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33章、神游

山石草木、万物生灵,在帝乡神土中都是真切实有的存在,但对于帝乡神土之外的人,它们又是完全不存在的事物。无边玄妙方广中造化而成的帝乡神土,对于其中的万物生灵而言,就是世界的全部,帝乡神土之外的任何事物也是不存在的。

九重天仙界与神农原仙界景致不同,放眼是一望无际的山河,天地中央矗立着一株参天巨木。虎娃在巴国的国祭大典上曾见过参天巨木虚影,那象征着登天之径,而在九重天仙界中终于见到了建木真身,象征着太昊天帝的修为成就。

建木的树冠有九枝三层,每三枝为一层,高处遥不可及。其实建木的每一枝,也都是一方世界,修为到了相应的境界方可登临。飞升至此的九境地仙只能生活在树下的山河中,建木的树冠笼罩了整个仙界。

虎娃来到九重天仙界,抬眼就望见了树下站立的太昊天帝,也不知有多远,他的兽牙神器突然飞离了形神、被太昊摄去。往前迈出一步,虎娃便来到了太昊身前,一时之间竟愣住了,不像在神农原仙界那样立刻就下拜行礼。

神农的形容很奇特,而太昊的形容则可称妖异了,发如银蛇曳地,面色雪白,双唇鲜红,一双眼眸竟是金色的。后世的后世有“气场”一说,但别在天帝面前谈什么气场,他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,而眼见之人是这个世界所显化出的形象。

虎娃发怔,并不是惊讶于太昊的形容,更不是被对方强大的气场给镇住了,而是另有缘故。太昊身侧还有别人,左侧有一人、右侧有六人,但无论是谁来到这里,首先注意到的能是太昊天帝。

太昊左侧那人轻轻咳嗽了一声,虎娃这才回过神来,赶紧下拜行礼道:“巴原北荒路村修士虎娃,拜见太昊天帝!”叩首之后又抬头道,“您,您……山神理清水,仙童句芒,皆是您所化吗?”

太昊一挥袖:“我代理清水受你这一拜,也代理清水多谢你!理清水与句芒皆是我所化,但我并非理清水,亦非句芒。人间已无理清水,或还能见到句芒。”

这番话的信息量太大了,想把其中关窍解释清楚,恐怕讲一年也讲不完。

理清水生于巴原,就是一介凡人,一步步修行博得清煞之名。但那么多人都曾听说过太昊遗迹的传说,为何偏偏就让他给找着了,还得到了太昊的传承?

理清水是太昊的一丝执念所化,入人间托舍而生,他本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来历,却带着与生俱来的缘法,所以才能找到太昊遗迹。这是怎样一种神通手段,虎娃尚未证天帝成就,倒也不好妄加揣测。

太昊为了做到这一点,付出的代价也不小,甚至将九重天中一大片世界都给削去了。太昊为何要这么做,他本人并没有解释。虎娃猜测,可能是想从凡人发端起,去重新印证修行吧,可惜这种尝试半途夭折,因为白煞。

太昊的神意中还“不小心”带出了白煞的身份,白煞的来历竟与理清水类似,是少昊天帝的一丝执念所化,于人间新生为凡人。白煞虽在修行之道上走得比清煞更远,可仍然半途而终,他是被虎娃所斩。

这二者看似皆是偶然事件,但是仔细想想,不论太昊或少昊想印证什么,这种方式哪有那么容易成功的?清煞与白煞另有根脚,与世上其他凡人不同,殒落后并未入生死轮回,就是消失无存了。至于这番尝试究竟有什么收获,只有太昊和少昊本人清楚了。

至于仙童句芒,亦是太昊的一丝神意所化,就是莫名出现在人间的一位仙家,神通法力未知,修为境界莫测,甚至拥有太昊当年的天赋神通。其人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,太昊并没有解释,或许已超出虎娃如今的与修为见知之外吧。

以一丝神意化为句芒出现在人间,太昊付出的代价更大,九重天仙界甚至关闭了,相当于封印了自我的形神,任何人进不去也出不来。比如虎娃如今飞升至此,太昊若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出,虎娃也离不开了。

因为在那种状态下,帝乡神土之外的一切就相当于不存在了;而对于外界,九重天仙界也相当于不存在。

方才在神农原仙界中,神农说太昊“神游”而归,九重天仙界重现,就说明那一丝神意已回,太昊打开了自我封印的状态,人间已无仙童句芒。在理清水殒落、句芒回归之后,他们所经历的事情,都化为了太昊的见知,所以他也清楚虎娃的很多经历。

虎娃一见到太昊本人就自然明了,因此才会发怔。太昊又说道:“九重天仙界中,与你有缘法之仙家皆在此,先一一见过吧。”

虎娃起身,又朝着太昊左侧那人再度下拜叩首道:“武夫丘弟子小路,拜见祖师!”

九重天仙界中与虎娃最有渊源者,当然是武夫丘祖师武夫,也是当年巴国的开国大将军。武夫的相貌与剑煞有几分相似,但形容要年轻得多,看打扮非常简朴,身形健硕,自有一股英武之气。

武夫上前扶起了虎娃道:“既已成就真仙,就不必如此拘泥礼数。你之修为,可不是武夫丘上我那帮不成器的后人能教出来的。得知宗门传承兴旺,我甚感欣慰。”

虎娃刚才的话语中就介绍了自己在武夫丘学艺的经历,以及如今巴原上的种种情形,包括盐兆后人的近况。还好他来时巴原已恢复一统,结束了长达百年的纷争内乱,否则也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虎娃又取出一柄长剑双手呈上道:“这是当年您的佩剑,您飞升之前留于盐兆,盐兆后人又送给了我,如今物归原主。”

武夫有些诧异地接过长剑道:“此乃巴国镇国神剑,是巴君所赐,你为何要还给我?”

