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19章、比翼为裳

神农天帝之所以会研究这张丹方,当然另有目的。这样一种神丹,若是凡人服用,几乎可以解一切病症、换一副全新的完美身体,并能保持青春常驻。对于修士而言,则有更大的意义。

但从神农天帝留下的丹方来看,已断绝了这些用处,只有地仙以上修为才能炼制,而且只能是炼制者本人使用。所以他对这张丹方并不满意。

其实神农天帝就算炼成了紫气神丹,对他本人也没什么用了,真仙已超脱生死轮回,殒落便是殒落,不可能再于轮回中新生,更谈不上重塑凡人炉鼎。

神农天帝便萌生了一个新想法,换一种丹方,就用世间本有的各种灵药,炼制出灵效类似的神丹。神丹炼成之后,不仅本人能用还可让他人服用,甚至连未到地仙修为的修士也有可能炼制成功。

能留下这样一张丹方,已是可遇不可求的仙家大机缘,而神农天帝的另一个想法,最终没有尝试成功,在人间只留下了神釜冈小世界传承。

其实神农天帝在人间之时,虽创制丹方成功,却并没有亲自验证过紫气神丹的灵效,因为他早已是真仙,紫气神丹虽好对他本人却无用处。而神农创此丹方以来,真正第一个亲身验证它的人便是虎娃。

但虎娃修化身只是与丹方谙合,他事先也没有想过自己要炼一味神丹,所以还差最后成丹的那一步。他看见的那张丹方时便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,在殒落前的那一瞬,打开了神釜冈小世界的门户,使仙家感应不受阻隔,才能将不灭神魂依附于那朵花。

化身斩落,紫气神丹炼成。但虎娃所做的比照神农天帝的丹方还缺了点什么,因为他毕竟不是提前将紫气神丹炼成,只相当于封印不灭神魂于神丹中。紫气神丹会从服常树上落地,直到有人施法解开封印,他才能借助神丹灵效重塑炉鼎回归。

但冥冥中仿佛自有感应,玄源也说不清自己为何会一时兴起跑到炎帝仙宫,因此恰好能及时来到服常树下。她所做出的反应,每一步都是对的,正弥补了虎娃“炼丹”的不足。

玄源在服常树下布置了一个临时法阵,听虎娃讲述了这段经历。她下意识地抱住虎娃,越想越是后怕,到最后眼泪都下来了,不住地拿拳头捶虎娃的胸口。

虎娃长这么大,当然不是从为犯过错。他小时候就曾在路村撵丢过鸡,还挨过山爷的揍;此前栽的最大的一个跟头,便是夜闯赤望丘差点送了命;而这一次遭遇计蒙判断失误,更是当场殒落。幸亏他看到了神农天帝留下的丹方,而且早就做过同样的尝试。

虎娃咳嗽一声道:“阿源,你轻点,我如今已无修为法力,可架不住你这位高人的拳头。”说着话一手搂住玄源,另一只手帮她拭去眼泪。

玄源不哭了,却又好奇地用手掐着虎娃的胸膛道:“你现在算什么状况,还是不是原先的虎娃?”

虎娃笑道:“我一直就是这个虎娃,如今就当成又一次脱胎换骨吧。”

玄源:“这可不仅是又一次脱胎换骨!你的修为法力尽失,要从头开始修炼,短时间内是别想恢复如初了。”

虎娃笑道:“我修至九境八转,也不过三十岁。至于从头开始修炼之事,我也不是未斩化身试过,于我而言亦非难题。恢复修为境界并无大碍,只是神通法力尚需修行岁月积累。世间很多高人,三十年可能只是闭关一场,而我不过是重来一回,精进只能比当初更快……其实说起来,这未尝不是因祸得福,我还得谢谢计蒙呢!”

假如换一个人,可能不敢说这样的大话,但虎娃说出来却显得很自然。他本就是自悟修行、谙合大道之本源,将每一层境界都演化到极致。至于重来之事,他也曾斩凡人化身印证,对此早有经验。

修为境界的恢复可能并不需要太漫长的时间,神通法力的积累有点麻烦,但也绝不需要再用三十年。

虎娃殒落之时,确实对计蒙说过一声谢谢。他如今是什么状况?也可视为殒落后再入轮回新生,只是过程极为特殊。有一些事情,玄源的修为境界尚未到,虎娃也不便明言,有关成就真仙时的天地大劫。

虎娃“前一世”已了,而“这一世”将会面临的天地大劫便与“前世”无关,因为“前世”的他的的确确已经陨落了。

恰恰是眼下这段时间,虎娃的处境可能最为凶险,因为他没有神通法力,若遭遇意外没有自保之能。除了拥有完美的炉鼎、仙家之见知,他此刻其实与一个普通人并没什么两样。

玄源又说道:“这几年,你就安心在奉仙国当国君吧,不要到处乱跑了。若是国中无事,最好就在赤望丘秘境中修炼,那里最安全。”

虎娃又笑道:“修行谙合大道自然,无需刻意怎样,我身为奉仙国君,本就比普通人安全得多。照你这说法,这世上并无修为之凡人还怎么活,难道就不出门、不做事了?”

