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14章、莫名上古洞天

虎娃沉吟着问道:“重华大人,你手中有没有前行各条道路的详细图册,知道在什么地段最方便制造意外吗?”

重华:“不论我们走哪条路,前方都避不过某些凶险地段,眼下只是不知计蒙的目的何在。”

侯冈已经展开图册,指出使团可以选择的几条路线,又解释道:“若是天子使团遭遇袭击,就算重华大人与我安然无恙,后果也一样严重,天子必会下令严查到底。”

重华叹道:“这世上不是没有疯狂之徒。”

侯冈提醒道:“需要赶紧联系禄终大人吗?”

重华摇头道:“就算禄终大人还在,他也只能防着计蒙。若真有人打使团的主意,恐不会亲自露面动手。假如出了这种事,天子必然要下令追查;而追查所能得到的结果,恐怕就是人家早就准备好、要让你查出来的。”

侯冈又说道:“计蒙可能不是冲着使团,而是冲着奉仙君来的。但奉仙君一直和使团在一起,他找不到机会下手……倘若只是他本人想动手,倒也不必太担忧,只要有人为我护法稍作牵制,我可用师尊所赐的神符打发他。”

重华皱眉道:“史皇氏大人所赐神符,面对计蒙这等高人,侯冈大人可凭之自保或脱身,但想战而胜之却不太可能。神符数量毕竟有限,且不是自己的神通法术……但计蒙除非有绝对的把握不会暴露身份,否则便不可能亲自动手。”

侯冈:“他已经暴露了。”

重华:“可是计蒙本人尚不知晓,我们能感应到他的窥探,是否需要想个办法让他知道这些,其人或会知难而退……其实我怕的倒不是他这个人,而是不知前面究竟有什么埋伏?若不小心中了埋伏,又会导致什么后果?”

重华未必会怕了计蒙,他这种人向来谋虑甚深、喜欢将各种可能情况都考虑到,如果发现事态超出了预料,就难免感到焦虑。禄终会在暗中一路将使团护送出境,早在重华的预料之中;但他本以为计蒙已不会再来了,特别不喜欢这种前路不明的感觉。

虎娃:“重华大人思虑甚重啊!”

重华:“任在肩,不得不重。”然后又指着地图道,“其实只要过了这段路,再往前便是平安地带了。”

虎娃:“为何?”

重华:“那里已进入中原腹地,大道上城廓村寨相望,没有暗中动手的机会。而且再对使团动手已失去意义,我们已离开南方冲突之地,想栽赃都说不过去了。”

虎娃:“既如此,重华大人便不必担忧,就按原定的路线走,我可以把你们直接送到平安地带,而不必理会前面有什么阴谋埋伏。”然后又以神念暗中说了一番话。

重华惊讶道:“奉仙君竟有此手段?”

虎娃叹道:“这原本是为奔流村族人准备的,没想到却用在了这里。我送你们平安离去时,侯冈将那感应神符交给我,若计蒙是冲我来的,我也好有所防范。”

次日重华看上去若无其事,使团照常启程,到了日落之前又停下来准备扎营。这一带周围已是荒野,前方道路将穿越谷壑险地。侯冈又感应到计蒙的窥探,随即暗中提醒了虎娃,虎娃则让重华指挥使团做出准备扎营的样子。

又过了一会儿,侯冈告诉虎娃计蒙已不再窥探。像计蒙那等仙家高人,只要远远地以仙家神识扫一番,即可掌握使团的行踪,反正这么多人也跑不掉。

就在这时,虎娃祭出了妖墨与石屋。一座雾气承托的洞府凭空浮现,令使团人员皆大吃一惊。重华立刻下令,让所有人带着东西都进入这座莫名展开的仙家洞府。紧接着灰雾一拢,虎娃化身为一条夔龙钻了进去,然后一切就凭空消失了。

整支使团在准备扎营的过程中,突然凭空消失不见,直接就出现在三十里外。这原是虎娃为带走奔流村族人所准备的仙家手段,此刻却送天子使团越过了险要谷壑,直接到达了重华在地图上指出的安全地带。

使团出现在三十里外的大道上,周围都是大片农田,还好黄昏时分农人们早已归家,并没有人发现他们。重华取出地图找虎娃确认了一下位置,看了看周围道:“成阳城就在五里之外,我等不必扎营,速度快点,还能赶到城中过夜。”

此处已是成阳城辖境,虎娃方才施展仙家大神通,越过的那片险要地带叫成阳山。虎娃已用仙家神识远远地望见了城廓,假如速度快点,天完全黑之前确实能够赶到。

他对重华道:“无人料到天子使团已来到成阳城下,依重华大人先前所言,到这里便已平安,我便在此别过。”

