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23章、风水

法力虽弱,但虎娃毕竟已有大成修为,还是可以勉强御神器飞天的,他便向师尊剑煞讨要了一枚新炼成的武锋梭。虎娃不是没有别的飞天神器,就算自己随身的神器都丢了,门人弟子那里还有呢,玄源手中更是不缺。

可是虎娃特意要用武锋梭,这也是哄师尊高兴,剑煞果然很开心。

众人正要出发时,忽有一位高人赶到了武夫丘,竟是半年多未见的太乙。虎娃派太乙跟随崇伯鲧远去西荒高原,主要是为了带路,因为太乙对那一带比较熟;其次是帮忙,干干跑腿送信之类的活,跟随在崇伯鲧这样的高人身边也能学到不少东西。

如今西荒高原那边的事终于忙完了,太乙回转巴原后,恰好听到剑煞成仙的消息,得知师尊正在武夫丘,便赶来拜见。

虎娃见到太乙,当然要问江河水情有异究竟是何成因,而崇伯鲧大人解决了没有?太乙反问道:“师尊就在巴原,难道未察觉近日之异象吗?有云雨自西来,洒落巴原东去,越巫云山脉至云梦巨泽,沿大江径入汪洋。”

巴原最近下雨了。有一大片雨云从西荒方向飘过来,沿途凝聚水汽裹挟着大雨,从西向东下了个遍,然后越过巫云山脉还经过了九黎、重辰、共工的地盘,最后进入了汪洋中。但在这个季节下大雨很正常,而虎娃和剑煞等人都在武夫丘中修炼,所以也没有特别注意。

据崇伯鲧调查,江河水情有异,主要有两个成因。其一已经解决了,就是自西向东飘过去的那一大片雨云。雨云中藏着一位真仙,名应龙。

应龙与旱魃一样,都是下界之真仙,曾奉轩辕天帝之命参与了斩杀蚩尤的大战。后来他也回不去了,也潜居在南荒深处。伯羿深入南荒斩杀妖邪,却惊走了旱魃与应龙。旱魃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,她经“高人”指点跑到了王屋山想找仓颉,结果却等来了虎娃。

应龙则远去西荒高原,潜居在西海之中。与旱魃躲在王屋山不同,西海一带并无人烟,应龙也不必收敛气息。他的修行很特殊,能感应天地灵息凝结水汽,所在之处大雨不断。西海一带是江河源头,因此导致下游水位上涨。

崇伯鲧驾轩辕云辇来到西海一带,应龙以为其是来斩杀他的,吓得收敛气息躲到了西海深处,崇伯鲧好不容易才找到他。应龙发现自己暴露之后又逃了。崇伯鲧并未下杀手,逃逃追追就像捉迷藏一样费了好几个月的功夫,才将应龙拿下。

应龙最终逃不掉,也曾与崇伯鲧动手,结果他败了,然后才确定崇伯鲧其实并无恶意。崇伯鲧收服应龙之后没有杀他,而是指点应龙远去汪洋中修行。汪洋中有一座岛,天地灵息很适合应龙修炼,崇伯鲧让他就在那里建造洞府。

那片雨云自西向东飘去,其实就是应龙过境。太乙奉崇伯鲧之命,是跟着应龙一起去的,既是护送也是监督,直至看着应龙到达汪洋中崇伯鲧指定的那座岛,这才放心回转。然后太乙又分别去了共工部和重辰部,向帝江与禄终传达了崇伯鲧的吩咐。

崇伯鲧就在西荒高原上等着帝江和禄终,其实主要是等帝江安排好族中事务,两人的决斗就将在那远离人烟之地进行。崇伯鲧的正事忙完了,他们也该去了。

江河水情有异的第一个原因是应龙导致的,第二个原因则难以察觉,而且崇伯鲧也解决不了,便是天地间自然的变化。江河总有丰水和枯水之年,在漫长的上古年间,气候的大范围、长时间变化并不罕见。只是以凡人短短不到百年的寿元,体会得并不明显。

天地间有时会遭遇多年大旱、多年洪水、多年闷热或多年低温,若是感应那些裸露的岩层物性,也可以察觉到这种变迁的痕迹。据崇伯鲧判断,江河流域将迎来一次多年丰水的时期,降雨量可能长期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。

虽然以普通人的寿命很难感觉到天地间的这种变化,但是自古以来历代人却积累了相应的经验。很多村寨的选址,都在大规模的洪水威胁不到的地带,就连开垦的田园也有这种讲究,与此同时,在长年干旱时期也要保证有最起码的水源可用。

这也不能说明古人一定聪明,而是曾做出错误选择的部族村寨,早已被各种灾害摧毁了,就算其族人尚未灭绝,也都迁居到了更安全的地带。当前人的教训变成了后人的经验,也就留下了所谓的祖训。

