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35章、天帝往事

句芒是什么来历,太昊方才已有介绍,但虎娃修为境界未至,太昊也不可能完全对他讲明白。虎娃现在的心情就像一只猫,仍然充满了好奇,他追问的不是句芒的来历,而是太昊为何要这么做,句芒出现在人间又意味着什么?

太昊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奉仙君,你幼时做过梦吗?”

虎娃小时候当然做过梦,而且总是重复做着一个很奇怪的梦,后来才明白那与他尚未有清晰记忆时的经历有关。但后来虎娃就不再做梦了,因为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,尤其是堪破心魔之后,元神清明,确实不会无故再做梦。

太昊的提问就是回答,他无法向虎娃解释清楚句芒究竟是怎么回事,于是勉强打了个比喻。他化出句芒降临人间,就相当于其本人在做一场大梦。做梦的人当然陷入沉眠,于是九重天仙界便封闭了。

有人也许有经验,就是在某种梦境中,并不清楚自己是谁,只是在经历而已。句芒就是这种感觉,但他所经历的并非是虚妄的梦境,更非元神推衍出的世界,而就是真正的人间。

句芒游历人间,可视为某种特殊的定境,相当于太昊做的一场大梦。当太昊从“梦”中醒来,九重天仙界重现,人间的句芒也就消失了。根据虎娃的经验,同样的梦还可以继续做下去,所以太昊才会对虎娃说,理清水已不存,但他将来或可再见到句芒。

太昊已求证天帝成就,其修为可造化一方世界、成为其主宰,而这方世界还可依太昊的见知而自行演化,太昊为何还要这么做?他只想不受已有修为见知的“成见”影响,超出帝乡神土之外,再去经历万事万物。

这对他而言,甚至也相当于某种劫数考验。换句话说,太昊是希望自己的修为有所突破,或者对天地大道另有所证。见虎娃沉思不语,太昊又开口问道:“奉仙君,你如何看待这帝乡神土?”

帝乡神土当然玄妙非常,虎娃刚刚飞升为真仙,其修为离天帝成就还差得很远,对此又能发表什么意见?

很多真仙如计蒙等,愿望就是造化出一方世界、成为世界的主宰。但他们想成为一位天帝,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,太昊之后,也只有另外四位天帝成功。

太昊突然问虎娃这样的话,却不知是何用意。虎娃沉吟着答道:“溢美之词,无需多言。我只有一句困惑之语,这究竟是仙界,还是冥界?”

太昊眯起了眼睛,金色的眼眸直盯着虎娃。虎娃的身形一阵恍惚,就似要随风消散,瞬间就退出了很远,下一瞬间,又重新清晰地出现在太昊的眼前。很显然虎娃刚才的那句话,触动了太昊的心境,他差点被这帝乡神土给驱逐出去。

又过了良久,太昊才缓缓开口道:“我当年在人间时,并非最早的地仙。有一人名叫镇元,突破九境修为尤在我之前,但其成就真仙却在我之后。我开辟帝乡神土后,他也曾来到九重天仙界,却不愿在此容身。

其原因并不复杂,想必奉仙君也能理解,你恐不会留在任何一处帝乡神土,就如崇伯鲧不愿留在轩辕天帝所开辟的昆仑仙界,伯羿亦不愿留在少昊天帝所开辟的瑶池仙界。

而我最早的愿望,并非开辟什么仙界,那时也无有仙界之说,只是想打造一处天上人间、我理想中所愿看到的世界。

当年我曾为人皇,引领众部缔结中华之国。曾有人问我,既可指引万民脱离蛮荒野世,能否指引万民缔造一处真正的仙界?我成真仙后在人间游历,见到了众多地仙,他们已修得无尽之寿元,却又困于天地之间不得超脱,因而有所感愿。

后来我开辟九重天仙界,造化山河世界。我在人间时已为人皇,却仍飞升而去,无意再为一方世界的主宰,但仍求证天帝成就,当然与我的经历以及诸多感受有关。

开辟九重天仙界后,便等若受困于无边玄妙方广中,虽为世界主宰,所见证的也仅仅是自身形神所化的这方世界。于是我托九天玄女打造一幅山河图,为自古以来最神妙的洞天神器,收纳各部子民入山河图中,可携入九重天仙界。

山河图打造成功,可结果却证明我错了,将山河图带入九重天仙界之中打开的那一瞬,所有人皆灰飞烟灭,他们携入山河图中的任何凡物皆是如此。你或能理解我当时感受,从此发愿不伤天下有灵众生。

