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29章、去去就回

比如一位在战场上挥刀杀敌的将军,只要获胜了,当然不会受到追究,只会建立功勋、受到褒奖。但是在天刑来临时,同样的一刀之威也会砍在他自己的身上。

能主动迎来天地大劫,修为当有九境圆满,那样的一刀砍回来当然无所谓,简直跟挠痒痒没什么两样。可是人的一生当中,究竟做过多少事情?一位将军在战场上建功立业,又究竟砍杀过多少敌人?

那锁定形神的黑色霹雳,就是修士超脱长生时,须洗去其在天地间留下的痕迹。虎娃甚至都没有祭出神器施法护身,只是凭自身的修为法力硬生生地直接去承受。

虎娃的神通法力尚弱,至少相对于“前世”而言,目前还差得很远。但他这一世在天刑面前也没什么“业力”可言,新生至今也不过是短短十个月,在武夫丘修炼至大成,又在神釜冈修炼至九境圆满,根本就没有对谁出过手,除了炼药之外,甚至都没有施展过神通法力。

这天地大劫的伤形之威,以虎娃的九境圆满修为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但天刑之威不仅伤形也伤神。所谓伤神,就是修士一生留给世间的种种感受,同样会反还己身。

比如将军上阵杀敌,刀砍在敌人身上,留下的可不仅是肉体的伤害,对方会有痛苦、愤怒、绝望、仇恨等种种感受。那么在天刑来临的这一刻,这些感受就会无法阻挡、不可抗拒地冲击元神。

这往往是最难抵挡的,因为在天地大劫中元神是不设防的。如果一个人并不清楚自己这一生给世人留下了什么感受,那么此刻就应该全明白了。仍以那位将军为例,一个敌人对他的感受所造成的元神冲击并无所谓,但一生中他又和所少人打过交道?

假如是百岁童子那种修士,在天刑来临的这一瞬,恐怕就已形神俱灭了。

但天地大劫中的伤神之威,以虎娃如今九境九转的修为,同样可以忽略不计。说句实话,他是无名之人,除了剑煞、若山、太乙、瑶姬、玄源之外,甚至无人知道世上还有他这个人的存在。他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任何恶意的感受,更别提在天刑中元神所受到的冲击了。

在很多修士眼中,虎娃绝对算是妖孽般的存在了。当天地大劫落下时,他想的居然不是怎样运转神通法力去化解天刑之威,而是尽量体会天刑之妙,甚至还在分心思索别的事情,比如那紫气神丹能不能用于躲避天刑?

虎娃瞬间就得出了结论,并不能完全依靠紫气神丹来躲避在天刑中彻底殒落的命运。如果天刑中的伤形之威击毁了肉身炉鼎,但那伤神之威没有毁去九境阳神,倒是可以借助紫气神丹重塑炉鼎新生。

但九境修士的不灭神魂也会在天刑中受损,重生之后可能变得非常虚弱,甚至会损失这一世的很多见知,恐怕要再度突破到九境时才能完全恢复了。

假如神魂已灭,而肉身炉鼎尚存,则是毫无希望了,留下的只是地仙遗蜕而已。至于神魂俱灭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有紫气神丹护身的情况是如此,那么没有紫气神丹呢?情况类似,若元神未灭尚可托舍新生,只是新生之人微弱的神智不能立刻承受前世见知,需要在成长中逐渐恢复;如果神魂在天刑中受损过度,有很多见知就很难恢复了。

虎娃还有一种玄妙的体会,天刑的伤神之威是如此恐怖、无可抗拒,但也不是不可化解。每个人留给世界的感受是复杂的,不可能都是仇恨、绝望、痛苦,也会有崇敬、感激与祝福。无数人的感激和祝福,也可以化解天刑中元神所受到的冲击和伤害。

从世人的角度来看,天刑也许并不公平,比如勇士斩杀妖邪,那是英雄功业,怎么还要在天地大劫中承受对等的伤害呢?一个人受万民的景仰、感激与祝福,可能是通过欺骗的手段获得,却无人识破他邪恶的真面目,怎么又能凭此化解天刑中的伤神之威呢?

但天刑无所谓这种公平,它就是要洗去修士在人间留下的痕迹。至于斩杀妖邪,那是人间的事,英雄功业自然会受到世人的赞颂,所建立的功勋也会得到封赏,这与天刑无关。至于伤神之威,也就是修士这一生在人间留下的种种感受。

假如成功渡过天刑,这将是形神所受到的彻底洗炼,凡间的肉身炉鼎不会保留,至于仙家不灭神魂,融入了这一世留给人间的所有感受,那也是极大地增长了见知,几乎已可通透所有的世事人心。

下界真仙,几乎都可以一眼看透人心,有时这与神通无关,甚至与对方的修为无关,因为他们经历过这样的天地大劫,遇事自然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、会怎么做。

