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16章、嘴炮

虎娃用了三天时间,将神釜冈小世界中所有的地方都走遍了,从“后园”又回到“前院”,还在那竹林外的山坡上徘徊了很久,却始终不见计蒙有什么动静,终于悄悄摸出一道遁空神符,飘身而起向门户处缓缓飞去。

这道遁空神符是仓颉先生亲手炼制,侯冈送给了虎娃。虎娃既察觉不到计蒙的位置,又不能这么无休止地跟他耗下去,只能先有动作了。

受仙家洞天结界所困,在这里就算使用遁空神符也离不开神釜冈,最好是等出去之后再说。假如真能出去,那么计蒙便不可能再追上他了。但虎娃也知道,计蒙绝不会就这么放他走。

虎娃这几天之所以迟迟没有离开,也是因为在用兽牙神器开启门户的那一瞬,处境最为危险,若是计蒙有心偷袭,他根本就躲不开。

当虎娃来到洞天门户前,刚要施法开启门户时,却突然转身大喝道:“计蒙,你果然在这里!”

这一嗓子带着破空法力卷向周围,反倒将正准备出手偷袭的计蒙吓了一跳。虎娃身后不远处的半空,计蒙的身形被法力所逼,不得不闪现而出,瞬间向后退出百丈有余,站定道:“奉仙君,你早知我在此地吗?”

虎娃反问道:“你跟我了三天三夜却不现身,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他虽不知计蒙身在何处,却料到计蒙在这一刻肯定不会放弃出手偷袭的机会,那么就利用这个机会将其逼出来,果然一试成功。

计蒙的神情更加惊疑不定,连声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神釜冈?是从何处得到的传承?又怎知我会出现在此地?难道你早就在窥探我的行踪,还打算利用此地埋伏我?”

虎娃怕计蒙从暗中偷袭,而计蒙也怕他堵门设伏,且更想搞清楚虎娃的底细。这处秘境,计蒙也绝不想被他人知晓,更别提被外人占据,如此一来,他就绝不能放虎娃出去了。

虎娃却答非所问道:“此仙家洞天名叫神釜冈,山外便是古时之神农原。从神农天帝留下的神意可知,他所开辟的帝乡神土,亦名为神农原仙界。你就是从神农原仙界返回人间的吧?想必也是从那里得到了神釜冈传承。”

计蒙忿然道:“是又怎样?难怪你在天使公断时坏我好事,又扬言要杀我。我还纳闷呢,为了区区村寨奴民,你竟然跟我作对。那些果然只是借口,你应是在人间得到了神釜冈的传承,却发现我已占据此地,所以妄想借势除掉我!老实说吧,你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虎娃差点没让计蒙给气乐了,这都哪跟哪的事?他可不是因为想独占神釜冈而欲除掉计蒙,实际上是三天前才刚刚发现这个地方,而且事先亦不知计蒙也得到了神釜冈传承。

虎娃淡淡道:“我不是想和你作对,也不想坏你好事,本就无意卷入各部之争,原本只想救走奔流村族人。但是他们死了,无辜被屠村灭族,那么我能做的又想做的,便是斩除凶手,事情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计蒙冷笑道:“说这些,你自己信吗?”

虎娃:“修为如你我,开口怎有妄言。”

计蒙:“你说的都是实情,但未必尽言其实。假如不是碰巧发现你潜入神釜冈,我还不知奉仙君的心机如此之深呢!我再问你一句,你真要与我作对吗?我已经观察了三天,你就是孤身一人在此,难道自以为是我的对手吗?”

虎娃:“皆是实情?你终于承认自己是凶手了!我来到神釜冈既已被你撞见,事到如今,难道你还会放我离开吗?”

