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七部:鲧禹治水
第002章、禄终的敌意

季考大人已经在渡口站了三天三夜,这三天三夜没吃没喝,甚至动都没动一下,在盛夏里承受着风吹日晒,就如一尊雕像般望着南方。

重辰部从一年多之前就开始秘密修建这个渡口了,位置在云梦巨泽北岸的一片密林中,岸上生长的都是参天古木。低处的杂草以及枯枝败叶被清理干净,岸边是一片礁岩,经过削凿之后适合船筏停泊,而高大的树冠则遮挡住了地面众人的活动痕迹。

这个渡口远离重辰部各村寨,位于无人关注的荒僻地带,就是季考亲自率人悄然建成的,九黎诸部事先毫无察觉。重辰部大军从这里登上船筏、渡过云梦巨泽,突然出现在了九黎之地。战事开启后已没有了再隐藏的必要,很多树木被砍伐打造了更多的船筏,露出一片营地。

季考是一位大成修士,也是吴回的亲卫队长。

在巴原上,以少务独一无二的地位,其亲卫也都是国中特意挑选出的精锐,但也不可能有一位大成修士担任亲卫队长。就算在中华之地,大成修士亦地位超然,重辰部虽势大,但吴回的权势也不可能超过少务。

季考的情况比较特殊,他自幼就在部族中受到了严格的军事训练,是一位出色的勇士。他被吴回本人提携,先担任亲卫后又担任亲卫队长,就是在亲卫队长的任上突破了大成修为。从成为伯君亲卫的第一天起,季考所发的誓言就是遵从吴回的命令、护卫吴回的安全。

他突破大成修为后,吴回也不便强行让他屈尊继续担任亲卫队长,让他可选择卸任并在部族中享受更尊荣的地位。但季考自己拒绝了,他仍继续守护着自己的誓言。

身为大成修士,这位亲卫队长有了吴回亲口承诺的一个特权。若不是吴回的安全遭到威胁,在其他情况下他可以不出手,也不必理会其他的事情、服从其他人的命令。此事就发生在这场大战前不久。

在那场决战中,吴回周围站在前侧的亲卫,季考是唯一活下来的。蛊黎钟舍命掷出长杖,季考腾空跃起扑在了最前面,却被吴回的坐骑巨犀一蹄子踹了下去。巨犀在他后背踏足借力腾空吞噬了法杖然后炸裂,近处的季考也被炸飞了。

季考受了伤,爬起来之后一直就站在吴回的前方,为吴回抵挡器黎部远程军械的攻击,本来不算太明显的伤势也越来越重。吴回也看出他难以再力战了,给他下的最后一个命令就是率领残军撤离,并掩护大营中的后勤人员撤回云梦巨泽北岸。

身为亲卫队长本应誓死保护主帅,但这是吴回的命令,季考最终还是执行并完成了这个命令,他是乘坐最后一只木筏离开的。季考也清楚君首大人的本事,凭借化境修为以及神通广大的火灵幡,自能在战场上脱身而去。

当吴回御火灵幡飞向云端时,撤退的重辰部残兵以及后勤人员已经离开战场很远,正乘坐船筏穿行于云梦巨泽中。其他人看不见那最后一幕,季考却看见了,吴回被另一道流光截获、似是被强敌拿下了。

但那莫名出现的高人“劫走”吴回后,却没有落到九黎大军的方向,而是直接冲上天际消失不见。季考很意外,不知君首是被人劫走了还是被救走了,他当然深感担忧。

季考知道吴回的计划,君首大人应该与撤退的部队在这个渡口汇合,他就一直在这里等着,这一等就是三天,心情越来越沉重。曾有几名属下劝说季考暂时休息,结果都被无声无息的法力隔空扔出很远,大家知道他的心情,此后谁都不敢再靠近了。

连同季考在内,吴回的亲卫还活下来十几个,几乎人人带伤。主帅没有撤退,而亲卫却离开了战场,在通常情况是绝不允许的,可这恰恰就是吴回的命令。

假如吴回安然归来,当然就没有问题;但吴回若是失踪或阵亡,季考连同那十几个亲卫都算犯下了死罪。除了吴回本人没有能赦免他们,新任君首恐怕也不可能去赦免。就算禄终因情况特殊赦免了他这位大成修士,季考还有什么脸面容身立足?

重辰部君首的丧葬,向来有人殉的习俗,殉葬者一般都是没有留下后代子嗣的妾室。若是君首在正常情况寿终正寝,亲卫是没有责任的,可能还会受到下一任君首的重用。可君首若是死于刺杀或在战场上阵亡,所有亲卫同样要殉葬。

季考在渡口站了三天三夜,感到越来越绝望,他倒不是怕死,而是遗憾未能死在战场上,假如吴回出了任何意外,都是他这位亲卫队长的失职,根本没脸再回去。

撤下来的军阵残部以及后勤人马,此刻仍留在渡口大营中。吴回没有归来,大家也不好擅做主张,吴回将撤退的指挥权交给了季考,而所有人都在等季考的命令。

季考的身形虽像一尊屹立的雕像,但他却感觉身子发软,眼前也一阵阵发黑,就快坚持不住了。他从战场上撤退时伤势就已经很重,后又负责断后掩护与指挥撤退,接着又在这里等待吴回,并没有得到及时妥善的调治,全凭一股期盼的信念在支撑。

季考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,他身后还两千多人呢,应该留一部分人马指挥猪龙在这里驻守,然后他要率领大部队返回,哪怕回去后所面对的将是死亡。就在这时,季考突然眼神一亮,抬头露出狂喜之色大喊道:“伯君大人回来了!”

