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26章、燃灯

仙家洞天中的天时变化非常人所能理解,这里的日夜、四季与外界一致,只是不同的地域之间有不同的气候、适合种植不同的灵药。此时是夜间,但对于他们这些高人而言,其实已无所谓黑暗,闭眼亦能感应周围事物,虎娃看见山爷时才意识到他在身边点亮了一盏灯。

灯光很柔和,并没有干扰到高台上的虎娃,只是照亮了山爷面前的石壁,灯焰在微微跳动,那被照亮的石壁雕纹仿佛也有了玄妙的变化。听见动静,山爷站起身转过来道:“虎娃,恭喜你掌控了神釜冈小世界。”

虎娃微微一怔,随即躬身行礼道:“恭喜山爷脱胎换骨、突破化境……您这盏灯与形神相感,待到将来突破九境修为时,自能炼化为神器,好玄妙的手段!”

若山竟在这段时间,不声不响已脱胎换骨成功、突破至化境修为。而他身边点亮的那盏灯,使虎娃不禁又想起很久之前,北荒路村石屋中山爷特意点燃的那盏油灯,看上去是那么像,而眼前却是一件玄妙的上品法器。

虎娃恍然有所感。这灯光融入了山爷的形神,它是山爷亲手祭炼的法器,山爷的修为每进一步,这盏灯就多一层妙用境界。假如山爷有朝一日突破九境修为,这盏灯就能随同他一起成为神器,且是自然而然。

虎娃曾亲眼见证,师尊剑煞突破九境修为后打造神器颇不容易,但山爷这盏灯却是另一种情况。他在漫长的修行岁月中始终在祭炼同一件法器,法器的妙用与本人的修为境界已融为一体。

修士仅为了一件法器倾注这么多心血是很少见的,比如虎娃的石头蛋,但山爷这盏灯与虎娃的石头蛋又有不同。这么多年来祭炼这件法器,就伴随着山爷的修行,不像虎娃还打造了那么多器物。它就相当于山爷的本命法宝,灯光便代表着山爷的修为心境。

虎娃还有种感觉,假如山爷将来能突破九境修为,这灯光便象征了他强大的不灭神魂,如果选择继续前行,也能成为他“点亮”的阳神化身。如果山爷能成为真仙、甚至求证相当于天帝的成就,这灯光还可在无尽虚无中化生出一方世界……

这只是虎娃的恍惚之感,甚至像是一种错觉,因为虎娃目前还只是一名六境修士,就算“前世”全盛之时,修为也只达到九境八转,离真仙成就还差得很远,更别谈天帝成就了。而眼前的山爷,也不过刚刚突破至化境修为。

虎娃回忆起当年,那夜幕下的石屋中,他第一次见到世上有种叫“灯”的东西。当时听见山爷的话语,虎娃幼稚而清澈的目光仿佛穿透时空望见了很远,甚至恍惚看到了今天的自己……只是那个孩子,当时并没有意识到。

见虎娃有些失神的样子,若山则笑着回手一指那石壁道:“见神农天帝心血传承,又见你今日得神农天帝传承,我亦有所悟……孩子,你还记得当初我在路村点亮了一盏灯时,你问过我的那些话吗?”

虎娃:“记得,当然记得,我刚刚正想到呢!”

若山:“那还真巧,我也恰好想起了此事……你若想返回奉仙国,我便与剑煞先生一起送你回去;你若想留在此地修行,那我就先告辞了,你水婆婆还在家里等我呢。”

“虎娃,我看你暂且就不要回奉仙国了,此地很不错,你就留在这里恢复修为吧……为师来此大有收获,将回武夫丘继续打造神器,再见之时,恐怕就在帝乡神土了。”随着话音,剑煞也飞到了石壁前。

瑶姬从黑暗中飘然而至道:“奉仙君,我还想在这里多留一段时日,参详神釜冈洞天玄妙,也研究这小世界中的诸般灵药,以印证炎帝仙宫中的传承记载。”