虎娃:“前世之缘法而已,今日之我已不以此剑镇巴国,带来还给祖师,它也是您在人间一世修行的见证与纪念。”

接受镇国神剑的那个虎娃,已在神釜冈中殒落了,他也算是轮回中新生之人。但虎娃的情况比较特殊,他是带着清晰的修为见知重塑炉鼎而回,并再度恢复了修为,所以心境上还是原先那个人,但缘法上还是有所区别的。

他早就不想再拿着镇国神剑了,但并没有打算将此剑还给少务,而武夫才是正主。武夫抚剑叹道:“盐兆才智远胜于我,可惜我没有等到他登临仙界重聚。”

当年在人间时,盐兆和武夫都是部族中最出色的年轻才俊,两人曾在云梦巨泽西部的武落钟离山中比试射箭与造船,结果盐兆胜了武夫,确立了部族领袖的地位。他们率领那一支族人进入巴原、建立巴国后,盐兆成了开国之君,而大将军武夫则归隐武夫丘。

盐兆才智不在武夫之下,得菁华诀传承并有大成修为,可惜后来终究没有踏过登天之径,早已殒落了。倒是武夫飞升至九重天仙界,享长生至今,再见当年的佩剑又想起了盐兆,不知有多少感慨。

良久之后,武夫突然转身向太昊行了一礼,手中端着那柄长剑。太昊面无表情地一伸手,指尖轻轻在剑脊上抹过。武夫又说了声“多谢天帝!”

谢过太昊之后,武夫又转身朝虎娃道:“无论是为武夫丘还是为巴国,不论是为我还是为盐兆,我都应该谢谢奉仙君!此剑就送给你吧,它已不是巴原的镇国神剑,就是我的谢礼。”

武夫居然又把这柄神剑送给了虎娃,但已不是原先的镇国神剑,祭炼者所留下的神魂烙印被洗得干干净净,宛如一件新出世的神器,甚至相当于将成器而未成器之时。虎娃终于清楚,计蒙遗落在神釜冈小世界中的长鞭和旗幡是怎么回事了,的确是那高深莫测的仙童句芒所为。

仙家打交道没那么多客套,也不必兜太多圈子,虎娃再拜接过了这柄神剑。然后又向太昊右侧的六位仙家一一下拜行礼,这六位仙家名为羽参、卫岭、谷角、草章、飞荒、落乙,就是开辟步金山小世界的六位祖师,他们得太昊指引飞升至此。

步金山在古时亦是传说中的巴原九丘之一,名为参卫丘,那小世界本是留于后世传人的修炼之地。可是没想到数百年后传承已断,甚至没人知道那里就是参卫丘,步金山小世界反而成了一处世外绝地,甚至出现了古天老祖那等邪修。

而小世界之外,则有人寻得当年的洞府遗迹,开创了步金山一派宗门。直至虎娃打开小世界门户、斩杀古天老祖,并且将小世界中所谓的“仙山”众修与步金山合成一派。虎娃也在步金山小世界中得到了不少机缘,他和这六位仙家祖师之间的关系一言难尽,至今方知其名。

来到九重天仙界,包括太昊天帝在内,虎娃接连拜见了八位仙家。与太昊和武夫不同,羽参等六人则忙下拜回礼,人间的事情,他们真的是应该好好感谢虎娃。虎娃又取出了几件神器,都是得自步金山小世界,如今物归原主。

但这六位祖师和武夫一样,收下之后又都还给了虎娃,所不同的是,他们并未抹去神魂烙印,而是托虎娃再将这些神器交给云起,还另他们的所有传承。严格论起来,古天其实是他们的后人,这令六位祖师深感惭愧。

看来这六位祖师将人间的传承之望,都寄托在云起身上了,云起也是他们的后人。不论他们的传承对有多大帮助,但总有参照借鉴之用,六位祖师恐步金山小世界中保留得不全,全部托虎娃再传一番。

虎娃至此方知,原来步金山小世界中还有两处隐秘宝库,收藏了这六位祖师在人间时搜集的不少天材地宝。虎娃没发现的原因也很简单,他也没把仙山轰平了寻宝,如今这些宝藏也都传给了云起。

至于与这两座宝库相当的门户外水府龙宫,则早就被虎娃发现并打开了,虎娃拿了一部分东西,敖广也带走了一部分,余下的都留给了步金山宗门,六位祖师便没有再提。

虎娃飞升至九重天仙界,武夫等七位仙家来见,是因为在人间与其有缘法牵连。而虎娃拜见太昊肯定还有别的事,众人便没有继续打扰,暂且先行告辞,皆给虎娃留下了他们在九重天仙界的洞府位置。

太昊金色的眼眸看着虎娃,目光带着一种无形的压力,缓缓道:“武夫送你神剑,尤其是羽参等六人,又托你将传承交付人间后人,应是早就看出你不会留在九重天仙界。你是从神农原来的吧,不知神农对你说了些什么,你又有何事要问我?”

虎娃有什么事情向太昊询问和请教,实在太多了,他愣了半天才说了一句:“山神、句芒,皆是您所化,他们怎么一点都不像您?”

太昊淡淡道:“不像吗,那你又认为我应该是怎样?早已说过,我并非理清水、亦非句芒。”

虎娃:“但仔细琢磨,还真是玄妙难言,他们确实都是您,虽然完全是不同的人。”

太昊:“你好不容易来到这里,想说的就是这些感慨吗?”

虎娃:“千头万绪一时不知从何提起,还是先向您请教九转紫金丹的事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