见虎娃要走,重华赶紧劝阻道:“奉仙君还是随使团一起入城吧,我看您方才施法消耗甚巨,先休息一夜再说。”

侯冈也说道:“使团干脆就在成阳城中休整三天,待奉仙君完全恢复了再启程。”

虎娃倒也没有推辞,方才借助三件神器施展仙家大神通,确实把他累得够呛,恐怕需要调息涵养一天后才能完全恢复鼎盛状态。待他们赶到成阳城南门下,城门已经关了,随行官员上前叫门,通知城中天子使团到达。

城主大人当然被惊动了,赶紧跑到南门亲自将使团迎入城廓、安排住处休息。重华原本不打算多耽误时日,但还是按照侯冈的意思在成阳城待了三天,借口是远行疲倦。

成阳城中难得有重华这样贤名远扬的贵客到访,这几日各方应酬不少,但虎娃一直没有公开露面。三天后虎娃终于向重华与侯冈辞行,悄然离开了城廓。

临行之前,侯冈拍了拍虎娃的左手背,似打下了某种无形的烙印,便是那道追踪神符。秘宝是一次性的,一旦使用也就消失了,它只化为了无形的烙印,能持续三个月的时间,二而如今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。

假如计蒙在暗中窥探虎娃,虎娃的左手背就会生出感应。侯冈还以神念暗中叮嘱道:“若是你落单时察觉被计蒙窥探,最好赶紧脱身而走莫要多做纠缠。你想杀他,来日方长,那计蒙是下界之真仙,眼下恐非其敌。”

虎娃以神念答道:“侯冈师弟不必担忧,想当初我斩白煞,又做了多少准备、等了多少年?”

重华也以神念暗中对虎娃道:“奉仙君,您已扬言要杀计蒙,计蒙也必不会放过您,如今已是不死不休,您要早做准备先发制人。为防意外变故,最好能在禄终与帝江决斗之前除掉此人。”

虎娃仍以神念答道:“多谢重华大人提醒,我心中有数。”

使团在成阳城中已休整了三天,计蒙应早就发现他们不见了,只要留意打探,也应该知道使团到了哪里,假如原先真有什么埋伏布置,那也是白费功夫。虎娃掉头往回走,在成阳山脚下却离开了那条大道,走入荒野之中。

接近成阳山时,虎娃有一种莫名的感应,却并非来自左手背上的神符烙印。他摘下了一件东西握在手心,凝神施法催动此神器的妙用,仙家元神笼罩周围的山野。此物就是他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那枚兽牙,最初只是当成一件空间神器,后经仓颉先生的提醒,才知它另有玄机。

步金山小世界、黑白丘仙家洞府的空间门户,都可用这件奇异的空间神器开启。这枚兽牙是山神理清水给他的,是理清水得自太昊遗迹的传承之一。仓颉先生告诉虎娃,此兽牙神器是开启多处上古仙家秘境的枢键,有些仙家秘境甚至远在中华之地。

虎娃上次远游中华,是斩出了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化身,如今还是第一次以本尊持此物离开巴原远游。他一路上也很留意,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,直至来到成阳山附近,才有了莫名的感应。

这也是因为虎娃的修为已远远胜过当初,突破九境地仙境界是一个标志。当初他进入步金山时,若不是早知小世界门户所在,持神器也很难发现位置。如今催动神器的妙用,以仙家元神笼罩山野,很快就有了清晰的指向,附近果然有一处上古仙家秘境。

虎娃没有直接冲天而起,而是在树冠间缓缓飘行,他已确定了那处上古仙家秘境的门户位置。恰在这时,他忽然眉头一皱,因为左手背上有莫名的感应——计蒙居然在暗中窥探!

虎娃有些纳闷,天子使团三天前就到达成阳城了,计蒙在半道无论有什么埋伏都失去了意义,该撤的人早就撤走了。计蒙本人为何还待在这里,又恰好发现了他的行踪?

须知虎娃从成阳城离开后,未必一定要走这条路,那神符烙印先前并没有反应,说明计蒙并不知他的行踪,虎娃更没有提前告诉谁自己要去何处。此刻计蒙应该就是突然撞见他的,这种概率也太小了吧!

虎娃想杀计蒙,并很清楚计蒙也对自己动了杀机,虽不知计蒙在何处,他却已经感受到天地灵息中弥漫的那股杀意了,但他并不想与计蒙在这种突然遭遇的情况下动手。

在神符烙印有所感应的那一瞬,虎娃的身形忽然化做一道流光,没入了远处的山腰消失不见,他进入了那处上古仙家秘境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