但这也并不绝对,比如计蒙遇到虎娃,就完全误会了。因为在计蒙成仙前以及下界后的修行经历中,根本就没遇到过虎娃这种人,也没和他这种人打过交道。

那道黑色的霹雳击中了虎娃,将其形神吞没,远方的玄源和太乙并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见虎娃此世借助紫气神丹重塑的炉鼎化散无存。虎娃不惧天地大劫中的伤形、伤神之威,怎么肉身炉鼎也被这黑色霹雳给击散了呢,因为他飞升了,有些东西是拿不走的。

每个人原先都是不存在的,受父母精血而生,食五谷、采元气长成,一切都得自于天地之间,历天地大劫飞升成仙,凡人肉身也要还于天地。这情形,就像虎娃曾被计蒙一鞭打散,分解为天地灵息中精微的物性。

黑色霹雳与灰色漩涡消失了,神釜冈小世界上方又是一片晴空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,虎娃的身形却已消失不见。玄源却吓了一跳,赶紧飞身向那安放神器药鼎的高台而去,因为在黑色霹雳落下的那一刻,她看见虎娃抛出来不少东西。

虎娃三天前曾说过,想确认他是否安然渡过天刑、成就真仙,就看能不能带走随身的神器,哪怕只带走一件就算成功,那么又抛出这么多东西算怎么回事?

太乙的速度比玄源更快,嗖地就落在了那高台上,随即惊喜地大喊道:“师尊飞升成功了,这里留下的都是凡物,神器一件都没有!”

玄源终于松了一口气,飘飞到高台边,随即脸色微变,抬手一指道:“这,这,这……你师尊怎么会随身带着它?”

神器药鼎周围,各种杂物堆得像小山一般。虎娃挺有钱,飞升成仙之前,手头剩的黄金还有不少呢,曾搜集的零碎器物则更多。比如曾被困啸山君仙家洞府时,挥斧凿壁收集的那些可以打造空间神器的石头,在黑白丘仙家洞府中收集的很多捆仙藤,各种天材地宝……

高台上还滚落了十来枚服常果,被虎娃以炼化后的服常树叶封存,这些是他拿到手之后还没有服用的,当然也没有炼化为神器。就算虎娃没有刻意去攒家底,但以他的身家地位,又是不喜欢浪费的脾气,随手收藏的各种东西也相当于一座巨大的宝库了。

对于化境修士而言,其实已不必有飞天神器了,因为已有飞天之能;而突破九境修为后,也不必有空间神器了,随身空间结界已可以携带各种事物,平日所需消耗的法力几乎可忽略不计,就像凡人呼吸心跳也会消耗体力一样。但有这两种神器,平日倒也更方便一些。

虎娃这些零碎,原先都收存在兽牙神器或比翼飞舟中,后来发现兽牙神器另有妙用,把比翼飞舟仅当成空间神器又太过浪费,便随手收在了另一件从步金山小世界得来的空间神器里,曾遗落于神釜冈小世界然又被收回,飞升之时仍带在身上。

也许是虎娃疏忽了,也许是虎娃有意想做一番印证。但当天刑真正降临时,虎娃却发现这种事毫无投机取巧的可能。

他若执意将这些凡物带在身上,那么结果就会像他的凡人肉身炉鼎一样,直接被天刑击散无存。由此可能会导致的毁器之威,甚至会波及到神釜冈小世界中的山丘和药田,于是他主动将这些随身的凡物都抛到了高台上。

玄源没管别的,她手指的就是一个“人”。此人玄源当然认识,想当初她在巴原上闯出玄煞之名后,曾上孟盈丘挑战命煞,结果落败。只见命煞端坐在高台上宛如入定,全身上下却未着寸缕,以神识感应却受到了阻隔,原来她的身体被一层极薄的寒玉封存。

太乙挠了挠后脑勺,低头道:“这,这是孟盈丘宗主命煞,好似生机仍在,但神魂已失,不过是肉身躯壳而已。”

“阿源,命煞之事,我曾对你提过啊。”虎娃的声音突然从山丘上方传来。

玄源抬头望去,却什么都没看见,赶紧喊道:“虎娃,是你吗?这是怎么回事!”

太乙也是一脸愕然,师尊刚刚不是已飞升成仙了吗?怎么又在山顶上说话,而且只闻其声不见其人?这声音也不对劲,因为它根本就不是有形的口舌唇齿发出来的。假如闻者是凡人,只是自以为听见了声音,而太乙可是见过好几位真仙,当然能分辨其玄妙。

“哦,差点忘了!”随着这句话,虎娃的身形已站在山丘顶上,就像凭空凝聚而现。

玄源目瞪口呆道:“你不是已经渡过天地大劫、飞升帝乡神土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虎娃:“我不是说了嘛,去去就回。”

玄源:“那也不能这么快啊!你去过帝乡神土、见到神农天帝了吗?”

虎娃笑道:“为了不让你担心,我就先回来了。至于神农天帝那里,我随时可以去拜见,待会儿再去也不迟。”

就这么片刻功夫后再见,虎娃已是下界真仙,那么他刚才去了哪里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