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27章、丹成

借助神器药鼎炼化神釜冈中各种灵药,其实也是修行磨砺,虎娃的神通法力在不断增长恢复,六境修为已经圆满。修士从六境突破至七境,须经历考验就是神通法力尽失,宛若未修炼前的凡人。

虎娃的劫数来得好突然,当他觉得累了停止炼药时,便神通法力尽失。虎娃“前世”修行时,曾连破六境与七境,堪破所谓的真人返璞之境,亦是后世修士所谓的真空劫,不过是转念之间。

“此世”的虎娃更已拥有曾堪破生死轮回境的心境,想渡过真空劫也不过是呼吸间而已,但他却真“的”停了下来,并没有瞬间破关,也不知在体会什么。

玄源道:“你好像很感慨,在想什么呢?”

虎娃:“就是那天你问我的话,说我是不是想起了灵宝?而我则说想到了更多,包括很多修士曾有的倦怠疏离之感。当初我在众兽山斩杀琮余,正是他神通法力尽失之时,而修士突破大成修为后,此劫又会因何而至、因何而渡?”

虎娃的话语中带着神念,表达了某种感慨。大成修士的寿元往往远超过了凡人,尤其是那些妖修,更别提草木之精了。他们已脱离了寻常的伤病之困,在正常情况下几乎已不会觉得疲倦与虚弱,总之能保持与心境相对应的形容。

到了这个地步,就不必为很多俗务操心了,已是普通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仙家,往往只在世外清修。梦生之境或者说妄境,已从一种考验变成了一种成就,人世间的种种愿望,在梦生之境中皆可以得到满足,若过眼云烟。

那么在漫长的岁月中,日复一日地修炼却不得突破,又是为了什么呢?这时往往就会生出一种难言的倦怠之心,亦有疏离世事之感,在常人眼中变得高深莫测。这真的是好事吗?此心境往往会意味着真人返璞之劫。

世间很多高人都曾有过这样的岁月,但说句实话,虎娃根本就没有过这样的心境,他不到三十岁就已经突破九境修为了。若说体会,或许在生死轮回境中曾有体会吧,但生死轮回境中不会刻意记住任何事,留下的不过是见知缘法。

倒是虎娃新生重修之后,已能体会到很多世间修士的感慨,没有刻意追求修为精进,只是自然堪透修行中的每一步。接下来的三天,虎娃无所事事,没有继续炼药,只是像凡人一般与玄源玩赏神釜冈小世界中的山川,甚至没有想着要怎么修为破关。

三天之后,虎娃突破了七境修为。又过了一个月,太乙培植成功了一片朱果林,有三十余株,不能与原先的那三株“朱果祖树”相比,都是一尺来高的小树苗。

培植朱果林成功后,太乙也离开神釜冈去了奉仙国。而此时虎娃又突破了化境修为。他本就是以紫气神丹重塑炉鼎,脱胎换骨并无任何关障。这是虎娃“重生”的八个月后、再度进入神釜冈小世界的四个月后。

当时间到了虎娃“重生”后的第十个月,太乙又回来了,带来了巴原以及中华之地的最新消息。奉仙国无事,巴原亦无大事,但虎娃一直在关注的禄终与帝江之战,却仍然没有动静。

算算日子,虎娃还以为他们早就打完了呢,不料还没动手。原因当然是帝江犹在闭关修炼,至今尚未出关。崇伯鲧已经离开西荒高原返回帝都复命了,回去之前留话——再约。等禄终和帝江真要动手的时候,再派人去通知崇伯鲧大人。

禄终和帝江立下决斗之约,迄今已经快一年了。重华大人促成这次决斗,是想趁机除掉帝江,以消弥中原南方大患。

帝江虽然拖延至今,但因为计蒙的失踪,他本人又在闭关,共工部无暇搞什么小动作,实际上南方一直很平静。原九黎诸部现已经划分为领地很明确的五大部,飞黎部伯君已开始建造城廓,其他各部也都在休养生息。

帝都朝中众大人以及天下各部君首听说了这件事,对帝江的拖延并没有感到不可接受,因为在这个年代,很多事情的节奏都是很慢的。比如少务刚刚派使团穿过崇伯鲧打通的那条路,前往帝都以巴原三国的名义向天子奉上贡物,给使团定的期限是两年之内回到巴都复命。

如果使团一直保持着正常的速度赶路,当然根本用不了那么久。但谁也不敢保证路上都是好天气,不会遇到种种意外耽搁行程,也不可能每天都兼程赶路,沿途总得找城廓停下来休整,并补充各种辎重给养。如果这么算,两年时间才显得比较宽裕。

