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15章、神农遗迹

虎娃现身于一片奇异的山川中,周围是竹林。此竹一人多高,颇为纤细、丛生如蒿,新生的嫩竹枝呈绯红色,已长成的老竹干呈深紫色,叶子却片片翠绿欲滴。

仙家洞天结界当然与普通的山野不同,这些竹子并未随意生长蔓延,有明确的分布界线,竹林间还有一条蜿蜒的小道。

虎娃沿着小道前行,发现竹林中有食竹之鼠,又有食鼠之貂,天空偶尔还能见到食貂之鹞。这片天地显得生机勃勃,不像黑白丘仙家洞府中那样一片荒颓景象,与步金山小世界也有所不同。

走出竹林是一处山坡,远方有谷地、谷地中有泉流。脚下的道路穿过谷地,途中还有小桥,通往正面的一座山丘。远远能看见那对面山丘的高坡上有一座祭坛似的高台。

虎娃忽觉眼前场景似曾相识,莫名想起了南荒深处的黎山圣地。那里也是一处仙家小世界,格局与这里类似,就是规模小了许多。黎山圣地是祭蚩尤之处,为蚩尤残存的部属所开辟,此处与黎山圣地又有何渊源呢?

刚进入黎山圣地周围是一片枫林,而这里穿过的是一片奇异的竹林。走到谷地平原上,虎娃发现那些看似平常的植被,其实都是各种人间罕见的灵药,有很多甚至是他从未见过的,哪怕拥有勘破生死轮回境的仙家见知,也同样认不出来。

不认识没关系,虎娃自能分辨天地间的各种物性,可知各种灵药之效,只是不知其名,也完全能自行给它们起名字。这处仙家小世界中的山野几乎全是药田,打造的手法高明至极。

开辟这处小世界的上古仙家,并非简单地将灵药像耕作田园那样成片种植,而是看似于野外杂生,在不同的地域将不同的灵药混植在一起,从而形成一种巧妙的相辅互生关系。

虎娃走过一座桥,此桥竟然是直接抟土而成,经仙家大法力凝炼得似石似玉,简直就是一件超大型法器了,但打造者却仅是为了在泉流上架一座桥而已。虎娃不禁暗暗咋舌,造桥者的修为法力、炼器手段,他如今也远远不及呀。

虎娃走上山丘来到那高台前。这高台却不是祭坛,正中央安放着一尊三足鬲,双耳,形如圆鼎,表面有雷、火、云形纹饰。其材质似陶,但不是凡人所能烧制,莫说在上古时代,就算如今的虎娃都没有见过。

此大鬲竟是一件神器,且是搬不走的神器,它与下方的高台一体,而那高台又与整座仙家小世界一体,就是这处洞天的中枢所在。鬲中竟然还有奇异的药香,这药香并不是散发出来的,而是以神识感应时映射入感官的,一片清凉之意。

看来有仙家曾在此炼药,竟打造了这样一件神器为药鼎。虎娃低头向鬲中望去,底部还有几寸厚的无色结晶颗粒残留,应是最后一次炼药时留下的药渣。

就算是药渣,在虎娃看来也极具灵效,不亚于很多修士炼制出的最好的灵药,几乎可解世间一切疮毒。但它毕竟是药渣,本身也有毒性,不可乱服。

高台旁有一个架子,乌木打造,架上有钩,原本应该挂着什么东西,但如今却是空的。走下高台,前方不远是一片削平的山壁。山壁上有雕纹,很像是一个“釜”字,或者是画了一尊釜形器物。

虎娃认识仓颉。仓颉观天地万物纹理、鸟兽行迹、各部图腾,造字为文,像物之形、会事之意。仓颉所造之字不是凭空而来,他收集整理了很多图腾包括器物纹饰,创制了成体系的文字。

虎娃与仓颉初次见面喝酒时,以枝划地也创写了一个“李”字。眼前山壁上的雕纹,出现的年代应早在仓颉造字之前,而虎娃一眼看见,便感觉它就像一个“釜”字,同时元神中莫名印入了一道玄妙的仙家神意。

这面山壁上的雕纹,附有这座仙家小世界的开辟者所留下的信息,至少要有九境地仙修为方能感应。虎娃震惊当场,他能想到此地来历不凡,却没料到竟有这么大的来头!

开辟这处仙家小世界者,就是神农天帝。从神农天帝留下的信息可知,他历天地大劫飞升,曾去过太昊天帝所开辟的九重天仙界、得到了太昊的指点。神农天帝对此虽没有更多的介绍,但虎娃可推知,在其成仙之前,应也得到了菁华诀传承并将之修炼大成。

神农当年和虎娃一样,没有在突破地仙修为后直接飞升,直至修为九境九转圆满、历天地大劫而成真仙,然后才前往九重天仙界见到了太昊天帝。但后来神农却离开了九重天仙界返回人间,成为一位下界真仙,原因他自己没说。

