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28章、十月飞升

虎娃按神农天帝留在神釜冈小世界的传承遗愿,尝试着用世间本有的灵药炼制紫气神丹。神农天帝当年或许已有进展,所以虎娃不需要离开神釜冈小世界到外面去采药,他须用到的灵药这里都有。

虎娃炼丹时,将这里的上千种灵药都用到了,只是量多量少的区别。这样一张丹方,换做一位普通的修士,不知要经过多少次试验才能够创制,期间也不知会失败多少次。那样一来,神釜冈小世界中的灵药虽多但也不够消耗,再多十个神釜冈小世界恐也不够啊!

玄源说虎娃炼器、炼药皆从不失手,的确如此,原因就在于虎娃知道自己能够成功后才会动手。说起来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,背后不知包含了多少艰辛与多少玄妙。

虎娃祭炼药鼎成功后并没有着急炼丹,也没有着急去试验丹方,而是将一味味灵药都提炼了一遍,以体会并掌握其灵效与物性。将所有灵植奇药的物性都了然于心后,虎娃可在基础上去试验搭配出各种不同的丹方。

身为大成修士,他不必真的消耗神釜冈小世界中的灵药,而是在如梦生之境般的元神世界中去推演,表面看着是闭关入定,实际上已不知在定境中炼丹多少年了。要想推演出的丹方是切实有效的,在元神世界中就不能起妄念。

想做到这一点必须满足两个条件,一是对所使用的灵药效用有非常透彻的了解,才能在定境中如实地推演出各种丹方,二是要有充足的寿元。未突破九境修为修士是难以完成的,因为寿元消耗不起。

所以虎娃一直等到再度突破九境修为后,才开始推演丹方,他得到的第一张可以成功的丹方,除了那尚未长成的朱果之外,将神釜冈中所有的灵药全用到了。但这些都是臣属之药,还有一味君主之药是虎娃自己带进神釜冈的,就是不死神药五色神莲。

虎娃的确成功了,眼前就是九枚紫气神丹浮于药鼎中,但离神农天帝以及虎娃本人的愿望还差得很远。

首先神农天帝的愿望是不用不死神药,而是用人间本有的灵药炼丹,但虎娃用的主药毕竟还是五色神莲,只是没有用到其他四味不死神药。

其次更重要的是,神农天帝希望炼成的紫气神丹,不仅仅是炼制者本人能服用,而且也可以让其他人服用。虎娃这次并没有做到,药鼎中的这九枚紫气神丹,只有虎娃本人能服用。这样的神丹炼成再多,其实已没有太大意义。

最后一点,神农天帝希望炼制者不必是仙家。但虎娃如今创出的丹方,还是必须有九境以上修为才能炼成。这个愿望倒并不是最重要的,因为仙家炼丹也可以送给他人服用,只要满足第二个愿望即可。神农天帝的这个想法多少有点奇怪。

紫气神丹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神器,至少要有九境修为才能打造出神器,又怎么能希望修为更低的修士将它炼成呢?神农这种高人不会莫名有这么荒诞的想法,必有不为人知的原因,世上其他人可能参不透,但虎娃却隐约有所感悟。

谁说没有九境地仙修为就炼不成神器?虎娃当初只有四境修为的时候,不就在太昊遗迹中炼成了一堆神器吗?神农天帝所指的,可能就是与之类似的机缘吧。

虎娃虽隐约有所悟,但他今天炼成的紫气神丹,按照神农和他本人的愿望,毕竟不能算成功,所以才会有那么一声叹息。

听明白原因后,太乙安慰道:“师尊亦不必叹息,您毕竟已成功了第一步,以这神釜冈中上千种灵药取代了原先的四种不死神药。继续试炼,未尝不可成功第二步。”

虎娃仍然叹息道:“将神釜冈中上千种灵药尽数用到,是我有意如此,其实并没有必要用这么多,这张丹方过于宏大,根本就不是其他修士能轻易炼成的,连掌握它都异常艰难。我可以尽量精简,甚至可以用神釜冈中没有的灵药去替代。”

