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09章、意料之中

九黎诸部想当然地认为,伯羿斩杀妖邪后,清出的地盘就是他们的,因为他们离那里最近,这就是一个被默认的事实。但侯冈却指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严格地说起来,吴回大军并未进犯九黎之地,那一带尚是无主之荒野、自古有修蛇盘踞。

从军事角度,九黎早就准备好了大军,不可能等到吴回突破隘口之后再迎战,他们要给后方村寨的战略安排争取时间。在他们的意识当中,云梦巨泽之北是重辰之地,云梦巨泽之南就是九黎之地,却忽略了这样一个问题。

大家都愣了好半天,还是雨师计蒙率先开口道:“吴回大军压境,难道九黎要等他杀入家门才奋起御敌吗?”

重华看着计蒙居然笑了,点了点头道:“说得好,大军压境,请问‘境’在哪里?按中华礼法,君首不得兴兵进犯另一部领地,若想公断明白,也必须问问在座的各位君首,你们的领地边境究竟划在何处?”

侯冈却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此事也怪不得诸位君首,重华大人,您上次为天使册封五位伯君之时,就没有将使命尽数完成啊!封伯君而不划各部领地,因此才有今日难决之事。”

副使侯冈居然当场指责正使重华上次没把事情办好,而重华也没有反驳,他做痛心疾首状,用拳头打着胸口道:“是我之过!……既如此,今日就请五位君首划清领地吧。”

部族领地的意义,不仅是自己划出一块地盘,它是接受册封、与其他各部定立盟约的基础,代表着天下公认的利益和责任,受到监督与保护,其他各部不得随意侵占与进犯。但重华去年册封九黎五位伯君时,却没有划清楚。

这其实也怪不了重华,就连九黎五位大巫公自己都排斥。当时刚刚扫平妖邪,有大片无主之地尚待开垦,且九黎五大部很多村寨都是交错分布,划界之事也就暂时放下了。而更早的时候,丹朱就提过这件事,但九黎诸部大巫公根本就没接茬。

他们当时不接茬的原因很微妙也有些复杂,说不清道不明,可能是在内心深处,隐约对除九黎之外的其他各部族始终怀着敌意。

历代口述传承的巫史,在不断重新编纂、演变的过程中,也在有意无意给九黎各部民众灌输一种敌对意识,要在巫神的指领下,为蚩尤招魂、征服天下。他们迁至南荒,便认为南荒之地都是他们的,甚至重辰、共工……之地将来也是他们的,目前不过是暂时偏居。

但这无论是从历史还是从现实的角度,都是扭曲的,不接受人皇教化也就罢了,甚至也拒绝相安共处,为自身与天下各部都埋下了祸患。

因此重华昨夜才会有感叹,幸亏“蛊神”、飞黎赤、蛊黎钟等人都已不在了,而且经此一战,九黎各部中强烈坚持上述观点的死硬分子,也几乎都被打光了。九黎各部无力再战,只求在自保中尽量改善处境,因此有很多事情,如今才有机会去推行。

侯冈一招手,那悬在空中的地图又落了下来、平铺于众人眼前,不紧不慢道:“重华大人去年就该完成的使命,便在今日了结吧。五位君首都在场,并有中华天使公断、众人共同见证,将各部领地划分清楚,愿将来莫再有今日之争。”

帝江忍不住喝道:“今日是裁决两部大战之事,还是来为诸部划分领地的?此事可容后再议,应先论吴回之罪!”

重华面无表情道:“以前事为师,乃后事之资。将来再有冲突,也好断明是非。五部伯君首早已受天子册封,天下各部不得侵犯其部族领地,首先得明确其领地何在,这也是保护黎民得以生息安宁,怎可不于今日裁定?”

虎娃看着重华与侯冈,心中暗叹不已。这两人来的路上应该早就商量好了,在裁决现场一唱一和,突然将事情引到划分部族领地上。而且重华昨夜与飞黎望的密谈内容,虎娃已知晓,重华完全就是有备而来,反倒令帝江感觉是节外生枝了。

五位大巫公面面相觑,最终还是飞黎望率先开口道:“大战之后,黎民疲弱急需休养,我等得向天下各部明示,哪些地域不得受进犯,这是保境安民之举。既如此,我先划出飞黎之地,若有不妥,则与四位君首商议,并请天使大人公断。”

飞黎望这一出头,其他四位大巫公也坐不住了。重华既然当场抛出这件事,便就是料到这几位大巫公会有什么反应。

飞黎望刚才说的话很对,九黎刚刚遭受重创,若再遇外敌入侵,只能龟缩在南荒深处据险固守,根本无力发起反击。他们是随时会受到威胁的人,既请中华天使公断,就要尽量得到各部盟约以及中华天子的庇护。