至于这处仙家小世界,方圆八百里,名叫神釜冈,是神农天帝先后分两次开辟而成,总计耗时三百余年。

第一次是在他成就地仙之后、尚未历天地大劫求证真仙之前,在这里开辟了一座仙家洞府,平日就在此修行、炼药,并于庭院中打造药园。第二次是他从九重天仙界返回人间之后,又用大神通将这处仙家洞天结界开辟成如今之规模,留下了那尊神器药鼎和漫山遍野的药田。

神农天帝为何要开辟此处神釜冈小世界?其目的或与很多其他的上古仙家不同。

比如步金山中的上古仙家祖师,他们成就地仙后开辟小世界,是想尝试着打造所谓的仙界,实际上开辟的是仙家洞天结界。所谓仙家洞天结界其实仍在人间,虽若原本并不存在的独立时空,却与人间天地灵息相融,才得以开辟并运转。

而神农天帝早就去过了九重天仙界,他回到人间再开辟这样一处仙家小世界,是否另有印证修为的目的,虎娃就不得而知了,他只知神农“讲述”的事情。

神农天帝开辟神釜冈小世界的目的之一,竟与不死神药有关。据神农所言,不死神药并非一般的草木或灵值,而是天地间某种规则显化。他服用并研究过五种不死神药,还留下了一张丹方。

“看”见这张丹方,虎娃愣住了,那根本不是一般修士所能理解的炼药之法,而就是他在炎帝仙宫的服常树上留下的那朵花苞!虎娃自悟并尝试的手段,本以为是前人所未有,不料却与神农天帝当年的想法不谋而合。但神农却指出,那其实是一味神药。

至于此神药有何效,则言语难述、妙不可言,虎娃自能体会,但他先前却没有以神农天帝所指出的这种方式去理解。因为自古及今,炼成此神药的只有神农,它却对神农本人已无太大用处,而虎娃如今也不能算已完全将之炼成。

神农天帝虽然炼成了这味神药,却认为天地间的不死神药属可遇不可求之物,要将五种不死神药聚齐并以仙家形神为药引,后人再想炼成简直是不可能的。

神农天帝指出,不死神药并非普通的灵植,从其自身的物性来看,只是一种大道规则显化,因此其寿元无穷尽,或者说根本无所谓生长期限。但不死神药本身也会莫名出现和消失,世上并不是总能找到。

这就是虎娃从未听说过的隐秘了。据神农天帝所知,太昊当年在蛮荒中修炼时忽有感悟,见地有泉流涌出、忽现五色神莲,天有辉光洒落、化为琅玕玉树。这两种不死神药一出现,就已在天地间生长了很久,而在此前的一瞬间,它们却是不存在的,这仿佛是一种时空悖论。

神农天帝对此有所解释,虎娃也能“听”得懂,却很难用语言描述。后世之人由历代见知开智、传承积累,所知所习当比上古更多,或又会以量子纠缠、超维理论等等去解释。但那仍是以所知去描述未证,只是自己的一种理解方式而已。

神农天帝还指出,不死神药既会莫名显化,那么也会莫名隐迹。这种隐迹并不是指因人为的损毁而绝迹,而就是在某段时间会自然地于天地间消失,而另一段时间又会莫名地在天地间出现。既如此,人们恐怕很难总能凑齐五种不死神药。

神农天帝便萌生了一个想法,那么就利用天地间本有的各种灵药,能否代替五种不死神药炼制出同样的神药呢?有了想法便去尝试,神农于神釜冈中培育他所搜集的各种灵药,又打造了那样一尊神器药鼎。

神农天帝的尝试并未成功,至少在他留下这段信息时仍是失败的,但也不能算白费功夫,他因此自悟而创大器诀,然后就离开人间开辟属于自己的帝乡神土、求证天帝成就了。他特意在神釜冈小世界中留下这段信息,也是希望后人能够尝试成功。

虎娃此刻已知这里是什么地方了,此地在成阳山中,而山外的成阳城一带,在古时被称为神农原。那祭坛旁的木架上,原先挂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农百草鞭。传说神农以此鞭抽打天下草木辨其物性灵效,后来又在神农原上教万民农植之事。

石壁雕纹中的仙家神意,所蕴含的信息太多,虎娃一时也有些恍惚。等回过神来,他向这石壁、药鼎、木架各行了一礼,以示对先人的敬意。

虎娃刚刚站直身体,却突然眯起了眼睛,左手背上的神符烙印又有感应——计蒙居然也进来了!