玄源:“那么这第二步,夫君也可以成功。”

虎娃:“以我如今的修为,结合此番炼丹的感悟,其实第三步也是可以成功的。既然另外四种不死神药可以取代,这最后一种五色神莲应该也可以取代。但是神农天帝的另外两个愿望,并非炼制者本人专用之神丹,或没有九境修为也可以炼成,我尚不知该如何实现。”

玄源:“那夫君就先将已经想到的前三步,皆印证完成了再说。”

虎娃看了玄源一眼,已体会到神农天帝为何会有那样三个愿望:可以不用不死神药、可以不是本人服用、炼制者可以没有仙家修为。假如能满足这三个愿望,虎娃现在就可以炼一枚紫气神丹送给玄源,或者将丹方教给玄源、让她自己去炼制。

虎娃收起了那九枚紫气神丹,抬头望天道:“或许我可以先去向神农天帝本人请教。”

玄源一怔,而太乙惊喜道:“师尊,您要成就真仙了吗?”

虎娃微微点了点头,站起身握着玄源的手道:“我将地仙修为称为九境,并不认为踏过传说中的登天之径便是真的成仙,所谓地仙仍是凡人而已。我就是在此地突破的九境八转,那么所谓的九境九转修为又是什么呢?其实九境无所谓圆满,所谓九转就是可以感悟天地间大道规则的显化,能随时超脱而去。”

虎娃再度突破九境地仙修为后,其实什么别的也没干,就是推演丹方然后炼成紫气神丹,丹成之后便突破了九境九转,立刻就能飞升成仙了。而他刚才说的话,意思分明是指这样才是真正的飞升。

玄源下意识地握紧虎娃的手:“我曾听你说过,九境九转飞升将迎来天地大劫,你有把握吗?”

虎娃笑道:“这种事情谁也不敢说有把握。但是我想,假如我都不能成功,那么自古以来就没谁能成功了。至于其中玄妙,你的修为境界未到,我亦尚未经历,无法明言。”

玄源:“什么时候?”

虎娃:“随时。”

玄源:“那你何时才能下界?”

虎娃:“去去就回。”

玄源笑了,听虎娃的语气,怎么说得就像去邻居家串门似的?这可是飞升成仙啊,而且是历天地大劫成就真仙!本来紧张凝重气氛瞬间就被冲淡了。玄源问道:“你此刻就要飞升吗?”

虎娃:“也没那么着急,三天后再说吧。其实这种事情,修为若未突至九境,是不适合在一旁观摩的,否则有可能动摇修行心境。”说到这里看见玄源的眼神,又改口道,“我的情况不同,你想看就看吧,届时离远点就是。”

太乙又追问道:“师尊,届时您飞升而去,有什么办法确认您是成功了?”

虎娃眉头微皱道:“其实只要有九境修为,亲眼看见了,自然也就明白了……我再教你一个方法吧,刚刚进入神釜冈小世界时,为师散落的那一地神器,你也都看见了。只要我能带走其中一件,那就说明是成功了。”

太乙:“师尊,能否也让我留在此地观摩,见证您飞升成仙?”

虎娃想了想才点头道:“罢了,你也亲眼看看吧。至于其他人,就不要再叫来了,反正我也是去去就回。”

玄源:“夫君也不必那么着急,既然到了帝乡神土去拜见神农天帝,还是多请教、多见识的好,只要别耽搁太长时间。”

当天夜间,神釜冈的后山,虎娃悄悄将一枚新炼成的紫气神丹交给玄源。玄源哭笑不得道:“你说的去去就回,难道是这个意思?那你还见什么神农天帝!”

