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17章、怎么回事

虎娃神色凝重,运转神通法力仿佛感觉很吃力。那枚鸡蛋起先是静止的,后来又渐渐于原地开始缓缓旋转、翻滚,看上去显得异常沉重,并伴随着嗡嗡震颤之声。虎娃占了先手,也占据着攻势,却很难就此搞定计蒙。

鸡蛋的震颤越来越剧烈,蛋壳上也开始出现一道道的亮光,仿佛是金属被烧红的痕迹。亮光划过之后又渐渐消失,随即又有另一道亮光出现,然后越来越多变得密密麻麻,虎娃的双肩也在轻轻发颤。

紧接着就听咔嚓一声巨响,那硕大的鸡蛋突然炸裂,法力的冲击将三个虎娃的身形也炸得粉碎。披头散发的计蒙冲了出来,手中提着一支长鞭。

此鞭亦是神器,为计蒙本人祭炼而成,也参照了传说中神农百草鞭,但神通妙用却有所差异,更偏重于打造成攻伐利器。计蒙脱困而出,喝骂道:“技止此尔!”随即向神釜冈小世界正中央的高空冲去。

虎娃蓄势已久的大神通为计蒙所破,他并没有殒落,已趁机遁入了高空。但这里是仙家小世界,无论他飞得多高也是出不去的,相当于被无穷无尽的空间封困。斗法中被计蒙的仙家神念锁定,虎娃闪得再快也无所遁形。

计蒙在十里之外一鞭抽了过去,虎娃的身形在高空露了出来。此鞭之威仿佛能分解天地间的所有物性,虎娃在高空伸手去挡,瞬间就被打散无形。

但计蒙这一击并没有得手。虎娃的身形被打散,仿佛化为无数精微的碎末落入整个神釜冈小世界,紧接着又出现了漫山遍野的虎娃。

方才围住石头蛋的只有三个虎娃,而此刻神釜冈小世界中却到处都是虎娃。虎娃在这三天三夜的时间里,以他的足迹为引,布下了一座大阵。

这是什么阵法,剑阵?踪阵?既是也不是。虎娃是以自己的形神布阵,最确切的称呼好应该叫“虎娃阵”。他出现在每一步足迹曾走过的地方,也分辨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虎娃,或者说他们都是虎娃形神的一部分,然后这满山遍野的虎娃都化为了一道剑光射向高空。

虎娃当年为斩白煞,花了那么多功夫在彭山中布下了杀阵。如今他用了三天时间,以自己的足迹为引,又在神釜冈小世界中布下了这样一座形神大阵。当他发现计蒙也进入神釜冈小世界时,就已经在做准备了,是计蒙自己给了虎娃从容布阵的时间和空间。

虎娃如今的修为更进,不知何时已突破至九境八转,而且做的毫无痕迹,就连计蒙都未察觉。计蒙虽有真仙修为,但他毕竟不像虎娃这般自悟修行、能将每层境界都演化到极致,竟然被虎娃这样反算。

计蒙手中的长鞭化蛟、蛟化流云、风卷流云似有无数雨滴洒落,高空中已看不见他的身形。大阵中的每一道剑光都在风雨中消散,似乎又重归于无形的天地灵息中,计蒙看上去应对的并不吃力。

计蒙的真仙手段确实高妙,却越斗越是心惊,他没想到虎娃全力施展神通,真的与他已有一斗之力,而且种种手段出乎意料,已经让他吃了不小的亏。

激斗之间,计蒙却突然发出一声厉喝,云止雨收,重新现出身形,冲破无数道剑光绞杀,眨眼间已来到小世界门户前,高喊道:“哪里走!”

虎娃以形神布阵,其中有一道却剑光悄然射向了小世界门户处,又化为虎娃的身形,左手持兽牙神器正欲开启空间门户。

虎娃居然想跑,神釜冈中的无数道剑光其实也都是他,若被计蒙灭去大半,他必然也遭受重创。虎娃的打算应该是开启门户,瞬间能收回多少剑光算多少,然后用遁空神符离开。但计蒙怎会让他得逞,瞬间就追了过来,手挥长鞭朝着虎娃当头打落。

神釜冈小世界的门户,与凡人所理解的“门”不同,它没有什么开或关的状态,平常情况下始终都是关闭的,只有以传承秘法开启时方可出入。虎娃并没有收回左手,同时转身举起了右手。

