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34章、见鹤城的传说

世上本无九转紫金丹,神农刚刚起的名字,此名便代表了他希望炼成的那一味神丹。而太昊闻其名,便自然清楚了前后因由,虎娃连丹方都给了太昊。

太昊微微皱眉道:“你想问我留在巴原北荒祭坛中的手段?与天赋神通有关,亦与修为境界有关,你如今施展不了。将来就算能施展,代价也实在太大,而且它只能用于炼化不死神药,并不能助你炼成九转紫金丹。神农所说的这味药引,其实你已见过,而且还曾经得到。但得此药引机缘实在太难,可遇不可求。”

虎娃:“这我当然清楚,只想请教天帝,还可用其他的药引取代吗?”

太昊:“既然不死神药可取代,药引也可取代,世间应该存在类似之物,甚至灵效更佳。我隐约能窥见,但此物不可言,若退而求其次,倒是另有一凡物可用。”

虎娃:“何物?”

太昊:“已突破化境千年、如今拥有地仙修为者,愿献其本命精血。”

虎娃惊讶道:“上哪里找这等人物,就算找到,也取不得药引啊。”

太昊:“为何一定是人,妖修更有可能,你曾经见过的,譬如修蛇。”

太昊又告诉了虎娃一种替代药引,就是已突破化境千年、如今已有九境修为的地仙献其本命精血。但这样的修士,不论是人还是妖,上哪里去找?但虎娃在人间还真见过,就是修蛇。

修蛇已被伯羿所斩,就算修蛇还活着,虎娃也拿不到修蛇的本命精血啊,他哪是修蛇的对手?就算虎娃的本事更大,甚至比伯羿还要大得多,能轻松斩杀修蛇,但也不一定能得到这味药引。

这不是把修蛇宰了就行的事情,本命精血需要修蛇自愿凝炼献出,对于妖修而言,其珍贵程度恐怕仅次于玄牝珠,而且无论是人还是妖修,强凝本命精血献出,皆会大损其神通法力,很长时间也不得恢复,因为这涉及修为根本。

假如有修士欲取修蛇之本命精血,修蛇恐怕宁愿拼命也不会让对方得逞啊。已突破化境千年并拥有九境修为之地仙,谁不是心志坚定之辈,除非他们自愿,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可强求。

虎娃愕然良久,这才苦笑道:“修蛇已死,太昊天帝您在人间曾岁月长久,可知道还有这样的地仙吗?……若有,无论成与不成,我总可以去试试。”

太昊:“当年我在人间时,倒是遇到过几位这样的地仙。但如今他们要么早已无存,要么已被我指引飞升。至于句芒在人间,只遇到了修蛇这么一位,但修蛇已被伯羿所斩。其实就算修蛇还活着,你也是拿不到的。”

虎娃思忖道:“您当年曾见过这样的地仙,他们中还有人得您指引飞升至九重天仙界,我可以再问问他们吗?此等存在世人难寻,却往往同类相知。”

太昊微微点头道:“不错不错,你转念间就能想到这一点,确实有这么一位仙家,飞升时早已突破化境千年,你方才也见到了,便是参卫丘六位祖师之一的飞荒。我把他叫来,你自己问吧。”

太昊在九重天仙界中想叫谁来不用开口召唤,他就是这个世界的意志,动念即可。远处的山河中有一只黑色翅尖、浑身白羽的仙鹤飞来,落地之后便化为步金山六位仙家祖师之一的飞荒。飞荒行礼道:“天帝又唤我来,有何事吩咐?”

太昊一指虎娃道:“是奉仙君有话问你。”

虎娃躬身拱手道:“请问飞荒祖师,您可如今之世间,哪里有可能寻到千年灵血?”世上本无所谓的千年灵血之称,这是虎娃刚刚起的名字,但此名一出,便代表了其独特的含义,仙家神意自已向飞荒解释清楚。

飞荒微微一怔,眯起眼睛道:“奉仙君切莫如此称呼,祖师万不敢当,您既在人间呼同修为道友,那在仙界便也如此相称。若是当年我未飞升之前,太昊天帝欲取千年灵血,老夫定当奉上。可如今我已抛去凡蜕飞升,实在无能为力。就我所知,巴原某地可能还有这样的地仙。他与我一样亦是妖修,原身是一只黄鹤,在我飞升之前亦已突破地仙修为,至于其突破化境当然更早,论岁月迄今当已超过千年。只是我飞升已有这么多年,不知他还在不在世。”

随着话音,飞荒告诉了虎娃一个地点,远古时的山川地貌竟与如今的人烟城廓风景相重合,在巴原见鹤城的辖境内,接近龙马城一带的山野中,曾有一座洞府,便是古时那只黄鹤修炼之所。

飞荒飞升已久,当然不知巴原如今风貌,但是太昊和虎娃都是了解的,已向他做了介绍。飞荒结合古今,给出了一个准确的地点。虎娃不禁暗叹一声,真是太巧了!