那么对共工这样的大部族来说,帝江先要安排好各种事务,然后再远去西荒高原,耽搁一年半载也不令人意外。而太乙打探到的消息则更多,帝江这段时间根本没有管别的事,就是一心闭关修炼。这场决斗他若胜了还好说,假如败了,共工部就有大麻烦了。

听完了这些,虎娃以神念道:“太乙,你来得正好。为师在炼一炉丹药,已预见天地灵息紊乱,将有莫名灾劫降临。成丹之时,为师不可受扰,须有人护法,有你在则更稳妥。”

虎娃并没有开口说话,他此刻正闭目端坐在那神器药鼎前,只是分出一缕仙家神意与太乙交流,修为竟已经完全恢复了,只是不知神通法力如何。虎娃在一个月前就重新突破了九境修为,然后他便开始炼丹,太乙恰在即将丹成之时来到。

玄源站在虎娃身后、高台边缘的位置,惊讶道:“这是什么样的神丹,未成丹便搅动了天地灵息,竟还会降下莫名灾劫?”

虎娃以仙家神意道:“这张丹方是我所创,估计成丹时动静不小。”

就在这时,神器药鼎所在的山丘上空突然起风了。仙家洞天结界的构造玄妙,非常人所能理解,实境方圆八百里,而边际似无穷无尽,不论往前走出多远,也是一步回头。此刻这阵风就像从无尽虚空中刮来,化做无数肉眼看不见的风刃,向着药鼎直斩而下。

玄妙一挥衣袖,将高空中的这些风刃都击碎了。漫天风刃碎灭之后,竟又化成一滴滴晶莹璀璨的透明圆珠,就像是浮于空中的雨滴,随即就像雨点般落了下来。玄源再一弹指,那无数雨滴纷纷炸开,在高空中又化为一道道细碎而微小的彩虹。

紧接着虹光连成一片,带着无数锋芒罩射向药鼎……这些就是所谓的灾劫吗?以玄源的修为很轻松就能拦下,但也感觉其威势一波比一波更强,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

太乙见师娘出手,刚开始也没打扰她研究灾劫的兴致,此刻见漫天虹光射落,这才开口道:“让我来!”

太乙并没有走上山丘,祭出大道宝瓶抛在山脚下,化出原身扎根于神釜冈小世界,一株参天巨木拔地而起。太乙的原身之巨大超乎想象,这株青冈橡比虎娃所在的山丘还高,展开茂盛的树冠将整座山丘都笼罩了进去……

玄源站在高台上望着那遮天蔽日的树冠,假如太乙并没有挡下所有的灾劫,她就是第二道防线,总之不能让天地异象干扰到炼丹的虎娃。只见枝叶间有阵阵耀眼的光华爆发,小世界上方的无尽虚空中正落下滚滚惊雷。

电闪雷鸣打在青冈橡上,沿着枝叶化为一道道淡蓝色的流光钻入树身中。太乙真是艺高人胆大,他竟然将这漫天落雷之力都给吸收了,用以炼化形神。

想当初在西荒深处,太乙修行有偏,导致原身无法隐匿就这么暴露于天地间,不知挨过多少雷劈,树身上留下的那么多雷击木,其实就是他的原身伤痕。许是劈出感觉来了,或者是劈上瘾了吧,面对这漫天落下的滚滚惊雷,他如今既然敢直接吸收了。

玄源也直叹气,如果是她倒也不是挡不住,但肯定不会用这种方式,不禁暗暗感慨,虎娃当年被两位妖修追到西荒,倒是拣了个好徒弟。想必剑煞看虎娃时,这样的感慨更深吧。

天地异象导致的灾劫持续了一天一夜,前后共有九波,却用不着玄源有再出手,因为尽数被太乙挡了下来。当神釜冈中又恢复宁静时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那株参天巨木也消失了,太乙的身形重新出现在山丘下,一步步走上了高台。

虎娃睁开了眼睛,幽幽长叹一声,师徒二人对望了一眼,神色都有些疲惫。

玄源有点纳闷,她感觉虎娃此刻的心情竟有些失落,赶紧走到他身旁问道:“怎么了,炼丹成功了吗?……紫气神丹,对,这就是我曾见过的紫气神丹!此神丹已成,夫君为何叹息?”

虎娃轻轻摇了摇头道:“这紫气神丹确实是炼成了,但我这番尝试却不能算成功,因为它并没有完成神农天帝当年的愿望,也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