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24章、遗迹中的遗计

这些都是虎娃的神器,本可以瞬间收回形神,但他忘了一件事,自己已不是原先那个人。虽无论在自己还是别人眼中,他还是原先那个虎娃,但在天地之间,他已相当于转世新生之人。这些神器如今还不是他的,就算他掌握了传承,仍须重新祭炼才能收回。

虎娃红着脸走上前去,开始一件件地重新祭炼神器,首先是他亲手炼成的那些。祭炼神器需消耗大神通法力,而虎娃如今神通法力尚弱,收回一件神器就要休息好一阵子,足足弄了大半天,才将自己炼成的那些神器都重新祭炼收回。

再看剩下的那些神器,虎娃朝剑煞、若山、瑶姬道:“此番烦劳诸位陪同我前来,这些神器中若有感兴趣的,你们就分了吧,我将神魂烙印奉上。”

若山笑着摆手道:“你已经孝敬我不少好东西了,我和你水婆婆如今已不缺这些,盘瓠那边更是不缺。这种东西太多了也没用,你带着这么多神器,不是照样被计蒙斩了吗?”

剑煞捻须道:“若山先生说得对!为师不拿你的东西,想要神器可自行炼制,而你收回这些东西后,要多长记性。”

瑶姬则说道:“奉仙君助我之事很多,不必如此客气,而且此番能见证祖先之传承,我已需多谢奉仙君。这些神器本就是您的,您就一件件收回吧,我们不着急。将来若有用处,我再向奉仙君借用便是。”

虎娃不多说了,让玄源帮忙将石屋、夔角、妖墨、比翼飞舟先收起,他自己又开始重新祭炼另外的神器,第二天才把遗落之物都收回了。东西是一件不少,最后反而多出了两件神器,一支紫黑色的长鞭和一杆小巧的旗幡。

那长鞭虎娃见过,就是计蒙斗法时所使用的神器,旗幡应该也是计蒙遗落。这位下界真仙还挺“穷”的,随身携带的神器只有这么两件,但想必都是精品。

神器妙用各不相同,虎娃虽带着这么多神器,但与计蒙生死相斗时也没用上几件,最终还是祭出镇国神剑解决了问题,那是天地间难得的杀伐利器。而计蒙自始至终只祭出了一支长鞭,那杆旗幡根本就没动。

下界真仙遗落的神器,以虎娃如今的修为,尚无法收为己用,除非他能得到计蒙的传承。此刻在场众高人,就算是剑煞也抹不去一位真仙留下的神魂烙印,只能暂时先收起来。可是虎娃拿起长鞭时却吃了一惊,紧接着又抓过了那旗幡,眉头紧锁良久无言。

玄源好奇地问道:“夫君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虎娃回了一道神念,情况好生奇怪。这两件神器居然没有炼制者留下的神魂烙印,也就是说,大成修士得到它只要重新祭炼一番、留下自己的神念心印,就可以初步掌控并使用它。至于能发挥神器的多少威能,就要看使用者的修为以及对神器妙用的堪悟程度了。

除非是仙家有意将神器传于后世、又恐后人掌握的传承断绝,才会有这种不留神魂烙印的情况,但一般都出现在普通的飞天神器或空间神器中。

计蒙这种下界真仙的随身神器怎会这样呢?就算并非他本人所炼制的神器、原先没有留下仙家神魂烙印,他到手祭炼后也不会是这种情况。要么是他本人主动抹去了,要么是被别人抹去了。

要说是计蒙在殒落的那一瞬,主动抹去了神器中的仙家神魂烙印,就连未取出的旗幡都是这种状况,虎娃无论如何是不相信的,计蒙也没空那么做。那么只能是别人干的,但谁有这么大本事,又会干出这种无聊的事情?而且这里的东西是一件都没少啊!

虎娃说出了自己的疑惑,众高人也是莫名其妙。如果虎娃的猜测是真的,那就说明在计蒙与他双双殒落之后,还有高人来过这里,满地神器都没取,反而施法抹去了长鞭和旗幡中的仙家神魂烙印。

剑煞皱眉道:“反正这也不是坏事,你先试着重新祭炼将这两件神器再说。”

重新祭炼没有仙家神魂烙印的神器,留下自己的神念心印以便掌控,这与收回方才那些神器的情况不同。原先那些神器,虎娃等于是得到了“前世”的传承,可他对这两件神器是一无所知,只能一边感悟其神通妙用一边尽量去祭炼。

在场众人中,虎娃最擅长此道,只是如今他的修为法力弱了点。

左手握长鞭,右手持旗幡,虎娃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能否祭炼成功,就算成功也不知能掌握其多少妙用,但以如今的修为法力,所耗时日肯定不短。诸位也不必总是干等着,可先去神釜冈中观览一番,小世界中央有神农天帝传承,秘境中还有无数灵植奇药。”

若山摇头道:“既然你怀疑曾有人来过这里,还不知这小世界中有什么其他变故,我们还是结伴查探的好。反正也不着急时日,你且安心祭炼神器,我等结阵为你护法。”

这就看出高人的心境了,假如换做一般人进入这个地方,看见漫山遍野的灵植奇药,远处还有神农天帝的传承,肯定按捺不住早就四处搜寻机缘了,哪还有这种好耐心。

虎娃又开始祭炼长鞭,体会此器的神通妙用,也在感悟当初打造神器者的意图,这也是一种修炼的过程。此器为计蒙亲手炼制,也是在模仿传说中的神农百草鞭。

传说神农持百草鞭可明辨天地间的各种物性,并可将之随手炼化精纯。但计蒙打造这支长鞭却另有目的,更适合用于斗战杀伐,并不想追求分辨天下精微物性,只是直接将各种物性分解,一鞭下去,让对手湮灭无存。