虎娃当年第一次遇到仓颉先生,是在相室国龙马城郊外,后来他跟随仓颉先生行游数月,领悟天地万物之纹理并修习文字。在这段时间,仓颉先生曾在相君的畋猎园林中发现了一座古时修士的洞府遗迹,并告诉虎娃,这座洞府已经废弃了两百余年。

洞府外围的建筑和法阵禁制早已在岁月中损毁,埋没于苔痕草木之间,但是真正的洞府主体还在,当年的洞府主人应仍在其中闭关。而飞荒给出的那位黄鹤仙人古时洞府的位置,恰恰正是那里。

虎娃纳闷道:“我在人间修为尚浅时,曾随前辈仓颉先生行游,在原相室国畋猎园林中发现一处古时修士洞府遗迹,据仓颉先生说,其外围建筑已废弃两百余年,但洞府主人仍在隐秘的静室中闭关。当初你们六位既知巴原还有这位地仙,为何未唤他一同飞升呢?”

飞荒有些尴尬地答道:“不瞒奉仙君说,那里原是我的洞府。我的原身是鹤,与那黄鹤同为鹤妖,可是他的修为法力比我稍强,将我的洞府强占而去。我们打过几架,但是我打不过他,是被他从那一带逐走的,后来才结识了参卫丘的五位道友。若能飞升帝乡神土,这些人间恩怨倒也不算什么。当年得太昊天帝指引,感应到那登天之径已出现,我还曾特意去找过他一趟,不料他已闭关。洞府中的侍者说,主人闭关任何人不得打扰,并设下了仙家禁制。”

虎娃:“可是您飞升至今,已远不止二百年。而那处洞府,是在二百年前方被废弃的。”

飞荒苦笑道:“这些就非我所知了。他本人虽闭关,却留下了仆从侍者。这些仆从侍者亦在修炼,或许也有后人,直至二百年前洞府才完全废弃。或许在我飞升之后,他也曾经出关,但二百年前又再度闭关了。”

虎娃:“既有地仙修为,自古闭关不出,又为何故?”

飞荒摇头道:“这我怎能清楚,奉仙君得去问他,若他还在的话。”

虎娃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位飞荒祖师道:“我曾为巴国学正,而副学正西岭好搜集各地奇闻轶事,得仓颉先生传授文字,又在学宫中编撰典籍。他曾向我介绍各城廓地名来历,说古时见鹤城一带,曾有部族民众见一对神鹤飞翔,共舞云端颈翅交缠,霞光漫射,若一对神仙眷侣。后此地有城廓,因此传说得名见鹤城。古人见到的那一对神鹤,就是您与他吗?”

飞荒脸色通红道:“以讹传讹!胡说什么神仙眷侣,我与他皆是雄鹤,当时是在打架呢!我是丹顶白羽、双翅玄尖之仙鹤,他不过是一只土兮兮的黄鹤……”

太昊摆手打断道:“在人间早已脱胎换骨,如今更是飞升帝乡神土,还在意什么黄鹤白鹤?我替奉仙君多谢你提供此消息,你且去吧。”

飞荒惭愧而去,虎娃道:“看来巴原上还真有这样一位九境妖修,就是不知能否求得他的本命精血。”

太昊:“这就要看奉仙君怎么与他商量了,奉出本命精血,大损修为法力,且与寻常损伤不同,想重新恢复极难。但你有不死神药,能以此补偿,他是上古妖修,你更可另行指引仙缘。太昊遗迹中的不死神药,你尽可取用。”

自愿献出本命精血,最大的损伤就是神通法力,若神通法力被削弱却长期不得恢复,地仙也有可能遭遇意外殒落。

服用不死神药,当然不可能立时化为神通法力,否则虎娃如今的神通法力也不会远远弱于当初,但它却可以化解这种损伤,使其神通法力能够恢复无碍,假以岁月甚至更胜当初。假如虎娃愿意赠予不死神药补偿,并承诺在其虚弱时保护他的安全,更指引仙家缘法,此事也不是不可商量。

虎娃的不死神药主要来自于太昊遗迹,而太昊已经说了,让他尽可取用,既是在人间留于后世的缘法,那就让世人得之。

说完这些,太昊却又莫名叹了口气道:“就算找到那只黄鹤,你能取得他的本命精血炼成九转紫金丹,也是远远不够啊!”

以千年灵血为药引炼制九转紫金丹,太昊是拿到神农和虎娃创制的最新丹方之后,推演出的结果。但虎娃尚未真的炼成九转紫金丹,也不知以此丹方能成丹多少。但千年灵血不可能总能得到,找到那样一只黄鹤就已这般费劲。

就算那黄鹤愿意,献出一次本命精血就相当于送掉小半条命,想恢复如初还不知要用多久,肯定不能总是从他那里得到药引。虎娃已了解神农为何想炼制九转紫金丹,需要的数量必定不少,用这种方式炼丹是远远满足不了需求的,因而太昊有所叹。

虎娃劝慰道:“天帝何必叹息,无论如何,已成丹有望,能更进一步已不虚今日。待我炼成九转紫金丹后,再寻觅他法,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。”

太昊:“你来求教九转紫金丹药引,如今已有所得,尚有未竟之惑,也要等到真正成丹之后再说。神丹暂且不提,奉仙君还有何事要问?”

虎娃想了想才说道:“那个,那个……您能否告诉我,仙童句芒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