虎娃赶紧摇头道:“不不不,这只是以防万一。其实凭这紫气神丹能否应对天地大劫,我也并不知晓,要真正经历了天刑方能明白。但我此番飞升,应不会有什么问题,这种感觉就和我平日炼器、炼丹一样。”

玄源终于明白虎娃是什么意思了。器未现、丹未成,谁也不能说自己就有把握,但虎娃炼器、炼丹的确从不失手,他只要去做,就知道自己是可以成功的,以往是炼器、炼丹,而这一回是把自己修炼成仙。

三天后,虎娃交给玄源一个紫金葫芦。这是他曾在帛室国滨城郊外白额氏一族的村寨集市上,随手买来的凡物,凝聚天地间的物性精华祭炼,以印证大器诀,突破九境后已炼化为一件神器。

葫芦里装的是他在神釜冈小世界中炼化的千余种灵药精华,此番炼丹只用去了一小部分,剩下的都在这里,足够再开炉炼丹三次。但若再次炼制紫气神丹,已用不着这千余味灵药了。

虎娃还给了玄源一张丹方,就是如何炼制那紫气神丹的,仍以五色神莲为主药,其余的灵药已经过了精减,只需用到三百六十味。这样一张丹方也是前所未有的繁复,至少要以地仙修为反复推演多次才能正式开炉炼丹,而且也不能保证成功。

玄源如今还不能炼制紫气神丹,虎娃是希望她将来若突破地仙修为,有可能的话就自己试试。毕竟这种紫气神丹只能炼制者本人使用,虎娃炼成了也不能给玄源。

虎娃还给了玄源三朵五色神莲,都是他早年在太昊遗迹中炼化的神器,此番炼丹时已用了一朵,他自己身上还剩下最后一朵了。

但玄源将来若真想炼制紫气神丹,恐怕也不会用这些五色神莲做主药。只要太昊遗迹中还有,再去摘便是了,何必浪费一件珍贵的神器呢。

虎娃将同样的丹方也留给了太乙,太乙如今的修为是化境九转圆满,很有希望突破九境,将来有把握的话,也可以自己尝试着去炼制紫气神丹。

太乙还问师尊,为何成丹时会降下那样的灾劫?虎娃反问道:“修士由初境突破二境后,内伤隐患等种种暗疾发作;由四境突破五境时,还会招至外来风邪袭扰……修行之中难免遭遇种种劫数。以那紫气神丹之妙,既是神丹又是神器,哪有那么容易出现在天地间?”

玄源又问道:“这已不是你第一次炼成紫气神丹,想当初那服常树上开花结果,你借助紫气神丹重塑炉鼎新生,炎帝仙宫中怎么未曾降下灾劫?”

虎娃哭笑不得道:“怎能说未有灾劫?如果我那一瞬未能成丹,将是什么结果?今日炼丹所降下的灾劫,太乙都能轻松化解;而上次成丹所遭遇的意外,连我都挡不住!”

玄源点头道:“那倒也是!就不知你飞升成就真仙之时,会降下怎样的天地大劫。”

虎娃:“你很快就会看到了,尽量远离这座山丘,切不可以神识感应。”

虎娃背手站在神釜冈小世界中央的山丘顶上,神色宁静。隔着山丘前的那片谷地,玄源站在朱果林中远望,隐约感觉那山丘上方正有一股令人恐惧的毁灭之意降临。而太乙在那竹林外的高坡上,正朝着师尊站立的方向跪拜。

虎娃闭着眼睛似在体会着什么,突然伸手朝天一指,身形也飞上了高空。神釜冈小世界上方的虚空里,莫名出现了一个灰色的漩涡,仿佛是撕开了一条时空裂缝,通往无穷无尽的未知。

漩涡中有一道霹雳落下,似能将一切湮灭,就连光线和声音都被吞没了,看不见光亮、听不见声响,就是绝望的黑暗。就算离得很远,元神中也能感受到那几乎无法抗拒的威压,修为稍弱一点的人哪怕只是望一眼,恐怕也会昏厥当场。

虎娃早就提醒过玄源和太乙,切勿展开神识去查探,否则会受伤,只能尽量收敛形神去感应体会。

当天地大劫真正落下的时候,虎娃印证了心中一直以来隐约的猜测。这毁灭之意就来自天地之间,既可伤形也可伤神。它之所以被称为天刑,因为不可能逃得过,就是这一世修行在人间留下的痕迹反还已身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