说到这里,见玄源拿眼瞪他,还拿手掐他胸口的肉,赶紧又补充道,“当然了,我定会汲取教训,小心谨慎行事……那个,先给我弄套衣服呗。”

一天之后,虎娃才离开服常树下来到炎帝仙宫的大殿前。那些精灵少女看见他时,皆露出既高兴又惊讶的神色,纷纷飞到近前叽叽喳喳的询问——他是怎么进来的、为何穿得这么奇特?

虎娃的样子有点像上古蛮荒的野人。玄源就地取材,用服常树的叶片编织了一件裳给他围在腰间,揉炼一根细软的枝条为衣带,上身披的也都是树叶。衣物的材质当然没得说,这些叶片经过精挑细选,其实都是可以打造为神器比翼的天材地宝。

虎娃是赤身裸体而来,玄源事先也没想到这一出,不可能提前给他准备好衣物,只能暂时这么凑合一下。

其实只要有四境修为,就能以幻化之法掩人耳目,但虎娃现在哪有四境修为啊,只有初境而已。地仙利用紫气神丹转世重回,一出世便等于已迈入初境、得以修炼。

玄源陪着虎娃在服常树下待了一天一夜,就是让他修炼的。而虎娃果然厉害,此刻已是初境九转了,只可惜还幻化不出衣服来。

那些精灵少女从未出过炎帝仙宫,她们只是以好奇或欣赏的眼光看待虎娃的新打扮,有人还觉得这样挺有趣,也琢磨着做一套同样的衣衫。服常树上的叶片她们不敢随便摘,但是用仙宫中其他的草叶或花瓣总可以吧?

玄源哭笑不得,劝阻这些精灵少女们若要效仿,又解释虎娃是穿行空间至此,原先的衣服尽毁,才暂时这么遮掩身躯。可是干嘛要遮掩身躯呢?那些精灵少女都觉得虎娃的身材很好看,把树叶都扒下来也许更值得欣赏。

玄源干脆就不再多言,又在仙宫中寻找合适的材料给虎娃做了新的衣服,好歹在瑶姬回来之前,把那一套树叶装给换了。

玄源答应帮瑶姬镇守仙宫,所以并没有着急离开,而且留在炎帝仙宫中,对虎娃而言也很安全。瑶姬是五天后回来的,她见到虎娃当然很高兴,开口便道:“数月不见,奉仙君的修为又有精进,已收敛无形、毫无痕迹可察。”

这本是随口之言,就是想夸赞虎娃,对瑶姬而言,再见虎娃时感觉其修为更加深不可测。但说完了却发现虎娃和玄源的神情都很古怪,她又微微皱眉道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虎娃苦笑道:“瑶姬仙子,你这此可是看走眼了。我此刻并无修为在身,若说有修为,也仅是刚刚突破二境而已……”

时间又过去了五天,虎娃的修为已有二转。这看上去虽然很快,但别忘了二转修为不过相当于世间强大的武者。虎娃拥有紫气神丹所化先天最完美的炉鼎,又拥有前世的修行见知,想做到这一点很轻松,而修行是越往后越难的,修为恢复的过程也越漫长。

因为事涉神农天帝传承,虎娃并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经历,将所遭遇的一切都告诉了瑶姬。他如今只相当于世间二境修士,尚动用不得神念,就这么开口讲清楚也颇不容易,用了好半天功夫,才勉强解释了大概。

瑶姬大惊失色,也是后怕不已,叮嘱道:“此事千万不要泄露!只要你不露破绽,旁人便不可能想到,亦不敢乱打你的主意。”

玄源道:“见瑶姬妹妹方才一见面赞虎娃的话,我倒放心了。连你都看不出破绽,世间其他人则更难看出破绽。虎娃无论在奉仙国中还是在巴原上,已没什么事情必须他亲自出手了,更没有人会无故来试他的修为。”

这话倒是不假,假如虎娃自己不逞强,有什么事情确实已不用着他亲自动手。比如少务为巴君多年,谁又清楚他的修为如何呢?

瑶姬这次出门,还带回了两个消息,一喜一忧。她先说的是坏消息,冥冥中可能与虎娃刚刚遭遇的变故有关。瑶姬此番出门采集灵药和天材地宝,也曾顺道拜访孟盈丘、见到了宗主青黛。孟盈丘中刚刚发生了一件震惊宗门的大事,那三株离珠树莫名不见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