只见高空中有一道火光如流星般朝渡口方向飞射而来,正是催动火灵幡的吴回。火光后面还跟着另一道光华,当然就是护送吴回的虎娃了。

虎娃倒不是有意耽误时日,但吴回在武落钟离山昏迷了好几天。他的伤势不轻,而且所中的毒发作猛烈。是虎娃带着吴回从武落钟离山飞过来的,但快到渡口的时候,吴回却让虎娃放开了自己,奋起余力御火灵幡从天而降,不失往日威仪。

见吴回仍威风凛凛地就落在身前,季考已泪流满面,噗通跪下声音哽咽道:“伯君大人,您终于回来了!”

营地中两千多人都奔涌而出,齐声发出欢呼并跪拜行礼,只有吴回和虎娃还站着。虎娃忽有一种颇难形容的古怪感觉,他已不止一次听见这种欢呼。上一次是在云端出手拿下吴回时,欢呼的是九黎诸部族人;这一次是将吴回送到此地时,欢呼的又换成了重辰部族人。

君首安然归来当然值得所有人欢呼,吴回在这场战争中的表现,也受得起族人们的崇敬。这场大战虽然输了,但也可以说是赢了,吴回率大军渡泽奇袭重创九黎,并亲自断后掩护大部队安然撤退。

这样的说法也不能说是撒谎,只是换了一种描述的方式。重辰部绝对会这么对外宣称,甚至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是这么坚信的。吴回的强势归来,是战败后对民心士气最大的鼓舞。

等众人欢呼并拜见完毕,吴回这才示意大家起身,下令道:“诸位等得辛苦,再休整半日,明天一早便拔营启程,回师落汉城。”

落汉城是重辰部领地中的城廓,也是君首的驻地,如今的城主由禄终兼任。季考起身后问道:“请问伯君大人,这位少年又是何人?”

吴回特意高声介绍道:“这位便是名扬天下的彭铿氏大人,如今已受天子册封为奉仙国国君,此番就是奉仙君在战场上救了我!”

营地中一片哗然,刚刚起身的众人又再度跪了下去,既拜见奉仙君也感谢他相救君首大人的义举。虎娃只得还礼请大家起身,也没法再解释什么。

吴回这种人说话当然高明,他一开口便令人感觉虎娃与重辰部是站在同一阵营地(的)。但仔细琢磨,吴回也不算撒谎,虎娃确实将吴回从战场上带走了,这几日曾为他疗伤驱毒,也算是救治了吴回。

假如虎娃不插这一手,吴回也能御火灵幡回到这处渡口大营、得到及时的救治。但论驱毒疗伤手段,天下恐少有人能超过虎娃,至少吴回大营中没有。届时吴回就得凭着自己深厚的修为强压了,绝不会像此刻这般看上去若无其事。

虎娃陪着吴回走进了营地中的大帐,重辰部众族人自动分开一条道路,看向他的眼神皆极为尊敬。吴回当众宣称虎娃救了自己,却没有说出虎娃与少甲辰之死有什么关联,此事本就极少有人知晓。

来到大帐中坐定,吴回召来了营地中所有的首领,而虎娃的座位居然在吴回之侧与之平齐。吴回又给众人做了一番介绍,最后说道:“奉仙君是崇伯鲧大人的信使,代表崇伯鲧大人而来,诸位应敬之如敬我!”

吴回给了虎娃好高的地位、好大的面子啊!照说以国君的身份,地位也不低了,但得看是什么样的国君。奉仙国只是深山中的小国,人丁总计尚不足万数,这样的国君在重辰这样的大部族眼中其实也算不得什么。

而吴回给虎娃安了另一个身份,代表崇伯鲧大人而来的使者,地位却比一位小国之君要尊荣得多,至少在重辰部中,甚至可以和他这位君首平起平坐。

虎娃不过是拿了一件崇伯鲧的信物,崇伯鲧并没有明言让虎娃代表自己,更没有托他转告任何事情。但那件信物应该非常重要,持之者甚至能成为崇伯鲧本人的代表,否则吴回也不会是如此态度。这么重要的信物,没想到崇伯鲧就随手给了虎娃,且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。

吴回又吩咐季考道:“在族中就由你来负责接待与保护奉仙君,任何人皆不得对奉仙君不敬。奉仙君若有所需,定要尽全力满足。”

