生丹朱刚刚南巡九黎之后。而重华消平这场祸患,也算是挽救了丹朱的政治声誉。

天子帝尧在位已久,晚年时国中各方势力盘根错节、情况复杂,有凶而未能去。朝中众臣、各部君首虽嘴上不说,但心里多少也是清楚的。

情况最复杂的就是南方,重辰与共工皆是大部,有世仇对峙多年,更兼有九黎隐患,若处理得不好,便是一场震动天下的大乱。处理南方各部事务,既是烫手的苦差事,也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,前提是要有人有那个本事。

重华回到帝都后,被天子帝尧重重封赏,声望一时鼎盛。重华素以才干仁德闻名,经此一事,在中华各部的影响力大涨,天子帝尧因此也获得了知人善用的美誉。如今论声名,也只有崇伯鲧在重华之上。

重华尚比不了崇伯鲧,除了资历之外,也与出身有关吧。

如今平息南方祸事看似大获成功,但还留了最后一个悬念,就是禄终与帝江的决斗。重华与禄终的目的虽然不同,但他们之间还是有默契的,就是不能再让共工部在帝江的率领下继续成为祸患之源。

禄终为报父仇,这可不是简单的切磋较艺,不论结果如何,帝江不死也残。崇伯鲧是这场决斗的主持者与监督者,想必对此心中也有默契。他既然参与了这件事,就有责任控制好场面、使之不发生任何意外。

假如这场决斗最终是天下各部都想看到的结果,那么崇伯鲧威望无双的地位将更加巩固。因为在他人看来,重华再有才干,有些事情还是搞不定的,必须要崇伯鲧大人出面。

决斗的地点,在远离人烟的西荒高原上。高原上有两座相连的大湖,因山脉阻隔,水自上而下,经由山脉间的一道隘口相通,两湖略呈葫芦形,太乙当年称之为西海。

西海被高原上一座雄浑的山脉分隔,西大东小、西高东低,而周围皆是无尽荒原。其北岸原是高原草甸,如今却呈现出一片沙漠景象,这是近两年才有的变化。

应龙曾躲到西海中隐藏,西海上空云雨不断,北岸怎么会出现一片沙漠呢?因为西海足够大,应龙所在的地方降雨增多,周边其他的地方就会出现相应的气候变化,以至于形成了这种景象。

如今应龙已去,但西海一带仍旧多雨,这是天时之变,应龙仅是江河上游水情有异的原因之一而已。天地万物之循行,既微妙又难测,据崇伯鲧判断,应龙走后,西荒高原上仍将持续多雨多年。

这是一个难得的晴天,禄终与帝江终于在西海上空的云端相见。帝江满面杀意,经过一年多时间的闭关,精气神已经达到了有生以来最巅峰的状态。而禄终的神情却很平静,在他身上甚至感受不到丝毫的杀机,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帝江。

崇伯鲧与两人呈三角形站立,淡淡道:“二位已如约而至,这场决斗由我主持,任何外人不得插手。决斗有什么规矩,请二位先商议清楚,动手时便须遵守。谁若违反,我便出手。我知二位皆是大部君首,拥有自古显赫传承,威力强大之秘宝、妙用玄奇之神器皆不缺。但既是生死决斗,便不得凭秘宝取胜,形神中也不得携带此等事物,至于神器,我也建议只留一件。”

这三人同在中华四大战神之列,神通法力到了他们这种程度,其实普通的神器、秘宝,作用已经不是那么大了,斗法中只用一件最称手的神器即可。为了防止在生死关头出意外变故,崇伯鲧才做了如此建议。

禄终一摊双手道:“我可放开形神,让崇伯鲧大人随意查验。今日便是一身而来,除了蔽体之普通衣衫,我什么都没带。重辰部传承神器火灵幡,连同君首之位皆已传给吾子昆吾。”

帝江倒是微微吃了一惊,但决斗在即,他也不愿在气势上输给对方,顺手抽出一根淡蓝色的衣带道:“我也只携带了一件神器,就是自古水师信物碧水烟丝。既然禄终大人要空手相斗,那么就请崇伯鲧大人替我保管。”

崇伯鲧面无表情地接过此神器道:“碧水烟丝乃是炎帝时水师所持之器,传承至今,已相当于共工部之君首信物。若是帝江大人今日殒落于斯,此神器该交给谁?”

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等于在问——将来由谁接掌共工部?帝江却摆手道:“崇伯鲧大人不必操心这等问题,我怎会败给禄终!”

帝江如此回答,显得自信满满,但禄终看他的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嘲讽之意,似乎是在看着一位必死之人。

崇伯鲧也看出来了,帝江此举其实并非出自一种绝对的自信,他只是想表现出来自信而已,越是心里没底,便越需要通过这样的举动来给自己信心。万一帝江真的在这场决斗中殒落,事先又不交代好部族中的后事,共工部必生内乱。

但崇伯鲧已经尽到了提醒的义务,便没有再多说废话,收起碧水烟丝道:“尔等可以动手了,此处虽是世外荒原,但也要注意收束法力只在高空相斗,勿损毁山河、波及无辜生灵。若谁故意如此,我便判他败了。”

像帝江和禄终这种高手,怎会控制不住法力,真正会失控的情况只可能出现在最终分出生死的那一瞬。而到了那时,崇伯鲧也不可能再责怪谁是故意了,及时出手化解两人的斗法余波,也是他这位主持者的责任。

崇伯鲧话音刚落,一直看似毫无杀意的禄终挥拳便向帝江打去。两人之间至少距离百丈之远,可是禄终挥臂便打到了帝江眼前,而且不只一拳。禄终在空中一晃,身形随风化为百丈,竟挥出了九十九条手臂。

左右皆四十九臂,背后竟然又生出一臂,这并非幻化之相,仿佛他是妖修,而原身本来如此。这下就连崇伯鲧的脸色都变了,而帝江则失声惊呼道:“蚩尤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