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03章、苦差事

还有一种微妙的心态,旁观者虎娃也许比禄终本人体会得更明白。伯羿、崇伯鲧、禄终、帝江并称中华四大战神,但大家提到这四人时是有先后顺序的,崇伯鲧位列第二而禄终位列第三。

伯羿神弓在手则举世无敌,这是天下各部公认的,但好斗的帝江心中并不服气,曾在帝子丹朱南巡途中邀斗伯羿,结果被伯羿所败。至于战力不亚于帝江的禄终,他对伯羿是什么观感且不提,但至少对崇伯鲧是不太服气的。

伯羿就是一名战将,也是个不大的部族的首领,平日无论谁想与他切磋,伯羿都不会拒绝,他天下第一战神的威名,完全是一个又一个对手成全的。但崇伯鲧从来不以个人战力闻名,更不借此扬名,他就是颛顼帝一系所有部族势力公认的领袖。

从没有人去挑战崇伯鲧,就算有人想去挑战,恐怕早就被人拦下了。崇伯大人需要亲自动手吗,他是你想挑战就能挑战的人吗?

禄终曾经就有这个心思,结果还没等别人劝阻呢,就被他老子吴回揍了满脑门的包。吴回不仅数落他不敬,还呵斥道:“你咋不去找天子帝尧切磋呢,那样一定能取胜的!但有人会夸你了不起吗?只会说你无耻、无礼,天下高人不群起攻之,就算你命好了。”

吴回的话说得倒不错,可禄终心里能服气吗?像他这种人,哪怕是伯羿手持神弓站在面前,也敢上去大战一场,心中难免憋着一股火,甚至认为崇伯鲧名不副实。再加上重辰部最近的战败,禄终有敌意与怒意也正常。

面对禄终的责问,虎娃并没有解释什么,只是发出了一道神念,如实展示了崇伯鲧交给自己这件信物的经过。很显然,崇伯鲧可能只是担忧虎娃和吴回之间会起冲突,所以叮嘱他可在必要的时候出示信物,并没有委托虎娃做别的事。

如此说来,虎娃真的不算是代表崇伯鲧的使者,这个身份是吴回加到他头上的。吴回这张老脸倒也能挂得住,又咳嗽一声道:“禄终,你怎能说奉仙君只是在战场上眼睁睁地看着,就是他出手救了为父!”

禄终的神情不再像方才那般愤怒,但仍很不满地反问道:“救您?他若不插手,您一样能回到渡口大营,而且还能早回三天。他在战场上将您劫走,见者皆高呼您被擒获,还平白让后方大军担忧!”

吴回面露不悦之色,重重地一拍大腿似要发作,最终却只是长叹道:“终儿,你有所不知。假如奉仙君不出手,我的确能早三日回归渡口大营,但一定是昏迷中躺着回到落汉城。也许醒来后只能与你见最后一面、匆匆交代几句后事而已。为父自诩英雄一世,怎能忍受那样的结局?此番战败之后,是奉仙君让我能不失尊严体面,并保证重辰部人心不乱,为父心中真的是感激万分!我如今已时日无多,紧急召你归来,不仅是奉仙君要问你话,更是要为重辰部安排将来之事。”

听到这里,虎娃也不禁暗叹了一口气,吴回如今是什么状况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。

突破大成修为后,修士便可拥有先天完满之寿元,且修为越高寿元便越长久。但只要没有突破地仙修为,寿元终究是有尽头的。而另一方面,梦生之境中渡过的时光以及施展诸如推演等大神通手段,同样会以常人看不见的方式消耗寿元。

假如吴回直接返回渡口大营,虽也能得到及时救治,但伤势很难稳定下来,尤其是体内的毒素更是难以驱除干净,只能暂时以修为强压。待他回到落汉城中,只能勉强保持神智清醒交代一番后事,随即恐怕就要离世了。

虎娃为吴回疗伤驱毒,至少在表面上能让所有人都看不出破绽,甚至禄终面对面时都没有察觉父亲的异状。吴回原先还能活多少年,虎娃也说不清,只知此人的生机已到了逐渐衰竭的时候,而如今受此重创,已是时日无多了。

因为虎娃,吴回还能若无其事地重新整编队伍,率众人回到落汉城。这一路上军容齐整,他本人看上去仍是威风凛凛,并对外宣称此番是重创了九黎大军、胜利回师。这对鼓舞人心是非常重要的,至少重辰内部绝不能乱,否则后果比战场上的失败更严重。

少务平定巴原时,战胜以战败处之;而吴回与九黎大战,战败了却摆出战胜的架势,这是针对不同的情况。更重要的是,吴回能以正常的状态、有足够的时间去从容地安排后事。

虎娃当初仅有四境修为时,就曾经为后廪做过这样的事情。如今已有九境七转修为,手段当然更加高明。更令吴回感激的是,虎娃替他保守了这个秘密,并没有对任何人说破。

禄终闻言大吃一惊,扑过去跪倒在地,握住吴回的手腕道:“父君,这是真的吗?事情怎会是这样!”

