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18章、我回来了

句芒飘身形向神釜冈小世界中央飞去,落在了那石台上的药鼎前,突然神色一变,斥道:“你既已下界,动凡心重堕凡尘,那就要想好了会有什么后果。死就死了吧,居然还死得不干净,临死都不忘设下阴谋陷阱!……嗯,看来你是妖修出身,这手段很像。”

妖修有凝炼妖丹之说,其实就象征着开启灵智、凝炼形神,而大成妖丹被虎娃称为玄牝珠。就算是妖修出身,历天地大劫成就真仙后,也无所谓妖丹了,因为真仙并非血肉凡躯,如果勉强形容的话,他本人就是玄牝珠。

虎娃与计蒙发出同归于尽的最后一击时,两人居然都分出余力做了另一件事。虎娃是开启了小世界门户。计蒙自知已不能幸免,干脆牙一咬、心一横,以仙家形神凝炼了一种奇异的无形“丹药”。

说是丹药也许并不确切,但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东西来形容来,总之计蒙殒落是还留下一种言语难述的东西。此神釜冈小世界为神农所开辟,本身就有妙用,计蒙殒落时凝炼的仙家形神精华,自然被小世界中央的药鼎吸引,就在这药鼎上方聚而不散。

但是句芒发现后却认为这是一个陷阱,正打算挥袖将其击散,却又突然住手道:“虎娃已在他眼前殒落,这个陷阱又是留给谁的呢?……嗯,肯定有问题!我且留着吧,假如虎娃真能再来,这未尝不是一种大考验。”

句芒又来到了石壁前,看见了那釜形雕纹,惊讶之余竟露出恍然之色:“原来如此,看来那小子应是有机缘得到了神农传承。你们居然能这么玩?高啊!”

……

句芒说出这句话时,无边玄妙方广世界,神农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神农原仙界中,有一片地方与神釜冈洞天的景象极为相似。山中有高台,高台旁有木架,架子上挂着一支赤色长鞭,就是传说中赫赫有名的神农百草鞭。

高台中央却没有药鼎,而是端坐着一名形容有些怪异的男子。此男子肌肤黝黑,年纪不太好判断,看上去约在四、五旬左右,额头很高很宽,两侧额角凸起,就像是要长出两只角来,阔口,鼻孔很大。他就是神农天帝。

神农天帝睁开眼睛,不知望向何方,那木架上的百草鞭似乎也有感应,轻轻抖动发出嗡鸣之声。神农似自言自语道:“计蒙已殒落,我在人间所留的机缘,竟真有人能得之!他居然炼成了丹方上的神丹,不知能否完成我当年的愿望?”

……

句芒似是发现了什么,说了一句“你们居然能这么玩”,指得肯定不是一个人,难道是神农天帝与虎娃吗?言闭双袖一招,飘然离开,他走到神釜冈洞天门户处正准备出去,却突然一低头,有一件东西飞到了手中。

此物正是虎娃遗落在地的那枚兽牙神器,兽牙上有孔,用一根细麻绳穿着。它与另外一堆神器隔得有些远,句芒方才并没有拣起来察看,准备出门时才发现了它。

句芒满面疑惑之色,喃喃自语道:“这不是他的东西,我怎么越看越眼熟……”这兽牙在渐渐变化,竟在句芒的手心化作一片如翡翠般的叶子。

句芒突然手一抖,又将这东西又给扔了出去,拍了拍胸口有些后怕地说道:“蒙蔽天机之事,果然没有这么简单,我再多看一眼,恐就没法继续待在这里了。当初想的这个主意,好像不怎么样啊,差点把自己直接送回去了。”

……

虎娃殒落,旱魃有感应,句芒甚至就赶到了现场。与虎娃关系越亲近、缘法牵连越深者,这种感应就越强烈,而其中修为高超者,甚至能隐约察觉发生了什么事,很多人都莫名心悸。

……

玄源这几日并不在奉仙国也不在赤望丘,她一时兴起,跑到炎帝仙宫做客,瑶姬当然热情接待。玄源在此盘桓两天后,瑶姬却有事要离开,却请她在仙宫中坐镇数日。

炎帝仙宫中有炎帝传承,不仅是大器诀正传,还包括很多炼药与炼器秘法。但很多灵药和天材地宝仙宫中并没有,要到外面去搜集。炎帝仙宫刚刚出过事,若无高手坐镇,瑶姬也不放心就这么离开,正巧玄源来了。