计蒙:“奉仙君果有自知之明,如果我不点头,你今日就别想活着离开神釜冈。但你也不是没又安然脱身的机会,只要立誓不将此地的秘密泄露、今后为我效力,并将我方才的问题皆回答清楚,我便可放你离去。”

虎娃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计蒙,突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:“我终于知道,你为何会被神农原仙界驱逐了。”

计蒙一怔,下意识地反问道:“区区凡夫,你怎知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又突然住口不言,盯着虎娃的眼神更加惊疑不定。

计蒙从未说过自己是怎么下界的,那也不是什么脸上有光的事情。虎娃只有地仙修为,既然当初没有飞升,当然就不可能亲自去过帝乡神土,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

虎娃却没理会计蒙是什么反应,仍然自顾自说道:“我的修为虽浅,但见过的下界真仙已不止一位,对帝乡神土并非一无所知,很多事情已有所悟、只待将来印证。你应该就是在神农原仙界中得到了人间的神釜冈传承,不知当时你动了什么念头、有了什么想法,但我可以肯定,你如今再也回不了神农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。”

计蒙怒道:“你尚未证我的境界,凭何妄下断言?”

虎娃指着前方的神釜冈小世界道:“仙界发生了什么,我不清楚,但人间的事我已见到。你来到神釜冈小世界,想必也见到了那石壁雕纹,清楚神农天帝为何要留下此处传承。

说实话,这里满山遍野的灵药,在人间虽珍贵难得,可对于你这样一位已历天地大劫的真仙而言,并无多少用处。你却以为我想找借口除掉你,竟是为了独占此处?

你之所以会这么想,无非是自己有独占此秘境之心,可是它对你而言又有什么用呢?你见到那石壁雕纹,是否想过要以人间普通灵药炼成神农天帝所说的那一味神药,还是根本就没动这个念头?”

计蒙眯起眼睛道:“所谓不死神药,只是对凡人有效,服之亦不可能真的不死。就算它真能令人长生不死,我早已求证长生,对我亦无用处。神农天帝想用人间灵药取代五种不死神药,所欲炼成的那一味神药,对我并无意义。

只要你答应我方才的条件,此地灵药,我未尝不可让你取用,更可给你更多仙家好处。

我下界特意寻到神釜冈,在此修行的目的,岂是你所能妄测。神农天帝当年离开九重天仙界回归人间时,与我今日一样亦是下界真仙。他在此地不仅领悟了大器诀,也堪悟了天帝修为玄妙,而后开辟帝乡神土、成就天帝。”

虎娃点了点头道:“哦,我明白了!你当年得到神釜冈传承,由此获知神农天帝这段往事,便想窥见其私,欲从这里找到神农成就天帝之秘。但你又何必费这个劲呢?神农天帝就在神农原仙中界,你直接去向他请教不就得了!

但你为何没有直接去请教神农天帝呢?应是认为他不可能会告诉你,认为这是神农天帝不可告人之私秘。你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,其实是你自己将之视为不可告人之私,心怀不可告神农之秘。

但别忘了,你身处神农原仙界之中。据我所知,帝乡神土相当于天帝元神世界所化,仙家置身其中,就相当于天帝元神见知的一部分。既如此,你怎么可能还待得下去?并非神农天帝将你放逐,而是你自己把自己驱逐出了帝乡神土。

若说帝乡神土之事,尚非我可断言,但眼前之事,我已看得清楚。神农天帝留神釜冈传承于此,是想后人见之,能印证他当年所未尽之事,不论最终能否成功,也要尽力为之。而你倒好,见到了石壁雕纹,竟对神农遗愿竟毫不在意。

神农天帝会希望你这种人得到他的传承吗?这神釜冈小世界,根本就不是留给你的。你就算是下界之真仙,亦没有这等仙家缘法,这是你自己的选择,所以我才敢断言,不论你是怎么离开的神农原仙界,却再也回不聊那帝乡神土。”

计蒙暗暗心惊不已,他原先并没有将虎娃本人放在眼里,之所以表现得很谨慎,只是忌惮虎娃的来历和来意、猜疑其人或有什么未知的背景,此刻心中的猜疑更盛,因为虎娃的每一句话都说中了。

他下意识的退后半步,沉声道:“奉仙君认为我无缘得此传承,难道自为是神釜冈的有缘人吗?”

虎娃笑了,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计蒙:“你的口气倒是不小,但不要再逞口舌之利,今日若想保住性命,就赶紧立誓吧。”

虎娃:“大道不在口舌之争,但你真的认为——我刚才仅仅是逞口舌之利吗?”