凡人来不得九重天仙界,我所行只是强求不可求之事,与天地大道相悖。但已拥有不灭神魂之地仙,若抛去凡蜕则可飞升至此,依托帝乡神土而长存,比如你方才见过的武夫等人。

奉仙君方才问这里究竟是仙界还是冥界,你并非是第一个提出此问者,仓颉当年也这么问过。于我而言,这当然是仙界,你若愿意留在帝乡神土,亦是如此。但对于武夫等人而言,确实相当于冥界,如同轮回中一瞬永恒。”

如果太昊自己不说,虎娃万万想不到他还有这么复杂的经历。与神农、轩辕、少昊、高阳等后世天帝不同,太昊是一位开创者,他在人间缔造了中华之国,在无边玄妙方广中开辟了帝乡神土,在他之前这一切尽属未知与未有。

开辟帝乡神土后,太昊就等于把自己困在了无边玄妙方广中,他如果想离开的话便等于收起形神、帝乡神土不存。可是太昊已有承诺,指引众地仙至仙界永享长生,他是动不了的。

一个只有自己存在的世界,会是怎样的感受?有人也许觉得挺好,一切都是自己的意志所显化,本人便是无尽事物的主宰。但这显然并非太昊所求,也意味着他的修为见知就完全只能来源于自身了。

太昊的神通法力和修为见知能否得益于外界?理论上也是可以的,每一位飞升至此的地仙,就相当于融入帝乡神土、成为太昊形神的一部分,他们的见知也会化为太昊的见知。从这个角度,太昊并不是完全孤存的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是地仙躲过天地大劫、飞升帝乡神土所必须付出的代价。他们的修为见知,若有超出太昊之外的部分,就相当于太昊的收获了。但若是太昊所不能接受的,他们便不得不放弃。

有些真仙比如旱魃,为何不得不离开帝乡神土,就是这个原因。后世真仙中最出色者,开辟了自己的帝乡神土,成为另外四位天帝。因为有太昊天帝的成就在前,他们可以参照太昊另寻超脱之路,造化自己的世界。

但太昊后来却觉得,自己是做错了,他给那些地仙的并非真正的指引,武夫等人并没有求证真正的长生成就,只是依托帝乡神土而存。而对于他们而言,无非是停留在生死轮回中的一瞬,并没有跳出去获得真正的大自在超脱。

高阳天帝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,而后来仓颉干脆提出了与虎娃同样的疑问。仓颉是高阳之后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位天帝的仙家,但他却没有这么做,他可能是想求证天帝之上的成就,也是在为列位天帝寻求解决之道。

太昊当然不能完全寄希望于仓颉,因为仓颉求证的只是他自己的成就,所以世间才有了理清水,后来又有了句芒。太昊是以另一种方式,使自己不再受困于帝乡神土,但他仍解决不了帝乡神土已有的问题。

虎娃开口道:“这也不能说天帝您错了,不过是一种求证而已。您已经证明了,无边玄妙方广中确实存在这样一种天帝成就,您也做到了。”

太昊仍然看着虎娃道:“青煞与白煞虽已不在,但我与玄嚣的尝试并非就是失败,最大的收获就是见证人间出现了你这样一位修士,仓颉也是这么说的。玄嚣对你关闭了瑶池仙境,并非是不讲道理的女子脾气,而是希望你另有所证。”

虎娃吓了一跳,玄嚣就是少昊之名,而少昊是人皇尊号,因世人赞叹她有太昊之德,故称少昊。而听太昊的语气,少昊天帝居然是个女人!虎娃做梦也想不到啊,那么白煞又是怎么回事呢?

太昊并没有说更多,虎娃也不好打听人家的隐秘之事,只得又问道:“句芒仙童在人间游历,宛若天帝您的一场大梦,那您又为何突然神游而回?九重天仙界不应有事,句芒仙童在人间又遭遇了什么变故?”

虎娃的话音未落,突然转身望向远方,而太昊天帝也抬头远眺,与此同时,武夫又出现在树下。有人来了,又有一位地仙飞升至九重天仙界,九重天仙界中与之有缘法牵连者均有感应,来的竟然是剑煞!

剑煞“飞升”后的形容,与平日的样子稍有不同,这应是心境上的改变,他看上去年轻了不少,也收敛起那如无鞘利剑一般的锋芒气息,来到树下首先拜见太昊天帝,然后拜见武夫祖师。

仙家已超脱生死,抛却凡蜕离开人间,既无岁月之别,也无什么辈分讲究。但嫡传师徒与祖孙之间还是有辈序的,若论人间身份,剑煞是武夫的第七世嫡孙,如今也算是见到了祖宗。

剑煞在武夫面前跪伏于地,他终于达成了一世修行的心愿。而武夫扶起剑煞道:“很好,我的后人中终于有人踏过了登天之径,也不枉我留下那一脉传承。既已来到仙界,就不必再拘于俗礼。闲话可慢慢再叙,先去和你的弟子奉仙君打声招呼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