瑶姬离去后,玄源就等于暂时接管了这座仙宫,若是换作别人,瑶姬还不放心呢。这天玄源坐在仙宫大殿前的亭阁中,看着那些无忧无虑的精灵少女时而身着彩裙、时而化为飞鸟,正在采取百涎草籽和各种花蜜,又莫名想起了虎娃当年之事。

虎娃当年孤身进入炎帝仙宫,却不知瑶姬是刻意为他开启的门户,他也是这么多年来炎帝仙宫中的第一位客人。瑶姬在仙宫中设宴,并让众精灵少女陪席,挽留虎娃就在炎帝仙宫中修行,而虎娃却婉言拒绝。

虎娃是来找“胭脂虎”的,不料却是个误会,当然不会留在此地,然后又跑到樊室国继续寻找线索了……玄源的嘴角不禁露出了笑意。

恰在此时,玄源秀眉一蹙,形神中有竟有难言的痛感。她的修为已接近八境九转圆满,怎么还会有这种感觉呢,就连心神也悸动不安,突然飞身而起,朝着仙宫大殿后面去了。炎帝仙宫后面是服常树生长之地,那枝桠虬结的树冠如一朵垂天之云笼罩着重重宫阙。

玄源刚刚来到树下,抬头就看见了树上的一朵花苞。那是虎娃的化身,原意是想借此躲过天地大劫,后来他才意识到这个想法并不现实,然后又用另外四种不死神药祭炼其中,又是为了印证某种修行。

仙家阳神化身,也是一种修行功果。并不是随意想斩一个化身便是印证某种境界机缘,化身既有修成亦有可能修不成。比如虎娃当年斩凡人化身远去九黎之地,也未必一定能习得九黎秘法、习得九黎秘法也未必一定能印证自身修行,有时甚至可能会有损修为。

虎娃能斩此化身,是因为他从小就是吃不死神药长大的,在相当长的修行岁月中,也一直在炼化吸收不死神药的灵药,直至服尽了天地间五种不死神药。假如换另一名修士,哪怕修为不在虎娃之下,恐怕也修不成这样一种化身。

现在这朵花却突然绽放,随即以凡人肉眼可见的速度,花瓣枯萎凋零散入风中。服常树当然会开花结果,但这个过程极为漫长,也不是此刻的样子。服常树的花瓣是不会凋落的,而是渐渐化为为无形,然后从花蒂中结出服常树的果实。

眼前的场景,分明就意味着虎娃殒落了!

仙家阳神化身,可以代替本尊行走各地,甚至了断各种因果,若不幸被人斩落,有损地仙修为,但地仙本人并不会因此殒落。

但这种事情也要分情况、看对手,比如像虎娃与计蒙斗法,就是本尊力战。计蒙若斩灭虎娃,便等于将他所有的化身一齐斩灭,而不论这些化身身在何处。面对计蒙这种敌人,虎娃想凭借一个在外化身而逃脱殒落之劫,是不可能的。

这朵花突然绽放,然后凋谢,从树上落了下来,就是在这一瞬,竟开花结果了!结出的却并非服常果,而是一枚紫气氤氲的丹药,竟宛如天成神器。

玄源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却莫名感到了一道玄妙的仙家神念,似是此神器的神魂烙印。若福至心灵,她什么都没有去想,下意识地就将之融入形神。

紫气神丹融入形神中消失不见,只有玄源才能察知它的存在,莫名感应它似蕴育着什么,但又缺少了点什么。仍如福至心灵般的自然感应,玄源随即施展了一种秘法。

此秘法是虎娃根据九黎秘术自悟而创,当然也传给了玄源。玄源以自身精血祭炼此紫气神丹,立刻就感觉到了变化,她又将紫气神丹祭出,竟在空中化为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,是个赤条条的小崽子。

玄源却一眼就认了出来,因为她早就见过呀,赶紧伸手将婴儿抱入了怀中,以最轻微、简单的神念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赤子见风便长,几个呼吸后就变得有几个月大小,呀呀开口,声音稚嫩无比,好不容易才说清楚一句最简单的话:“阿源,是我回来了。”

