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21章、飞升之前

剑煞的话音中自带着神念解释。虎娃当年登上主峰成为武夫丘正传弟子后,就有了一座专属的修行洞府。此洞府依山凿建,院中有泉池,泉池旁还有一株高大的冷剑杉,院门前有一根石柱,石柱中镶嵌了一枚武夫石。

虎娃领取这座洞府时,按照武夫丘的规矩,在上面施法留下了本命精血印迹。为什么要有这个规矩?因为武夫丘主峰上有很多长年清修的弟子,往往一闭关就是很长时间,有人甚至就在闭关中殒落。

假如发生这种情况,那么石柱上留下的精血印迹就会消失,因为它是与洞府主人的生机互感的。如果洞府主人离山或者搬到别处,那么主峰上的执事长老就会施法将这个印迹抹去。

但是虎娃离山后,他的洞府还一直留着,意思就是还可以随时回来住,那与生机互感的精血印迹也就一直还在,反正武夫丘中也不缺这么一座洞府。

剑煞刚刚破关而出、求证地仙成就不久,忽然心有所感,略一思忖,便不动声色地来到了虎娃当年居住的洞府前,对那石柱中的武夫石施法,结果发现虎娃留下的本命精血印迹已消失无踪。剑煞大吃一惊,只说自己要出去办点事,匆匆交代了几句便直奔奉仙国而来……

若山闻言一怔:“还有这等变故?剑煞宗主怎不早说!”又瞪眼道,“虎娃!你这孩子也太调皮了吧,这又是在试炼什么仙家手段,凭白让剑煞宗主为你担忧?……剑煞宗主,您且松手,让我来教训他。”

虎娃如今修为已失,无法用神念解释什么,被两位尊长一顿抢白连话都插不上。玄源赶紧上前以神念道:“二位且住!剑煞宗主,您的手轻点,虎娃如今修为已失……”

王宫大殿中的场面有点乱,有人想收拾国君,但殿前众侍卫都不敢吱声,也不好上前管闲事,只能将眼神瞅往别处装作没看见。

剑煞与若山齐声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剑煞的手已下意识地变抓为扶,若山也伸手扶住了虎娃的另一条胳膊。玄源仍以神念暗语道:“此事复杂,三言两语难尽……”

奉仙君虎娃就在王宫大殿中被当场带走了,胳膊被剑煞与若山一左一右扶着,既像是被护送的病人,又像是被押送的囚犯,玄源无语跟随在后。

在王宫偏殿的一间密室里,虎娃好不容易才讲清楚事情经过。好半天之后,剑煞才平复心神道:“我踏过登天之径后、第一眼看见你时,竟觉仍看不透你的修为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若山心有余悸道:“的确高深莫测啊!”

玄源:“既然连剑煞宗主也没看出破绽,我倒是更放心了。”

若山:“此事当严守机密,绝不能外传。”

剑煞又不轻不重地给了虎娃一巴掌:“如此也好,你就老老实实地当国君吧。年纪轻轻吃点亏、受点挫也不是坏事,修为自可恢复,但将来要记住教训!”

剑煞和若山的主意,都是封锁这个消息绝不外传,甚至是盘瓠、少务、水婆婆以及武夫丘的四位长老都不要告诉。这并不是不信任他们,但是保守一个秘密,最明智而稳妥的办法就是不要让更多的人知晓。

虎娃可以找个机会公开露面,就能打消某些人莫名的疑虑。眼下最合适的场合,便是武夫丘上即将举办的庆典了。剑煞既然已经来到了奉仙国,他会亲自护送虎娃前往武夫丘,玄源与若山也将随行。

商量完了这些,虎娃又问道:“师尊,我听说您打算在庆典之后飞升帝乡神土,可有此事?”

剑煞捻须道:“确有此打算,难道你是舍不得我这个老头子吗?这种事情,你应该恭贺为师才对。为师此生一心练剑,终于踏过登天之径,已无憾事,也没什么未了之凡心。”

虎娃:“弟子确实不舍,但更应恭贺师尊。只是据我所知,九重天仙界莫名封闭,眼下再难飞升而入。若是借巴原国祭大典沿建木登天,去向则是轩辕天帝所开辟的昆仑仙界。”

这些是虎娃听句芒说的,但上次他斩化身远游回到巴原后,剑煞就已经闭关了,先前并没有来得及告诉师尊。人和人是不一样的,虎娃如今对仙家修行的了解,已远远超过了师尊剑煞,但他却不可能去干涉师尊的选择。

剑煞是武夫大将军的七世嫡孙,从小就在武夫丘中修炼,愿望便是有朝一日能如武夫大将军那般飞升登天。如今巴原已平定,三名弟子分别成了国君,既已求证长生,确实也没有什么世事好留恋了。飞升帝乡神土,就是剑煞心目中自古以来的“正道”。

虎娃当初可以飞升却没有飞升,选择继续前行面对天地大劫,但他不可能强劝别人也做同样的选择。突破九境修为后,修炼不灭之神魂知常,就隐约能感应到那天地大劫的存在,既能飞升帝乡神土永享长生,何乐而不为?