虎娃祭炼这支长鞭,留下神念心印欲将之掌控时,才发现原先炼制者留下的神魂烙印被“洗”得十分彻底,并非是单纯地以仙家大法力将其封印,而是宛如一件新出世的神器。

想夺取他人之神器为己所用,若未得传承,可以用两个办法。一是以日积月累之功,将原先的仙家神魂烙印一点点洗去,然后再留下自己的仙家神魂烙印。但这么做很难,不仅要求修为境界远远超出原先的炼制者,所耗费的精力甚剧,而且未必一定能成功。

第二个办法就是将原先的仙家神魂烙印封印,便可以暂时掌控这件神器。这么做稍微简单一些,但也要求至少有地仙修为,而且通常并不能发挥神器所有的神通妙用,还有可能被神器的原主人再度夺走。

若这支长鞭中的仙家神魂烙印是被人抹去的,那人无疑用的是第一种办法,而且留下的是最干净的神器。虎娃从意外殒落到重回神釜冈小世界,时间只过去了四个多月,假如在这期间真有人来过这里,竟然已经干完了这件事、又拍拍屁股走了,实在匪夷所思。

虎娃有一种感觉,自己重新祭炼长鞭将之暂时掌控后,待将来修为恢复,甚至还可以重新去打造这件神器,使它具备与原先不同或者更高明的妙用。但如今谈这些还为时过早,虎娃暂且将祭炼好的长鞭融入了形神,又接着祭炼那杆旗幡。

这旗幡看上去就像将军指挥军阵发布号令之物,并非计蒙所炼制,而是炎帝时期的雨师赤松打造的神器,计蒙只是得到了雨师传承。但上古仙家赤松所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,同样被“洗”得很干净,到了虎娃手中亦宛如一件新出世的神器。

在重新祭炼的过程中,虎娃初步掌握了此神器的妙用,竟可兴风作浪、呼风唤雨,威力施展到极致时更可卷动天地风云变色,不愧是雨师传承之物。

计蒙先前在斗法时之所以未用这杆旗幡,一是因为他的法力还弱了点,催动旗幡很难发挥其最大的威力;更重要的另一个原因,在神釜冈小世界这个封闭而独特的环境中,此旗幡的妙用会受到很大的限制,远不如那支长鞭顺手。

虎娃如今只是勉强祭炼并掌控了这件神器,以他如今的修为法力更远远难以发挥此神器的妙用威力,只能将来再做打算了。等到将来,他同样可以重新打造这件神器。

若是以前的虎娃,祭炼这两件神器并将之初步掌控,只需两顿饭的功夫,可如今他足足用了十天十夜,因受修为法力所限。这也就是他,假如换一个人则几乎不可能成功,因为祭炼神器是不可间断的,神通法力太弱便意味着不可完成。

虎娃却能在这么的长时间中保持微弱的法力连绵不绝,几乎是在一边祭炼神器一边恢复法力,始终保持着精妙至极的节奏。刚刚突破大成修为,就祭炼真仙神器练手玩,这世上也没别人了。

众人就在那竹林外的高坡上足足等了虎娃十天,等虎娃将那长鞭和旗幡都融入形神,这才结伴走下高坡进入神釜冈小世界深处。大家并没有飞行,而是缓步穿过药田中的小径,不时停下来研究那漫山遍野的灵植奇药。

瑶姬叹道:“炎帝传承中提到的很多味灵药,仙宫中并没有。我前段时间到巴原上搜寻,也有很多没有见到,没想到这里全能找到。”

虎娃问道:“仙宫传承中有关这些灵药的介绍,不知我能否听闻?”

瑶姬笑道:“奉仙君想学,我都可以转授。”然后又一摆手道,“不用谢我!你能邀我到这里来见识祖先留下的仙家机缘,应该是我谢你才对。就算你未得仙宫传承,诸般灵药实物皆在此地,假以时日,奉仙君也都能研究透彻,所悟应比仙宫传承更多。”

因为一路随时观察、研究各种灵药,众人的速度比虎娃第一次进入神釜冈时要慢多了,足足走了两天才来到小世界中央的那座山丘。登上高台来到那神器药鼎前,剑煞皱眉道:“咦,这是什么东西?难道神农天帝当年离开之时,还有一炉神丹未及炼成?”

他说的当然不是鼎中留下的药渣,尽管那药渣也是珍贵的千年龙脑,而是鼎口上方悬浮的一团无形精气,凝聚不散,肉眼不可见,只有神念才能察觉。

剑煞这么一提醒,众人也都发现了,纷纷道:“这是什么?好精纯的元气神丹,人间难得一见!……但想炼化吸收它,恐得有相应的秘法传承。”

虎娃却皱眉道:“我上次来到神釜冈中,并无此物,想必是最近才留下的……天!它竟是计蒙所留,因这神釜冈小世界与神器药鼎的特异,方可凝聚不散。”他以神念做了一番解释,众人才明白过来这是什么东西。

虎娃当初一剑斩杀计蒙时,其实也有感觉,比想像中的要轻松得多。勉强打个比方,就像虎娃想劈开一件东西,用足了一百斤的力气,可是一刀下去才发现,原来只要用二十斤的力气就够了。但当时也不可能再搞清楚究竟了,因为他已与计蒙同归于尽。

虎娃现在才反应过来,原来计蒙和他都分出余力做了另一件事,虎娃当然是持兽牙打开神釜冈小世界的门户,而计蒙则是留下了这团无形精气。

凝聚在药鼎上方的那团无形精气,是一种玄妙难言的东西,甚至以凡人的语言不可能完全描述清楚,它代表着计蒙这位仙家殒落时的某种发愿。计蒙发愿,散去真仙修为精华,可供后人以秘法采取、补益其神通法力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