但这一切的前提,是将责任和利益范围划分清楚,哪些地方是你的、他人不得进犯?大战已经过去,结果难以改变,现在要考虑的就是将来的生存与发展。

飞黎望已经带头划领地了,而飞黎部的位置可是在九黎各大部的中央,他向外多划一片,其他各部就等于少了一块,怎能不商议清楚。只要其他四位大巫公与飞黎望商议,就等于自己也开始划领地了。

此事关系到每个人眼下最大的切身利益,在搞明白之前,其他的事情都得暂时放下,就算帝江不满亦阻止不了。

九黎五大部原先只是一个整体的族群分支传承的概念,但从这一刻起,也有了明确的地域以及权责概念。不仅重辰或共工不能无故侵犯九黎之地,九黎五大部之间也会受到盟约的束缚。

重华给了他们五根削尖了的软树枝,沾着红色的颜料就在地图上现划,五位大巫公之间很快就起了争执。

飞黎望故意向外多划了一点,山黎狻立刻就不干了,指出那本应该是山黎部的地盘。飞黎望则笑着劝说,如今妖邪已除,山野深处还有大片地方可以开垦,就不必计较这些了。

木黎户却插话反驳,尚需开辟的荒野,怎能比得上早已定居开垦两百年的地域?原先诸妖邪占据之地好商量,大家谁先开垦就是谁的,但已有的地域必须先严格分清楚。

重华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,在众人争执最激烈时摆手插了一句:“五位伯君首划出部族领地,也别忘了划出你们本人的封地。封地本应为天子所赐,但九黎情况特殊,只要你们自己在部族领地中划出来了,族人不反对,我自当禀明天子认可。”

好嘛,这下五位大巫公又有得忙了,先在部族领地中划出本人的封地,然后再协商各部族的领地边界。各大部有不少村寨是交错分布的,此刻也看出了各位大巫公的聪明才智,对着地图居然当场就想出了解决办法,互相交换搬迁村寨,使各自的领地都连接成一整片。

好在南荒地域广大,各村寨散布得很开,中间很多地方根本就没人住,想划出边界并不难,九黎五大部已有的村寨地域,差不多用了半个时辰就搞定了。接下来有点难办的是大片适合开垦的无主之地,既然谁都没有占据,又该怎么划呢?

看他们在那里争了半天,禄终冷笑道:“既是无主之地,诸位却想划入自家之中、禁止他人开垦迁居,这又是何道理?若这样也行,当年我重辰部就将广袤南荒都划入领地之间,哪还有九黎南迁之事,你们一来便等同进犯!”

重华适时开口道:“颛顼为天子时,便有垦荒之策。中华四野之无主蛮荒甚广,颛顼帝鼓励众部族生息繁衍、多蓄人丁、开垦边荒。各部领地之外的无主荒野,邻近者皆可开垦,而后上报天子,再封入领地之中。”

重华首先还是以礼法公断。对于适合人居的无主之地,中华天子也鼓励各部拓荒,但要开垦之后才能纳入受盟约公认与保护的部族领地,原则上是谁开垦便归谁所有。

若是一片尚无人涉足之地,某个部族未经开垦就想私自把它划进自己的地盘,这也是不被认可的行为。因为部族领地就意味着受到盟约的保护,邻近的其他各部便不可再进犯了。

对于九黎五大部而言,某部划一片无主之地归自己,看似没有侵占别人的地盘,但其他四大部也不能答应啊,那就意味着他们将来也不可涉足了。

所以重华提醒各位君首不要太过分了,互相之间也得盯紧点,不能让对方随意乱划。无主之地就是无主,各部机会共有,谁先组织人手去开垦拓荒才算谁的。

其实在上古年代,无人占据的荒野很多,更宝贵的资源是相对不足的人口,就算在各部族已有的领地中,还有大片的荒郊野林分布。有些地方也根本不适合开垦、甚至是常人不可能涉足的。

真正有价值的地方,是那些已经历了上千年开发的沃野田园,凝聚了历代人的劳动与智慧成果,修建了水利排灌设施与来往运输道路,并建造了起到治理中枢作用、可在很大程度上抵御各种天灾人祸的城廓,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部族领地。

中华天子鼓励各部拓荒,但各部族在盟约中受保护的领地边境,必须要明确。在这个前提下,五位大巫公当然也想尽量多占一些便宜再说。他们最终划出来的地盘,要想受到国中礼法的保护,也得经过重华的公断裁决。

重华允许谁多划一点,都是在给面子,所以九黎五位大巫公皆有求于重华。重华将这份地图带回去,受保护的部族领地也只是暂定,最终还要由中华天子下令核准。至于中华天子怎么核准,那还不是要听重华大人怎么向他解释嘛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