其实无论是挡住计蒙这一鞭,还是开启小世界门户,一道剑光所化回的神形,法力都远远不够,但虎娃对此早有准备。

形神大阵所化漫天剑光都消失了,神釜冈洞天中瞬间只剩下了这么一个虎娃。那无数道剑光都收到了他的右手中,又化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,虎娃一剑斩了出去。

那是武夫神剑,当年武夫丘祖师武夫大将军的佩剑,也是如今巴原上的镇国神剑。虎娃的修行虽是自悟大道,但也不能说没有宗门传承,他是武夫丘宗主剑煞的弟子,这一剑直锐无匹,仿佛凝聚了天地最凌厉的杀意。

计蒙暗叫一声不好,以仙家神念厉喝道:“你疯了吗,竟然……”

他看见了虎娃的表情。虎娃竟然在笑,似冷笑又非冷笑,剑意中也带着仙家神念,居然还说了一句话:“谢谢你!”

虎娃想谢计蒙什么,是谢计蒙想杀他,还是计蒙给了他杀自己的机会?计蒙的那一鞭,虎娃竟完全没有理会,他凝聚形神已收起了大阵,这一剑是如此决然,若穿透时空直斩计蒙,谁想收手都来不及了。

直到这一刻,计蒙才真正感绝到惶恐骇然。眼前这位奉仙君,居然真的就是为了那些陌生的奔流村族人要杀他吗?虎娃方才也想遁走,可是计蒙显然不能放他脱身,他便决然转身杀人,没有丝毫的犹豫,而且这一击也是早就准备好的。

他是一国之君,在巴原上威望无双,年纪轻轻便地仙修为,何必要这样呢?倘若换作计蒙,是万万不愿亦不会如此的。已有如此修为,世上最不划算的事情就是与人以命相搏。计蒙根本就没有与虎娃拼命的打算,就算已动手斗法,他也是想着获胜后再收服此人。

但此刻一切都晚了,计蒙碰到了一位自己完全不了解的对手,他发出的最后一道仙家神念是:“你等着……”

计蒙让虎娃等着什么?回头再找他算账吗?他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!做鬼也不放过虎娃吗?可惜他是真仙,与凡人确实是不一样的存在,身即是心,形即是神,殒落了便是彻底殒落,炼做鬼的机会都没有!难道还能再行什么阴谋诡计吗?

计蒙被虎娃的剑光吞没,虎娃的形神也被计蒙这一鞭彻底打散,这一次是真的化散无存了。

在将将开启了小世界门户的那一瞬间,兽牙神器便落到了地上,竹林间还洒落了一片器物,包括虎娃的石头蛋、紫金葫芦、竹杖、比翼飞舟、石屋、夔角、妖墨、镇国神剑、离火叶、威虎刺、琅玕枝、五色神莲……等等原先融于形神的神器。

……

一枚红色透明的晶石也落在了众神器之间,此物约有野生的李子大小,呈现完美无缺的正十二面体形状,正是旱魃当年历天刑时凡蜕凝结之物,她在王屋山中将之送给了虎娃。

神釜冈的西北方向,万里之外的一片戈壁荒漠中,旱魃移步踏出虚空,全身似燃烧着火焰,又似飘舞的半透明红纱裙裹着曼妙的身躯。她的神色却很凝重,忽感一阵心悸,皱起眉头望向东南。

她当初送给虎娃的那两枚红色晶石,就是其飞升成仙时的凡蜕精血所化,籍此可以感应到持有者所在的位置,甚至可以直接穿行虚空到达彼端。虎娃的那一枚当然没什么异常,旱魃一直都能感应到,但是托虎娃转赠句芒的另一枚,旱魃后来却感应不到了。

虎娃进入神釜冈小世界后,旱魃也感应不到神器晶石的位置,这种情况本也不令人意外,想必他是进入了仙家洞天结界。旱魃曾对虎娃说过,若遇险可凭晶石向她求助,但此刻她已感应到虎娃出事了,事先却并没有收到求救的讯息。

