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31章、仙界见故人

凡人对所谓的仙界有种种想象,但真正的仙界是什么样子呢?虎娃在无边玄妙方广中自有清晰的感应,下一瞬间,便现身于一片帝乡神土中。

他微有点发怔,并非这帝乡神土虚幻不实,而是差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人间。身边是一片异竹,翠叶红枝、纤细丛生,生长在一片高坡上。远望是起伏的原野,丘陵交错,有一些村落依丘陵而建,搭设的基本都是草棚,但这些茅草屋子和亭阁却异常精致。

那原野看似野地,其实也是一片片药田,诸般灵植混杂生长,显得随意而巧妙。这里就是神农原仙界吗?怎么酷似神釜冈小世界,只是要大得多。虎娃回头望去,身后仍是一望无际的原野与山脉,尽头远在仙家神识之外。

仙身并非凡躯,所谓的扭头和远望这样的动作,其实就是一种心念的反应,想看身后的什么东西,堂堂真仙是用不着做出这种动作的。可是在这片天地间,虎娃下意识地反应就和凡人一样,他转头远望所见的一切,就如凡眼所见。

并非虎娃的神通法力尽失,他自己清楚自己的真仙修为仍在,只是在人家的地盘不好施展而已,因此表现得就像一介凡人。再转过身来飘飞而起,望见了远方的一片山峰,地势酷似人间的成阳山。

眼前的帝乡神土,就像个放大了很多倍的神釜冈小世界,神釜冈中央的山丘,换作了神农原仙界中央的“成阳山”。“成阳山”主峰顶部,有一片削平了的石壁,石壁下方有一座高台,又酷似神釜冈小世界中的那座石台。

但高台上并无药鼎,而是有一人端坐,身后左右还各有一人侍立。虎娃的目光莫名穿过那么远,很清晰地看见那山中高台,就似近在眼前。在同一瞬间,高台上端坐的那人也抬眼看向了虎娃。虎娃正在虚空中向前迈步,竟一步就来到了高台下。

虎娃并没有施展在人间穿行空间的大神通,他是被高台上那人给引过来的,神农原仙界在他脚下就似缩地成寸,或者说瞬间移位了。

虎娃来到高台前,随即下拜行礼道:“巴原奉仙君虎娃,拜见神农天帝!”

一眼看见那人,无需任何介绍,虎娃便知他是神农天帝,若无这等见知,他也根本来不了神农原仙界。

神农的相貌有些怪异,尤其是那阔鼻海口以及额头两侧凸起的鼓包。神农部族的后裔,有很多以牛为图腾,甚至在祭典上把带着角的牛头骨当帽子顶在头上,并以此为美。很多原始部族审美观念都各有特色,他们也许是在模仿祖先的形容吧。

虎娃的话语中自然就带着仙家神意,详细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来历,尤其是与神农天帝之间的种种渊源。想当初他刚刚走出蛮荒来到巴原,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神农天帝对他而言是个多么遥不可及的传说。而如今,他还是那个孩子,神农天帝却已在眼前。

虎娃的这一番感慨,当然也包含在仙家神意之中。神农天帝笑道:“仙家飞升至此,皆与奉仙君有同感……你在人间与我有渊源,飞升后先来拜见我,可认识我身边之人?”

虎娃抬头看见了神农天帝左侧站立的黄脸大汉,随即又下拜道:“拜见啸山君!”

竟然在这里遇到“熟人”了,虎娃曾被众兽山宗主琮余引到啸山君的仙家遗府中,见到了啸山君飞升后留下的仙家遗蜕,还得到了啸山君一世修行的感悟传承。待他看清楚啸山君的形容时,心中自有感应,便认出了对方,所以赶紧行礼。

啸山君可不像神农天帝那么平静,他很激动,已经纵身跳下高台,伸手扶起虎娃道:“奉仙君不必行此大礼,我也不过比你早生数百年!说起来,我还要多谢奉仙君!”