如果说在成阳山中不巧被计蒙撞见,是小概率巧合事件,那么计蒙也跟着他进入了神釜冈小世界,就绝不可能是巧合了。虎娃也突然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了,计蒙并不是到成阳山中特意来找他的,甚至三天前重华也反应过度了。

计蒙可能并没有在成阳山中针对天子使团设了埋伏,他原本就是打算进入神釜冈的,却碰巧发现了天子使团的行踪,顺便“窥探”了一番,却惊动了侯冈,又让重华虚惊一场。

若未得传承,便根本找不到仙家洞天的位置,更无法打开门户出入。虎娃能进入这里是因为兽牙神器,那么计蒙能进来,肯定也是得到了传承。

计蒙是下界真仙,当年也曾飞升神农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,也许就是在那里获机缘得到了神釜冈传承。他回到人间后,可能就将此地当成了他的修行洞府,经常往来出入。

虎娃方才已经发现,山谷中的很多灵药有被采摘过的痕迹,近期应该还有人来过,看来此人就是计蒙。身为已历天地大劫的真仙,那些灵药对计蒙本人已无太大用处,但拿到外面仍是珍贵难寻之物,亦可用于结交或收买他人。

虎娃已做好准备应对计蒙的突然偷袭,可是等了半天却毫无动静,若不是左手背总有感应,他甚至会认为计蒙根本不在这里,别说发现计蒙的位置,就半点杀意都感觉不到。

虎娃有些奇怪,方才在神釜冈之外的成阳山中,他忽然感应到计蒙在窥探时,也能感受到天地间有一股杀意涌现。而进入神釜冈之后,计蒙连杀意都已完全收敛,也不知在搞什么名堂?

既如此,虎娃也没露什么破绽,不动声色地走过了这座山丘。神釜冈小世界的规模非常大,若是以普通人的脚程,想逛一圈不知要用多少天。虎娃看似走得不紧不慢,其实脚下的速度极快,并随时防备着各种突发状况。

如果将方圆八百里的神釜冈小世界当成一座仙家居所,那么刚进来时的那片竹林就是“门房”,虎娃先前穿过的那片谷地便是“前院”,方才登上的山丘便是“正厅”,接下来就到了“后园”。

绕过山丘往后走是一片起伏的丘陵,丘陵间点缀着散落的湖泊与平原,向左右远方望去,又有蜿蜒交错的山脉分布。四周还是药田,有各种各样的灵植分布,而在这“后园”地带的平原上,虎娃又发现了成片种植的作物,就像世间村寨周围的田地。

虎娃竟然发现了类似菽豆、火麻、麦、黍、粟一类的灵植,这些本是世间寻常的农作物,却被特意种植在这里,还被培育成了灵植。外人见了可能会感到奇怪,而虎娃已见证了石壁雕纹中的仙家神意,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人们早已习惯的、最寻常不过的事物,往往却是最不寻常,只是少有人去深想。对于世人而言,最好的“灵药”是什么?并不是琅玕、离珠,而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主食。可是在上古之时,这些东西都是没有的,发现与挑选的过程极为漫长而艰难。

它们既要有足够的营养能维持生机、补足元气,又要有合适的口感使人长食不腻,还要让几乎所有人都不会过敏,更不会对身体有副作用,要便于栽培、种植、收割、加工、保存,产量也得足够高。同时能满足这么多条件的“宝物”,一开始几乎是不存在的,需要漫长的筛选与培育过程。

上古传说中的神农尝百草,所找到的最珍贵的“灵药”是什么,这种传说又象征着什么?答案已不言而喻!

神农天帝在神釜冈中培育的是灵植,这种灵植却不可能适合万民耕作,其收获周期太长了、培育过程太艰难了。但他却选育了一些种子,就是适合万民种植的普通作物,在山外的神农原一带教会众人培育与播种。

在神农年代,人们所培育的各种作物可能与当今已有所不同,如今的作物应更能满足人们的各种需要,这也是历代选育良种之后的演变结果。

神农天帝不仅教万民耕作,更教会了大家如何去选育作物。在神农为天帝数百年之后,高辛氏帝俊之臣后稷,亦专擅此道,得万民敬仰。

哪怕再过千、万年,后世凡人因见知智慧传承积累,掌握了更多的高明手段,能培育出种种良植,但仍是秉承着这条思路。是神农天帝最早指引民众这么做的,他恐怕也早就预见到了这种结果,此乃不世之功!

虎娃在感慨之余,一刻也没有放松警惕,因为计蒙始终在暗中窥探,左手背上的烙印一直都有感应。虎娃原有些纳闷,计蒙为何在进入神釜冈之后变得这么谨慎。再转念一想,也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。

计蒙应该是被他吓着了!虎娃在成阳山遭遇计蒙应该是个意外,计蒙当时就想动手来着。但是虎娃却突然遁入了神釜冈,计蒙何尝不也是大吃一惊。

计蒙必然会在心中猜疑,虎娃为何也知道这里而且能进得来?他是从何处得到的传承,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出身来历?在这个时候突然进入神釜冈,其目的又何在?神釜冈小世界本是计蒙得到的秘传,他本以为可在人间独享,不料虎娃却早已知晓。

计蒙可不知虎娃是刚刚发现的神釜冈,今天尚是第一次进入,他必然会猜疑虎娃是否会借机设下什么埋伏,就等着他来自投罗网呢。在这种情况下,计蒙难免越想越多,暂时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,尽量先搞清楚状况再说。

有意思的是,计蒙并不知虎娃已发现了他;而虎娃虽察知计蒙也进来了,却不知其人身在何处,毕竟修为不及。一位真仙尚没有暴露行迹,若是存心藏匿,虎娃也确实发现不了。两人就在这种很诡异的状态下,各怀心思兜起了圈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