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22章、百日大成

兽牙神器是开启神釜冈小世界的枢键,可是虎娃已经弄丢了。他见到了神农天帝留在神釜冈中的石壁雕纹,也算是得到了传承。但无论是凭神农传承还是凭兽牙神器打开门户,至少都要有大成修为。

在虎娃突破大成修为之前,尚用不得神念心印手段,想把传承教给别人都不行。

所以虎娃要想重新返回神釜冈小世界,就得先恢复大成修为,届时玄源肯定要陪他一起去,瑶姬也约好了同去,为稳妥起见,虎娃又请师尊剑煞“帮忙”。有剑煞这种高手坐镇,当然更能防范意外状况,而且见证神农遗迹,对剑煞而言未尝不是一种机缘。

山爷在旁边听说了这件事,不禁大感兴趣,于是也约定同去。

……

巴原上三大修炼传承宗门,近年来其宗主接连“成仙”。赤望丘宗主白煞飞升而去,但并没有举行庆典;孟盈丘宗主命煞在国祭大典上飞升登天,这已经相当于最隆重的庆典了,但事先谁都不知情。

如今武夫丘宗主剑煞踏过登天之径,在飞升之前接受世人拜贺,这是巴国恢复一统以来,巴原上最隆重的大事了。武夫丘上的庆典与凡人无关,只有各派仙家高人才能参与,但民众们对此事的关注程度,却明显超出了当年的巴原一统。

说来也有意思,巴原一统关乎每个人的福祉,而剑煞成仙实与他人无关,但巴原万民似乎对后者更感兴趣,至少是平日谈论得更加热烈。

只有极少数人比如虎娃才清楚,命煞并未飞升而去,而是在国祭大典上魂飞魄散了;白煞倒是踏过了登天之径,但亦未飞升帝乡神土,而是殒落于黑白丘仙家洞府,只有剑煞“成仙”才是真的。

白煞之后,谁是巴原第一人?论影响、威望、修为,当然都应该是虎娃,可是也有人说是剑煞,原因很简单,巴君、奉仙君、山水君都是剑煞的弟子。

如今剑煞已成仙,威望当然更盛,而且虎娃并没有在普通民众间宣布自己早已踏过登天之径。武夫丘上的这场庆典,规模之隆重前所未有。各路高人闻讯,立刻就带着贺礼提前赶来,大家却没有在第一时间见到剑煞宗主。

直至巴君和山水君都已经到了,剑煞宗主这才露面,原来他老人家出门办去了,此番在奉仙君虎娃和赤望丘宗主玄煞的陪同下返回宗门。盘瓠、武夫丘四位长老等人,见到虎娃安然无恙,也都松了一口气,曾有过的那种莫名心悸之感看来只是错觉。

在庆典上,虎娃见到了很多老朋友,巴原已知的高人中只缺了两位,就是瑶姬和太乙。

炎帝仙宫乃世外之地,瑶姬并没有来凑这个热闹,只是托虎娃转送一份贺礼。炎帝仙宫中人少物多,瑶姬随便出手都是世间难得的好东西。但人间之物,剑煞将来飞升时是带不走的,都将留给武夫丘中的后人,其他人送来的礼物其实也都一样。

太乙跟随崇伯鲧前往西荒高原,照说时日也不短了,至今都没有回转。有崇伯鲧和轩辕云辇在,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凶险,只是不知遭遇了什么变故,因此才耽误了这么久。

果然没人能看出虎娃的破绽,众高人只觉他的修为更加深不可测,这倒是个有趣的误会。当初就连瑶姬和剑煞都没意识到,其他人更不可能发现端倪了,最重要的是,根本就没有人能想到竟会有这等事情。

庆典之后,各路高人纷纷离去,若山却找了个借口留了下来。虎娃则很抱歉地对同样来参加庆典的云起、古今、贤俊等三人说,那三件神器恐怕要多借用一段时间,暂时还不能归还。

云起等三人也不疑有他,只说奉仙君尽管拿去用,爱用到什么时候就用到什么时候。这反而搞得虎娃挺不好意思,因为他把人家的神器给弄丢了。

虎娃也暂时留在了武夫丘,主峰上的那座洞府还一直给他留着在,地方也算不错,在这里不能摆什么奉仙君的架子,就和玄源一起住在了原先的洞府中。

孟盈丘宗主青黛离开之前,还刻意来向虎娃和玄源单独辞行,告辞时眼中明显有惆怅之意。虎娃也能理解青黛那种复杂的感受,在命煞离去后,原先在巴原上与武夫丘、赤望丘并称三大宗门之一的孟盈丘,如今确实式微了,最近又莫名失去了三株离珠树。

白煞之后,虽然星煞亦殒落,但赤望丘仍有玄源坐镇,其威势未损,只是不再插手巴原诸事。而少务、虎娃、盘瓠皆成国君,如今剑煞更是已经成仙,武夫丘在巴原上的影响到达了顶峰。相形之下,孟盈丘虽然还谈不上衰落,但在巴原上的影响的确大不如前了。

