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08章、侯刚之问

重辰与九黎的冲突,自少甲辰之死而起,天使公断,也当从少甲辰之死开始。重华将虎娃转呈天子的那枚玉箴交给众人传看一番,事情过程已经很清楚了,而且虎娃与侯冈此刻都在场。

还没等别人说话呢,禄终已开口道:“我父君离世前已声明,少甲辰之死与奉仙君及侯冈大人无关,他们只是路过,只怪沿途众族人认错……父君伐九黎时尚不明内情,事后也多谢奉仙君与侯冈大人作证,方能明了真相。”

重华又说道:“我也得多谢奉仙君与侯冈大人,否则此事难以辨明。是奔流村族人杀了少甲辰,禄终大人又想怎么追究呢?”

禄终面无表情道:“他们都已经死了,已无从追究。但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,请天使大人公断吧。”

重华点了点头:“下面就该轮到蛊黎部的事了。奔流村族人杀了少甲辰之后,害怕被追究,于秋收后渡泽而去、到达蛊黎之地。蛊黎部欲开拓南荒正缺人手,便收留了他们。重辰部发现少甲辰失踪而奔流村众族人逃亡,查到了奔流村族人的下落,派使前往蛊黎部索人。蛊黎部却拒不交回,此举无理。”

蛊黎涂开口解释道:“既然收留了他们,就是不想让他们再受重辰残害,怎能把人交回?”

禄终却冷笑道:“话说得倒好听,可他们人呢?都死在你蛊黎部的地盘中,却连凶手都不知是谁!”

重华咳嗽一声道:“诸位不必争执。奔流村族人为吴回大人逃亡之家奴,吴回大人派使追索,蛊黎部应当交出。若怜其困苦、欲收留庇护,按国中礼法,也应先与来使协商、出财货赎人。”

既然已经上升到天子使者公断的高度,对有些事情的看法,就不应该带太多个人感情色彩,而要先讲国中礼法。奔流村原在吴回的私人封地中,其族人的身份也都是吴回的奴仆,某种意义上类似于私人财产。

奴仆逃亡的事情常有,有时主家若追不回来也就算了,但如果派使追索,蛊黎部确实应该把人交出来,否则在当时的年代,会被视为一种非法侵占行为。不想交人也可以用另一个办法解决,那就是交财货赎人,但这需要双方协商、征得重辰部的同意。

山黎狻开口道:“在那种情况下,天使大人难道认为吴回会答应吗?”

若是换一种情况,只要蛊黎部姿态放低一点,象征性地交点财货也许就行了。可是事涉少甲辰之死,而重辰部也早就准备好了欲攻伐九黎,哪怕蛊黎部愿意交出再多财货,吴回都不能答应——在座众人对此皆心知肚明。

重华却板着脸道:“吴回大人答不答应,那是他的事情;而蛊黎有没有这么做,则是蛊黎的责任。我想问清楚,蛊黎部是先提出交财货赎人的要求,而后被吴回大人拒绝,还是直接就拒绝交人?”

蛊黎涂小声道:“无谓之事何必再做,蛊黎钟直接拒绝了吴回的要求。”

重华追问道:“这些都是蛊黎钟做的?”

蛊黎涂:“是的。”

重华又用目光扫视另外四位大巫公,那四人也都点了点头。重华厉声道:“蛊黎钟私留吴回大人逃亡之奴仆,被人上门追索却拒不交出,亦不出财货赎人。况且事涉少甲辰之死,不交出案犯让重辰部查明,在吴回率大军到来之时,反将奔流村全体族人尸身摆到阵前挑衅。若说蛊黎钟怜奔流村族人无辜而有心庇护,此辩解之言,在公断时不可采信!因其既未保全奔流村一族性命,事后又辱其遗体。蛊黎钟行事无礼,存心挑起两部之战,当受重罚,应押往帝都交有司论罪,由天子下令惩处。”

在场众人都有些错愕。重华公断,第一下板子居然打到了蛊黎钟身上,但仔细一想,将事情层层剖析,重华的公断并无偏颇之处。首先要为两部之争负责任者就是蛊黎钟,在座的九黎五位大巫公也都没有出言反驳。

副使侯冈适时开口道:“蛊黎钟已死,尸骨无存,无法押至帝都处罚。”这才是问题关键,反正怎么罚蛊黎钟都无所谓了,五位大巫公又何必再计较什么呢?

重华:“无论其人还能不能受罚,也要先明其罪。其人已死,有些事情已无法再追究,但另一些处罚仍应承受。蛊黎钟身为蛊黎部君首,私自藏匿他人之奴仆,等吴回大人上门追索时见到的却是尸体,他亦有责任交出杀人凶手。”

侯冈:“蛊黎钟本人也交不出凶手了。”

重华:“可是他仍须交财货赔偿,这是整个部族的责任,就算蛊黎钟已经死了,这笔财货也要由蛊黎部来出。今日我主持公断,就请重辰部与蛊黎部当面协商,究竟要赔多少?”