虎娃与啸山君有何渊源,刚才那句话中自然包含的仙家神都解说清楚了。虎娃整治众兽山,恢复了啸山君的传承真意,还留下了那么一派宗门,啸山君当然很是感激。

虎娃的修行,也包含得自啸山君的机缘,但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啸山君,啸山君也不敢站在那里受其跪拜。虎娃笑呵呵地又取出一物道:“您留在人间的三件神器,啸山印和啸山风还在了众兽山,这件威虎刺,今日可物归原主了。”

啸山君倒也没矫情,接过威虎刺感叹道:“当日我飞升之时,什么都带不走,包括亲手打造的神器,便留于世间有缘人。没想到还真的等来了有缘人,将此物带到了神农原仙界,多谢奉仙君有心了!至于那啸山君和啸山风,就留为众兽山宗门传承之器吧。”

飞升之前在人间打造的神器,如今又被送到了眼前,这也是一世修行的见证和纪念,啸山君当然很高兴。他在神农原仙界中永享长生,其实也用不着那些神器了,另外两件便不打算再取回了。

虎娃:“我事先并不知啸山君也在此处,这只是碰巧而已。”

啸山君:“神农原仙界,已久无仙家飞升,更何况是您这样的真仙,更没想到与我竟有此等渊源。我就不打扰您拜见神农天帝了,回头若有空,可随时来找我。”

仙家飞升帝乡神土首先要拜见天帝,而已在帝乡神土中的其他仙家,若与新飞升之人有缘法牵连,莫名都会有感应,所以啸山君才会特意赶来相见。与虎娃打了一声招呼,并留下了自己的洞府位置,啸山君便告辞离去。

虎娃又看着神农天帝右边那位仙家,此人蓝袍黑须、面容白净,看上去不到三十岁,虎娃这次并没有跪拜行礼,而是躬身拱手道:“中华奉仙国之君虎娃,见过雨师赤松先生!”

能在这里遇见啸山君是个意外,而神农原仙界中还能和虎娃扯上关系的仙家,就是这位雨师赤松了,虎娃开口便等于以仙家神意解释清楚了,他和从未谋面的赤松之间有何牵扯。

赤松面无表情地回了一礼道:“老夫正是赤松子,仙家已证长生,就不要再称呼为先生了。计蒙是我的传人,殒落于奉仙君之手。奉仙君的手段好生了得,难怪能登临此地!”

虎娃走上高台,取出一杆旗幡双手递过去道:“赤松子,这是否是您之物?今日物归原主,莫要再所托非人。”

计蒙在神农原仙界中得了雨师传承,这杆旗幡就是赤松传给计蒙的,神釜冈小世界的传承,计蒙也是从赤松这里得到的。计蒙下界后他屠灭奔流村一族,又在神釜冈中逼得虎娃与他同归于尽,虎娃当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好印象。

虽然这些事与赤松无关,虎娃也不能把账算到赤松头上,但这一句“莫要再所托非人”显然也不是什么好语气。

赤松看见虎娃时,也没什么好脸色,只是礼节性地打招呼,此刻见虎娃竟主动将那神器旗幡交还,也不禁微微一怔,神色稍缓,叹了口气道:“此物我已交给计蒙带下界,他在人间所行与我并无关系,殒落于你手也是活该。你能得到这件神器,是你自己的缘法,老夫便不再取回了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赤松却突然脸色一变:“这是怎么回事,何人有此等大神通,我所留之仙家神魂烙印,竟已被洗去?难道是计蒙所为,他不满老夫的传承,竟想另行打造?”

这时神农天帝也咦了一声道:“奉仙君,把那旗幡给我看看。”

神农天帝身形高大,哪怕坐在那里个头也和虎娃差不多。虎娃微微躬身将旗幡递了过去。神农天帝接在手中摩挲良久,摇了摇头道:“赤松啊,你这回看走眼了,计蒙若有这等本事,还怎会送命神釜冈中?罢了,罢了,赤松既想斩断这段缘法、不再牵扯,这旗幡奉仙君就自己留着吧。如今它已是你的神器,就连传承都不必再得了。”

赤松亲手打造的神器,自己当然感应得最清楚,他虽没有伸手去接,却已发现当初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已毫无感应,不是暂时被封印,而是已被洗炼得干干净净。他当然不认为刚刚飞升的虎娃有此能耐,便怀疑是计蒙所为。