宗门传承总有式微之时,比如武夫丘当年也曾一度沉寂,山中众高人也只能坐看巴原分裂内乱百年。

还有些事情,虎娃不便告诉青黛宗主。其实命煞并未飞升而是已经殒落,其仍保留着生机却无神魂的肉身炉鼎,被虎娃以寒玉封存收在空间神器里,如今也遗落神釜冈小世界中。

虎娃当年曾在武夫丘中修炼,如今新生重修,又来到了这里,不得不说是一种奇异的轮回。虎娃此番重修,感悟的不仅是本人的修为成就,也是在回顾这三十年来的巴原世事。从北荒部族村落变迁起,堪称一场前所未见之剧变,而他恰恰身处这个“大时代”。

世事的演化,或者说历史发展,往往并不是匀速前进的,往往在很漫长的时期内都看不到什么明显的变化,可是契机一旦到来,很可能便是翻天覆地。虎娃经历的这三十年,对绝大多数人来说,比以往三百年还要丰富得多。

剑煞在庆典之后也没闲着,首先开始打造秘宝留于宗门。武夫丘传人擅长打造的秘宝就是剑符。剑煞如今打造的剑符可称神符了,有很多玄妙之处,他还经常跑来请教弟子虎娃。虎娃虽用不得神念,但有时往往也能一语点出关窍,令剑煞很受启发。

剑煞不住感叹,当年这个便宜徒弟收得真是太值了,根本就不用自己怎么教,如今还能反过来指点师尊。从剑煞打造剑符的过程中,虎娃也深切地体会到,随着修为越高,所谓的秘宝越来越无法取代祭炼者本人施展的神通法术了。

理论上剑煞炼制的剑符,可以封印自己的一击之威,但实际上却很难拥有这样的威力,若炼制失败还可能伤及自身。别说是剑煞,就算虎娃本人也难以做到,比如他斩杀计蒙那一剑之威,就绝不可能封印于神符之中传于弟子。

虎娃当时借助了形神大阵,还使用了镇国神剑,他虽然可以炼制剑符封印自己的一击之威,却不可能将形神大阵与镇国神剑的威力也炼入剑符中。而且得到剑符并使用它的人,更不可能凭之重创计蒙那种对手,有可能连祭出剑符的反应都来不及。

为了尽量追求威力,剑煞只炼制成功了数枚剑符。虎娃指出,与其将之赐予哪位传人防身,还不如将之融入护山剑阵守护宗门。剑煞也听从了他的建议。

炼制剑符不太容易,而炼制神剑就更难了。剑煞对此其实早有准备,他在山中修炼了这么多年,搜集了很多天材地宝,打造了数十柄上品法器,就差最后一步炼化为神器了。可是真到动手的时候,接连损毁了三柄上品法器都没有成功。

若不是另外四位长老在其炼器时结阵护法,说不定剑煞本人都会受伤,看来每一件神器出世确实皆须机缘,有时候真是勉强不得。在剑煞打造第四柄神剑时,又听了虎娃的建议,没有将其炼化成武夫神剑那样的利器,而是直接祭炼成一件飞天神器,这次倒是成功了。

剑煞名叫“武锋”,只是如今已少有人知晓,更无人再提起,这件飞天神器便被他命名为“武锋梭”。大成修士御武锋梭,可身化剑光穿行云端,但它却没有武夫神剑那样锋锐无匹的妙用威力,亦不可成为护山大阵的剑枢之一。

但这毕竟是剑煞平生打造的第一件神器,当然也值得庆祝。虎娃平生炼器从未失手,也因各种机缘得到了很多件神器。当他第一次亲眼看见别人去打造神器时,才真切地体会到那是多么不容易,机缘更是难得。

若说机缘,其实虎娃的修行就是机缘,但世间修士不可能人人如他。剑煞成功打造了三枚武锋梭,其间又失败了两次,这也算是将来武夫丘中传承的制式飞天神器了。至此他暂时停手,需要涵养恢复,等巩固地仙修为后再尝试去打造神剑。

武夫大将军当年打造的武夫神剑太过锋锐,以至于武夫丘众长老平日都不将之融入形神,而是直接佩戴在身上,只有剑煞是唯一的例外。可是剑煞当年祭炼武夫神剑、将之融入形神时,也曾被锋锐之气伤过肺腑,所以总是咳嗽,因此才创出了一门咳嗽功。

当剑煞暂时结束炼器后,虎娃也恢复了大成修为,其精进神速令人目瞪口呆,只用了百日时间。百日大成,自古以来都没有听说过,但自古也没有哪位修士能有虎娃这样的经历。虎娃恢复的只是修为境界,至于神通法力,目前仍远远不足。

如今的虎娃,可以说是自古以来根基最为精纯的一位大成修士,也可以说是法力最弱的一位大成修士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