……

剑煞与若山离去后,虎娃每日便坐在那药鼎前,看不出他在修炼什么神通秘法,只是在日夜不停地炼化灵药。只要心念一动,神釜冈中任何一种灵药就会自动飞入药鼎中,然后虎娃将之炼化精纯,体会其物性灵效,不知不觉已不知提炼了多少种灵药精华。

炎帝仙宫中有关神农天帝留下的各种灵药传承,虎娃已从瑶姬那里得到,就以实物参照印证。一直看着虎娃炼药的玄源并不觉得无聊,因为虎娃不断将自己的收获印入她的元神。

玄源打趣道:“夫君,我只知你炼器从不失手,没想到炼药也是。”

虎娃答道:“原因很简单,先弄清楚该怎么做成一件事,如果已能,便将之做成。比如我现在只是提炼灵药精华,并没有勉强去炼制神农天帝所说的紫气神丹,因为现在是一定不会成功的。但正因为有此积累,将来才有成功的可能。世上或有不失手之事,但并无定能成之事。比如我也无法让一个人定能迈入初境得以修行,只知该怎么去指引;亦无法保证一名修士定能突破大成修为,只知怎样去点化。”

玄源叹了口气道:“你又想起灵宝了吗?或许只是机缘未至。”

虎娃的大弟子灵宝,如今是巴国大将军、享九爵之尊,修为也早就到了五境九转圆满,却迟迟未能突破大成。

虎娃的门人弟子不少,巴原上更有很多修士都自称彭山门下,其中不乏云起、古今、贤俊这样的大成修士,但他们毕竟不是虎娃亲自教出来的。至于太乙和羊寒灵虽修为高超,但他们拜入虎娃门下时早已有大成修为。

藤金、藤花、猪三闲等人,如今都是五境修为,相比之下,刚刚突破五境未久的小妖叽咕倒是最有希望突破大成修为的。对于座下大弟子灵宝,虎娃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,希望他能修为更进。

但这种事并不是虎娃能够决定的,虎娃自己可以轻松大成,哪怕再来几次也行,却不能让弟子灵宝亦能如他。

听见玄源的话,虎娃笑了笑:“我不仅想起了灵宝,还想到了更多。其实我不过修行了三十年,或者说拥有那三十年的修行见知,如今不过修行了几个月。比起计蒙那样的真仙修行所度过的岁月,可能只是弹指一瞬。”

玄源凑过来摸了摸他的脸颊道:“我的虎娃,如此说来,你到底多大了?”

虎娃:“这你还不清楚吗?寿元对仙家无谓,我所悟者,无非一颗赤子之心,于世事并无倦怠疏离之感……其实很多修士清修岁月长久,修为不得精进,往往便是困于这倦怠疏离,心境难合大道真意。”

说话时,他就以孩子般的眼神看着玄源,一如当初。玄源打趣道:“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一国之君,却不在国中视事、好好治理你的奉仙国,反而跑到这里来炼药。自古未曾见你这种无事之君!”

自古很多国君,有贤君、庸君、明君、昏君、暴君、奢君,可虎娃算什么样的国君呢,好像都不是,他就是一位无事之君,甚至有倦怠政务、疏离国事之嫌。虎娃刚才感叹修士不能有倦怠、疏离之心境,玄源便以此反诘。

虎娃笑了:“非我倦政,国中难得无事之君,若有事,也当令其无事。小国寡民如是,治大国如烹小鲜。”

虎娃之所以是一位无事之君,只因国中的确无事。有司各尽其职、民众安居乐业,用不着国君特意再怎么样,最好也不要去故意折腾,这其实就是一种接近于理想的状态。

这对于奉仙国这样的蛮荒深处的寡民小国来说,虎娃想做到其实并不难。但对于巴国那样的大国而言,想达到这种状况就很不容易了。若少务能将巴国治理得亦如奉仙国,那么虎娃都得佩服万分,这是能化纷繁世事为朴散之道啊。

