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20章、剑煞成仙

那三株离珠树莫名消失于天地间,一点痕迹都没留下,无论怎样查探,它们竟似从来就没有存在过。推算时间,它们恰好就消失在虎娃殒落之时。

瑶姬到达孟盈丘时,就是离珠树莫名消失的第二天。当时孟盈丘中众高层乱成一团,正在想各种办法去查明真相,甚至还请瑶姬也出手帮忙,但没有任何线索可寻。

发生这种事,孟盈丘中众高人的第一反应,当然是怀疑被仙家高人偷走了。可当时青黛宗主就坐在离珠树前的法坛上修炼,宛如当年的命煞,她忽觉天地灵息有变,睁开眼睛便发现离珠树已不见,而前一刻的感应中分明还在。

谁能突破重重禁制,潜入宗门道场绝对隐秘的中枢之地,还能无声无息地将离珠树弄走?当年白煞也曾打过离珠树的主意,却根本没办法将离珠树移栽,只能摘走了上面已成熟的离珠果。

除了玗琪之外,虎娃曾亲眼见过其他四种不死神药的植株,据他所知,除了琅玕和玗琪,另外三种不死神药皆无移栽之法传世,就连太昊和神农都没找到办法。

少昊天帝曾移栽玗琪,但不知她用的是什么手法。理清水懂得如何移栽琅玕,那是得自太昊天帝的传承,用一种凝炼菁华气的神通,但想成功则非常困难。

至于离珠树,就算世间可能存在移栽之法,也绝不可能有人那么轻松就将之移走,哪怕是太昊或神农都做不到。

虎娃叹道:“其实不用找了,世间如今恐已无离珠树。不仅是孟盈丘中,若其他地方还可能存在离珠树,此刻恐怕也一并消失了,亦不知何日才能重现……”

对不死神药最有研究的神农天帝曾有言,不死神药是天地间某种大道规则的显化,会莫名出现也会莫名消失。谁也不敢保证天地间一定会有这种东西,有可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根本就见不到它们,能将其搜集齐全更是困难。

神农天帝留在神釜冈小世界中的石壁雕纹,既是一道传承又像是一种预言。他既预言了虎娃可以用这种方式重塑炉鼎新生,又预言了不死神药的消失,而这二者几乎是同时应验的。

听了虎娃的解释,瑶姬追问道:“如此说来,服常树也会消失吗?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有此可能,但我亦不知何时会发生、又会不会发生。”

瑶姬也叹道:“我听说了祖先留下的丹方,亦想有朝一日去尝试炼制。但离珠树已消失,就算其余四种不死神药仍在,世间亦再难炼成紫气神丹。”

玄源突然开口道:“等等,我这里还有!”她取出了一枚收存于随身空间神器中的离珠神药,此物仍在,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。

虎娃苦笑道:“已采摘的离珠神药当然还在人间,它相当于离珠树所出产、大道规则显化的结果。如果连它都不在了,那么恐怕我也不在了,毕竟助我托舍新生的紫气神丹,也是借助离珠炼成。我遗落在神釜冈小世界中的神器离火叶,应该也还在。”

瑶姬:“我当初将所有成熟的服常果都摘取下来,为答谢巴原众高人在赤望丘开了一场服常大法,看来很是明智。”言下之意,假如哪一天服常树突然也没了,那些还没摘的服常果也等于是浪费了。

虎娃也在暗自琢磨,是不是要通知山爷和盘瓠一声,将太昊遗迹以及树得丘中成熟的琅玕果都摘下来保存,成熟多少便随时摘多少,只要尽量不损伤植株便是。

至于五色神莲就有点麻烦了,因为其莲藕、莲茎、莲叶、莲花、莲蓬、莲子可以说都是神药。假如都采摘光了,就等于把五色神莲给毁了,总不能为了防止其不知会在何时莫名消失,事先便去毁坏它吧。

对待五色神莲,还是应像对待世间其他的灵药一样,保持有限度的采摘节奏,不损其生长规模。而且五色神莲生长得极慢,虎娃当年离开蛮荒时摘走了那么多,直到现在还没恢复呢。

玄源又用神念对虎娃暗语道:“你换下来的那套树叶衣裳,我也替你好好留着,将来说不定就是天地间的至宝呢,想找都找不着了。”

瑶姬带回的第二个消息,则令虎娃大喜过望,在经历了殒落、新生、重塑炉鼎这一系列波折后,终于精神一振。武夫丘宗主、虎娃的师尊剑煞已成仙!