这当然是真的,以禄终的修为已经握住了吴回的脉门,怎能还不清楚父亲的状况。吴回伸手抚着他的头发道:“我早知会有这一天,只是遗憾此番进军九黎未能大胜。你这些年早已做足了执掌重辰的准备,可以走得比我更远、做得比我更好……”

禄终已伏在父亲怀中泣不成声,虎娃见此情景便悄然离开了。

……

吴回的亲卫队长季考大人醒来时,虎娃就坐在床头。他轻轻一动,就听见虎娃说道:“季考将军,你的伤势已无大碍。我本想让你多昏迷几日彻底恢复,但今天却不得不提前将你唤醒。你在一月之内尚不得与人激斗,仍须好生调养。”

季考赶紧下床向虎娃行礼道:“是奉仙君救了我吗?请受我一拜!”

虎娃摇了摇头道:“也不能算是我救了你。以你的修为自能恢复,只是耗费时日更久,一些隐患短期内难以尽数消除罢了。”

季考:“您为何今日将我唤醒,是伯君大人那里出了什么事吗?”已经回到了部族,有什么事也用不着非得季考去办了,但虎娃却在其伤势未完全恢复之前将其唤醒,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。

虎娃点头道:“是的,明日就是重辰部新君首受禅的典礼,吴回大人将君首之位传于禄终,季考将军须统领仪仗。”

次日,就在落汉城中,吴回举行典礼,正式将重辰部君首之位传给了次子禄终。这早在众人的意料之中,如今终于完成了这个仪式,奉仙君亦到场观礼。

禄终对虎娃的态度变得和善了很多,也不再提少甲辰之事。假如不是虎娃,吴回甚至都不能从容地完成这个仪式,而对于每一个部族而言,这样的仪式都是神圣而重要的。不论禄终对崇伯鲧还有什么看法,至少对虎娃本人不应再有敌意。

紧接着重辰部就接到了消息,天子帝尧正式派使前来,召集重辰、共工、九黎各部君首相见,为冲突调停并做出公断。此番帝尧任命的中华天使是重华,重华还带了一名副使前来,便是侯冈部的君首侯冈。

中华天使的名头听着威风,可未必都是好差事啊。像卢张当初去册封侯冈为伯君,那是求之不得的美差,也是天子帝尧对卢张的褒奖。那一路就是游山玩水,倒了地方之后定会受到热情而隆重的接待,私下里还能收到不少贵重的礼物。

可重华此来是为各部冲突调停,并要代表天子当场做出裁决。在这种情况下,不论怎么裁决往往都会有人不满,假如因为调查不清或裁决不公引起各部质疑,天子帝尧的权威当然不能受影响,那么为了平息众怒,恐怕受到斥责甚至惩处的就是重华了。

天子朝会时,很多人都提议让帝子丹朱来当这个使者,原因也很简单,丹朱刚刚巡视了共工与九黎,还因收服九黎得到天子的褒奖,转眼间就出了这么大的乱子,那也应该由丹朱来收拾残局。

可更多的人却提出了激烈的反对意见,反对者大部分倒不是为了维护丹朱,而是质疑丹朱能否做到裁断公正。有些话不必说出来大家皆心知肚明,九黎与共工皆与丹朱私下结盟,若派丹朱为天使,不是明摆着对重辰不利吗?而且很多人还直接质疑了丹朱的能力。

无论如何,此事对丹朱的威望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商议到最后妥协的结果,这个苦差事便落到了重华的头上。

当时重辰与九黎大军正在激战,而虎娃托卢张带的玉箴已送到天子朝堂。很显然这场冲突看上去与少甲辰之死有关,吴回打的是为子报仇、逼蛊黎部交出幕后凶手的名义。

此事不仅牵连到奉仙君,还牵连到侯冈氏君首。重华离开帝都后没有直奔南方,而是拐了一个弯先去了一趟沇城,带着天子的任命找到了侯冈。

任命侯冈为副使,就是重华的建议,侯冈亦是少甲辰之死的现场见证人,带他去更能说明情况。并不是每一位中华天使都可乘坐轩辕云辇的,以重华的身份尚无这个资格,但他带的使团队伍规模却不小,还备足了各种给养辎重。

为战乱调停,可不像去册封伯君那样会受到热情的接待,而且就算有人想好好款待,重华也得注意避嫌,接受一方的好意必会受到另一方的猜忌。所以重华干脆连扎营的帐篷都备好了,吃的用的一律自给自足,至少在态度上表明了公正的立场。

这样一来,路上便不可能走得太快。等重华到了地方,重辰与九黎的仗不仅打完了,就连重辰部的君首都换人了。

重华扎营的地点就在大江岸边,江对岸是器黎部与木黎部的地盘,东侧是共工部的领地,西侧是重辰部的领地,然后召集各部君首来见。在这种场合是不允许动手的,否则视同为反叛,君首本人只可携一名随员进入天使营地议事,可能也是为了防止场面失控吧。