玄源:“若后世之君想效仿你,恐会国中生乱,无事便成有事了。”

虎娃:“无事之真意,不看其君,而看其国。”

玄源不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,又说道:“你种下的离珠果核,如今已长成植株,去看看吧。”

虎娃与玄源飞身来到当初栽种离珠果核之地,瑶姬和太乙恰好也在这里,他们都在研究新长出来的三株小树。这三株树样子就像离珠,红色的叶片有点类似于世间的李树,树梢已经长到差不多一人高,但还没有开花结果的迹象。

见虎娃来到这里,瑶姬好奇地问道:“奉仙君,这是离珠吗?已经在天地间消失的不死神药,还可以人工培植出来?”

虎娃摇了摇头道:“这不是离珠,只是一种我未曾见过的灵植。虽未开花结果,但感其物性,其果应有浓郁的火毒,炼化后也是一味珍贵的灵药,拥有离珠的某些奇效……它们虽然长得很快,但眼下计蒙所留无形精气已耗尽,继续生长就要慢得多了。”

借助神农遗迹神奇的环境,更重要的是计蒙所留的无形精气滋养,虎娃所种的离珠果核竟然生根发芽了,长出来的却不再是原先的不死神药离珠。看来离珠真的是在天地间消失了,虎娃用这种手段培育出来的只是凡间草木。

虽然眼前的植物亦是难得的灵药,但毕竟是凡间草木,可以继续培育、栽种,尽管想培植成功仍然很难,对环境要求极高、甚至需要耗费仙家大法力。

玄源:“此树既不是离珠,那应该叫它什么呢?”

虎娃:“天地万物,皆自无名至有名,就叫它朱果吧。”

太乙沉吟道:“不死神药是天地间大道规则显化,不知何时莫名而现、又不知何时莫名消失,那么师尊怎能以其果核培育出朱果呢?”

虎娃答道:“天地间万事万物,都蕴含在大道规则之中。神农天帝当年有此悟,仓颉先生也曾这样告诉我。”

太乙追问道:“万事万物皆是大道规则显化,那么也皆是不死神药喽?”

玄源与瑶姬闻言皆眼神一亮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。虎娃面带赞许之色,点头道:“的确如此,否则神农天帝当年为何欲以人间本有的灵药炼制紫气神丹?但这句话不能是空谈,只有到了境界有所印证,说它才有意义。天地间的大道,就是超脱的指引、真正的不死神药。”

瑶姬向虎娃行了一礼道:“我最近得到祖先神农传承,又研究神釜冈中的各种灵药,听奉仙君一言忽有所悟,这就要返回仙宫闭关了。祝奉仙君早日恢复修为、成就真仙。”

在剑煞和若山离开的一个月后,瑶姬也打算告辞了。虎娃有一种形容不清的感觉,这位仙子恐怕已迈过堪入生死轮回境的最后一道关障,就看能否堪破生死轮回境了。将来若能再见,她应已突破九境。

虎娃又命太乙截取少许朱果树上生机旺盛的嫩枝,试着以插枝之法在附近栽培,看看能不能种植成功更多的朱果树。太乙是已脱胎换骨的草木之精,而且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他来做这件事,应比此刻的虎娃更合适。

瑶姬走后,虎娃接着炼药,仍是将神釜冈中的各种灵植奇药都炼化精纯,又过了一个月,这仿佛是无休止的炼药终于停了下来。玄源问道:“夫君,你终于肯歇一歇了。但神釜冈中只有数十种灵药尚未炼化,为何此时停手?”

虎娃莫名叹息一声道:“那些灵药,都是我早已熟悉的,再说我也恰好累了!”

虎娃累了?玄源突然眯起眼睛道:“真人返璞之境,神通法力尽失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