亲卫队长当然是吴回最信任的人,吴回让季考负责接待与保护虎娃,也相当于给了虎娃等同于自己的地位。季考上前领命,正要起身回位,却突然一头栽倒在地,当即昏厥不醒。

这位亲卫队长早就快撑不住了,凭着深厚的修为和吴回归来的惊喜一直强挺到现在,精神一放松终于还是倒了下去。吴回赶紧命人救治,虎娃道:“若伯君大人信任我的手段,就让我来救治这位将军吧,必可保他无恙。”他趁机也离开了大帐。

……

落汉城中的景象与中原之地略有差异,风土人情带着黎民的痕迹。重辰部居南方已久,而且融合了奔黎部,有着自己独特的风俗。

重辰部伯君府邸,比虎娃在奉仙国的王宫还要宽阔敞亮。虎娃在伯君府中见到了从边境奉命紧急赶回来的禄终。传言中的中华四大战神,虎娃已见其三。

禄终比父亲吴回整整高出一个头,就算隔着衣衫,也能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隆起、条块分明,不仅健美壮硕,还仿佛充满了随时可以爆发的力量。若从五官看,或许少甲辰长得更像他父亲,但禄终却继承了吴回的发色与那种无形的气质。

吴回的头发略呈枯黄,那是因为他的年纪大了,而禄终披散的长发带着暗红的光泽,应更像吴回年轻时的样子。此番见面并无外人在场。

吴回对虎娃的态度十分尊敬,但禄终可不一样。待父亲介绍了虎娃的身份以及来意,也讲述了少甲辰之死以及奔流村灭族惨案的经过,禄终便冷哼了一声,用凌厉的眼神朝着虎娃直瞪过来,带着一丝敌意,显得很不满也很不服。

随着这声冷哼,一股如火山爆发般的威压气势朝着虎娃扑面而来。假如换一个普通人,恐会当场跪倒、吓得屁滚尿流;就算意志异常坚定者,也可能会全身打颤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可虎娃却毫不在意,从容起身向禄终行了一礼道:“久闻禄终大人之威名,今日亲见,果然不凡!”

这是礼节性的场面话,但仅仅是“久闻”与“不凡”,对禄终而言也不算恭维。禄终一见面显然就想以威势压人,可虎娃最不怕的偏偏就是这一套。

虎娃未突破大成修为前,就曾领教过啸山君仙家遗蜕所蕴含的气势威压,到了如今,他本人已有九境七转修为,且和伯羿、崇伯鲧、句芒这样的高人都打过不少交道。假如动手斗法他可能还打不过禄终,但怎会在意禄终流露出的神气威压。

在贵客面前,禄终这样做显然是很失礼的,吴回赶紧喝道:“禄终不可无礼!奉仙君代表崇伯鲧大人而来,你当事事尊敬!”然后又叹了口气道,“至于少甲辰之死,其责在他自身,实怪不得奉仙君。如今奔流村一族尽皆亡命,此事就不要再提了,族中无论是谁,皆不得因此为难奉仙君。”

禄终却仍怒目而视道:“幼弟之事且放过不提。奉仙君既是崇伯鲧大人的使者,我倒想好好问一问。你既然带着崇伯鲧的信物而来,此前却为何待在九黎大军营中?你既然一直身在战场,且有地仙修为,又为何眼睁睁地看着重辰大军溃败?这难道也是伯鲧的意思嘛!”

禄终最后一句话是直呼“伯鲧”,连“崇”这个尊称都去掉了。虎娃突然有些反应过来了,为何禄终会表现得对自己如此不满。更多的原因恐是冲着崇伯鲧去的,怪就怪吴回一直把他介绍成代表崇伯鲧而来的使者。

虎娃眼看着禄终的幼弟少甲辰被奴民所杀,非但没有阻止,事后反而帮助那些人成功逃走,禄终对他印象不好也很正常。但此事已被吴回压下,禄终还不至于在这种场合这样失礼。

重辰部此番战败,损失了至少十支军阵,上千精锐青壮阵亡,这是禄终难以接受的。若是换一个角度去看,少甲辰的死,恐怕没有多少人会感到悲伤,甚至更多的人还会私下里偷着高兴。但千余名勇士的阵亡,则是对重辰部沉重的打击。

崇伯鲧既是颛顼帝后世派系公认的领袖,他派来的使者当然就要帮助重辰部,绝不能倾向于外敌。可虎娃在战场上就是看着重辰部溃败,等大战结束之后才突然出手带走了吴回。

禄终方才已做试探,虽难以断定虎娃的神通法力究竟如何,但至少也有地仙修为。假如在战场上站在重辰部阵营一方,哪怕只是在蛊黎钟发出舍命攻击时,他能协助吴回及时出手阻挡、令敌军不得撕开战阵缺口,决战的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。

所以禄终想质问,崇伯鲧究竟是什么意思?他派来的人,就眼看着重辰部大军战败吗,一点忙都不打算帮?

吴回内心中的确很尊敬崇伯鲧,但他表现出的态度却更加夸张,多少也是刻意做给天下各部看的。但禄终的脾气不一样,他既懒得搞这种表面功夫,内心中也不是像父亲那样对崇伯鲧深怀敬意,甚至还有几分不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