虎娃在成阳山中遭遇计蒙时,根本就没有想过向旱魃求助,当时的情况并不是很凶险,他突然发现了计蒙在暗中窥探,于是遁入仙家洞天结界,以为这样就能把计蒙给甩掉了。

不料虎娃也有失算的时候,计蒙居然跟着他也进入了神釜冈小世界。这样一来,虎娃再用神器晶石向旱魃求助也是无用了,因为神釜冈小世界隔绝了仙家感应。

旱魃此刻虽然感应不到那神器晶石的位置,却知道它先前“消失”的方位,既然虎娃出了事,她也想赶过去看看。可是还没等旱魃有所动作,燥热的戈壁上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清风,拂过旱魃如火焰般飘飞的头发,她又站住了。

旱魃眼中有忧虑和惊讶之色:“不需要我担心?不需要我插手?更不需要我赶过去?这是什么意思?又是何人送来的消息?为何知道我在这里,恰好在此时传话于我?难道是……”

带着这一连串的疑问,旱魃的身形又缓缓消失于虚空中,并没有赶往遥远的成阳山。离旱魃数千里之外的某处,中华之地的西境边荒,仙童句芒站在一座高岗上,手握一枚红色的晶石,刚刚挥袖祭出一阵清风。

紧接着山风吹来,羽衣银丝漫卷,句芒的身形也化为漫天的银丝渐渐消失于风中。神釜冈小世界的门户外,风拂草木若波涛之声,风中忽现银光,渐如银丝漫卷,渐渐又化作了身着银丝羽衣的句芒。他竟直接穿行到了这里。

这里看上去与普通的山野好像没什么区别,句芒眯起了眼睛伸手朝前一摸,迈步便出现在了另一片奇异的天地间。这位仙童自言自语道:“这里果有仙家洞天!咦,我是怎么进来的?”

也不知他这句话是在问谁,声音虽不大,但若神釜冈小世界中还有人,无论在何处都能听得见。说话间句芒的身形一闪,已经走出竹林来到高坡上,眼前一片光华耀眼。这位仙童张大嘴道:“这么多宝贝,难道是哪位天帝的宝库被打劫了吗?”

自古以来飞升帝乡神土的仙家不少,其中有不少人在离开人间之前也打造了神器留于后世传人,这些散落人间的神器加起来也不算少了。可是眼前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,还是极为罕见的情况。而且这里的不少件神器打造的机缘都极为特殊,神通妙用更是难得,绝非普通货色。

句芒伸手拣起了一件东西,不是神器却是一片神符,自言自语道:“仙家遁空神符,打造者好高明的手法,好像是仓颉……有遁空神符在手,只要打开门户就能跑啊,就算要死也得死在三千里外,怎么就没跑掉呢?”

说着话他又将神符扔回地上,顺手招来了一根长鞭,皱眉道:“还以为是神农百草鞭呢,原来是这种不伦不类的东西,祭炼手法学好像还反了。神农百草鞭为凝炼物性之器,此鞭之威却是化散万物。”

这位仙童又叹了口气道:“修行啊,那虎娃所言之修行!哪怕是已超脱生死轮回,历天地大劫之真仙,凡心重动仍有殒落之忧,可惜再想入生死轮回亦不可得……你既已殒落,何必还留着神魂烙印,此器不如留给有缘人吧。”

句芒握住场鞭,从鞭柄到鞭稍都抹了一把,又将这件神器又扔回了地上,然后开始翻拣其他的东西,一边翻还一边自言自语道:“嗯,这是他所炼制的神器,不简单啊不简单!这些不是,应是凭机缘得来,居然还有少昊炼制之物。咦!这些神器又是怎么回事?”

令句芒感到惊讶的那些神器,都是虎娃从太昊遗迹中带出来的,有琅玕枝、琅玕果、五色神莲的花朵、莲叶、长茎、莲蓬等。句芒看着这些神器似是陷入了思索之中,过了一会儿他又突然甩了甩脑袋,似是不再想了,然后微微闭上眼睛感应着什么。

虎娃与计蒙激斗的结果是同归于尽,仙家法力凝炼只攻向对方,对周围的破坏并不大,但在法力集中爆发的位置,除了神器、神符则是什么都留不下来。但天地灵息的扰动总有痕迹可寻,句芒似是在以某种仙家大神通回溯此地曾发生的事情,又微微皱起了小眉头。

他方才曾为计蒙的殒落而感慨,此刻又叹息道:“虎娃啊虎娃,你真不走运呀,明明结界门户都已经打开了,却没有来得及遁走。或早知如此,又有遁空神符在手,还不如不进来呢!……你分明已殒落,我却感觉你无事,这又是怎么回事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