计蒙:“废话再多,也救不了你的命。你想与我做对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”

虎娃摸出了石头蛋,此刻这枚神器又变得与当初一样,怎么看怎么像是一枚鸡蛋,他用手掂着石头蛋道:“谁说卵不可击石?”

计蒙撇嘴道:“奉仙君,这里不是奉仙国更不是巴原,我知你在巴原上一呼百应、从者甚众。但在此时此地、在我面前,你那两下子还不够看。我劝你莫要做无谓挣扎,难道你还真的自以为能是我的对手吗?”

虎娃的“废话”还真不少,偏偏不用神念,又接着缓缓开口言道:“是不是你的对手,我并不清楚,但你的底气如何,我已经掂量出来了。废话多的人不是我,你若真有底气,何必在暗中躲了三天三夜,现身后还与我说了这么多?

下界之真仙又如何?当年蚩尤,斩落了多少下界真仙?而我所见过的众多地仙,也就是在你眼中的凡人,无论是活着的禄终、帝江,还是已殒落修蛇、凿齿,真论神通法力,哪一个不能宰了你?

当年高阳天帝有‘绝地天通’之令,你身为真仙,难道还不解其中真意吗?无论你是什么来历,只要在这人间行事,那就是人间事。我眼前的你,不过是阴谋挑起大乱的罪魁祸首,也是屠灭奔流村一族的凶手。

若是三天前你刚进入此地时,便当机立断出手,我猝不及防恐难幸免。可是你却掩藏在暗处惊疑不定,直至此刻才不得不现身,算是自己断送了自己。

从你做的这些事情,就不难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一味只知躲在背后用阴谋诡计。哪怕是面对我这样一位凡人,哪怕你与我是不死不休之仇敌,你也是心虚不已、行事鬼祟。越是这样,你就越不是我的对手!”

虎娃这是在嘲笑计蒙,一味只知用阴谋诡计,已经养成行事习惯,甚至已忘了怎样去堂堂正正地解决问题。

计蒙难道不想杀虎娃吗?从头到尾,他曾有无数次机会,却始终没有动,不得不现身之后,又说了那么多的话,本意是想让虎娃立誓臣服。不料虎娃却越说越令计蒙心惊,到最后连心境都被扰动了,他自为根本不需要与虎娃动手,其实也是没有做好放手一搏的准备。

虎娃已等到了最佳的机会,说话间抡起手中的石头蛋就向计蒙劈头砸去。动手的可不止一个虎娃,在计蒙身侧的后方一左一右,又凭空出现了另外两个虎娃,一个持紫金葫芦对准了计蒙,另一个手挥竹杖祭出了无数片飞舞的竹叶。

这三个虎娃都是虎娃,并没有本尊与化身的区别,展示的是一种境界更高的玄妙神通,仿佛是一个人出现在不同的时空,各自独立施展神通法术。虎娃方才还在慢条斯理的与计蒙说话,突然就动手了。

计蒙大叫一声,随即就变成了一枚巨大的鸡蛋。

也不能说是计蒙变成了鸡蛋,而是他的身形已堪不见,原先立足之处出现了一枚直径十余丈的鸡蛋。那是虎娃祭出的石头蛋,将他困于其中,此神器如今已有这等妙用。若换成一般修士,就会被当场封印、瞬间变得无知无觉。

竹杖祭出的无数片竹叶如雨点般洒落在蛋壳上,而那蛋壳仿佛就似不存在一般,竹叶直接就穿透了进去,在这鸡蛋的内部又化成了一座剑阵。

虎娃的紫金葫芦始终对着鸡蛋的方向,并不要把里面的计蒙给收走,而是另一道无形的攻势,正在炼化封困于石头蛋以及剑阵中的计蒙。

虎娃蓄势已久,主动出手。真正到了斗法之时,假如有人旁观,却看不清计蒙在干什么,甚至也听不到什么动静。只见三个虎娃站在不同的方位,一个在高坡上,另两个脚踏虚空,围着半空中一枚硕大的鸡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