但虎娃隐约感觉,地仙直接飞升帝乡神土未必是修行正道,但他眼下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劝说师尊。他只能尽量对剑煞解释清楚九境修为是怎么回事,也告诉了师尊有关九重天仙界的传闻。

剑煞惊讶道:“原来如此,难怪我催动不了武夫祖师留下的接引剑符!我自小的愿望,就是能飞升帝乡神土、拜见武夫祖师。如今既可飞升,当然还是要去九重天仙界。既然九重天仙界暂时封闭、原因不明,那么为师可以多等一些时日,飞升之事本就不必着急。想当年武夫祖师成仙后,也曾在人间驻留了很长时间,安排好诸般事务后这才飞升。”

剑煞的话涉及到一段宗门隐秘传承,原来武夫大将军在飞升之前,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居然是留下了接引剑符。此剑符并非是剑煞赐给少务防身的那种秘宝,它唯一的用处,就是后世若有弟子能踏过登天之径,可在飞升时凭之被接引到武夫所在的帝乡神土。

武夫大将军考虑得倒挺周全,手段也很高明。武夫丘并无菁华诀传承,巴原上的建木大阵也有可能被摧毁,那么武夫丘后世传人若成仙,亦可凭此剑符被接引到他所飞升的九重天仙界。剑煞成仙之后,曾按照祖师所传之法祭炼一枚接引剑符,却发现毫无感应。

剑煞心中也很纳闷,找武夫祖师本人询问当然不可能了,他也打算找修为更高的弟子虎娃请教,只是方才还没有来得及说。这还没等他问呢,虎娃便已先解释了原因。

接引剑符无效,剑煞还可以沿建木登天,但按仙童句芒的说法,眼下去的将是轩辕天帝所开辟的昆仑仙界。武夫祖师在九重天仙界,剑煞当然希望能去那里,因为地仙飞升到帝乡神土后,便再也离不开了,只能选择一处。

剑煞原本就不算太着急,当年武夫祖师成仙后也在人间做了不少事情。比如祭炼一十四柄武夫神剑,其中一柄是盐兆当年所赠的随身佩剑,他将其打造为神器之后又送还给盐兆,另外十三柄则留于武夫丘中传承,还打造了锁山剑阵,留下了秘宝剑符……

武夫飞升后,武夫丘中再无弟子成仙,剑煞是迄今为止的第一位,所以他也不可能就这么直接飞升而去。

剑煞至少得再给宗门留下几件神器,最终飞升之前,像那种接引剑符,他也得给后世传人留下一批,至于少务随身携带的那种秘宝剑符,也得尽量多打造几枚,然后再巩固一番宗门道场中的各种禁制。

这样算下来,至少也得好几年光阴,或许到了那时,九重天仙界已经重新打开了。

既然已经做出了这种选择,剑煞的修为就不会迈入九境二转。但九境初转的修为,本身也可以无穷无尽,就是巩固与壮大那不灭之神魂。

见师尊心意已决,虎娃该解释的也都解释了,对此便没有再多说什么,又问道:“师尊,我还有一事,不知能否请您帮忙?”

剑煞很大气地一摆手:“说吧,反正为师还要在人间多留一段岁月,能帮你什么就尽量帮,你现在恰好也挺困难的!”

虎娃:“我想重回一趟神釜冈小世界,恐需高手护送。”

虎娃丢了太多东西在神釜冈小世界里,尤其是赤望丘的宗门传承信物比翼飞舟。少昊天帝留下的比翼飞舟有两艘,其中一艘当然由宗主玄源执掌,另一艘一直是虎娃随身带着,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意外啊。

虎娃不仅将携带的那么多神器都丢在了神釜冈小世界中,其中的空间神器里还有他修行至今搜集的各种零碎器物,有很多东西都非常重要,需要赶紧找回来。神釜冈小世界理论上很隐秘,但先前既然计蒙能找到,别人也未尝不可进入啊。

剑煞当即点头道:“没问题,武夫丘庆典之后,为师就护送你去一趟神釜冈小世界,先把东西都拿回来再说……只是,你如今这个状况,还能打得开小世界门户吗?”

虎娃苦笑道:“当然是打不开了,所以此事也不必着急,待到我恢复六境大成修为再说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