仙家的心境与想法当然与凡人不同,这杆旗幡,赤松并不打算向虎娃索回。计蒙下界之后与虎娃之间的恩怨那是他自己的事,与赤松并无关系,但赤松若从虎娃手中拿回了这杆神器,就意味着缘法牵扯,后事如何连仙家也难料,所以赤松干脆不想让这个起因发生。

如果虎娃不把旗幡拿出来,赤松连提都不会提。可是虎娃主动要把旗幡还给他,赤松却有些动容,既然心意已定,此物当然是不能收回的,但他可以将神魂烙印传承教给虎娃。这既是给虎娃一个面子,让虎娃欠他一个人情,也是结一段善缘。

可是有“好事者”已经先将赤松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给抹掉了。听神农天帝如此说,赤松又向虎娃拱手行了一礼道:“看来奉仙君自有福缘,不必老夫多事。你来拜见神农天帝,定有很多事想请教,老夫便不再打扰。”

赤松现身此地的目的当然与啸山君不同,他只为了结一段人间缘法。此人神情冷峻、不擅言辞,说完便告辞离去。

不过这位前辈仙家毕竟还是有点不甘心,说话时悄然又给虎娃留下一道仙家神意,详细介绍了他曾经打造这杆旗幡所用的材质、炼器手法、所追求的目的以及成器后拥有的种种神通妙用。

这也算是一种传承了,那旗幡上的仙家神魂烙印早已被抹去,赤松又拒绝收回,本来已没他什么事了。这件神器将来就是属于虎娃的,但赤松又留下了这样的传承,可能是一种很微妙的前辈高人心态吧。

虎娃也回了一礼道:“多谢赤松子前辈指点!”再抬头时赤松已消失不见。这位仙家做事倒也干脆,冷着张脸说走就走,甚至都没追问是哪位仙家抹掉了旗幡中的神魂烙印。

高台上只剩下了虎娃和神农,而神农正看着那旗幡苦笑不已。虎娃追问道:“神农天帝,您已看出这是何人所为了吗?”

神农头也未抬,答非所问道:“连我也没有这等本事啊!”

虎娃吃了一惊道:“这怎么可能!炼器一道,还有谁能超过您吗?”虎娃精擅炼器,但他也不敢说能与创出大器诀、凿建神釜冈、开辟神农原仙界的神农天帝相提并论,至少眼下万万不敢。若说炼器之道,还真想不出有谁能与神农天帝比肩。

神农又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此人炼器手段如何,或许极为精擅,或许并不擅长、甚至对此兴趣缺缺。若费些功夫,我也可洗去此旗幡中的神魂烙印,但手法绝对没有他这么高明干净。抹去神魂烙印、打开洞天结界,都是他的天赋神通,那是一双神奇的手。”

虎娃:“您说谁呢,何人竟有这般手段?”

神农抬头道:“太昊啊!除了他,还能是谁?……你与太昊天帝关系匪浅,居然还不知道吗?”

虎娃大吃一惊道:“我和太昊天帝虽有点关系,但也不可能见过他。此旗幡遗落在人间神釜冈小世界中,太昊天帝怎会去了那里?”

神农:“是太昊,亦非太昊,九重天仙界仍在,太昊天帝怎可能去人间呢?但他的确手段了得,你虽没有见过他,他却见过你。其中玄妙,你境界未至,我也无法与你说清。但你已历天刑成就真仙,将来或有希望自己去求证。”

听神农的语气,不仅是因为虎娃境界未至,也是因为事涉太昊之秘,他不便多嘴。虎娃要想搞清楚玄妙,要么等将来自己的修为境界到了,要么就去请教太昊本人。

这位天帝又笑呵呵地问道:“你来到我神农原仙界,见啸山君有威虎刺,见赤松有旗幡,就没什么东西拿给我老人家开开眼界吗?”

虎娃赶紧取出一枚紫气氤氲的神丹,双手呈上道:“这是我在神釜冈中炼成的神丹,特请天帝您过目。关于此紫气神丹,尚有许多疑问须向您请教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