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06章、至简之人

重华看着虎娃,缓缓开口道:“先答奉仙君之问,才好请奉仙君解惑。我拿到了奉仙君托卢张大人转呈天子的玉箴,很多人都私下赞叹奉仙君手段高明,毫无痕迹便挑起一场大乱。不知奉仙君有何话可说,你与巴君少务又意欲何为?”

这个问题好尖锐,以虎娃的身份为何要挑起这场战争,并导致中华南方几个最重要的大部族之间的矛盾大爆发?天子朝堂上很多人都有这种疑问,只是不好公开说出来而已。

重华还特意提到了少务,想必很多人都很清楚虎娃与少务的关系,以及他在巴原上的影响力。少务恢复了强大的巴国,无论看人口还是地域,天下各部、各属国皆不能单独与巴国相比。

在外人看来,虎娃行事就代表了少务,这两兄弟简直就是穿一条裳的。虎娃挑起中华南方大乱,崇伯鲧又从自家领地中打通了连接巴原的道路,这一切难免令人浮想联翩啊。

虎娃直视着重华的眼睛,反问道:“我需要解释什么吗?”

重华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奉仙君的确不需要做任何解释,你那枚玉箴已将事情经过说清,至于他人有何猜疑,那只是他人的事。我单独约你来此,就是想当面问问你本人,至于奉仙君愿不愿开口,我亦无法勉强。”

虎娃终究还是叹息道:“若非重华大人已先答我之问,我此刻也就不必再与你多说什么。你方才居然提到了我师兄少务,怀疑此事与他有关。我倒想多问一句,少务不接受册封当如何,接受册封又如何?”

重华想了想,答道:“不接受册封,于巴国无损;接受册封,于巴国或有益。”

虎娃:“除虚礼之外,如何才能见实益?”

重华:“打通常人可行之路。”

虎娃:“九黎、共工、重辰能威胁到巴国吗?”

重华:“不能。”

虎娃:“巴国能威胁到中华各部吗?”

“不能。”答完之后重华又想了一会,开口补充道:“但在很多人看来,少务通过崇伯鲧开的那条道,若有必要时,可随时发兵、运物相助崇伯鲧。”

虎娃:“无论谁为中华天子,能威胁到巴原吗?”

重华:“当然不能,就算崇伯鲧也不能。那条路穿行蛮荒盘旋六百里,沿途险关重重,难以用之互相攻伐。”

虎娃:“无论谁为中华天子,又会如何待巴国?”

重华:“只能安抚交好,有利而无害。”

虎娃:“既然你我都能看明白,巴君少务是白痴吗?”

重华又苦笑道:“当然不是,但奉仙君此刻非是答我之问,而是在答天下各部之问……就不谈巴君了,只谈奉仙君本人。”

其实很多人担忧或者猜疑的事情,是巴国会通过那条道路发兵或运送战略物资相助崇伯鲧。他们又将崇伯鲧开道入巴原和南方大战联系到一起,因为虎娃的身影出现在这一系列事件中,就像一个幕后的大阴谋家。

而虎娃通过反问告诉重华,少务应有自知之明,巴国完全没有必要卷入中华各部之间的冲突中,那样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却得不到相应的好处。无论谁是中华天子,都会尽量安抚与交好巴国,只要少务安坐巴原,各方势力都不会去得罪他。

什么都不做,就能得到最大的好处,又何必付出代价卷入冲突呢?少务只要不是白痴,就不会跑到巴原之外去挑事,他要防备的反而是其他势力在巴原生事。

声明此事与少务无关,虎娃又反问道:“我本人还有什么好谈的?”

重华:“只是有疑惑而已,您出现在所有的事件中,不能不令人起疑。您早知大江两岸各部形势,以仙家手段只需顺势为之,便可导致一场大乱。只是不知,奉仙君为何要这么做,您幕后又是何方势力?”

虎娃笑了:“莫说重华大人不知,我自己也不知啊!你是故意要这么问的吧?但你有句话说错了,我当初并不知大江两岸各部形势。你此番与侯冈同来,想必也问过他了,清楚是那时是什么情况。”

重华的神情颇有些哭笑不得:“我当然已问过侯冈,他和你当时是什么情况,也都清楚,但在他人看来,恐难以置信啊。你路过就是路过,少甲辰该死就是该死,只是顺手帮了那些可怜的奔流村族人一回。奉仙君当真是至简之人!”

虎娃做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,简单到太多人几乎不敢相信。他接着反问道:“重华大人若不清楚实情,又会猜疑我挑起大乱与谁有关,不会是真的想到了少务身上吧?”

重华:“在见到侯冈之前,我曾猜疑你是雨师计蒙的同谋。”

虎娃纳闷道:“雨师计蒙?我又与此人何干?”

重华解释道:“因为奉仙君先前并不认识帝江,所以未觉共工部此番行事阴损异常,那不是帝江的脾气。待见到计蒙出现在帝江身边,我才明白过来……你想追查屠灭奔流村一族的凶手,禄终和帝江都不可能做这种事。他们不是不会杀人,但不会那样杀人。”

虎娃眯起眼睛道:“重华大人在暗示我什么吗?”