但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,各部肯定都要派驻大军到外围防范。共工与重辰本就有大军驻扎在边境,此时都向南靠拢到江边对峙,对岸也有九黎大军的营地。

九黎来了五位君首,就是重华不久前刚刚册封的五位伯君,他们都没有带随员。

共工部君首帝江带了一名随员,其人身份显赫,为雨师计蒙。雨师是炎帝时的官职,是国中地位非常重要的祭司,当年最出名的雨师名为赤松。据说赤松早已登仙而去,这位计蒙修为高超、得到了赤松的传承,亦被今人尊为雨师。

在天子帝尧朝中,历正宫掌管祭祀诸事,已没有雨师这个正式的司职。但计蒙在民间仍享此尊号,就如共工部的君首在民间仍被尊为水正。

别的人都到齐了,可是按照约定的时日,重辰部君首吴回却迟迟未至,让中华天使和各部君首多等了三天。在这个年代,长途跋涉耽搁几天倒很正常,但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太正常了。重华倒没说什么,但其他几位君首已连番斥责吴回无礼、傲慢,应当受到严惩。

三天后,重辰部君首的队伍终于到了,众人在大营前远远望去都吃了一惊,就连准备好了斥责喝骂的几位大巫公皆下意识地闭了嘴。重辰部来的人并非吴回而是禄终,而且禄终的亲卫仪仗看上去也不对劲。

仪仗不仅起到护卫作用,更多的是为了显示威仪,平日当然都是衣甲鲜明、刀枪耀眼。可是禄终的亲卫仪仗皆身着没有纹饰的素服,更重要的是,他们手中的武器是折断的。那些本该起到礼仪作用的长斧,此刻仅剩半截断杆。

按照重辰部的传统,这是服丧时的风俗啊,能令君首仪仗这么做的情况,那只能是前任君首刚刚去世……吴回竟然已经死了!

吴回确实已去世,禄终因此才会耽搁时日。虎娃为吴回调治伤势后,吴回本可以精力旺盛的正常状态再坚持一个月,若他想强行支撑,再苟延残喘一年半载也有可能。但若吴回自己想离去,那就是说走便走,他本人毕竟也有化境修为。

传位于禄终、安排好诸般事务,吴回世事已了,几天后便从容离世了。当禄终的队伍到达天使营地时,气氛显得悲壮而凝重。其他人不能进入营地,亲卫仪仗也要留在外面,季考如今已不再是亲卫队长,禄终进入天使大营后,他便是重辰部驻防大军的统帅。

还有一人陪同禄终而来,众人本以为是禄终的随员,不料却发现是虎娃。九黎五位大巫公皆吃了一惊,他们亲眼看见虎娃出手拿下吴回后便不知去向,如今再见时吴回已死,而虎娃却与禄终结伴而来。就算他们见多识广,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飞黎望失声道:“奉仙君,您怎会出现在这里,还与重辰部同来?”

虎娃答道:“我听闻重华大人奉帝命为各部调停公断,此事据说因少甲辰之死而起,而我是当初的见证人,理应来此一趟……诸位且谈诸位的事情,而我还有我的私事。”

话音中带着仙家神念,将重辰部领地中最近发生的事情介绍了一番,包括吴回已传位禄终,然后逝去等情况。同时他也声明,各部冲突是各部自己的事情,如何调停公断是重华大人的事情,他来这里只想追查杀害奔流村全体族人的凶手。

看禄终寒着脸的样子,应该也没心情跟另外几位伯君多话,虎娃的神念顺便将很多事情都解释清楚了,免得大家再追问。重华迎上前来道:“奉仙君,您能来这里真是太好了!先前不知您将至此,我还特意将侯冈大人也给请来了,侯冈大人便是天子任命的副使。”

虎娃与侯冈暗中自另有神念交流,讲述了彼此所了解的情况。侯冈听闻了那场大战的经过,也是震惊不已,又听说了奔流村的灭族惨案,更是面有忿色。

禄终没和另外几位君首打招呼,甚至连见面的礼数都懒得做样子,只是朝重华行了一礼道:“因父君离世,因此耽搁了时日,劳天使大人久候了。今日天色已晚,我要静思缅怀父君,有什么事明天一早再谈吧。”

大家都已经干等了好几天,禄终来了之后却不议事,反而继续把众人晾在一旁。假如来者换成吴回,其他几位伯君弄不好就直接开骂了,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再看看禄终的脸色,谁都感觉不好说什么。

免去一切饮宴游乐之事,每日静思哀悼亡亲,这确实也是重辰部的风俗。禄终说话时没看五位大巫公,只是瞟了帝江一眼,目光深处带着凌厉的杀意。雨师计蒙却示意脾气暴躁的帝江不必计较,反正人都到齐了,也不在乎多等这一天了。

当夜休息时,虎娃并没有和禄终待在一起,而是住进了侯冈的大帐中。这个天使营地其实被各方大军重重围困在中央,天地间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