每个村寨中几乎都有地位尊荣的长者,他们会告诉年轻人历代相传的祖训,比如不能把房屋修建在什么地方、哪里不可以开垦田园,外出要避开什么时间、什么地段。这些讲究,有的能说清楚原因,有的却不知是什么缘故,反正是代代相传的。

假如后人不愿意遵守这些祖训呢?这在部族分裂时是常有的情况。有可能并无影响,族人们仍然能过得很好,因为世事总会发生变化,历代先人总结的经验未必就是对的;也有可能在较长时间里、甚至好几代人都察觉不到问题,可一旦灾害来临,人们才会反应过来。

崇伯鲧逐走了应龙,也察觉到天时的周期变化。但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种影响并不大,各部族的历代祖先也曾经历过,只要提醒天下各部多加防范即可。

虎娃又问了太乙,有关禄终和共工的近况。得知禄终那边是早就准备好了,但帝江却迟迟没有动静。帝江不是想反悔,实际上他也不可能反悔,只是有些迟疑。

这几年一直在暗中帮帝江出谋划策的计蒙,最近却莫名失踪了,这让帝江又联想到即将与禄终的决斗,心中更加惊疑不定。据太乙所知,帝江这段时间借口要安顿部族事务,一直在闭关修炼。

虎娃闻言却暗暗摇头,他原本对帝江与禄终这一战的结果也难以预料,因为这两人的修为境界与神通法力都在他之上。但如今看来,帝江恐已未战先怯。大战之前尽量做足准备是没错的,但也要看是什么样的准备。

帝江和禄终同在中华四大战神之列,且曾三番交手不分胜负,到了他们这种层次,斗法高下也就在一线之间。适当闭关回顾修行经历、将已掌握的各种手段融会贯通,当然是很有必要的,但想在短时间内显着提高实力,除非是有特别的大机缘,否则已不太可能。

帝江为了闭关修炼,甚至耽误了妥善处理部族后事,这就说明他心里并没有把握,越没有把握就越想做更多的准备。虎娃这位旁观者反而看得更清楚,假如帝江以这种心态迎战禄终,恐怕结果堪忧。

虎娃又想起了重华曾经说过的话,禄终近年来修为已更上一层,神通法力甚至堪比当年蚩尤之威。不论这种说法是否有夸张的成分,看来也并非虚言,或许帝江也听到了什么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。

原本虎娃还想届时远远地观摩帝江与禄终决斗,可眼下的状况已不允许他再凑这种热闹了,还是老老实实先恢复自己的修为再说吧。

太乙是虎娃最信任的弟子,所以虎娃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状况,带着他一起出发了。虎娃、玄源、剑煞、若山、太乙一行五位高人,在途中又汇合了接到消息赶来的瑶姬,从巴原东偏北方向越过连绵蛮荒,悄然来到成阳山中,并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虎娃之所以这么谨慎,集合了这么多高人同行,还请师尊剑煞压阵,也是为了防范未知的威胁。别的且不说,当初在国君册封大典上的刺客,至今身份尚未查明。

虎娃曾托卢张私下到伯羿大人府上询问,又托侯冈暗中调查可疑对象,结果却令人哭笑不得。伯羿的箭法并不是什么秘密,很多人都曾得到过他的指点,就看谁能真正练成了。但只要练成者自己不说,外人也不清楚啊。

伯羿少年时就是部族中有名的擅射勇士,他的箭法是自己摸索出来的,然后又传授给了部族中的其他人。伯羿的神弓据说是某位天帝所赐,得到神弓后他又自创了神箭之法,天下有很多高手都曾找他切磋、向他请教,中华第一战将的威名最早就是这么传出来的。

想当初伯羿随丹朱南巡路过共工部时,伯羿就在斗法中战胜了帝江。当时帝江、计蒙还包括共工部的好几位高手都曾向伯羿请教箭法,而伯羿都传授了。得到传授只是一个因素,能否习得精髓,还在于习练者自己。

虎娃在天使大营中见到侯冈后,才了解到这个状况。早知如此,上次就直接向伯羿请教仙家箭法了,以虎娃的悟性,一定能学得形神兼备,说不定还能从中另有所悟。

当虎娃打开神釜冈门户、带领众人进入这处小世界时,大家都有瞬间的失神。这是神农天帝留下的秘境,气象当然不凡。众高人都算是很有见识了,但来到这里仍深感震憾。

等回过神来,大家又看见眼前满地的神器,不禁又是惊叹不已,尤其是剑煞,简直是佩服得直叹气。大家都知道虎娃宝贝多,可是除了玄源之外,谁也不清楚虎娃竟然有这么多宝贝!有些是因机缘所得,有些是他自己炼制的,这是怎样的大机缘与玄妙手段?

见众人看着自己都像看怪物似的,虎娃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,他可并不想炫耀什么,这个场面纯属意外。

进“门”后虎娃首先拣起了兽牙神器,此物就落在离小世界门户最近的位置,接着向前再一招手,随即一脸尴尬之色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