重华:“我只是说出我的判断,但我亦无证据。”

虎娃:“您方才问我的那些话,其实蛊黎钟和吴回都问过。他们也曾提醒我,屠灭奔流村一族究竟符合谁的目的、对谁最有利,谁就可能是凶手。”

重华低头叹息道:“如此说来,可怜的奔流村一族,谁都有可能杀了他们,因为那符合所有人的目的。重辰部要有开战的借口,九黎要以此激发士气,共工部巴不得他们斗个两败俱伤……还有幕后欲挑起这场争斗者,更有可能暗中下手。”

虎娃:“若我真有阴谋欲挑起大乱,连我自己都有可能杀了奔流村一族,甚至连重华大人您都脱不了嫌疑,是不是这样?”

重华:“所以我说该为奔流村一族之死负责者,今日皆在天使大营中。但此事的确与我无关,我事先甚至毫不知情。”

他用脚尖在岸边的泥滩上划出一道深沟,然后又一脚把这条沟给踩平了,接着道:“若裂隙已深,难以弥合,只能让壁垒自行崩塌。我为除凶平患而来,凶患已成、冲突难抑,只能待其爆发宣泄后方可平定。我实非挑起争端者。”

虎娃:“丹朱当初做的,符合天子帝尧的想法,可惜终究不能弥平隐患……而我当初若未路过奔流村,会有今日之事吗?”

重华:“当然还会有,实也与你无关……奉仙君方才说,蛊黎钟和吴回都曾问过与我今日同样的问题,我倒是建议您,此话今后莫再对人提起。”

虎娃:“为何?”

重华似是玩笑道:“假如这真是你的阴谋,曾当你面揭穿阴谋者都死了,这不更令人起疑吗?”

虎娃亦笑道:“我若真是那样的人,重华大人今日约我私谈,又当面揭穿阴谋,处境不是更危险吗?”

重华:“那倒不会,你若并无阴谋,我自然无恙。若真是你的阴谋,那么多人都看着我单独与你离开大营,若我出了任何意外,你都难逃嫌疑。所以奉仙君此刻反而得保证我的安全,我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虎娃:“不开玩笑了!重华大人是否想到自己的处境真有凶险?若有人存心挑起大乱,先刺杀你再栽赃于某一方,可比死一个少甲辰后果严重多了。”

重华无可奈何道:“我当然清楚,无论谁来做这个天子使者,都会有此凶险,但总得有人来吧?而且你能想到,在场各方势力也都能想到,都会防着对方这么做,至少我在此地还是安全的。但话又说回来,真有人这么干的可能性并不大。有怨恨冲突而互相指责对方很正常,但想刺杀天使栽赃,那就是公然反叛、欲招至灭族之祸了。”

虎娃:“我该说的都已说了,重华大人还有什么想问的?”

重华:“大营之中,奉仙君原是最不可测之人,明日公断之前,我见奉仙君一面,是不想再出节外事端,就算是我多心了。此刻只有最后一问,你如何能在战场上顺利劫走吴回?”

虎娃取出一枚玉环道:“我今日在大营前唯一未说的事情,就是崇伯鲧大人曾交给我一件信物。”

重华微微一怔,有些变色道:“奉仙君将这信物随身带着,怎不早说!”

虎娃有些无辜地一摊双手道:“我忘了,真的是忘了!今日并非是我去找你,而是重华大人来找我的。”

两人结束了这番私谈,并肩走回大营,虎娃突然以神念道:“如你所言,能为天下除凶平患者,才真正配得上天子大位。你今日既行除凶平患之事,有没有想过自己能成为天子呢?”

重华突然怔住了,停下脚步好半天都没说话,眼见虎娃已经走向大营,又突然开口道:“奉仙君,请留步!”

虎娃转过身来道:“重华大人请放心,今日之语,我不会对他人提起。”

重华:“我今日之所以私下与奉仙君说了这么多,是你令我感觉似曾相识。”话音中带着还复杂的神念,然后举步走入大营。

虎娃令重华感到似曾相识?他们当然不是同样的人,一个人是“看不透”,另一个人是“很简单”,但重华另有所指。

重华虽然是颛顼后裔,但到他父亲这一代已是平民。重华能一步步走到今天,凭的就是他本人的才干,且能人所不能。

其父瞽叟以及他同父异母的弟弟,是如何几次三番谋害于他、而重华又是如何恭顺仁孝待之的事迹,早已传遍天下各部,令重华博得美名。对于此事,虎娃曾有不同的看法、认为重华谋虑甚深,但它同样也说明了重华能人所不能——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!

出身低微而有才华的人很多,但仅有才华是不够的,因各种缘故被埋没的人才还少了吗?对于别人而言,那样的经历可能只是苦难,但重华却恰恰能让它成为一种机会。

而另一方面,就算身处高位而无才干,或有才干却无实行,都不可能成就功业。重华能有今天,不仅是他抓住了机会,随后也展示了才干、真的做了很多事情。

他成了帝尧的女婿,看似受尽天子恩宠,但处境也很尴尬。若崇伯鲧未能成为天子,在帝尧眼中,重华就可成为与当年仓颉类似的一个过渡人物,然后再传位于丹朱。

这种可能性也许不是很大,因为丹朱想与崇伯鲧争位的胜算并不大,但只要还有一丝可能,重华就得明白自己是什么处境。

重华已了解虎娃的身世。虎娃出身巴原北荒村寨,少年时孤身进入巴原,一步步走到如今,其人看似至简,其实又是多么不凡!重华的神念并没有明确表达任何意思,只是发出了某种感慨,这感慨耐人寻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