这是瑶姬在返回炎帝仙宫途中刚刚听到的消息。很多世人包括巴原上的很多修士,如今并不知踏过登天之径之后,还可以选择不飞升帝乡神土继续修行。听说了武夫丘上传来的喜讯,剑煞先生已踏过登天之径,众人皆道他已成仙。

自从武夫丘祖师武夫大将军飞升登天后,已有四百多年了,武夫丘中虽每一代弟子都有人突破大成修为,但一直没有人再能成仙,剑煞则是第二位成仙之人。

消息传开,各宗门纷纷派人祝贺,据说武夫丘还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庆典,剑煞将露面接受众人拜贺,然后才会飞升。巴君少务已决定亲自去参加这场庆典,想必山水君盘瓠也会去的。玄源这几天待在炎帝仙宫中未得外界消息,但奉仙国与赤望丘那边应该已经听说。

虎娃清楚,师尊这是堪破了生死轮回境,踏过了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,已修成不灭之神魂、求证地仙成就。他先前还一直在为剑煞担心呢,此刻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玄源思忖道:“剑煞宗主踏过登天之径,巴原众修齐贺,少务和盘瓠都会赶往武夫丘,你当然也应该亲往拜贺。只是以你现在的状况,一切都得小心,我送你去吧,最好再把善吒和哈洽都叫回来一同前往,这样才更稳妥些。”

虎娃突然问道:“阿源,你离开赤望丘时是否打了招呼,说自己要到炎帝仙宫来吗?”

玄源:“我只是一时兴起,并没有和谁打招呼。”

虎娃一拍大腿:“师尊此刻恐怕已经到了奉仙国,我们赶紧回去吧。”

虎娃殒落,很多人都莫名有心悸之感,与虎娃越亲近、修为越高之人,这种感应就越强烈,剑煞宗主恐怕也不例外。

……

虎娃料得没错,剑煞果然来了,而且已在奉仙国等了三天。

剑煞身化剑光斜穿巴原而来,直接落到了奉仙城中询问虎娃的情况。以剑煞的身份,奉仙国上下当然恭谨接待,但谁也说不清虎娃去了何处,只知国君不在国中。剑煞紧接着又去了赤望丘找玄源,结果玄源也不在宗门,只说是行游去了、不日将回。

剑煞虽表面不动声色,但内心亦忧虑不安,离开赤望丘就在奉仙国王宫中等待。而如今他成仙的消息已渐渐传到巴原各地,很多人正准备赶往武夫丘拜贺呢。

剑煞从赤望丘回到奉仙国王宫后,又有另一位高人飞天赶来,竟是若山。在虎娃殒落之时,远在树得丘的若山也莫名心神不宁,总是隐约觉得好像是虎娃出了什么事,不仅是他,水婆婆和盘瓠亦有同感。

恰逢剑煞成仙的消息传来,盘瓠定然要赶往武夫丘拜贺师尊,还要带着少苗一起,但那莫名之感总令人放心不下。几人商量一番,决定还是让若山到奉仙城一趟,确定虎娃无恙才好安心。这也许只是虚惊一场,毕竟以虎娃的修为与身份,恐怕也不会出什么意外。

若山在奉仙城中见到剑煞,心中当即就是一沉,剑煞怎会在这个时间赶到了奉仙国,看来虎娃是真的出事了;而剑煞见到若山同样是一阵心惊。

还好两人一交流,各自先松了半口气,原来并没有虎娃出事的确凿消息。虎娃如今的修为在两人之上,可能是遇到了什么意外的状况,其玄妙亦非他们所知——暂且也只能这么互相安慰了。他们于是都暂时留在奉仙国中,哪怕等不来虎娃也得等玄源啊。

玄源终于陪着虎娃回来了,奉仙君看上去安然无恙。

在奉仙国的王宫大殿中,剑煞还没等虎娃行礼呢,就竖眉呵斥道:“你这孩子,既已身为国君,不好好地治国安民,成天瞎跑什么啊?……你究竟是怎么回事?留在武夫丘洞府中的本命精血印迹为何散去?开这种玩笑,想故意吓谁呢?难道以为我收拾不了你了!”

说着话他一把扯住虎娃的胳膊,另一只手作势欲揍。剑煞心中一块大石落地,又开始生气了,他确实是被虎娃吓了一跳,放下诸事专程赶到奉仙国,结果是虚惊一场。

若山前一步伸手挡道:“剑煞宗主,别着急发火啊,先问明白怎么回事……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虎娃在武夫丘修行洞府中留下的本命精血印迹散去,这两天您怎么没跟我提呢?”

剑煞:“我之所以不提,也是不想让你胡思乱想。看来是这孩子修为高了、手段也精了,不知用什么仙家大神通将那精血印迹抹去……虎娃,你这是什么意思?是嫌那座洞府太简陋了,还是不想再认武夫丘弟子的身份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