回来了,这是什么意思?见风便长的婴儿,在一个时辰后已长成虎娃“前世”的样子,就是他当年十八岁突破大成修为时的形容。

……

虎娃在与计蒙的斗法中的确殒落了,但身为九境地仙,他当时有两个选择:一是在神念可及的范围内夺舍,二是重入轮回而去。

可是神釜冈洞天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合适的夺舍对象,无非是那些食竹之鼠、食鼠之鼬、食鼬之鹞。别忘了那是斗法殒落时的一瞬,就算是仙家神念,也不可能感应得很远,而且困在神釜冈洞天中,并没有别的选择。

假如真是那样,恐就很难再说回来了。夺舍便意味着修为尽失,相当于刚刚开启灵智的妖物,没有丝毫法力,就以那夺舍之躯,先解决生存问题再说。而且受夺舍之躯所限,灵智也是有限的,上一世之见知并不能立刻完全恢复,更别提修为了。

虎娃也可以选择重入轮回,但新生后便完全是另一个人了,就连是不是人还两说。就算是一个人,也不能立刻恢复前世之见知,这同样也受新生之躯所限。当年玄源给婴儿时的虎娃留下御神之念,也不是直接印在婴儿的元神中,而是留在那天青藤环上,就是这个道理。

新生之人慢慢长大,才能渐渐恢复上一世的见知,也有可能重新迈入初境、得以修炼,但上一世中的很多修行机缘是再难重现了。

夺舍是主动的,再入轮回是被动的,虎娃只有那么一闪念的机会,而他所做的是哪一种选择呢?两种都不是,也可以说两种都是,虎娃之所以能做到,是因为看见了神农天帝留下的丹方,而他自己恰好也做过同样的尝试,就差最后一步亲身印证了。

虎娃之所以在殒落之时,还要分出余力开启小世界门户,也是这个原因。

不死神药可炼化为神器,虎娃很小的时候就知道,而神农天帝留下的丹方便是以此为基础,分为好几个步骤。第一步是亲身服用不死神药,以自身形神为炉鼎,炼化吸取其灵效,第二步就是选择一种不死神药,然后融入其他四种不死神药,将之凝炼为神丹。

这既是炼器也是炼药的过程,炼成的神丹同时也是一种奇异的神器,便是玄源见到的那一枚紫气神丹。

虎娃的经历,与神农天帝这张丹方中的炼药思路相谙合,但也毕竟有所区别。虎娃从未想过要炼出一味紫气神丹,他只是在修一种奇异的化身,作为某种境界的印证,所以很多细节与丹方相比还是有差异的。

按照神农天帝的丹方描述,紫气神丹要先炼出来,或蕴养于形神之中,或收藏于某个隐秘之处,带着炼制者的神魂烙印,所以它是专属于炼制者本人的神丹。既是神器,炼制者至少也要有九境地仙修为。

此丹的神效可移炉换鼎,相当于给人换一副全新的身体,且能保持青春长在。但这对于九境地仙来说几乎没什么用处,它真正的大作用在于地仙意外殒落之时。

九境地仙修成不灭之神魂,在殒落的那一瞬若有选择便可尝试夺舍,哪怕夺舍不成也可再入轮回新生。那么就在这一瞬催动紫气神丹,可凭借神丹妙用重塑炉鼎,既似夺舍,有宛若在轮回中新生。

紫气神丹的妙用,就相当于代替了原先并不可控亦不可知的轮回新生的过程,重塑血肉炉鼎来到世上。在这个过程中重塑的新生之躯,前世之见知记忆不会受到蒙蔽,睁开眼睛便可完全恢复,而且能在短时间内迅速长成,就相当于原来的那个人又回来了。

这一切也要付出不可避免的代价,新生之人修为法力尽失,必须从头开始修行。但相比于殒落,这点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而且新生之后拥有最完美的身躯,修行中有些关于筋骨形骸的劫数,从突破二境时的身受到突破化境时的换骨,只要功夫到了就没有关障。

但修行中的劫数玄妙难言,所经历的种种考验并不仅在于修炼,还包括谙合大道的世事所遇,这些并不紫气神丹能够解决的。新生之人需要一步步恢复前世的修为境界,至于神通法力当然也需要从头修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