蛊黎钟人虽然死了,但账还得算,他是以君首的身份代表蛊黎部做的事,所以这笔钱得由蛊黎部来出。共工部君首帝江忍不住质问道:“吴回因一己之私怨,率大军进犯九黎,残害黎民无数,这笔账又怎么算?”

帝江此时开口说这样的话,显然是在拉拢九黎。重华瞄了他一眼道:“账要一笔一笔地算,事情要一件一件地断,先了结这件事,再谈下件事……禄终大人,你要多少财货?蛊黎涂大人,你又想出多少财货?此刻就现场协商数目,若有分歧难决,便由本使公断。”

禄终冷冷道:“我要的,他们赔不起!”

这时虎娃突然开口道:“天使大人,按您的裁决,奔流村一族是否仍是吴回奴仆?”

重华:“如今是禄终大人之奴,尽管他们已经死了。”

虎娃起身来到禄终面前行了一礼:“君首大人能否答应我一个请求,我出钱将他们从您手中赎出。”

禄终看了虎娃一眼,意味深长道:“看在我父君的面上,我可答应奉仙君的请求。说什么赎,人又不是你私留的,我直接卖给你得了,出多少财货随意!”

虎娃:“中华天使公断的场合,我怎能随意,这些黄金请您收下!”他不知从何处取出一颗金灿灿的头颅,将这块人头大小的黄金以双手递给了禄终。

金头很沉啊,一般人根本拿不动。虎娃一直随身带着不少黄金,曾经用金头“买”下玄衣铁卫的人头,但黄金还没用完,此刻又掏出来一颗金头。

禄终接过黄金道:“奉仙君真是大方,奔流村族人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值钱吧?”

重华见禄终已收起黄金,接着开口道:“禄终大人的奴仆已成奉仙君的奴仆,不论是死是活。既如此,就应是蛊黎部赔偿奉仙君。”

虎娃摆了摆手道:“我与蛊黎部很多族人有旧,也曾接受过他们的招待,之所以从禄终大人手中买下奴仆,就是想免去蛊黎部赔偿之责。”又环顾帐中众人道,“奔流村一族既是我的奴仆,我便要追究杀害他们的凶手,那颗金头,其实是买下凶手的人头。”

重华:“奉仙君的私事暂且不提,我们公断重辰部大军进犯九黎之事。”

副使侯冈突然开口道:“重华大人且慢,请问重辰部何时进犯九黎了?”

山黎狻、木黎干、蛊黎涂皆面现怒容道:“侯冈大人为何明知故问?”

侯冈却不动声色道:“我说的话,可能让九黎诸位君首不满,但在这种场合,必须要问清楚——吴回大人率军究竟进犯了哪一部的领地?”说着话一挥手,一幅画在绸布上的地图飞起,凭空悬于大帐后方的正中央。

地图上不仅标注了重辰与共工的领地,还标注了九黎各部村寨的位置,也包括山川、河流、道路等分布情况,更用醒目的颜色画出了吴回的进军路线,以及重辰与九黎大军交锋的战场所在。

侯冈解释道:“这幅地图,是重华大人亲手绘制。九黎各部村寨的分布,是依据当初帝子丹朱南巡时、九黎五位大巫公亲自提交的图册所注,还标明了各路妖邪曾盘踞之地。我曾陪同奉仙君远游,自云梦巨泽西岸进入蛊黎之地,沿途尽是无人荒野,渡泽之后又走了很远才到达九黎村寨。所以我想问清楚,吴回大军究竟进犯了哪个部族的领地,双方交战的地点又在哪里?”

帐中众人都有些傻眼了,五位大巫公皆涨红了脸却说不出话来;帝江欲言又止,似是被雨师计蒙暗中阻止;计蒙则眯着眼睛大有深意地看着侯冈。

地图上标得清楚,吴回大军登岸、扎营、与九黎大军交战之地,根本就不在蛊黎部的地盘中。蛊黎部离那里最近的村寨也有八十里远呢,那一带地方原是修蛇占据的地盘!

别说是九黎南迁之后,就算是轩辕打败蚩尤之前,修蛇便早已盘踞在那一带了。修蛇盘踞之地原本不适人居,伯羿与修蛇一番大战,林木摧折、山陵崩颓,才平整出了那么一大片地方。

伯羿斩尽南荒妖邪,九黎诸部可顺势开拓地域,但他们的人丁有限,短时间内不可能涉足太多地方。吴回奇袭当然要讲究出其不意,他选择的登岸进军路线,便是尚无黎民活动的区域。无论怎么算,那里在开战前也都是无主之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