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81章、你们都想多了

吴回派上战场的十支整编军阵,从人数上看最终逃回去不到三支,而且都是被打残的,需要重新整编。但重辰部的损失可不止七支军阵,因为在前期交战的过程中不断有伤亡出现,需要从大后方补充兵员,先后又调来了至少四支后备军阵增援。

这一战的结果,重辰部至少损失了十支以上的军阵,说是全军覆没也不为过。他们的后勤人员虽然及时撤退了,但仓促之间没有来得及焚毁大营,舍弃了帐篷、粮食、军械等大量物资。不仅如此,暗中培饲多年的八十多头成年赤甲兽也全部折损。

若不是停泊在云梦巨泽边缘的大批船筏在猪龙的保护下没有折损,别说逃回去三支军阵和那些民夫了,最终恐怕一个人都跑不掉。

九黎诸部的人员伤亡,几乎是重辰大军的三倍,总计有三千多人,其中阵亡人数超过了一半。有不少人并非直接死于战场,有人在大战结束后毒发身亡,有人甚至是在收起武器后便倒地脱力而亡,还有很多伤员则因伤势恶化或感染疫病先后死去。

但无论如何,九黎大军取得了胜利,而且是一场彻底的大胜,此役之后,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时间内,重辰部不可能再大举进犯了。且不说九黎不会再给重辰部像今日这般突然奇袭的机会,而且重辰部也失去了在战场上有针对性克敌作用的赤甲兽。

重辰部君首吴回在战场上战至最后一人,脱身而去时却被奉仙君出手拿下,应该是这场大战最佳的结果。在五位大巫公看来,若能生擒吴回,对九黎而言是再好不过。他们其实并不想要吴回的命,即使把吴回抓住了,也不可能真的杀了他。

死的吴回和活的吴回,其意义完全不同。假如将吴回杀了,那就是与重辰部结下了解不开的死仇,等重辰部下一任君首缓过气来,将会对九黎展开无休止的报复。元气大伤的九黎与中原之地的交流仍将被重辰部切断,恐怕只能继续长期潜伏于南荒深处了。

假如生擒了重辰部的君首,按照中华各部贵族之间打交道的传统,可以要求重辰部花大笔财货将吴回给赎回去,还可以在谈判中要求对方立下某种誓言,以给战后的九黎争取喘息之机,甚至再趁机提出一些更有利的条件。

吴回随身带的神器火灵幡威力强大,还是历代祝融氏的传承信物,九黎诸部的巫士们若未得传承也动用不了,而重辰部也一定会不惜代价要回去的。吴回连人带物,都是九黎与重辰部后续谈判的资本。

现在九黎万民恐都恨不得将吴回碎尸万段,但五位大巫公却知道该怎么做。若是蛊黎钟还在,他定然欲斩吴回而后快,但蛊黎钟毕竟已经死了,甚至可以说是用自己的命换来了九黎的这场大胜,而如今的五位大巫公却必然会做出另一种选择。

可最大的问题是,吴回究竟在哪里呢?大家都亲眼看见吴回被虎娃擒获,但虎娃却飞上云端不见了,几位大巫公眼巴巴地等着,最终也没见到虎娃带着吴回从天而降。

……

吴回从昏迷中醒来,动了动身体,感觉很虚弱,浑身亦酸软无力。融于形神中的火灵幡还在,此物是他被擒获的前一刻主动收回的,对方除非是杀了他,否则便取不走,而且取走了也动用不了。

他不知自己已昏迷了多长时间,由于在战场上的连番激斗,没有顾得上伤势和所中的毒,假如不赶紧施治的话,伤势恶化再加上毒性发作,很可能会送命的。尤其是蛊黎钟舍命所下的毒,几乎是无解的。

可是他紧接着又惊讶地发现,自己的伤势竟然已经稳定了,而且所中的毒基本已被驱除干净。看来对方将他制住之后,以某种手段就让他一直保持昏迷,同时施法为他疗伤驱毒,此人修为且不提,医术则堪称圣手,绝对超过吴回所熟知的任何一位高人。

须知高人凭借强大的修为为自己疗伤驱毒往往并不难,但将同样的手段施展在他人身上,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,吴回都不太清楚虎娃是怎么做到的。他也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什么法力禁锢,感到虚弱只是因为伤势和曾经中毒,短期内当然不可能完全恢复。

经历了那样一场大战,吴回也接近神气耗尽,借助火灵幡遁走,他的目的只是想逃回重辰部的领地。只要回到那里他就安全了,不料却意外地来到了此处。

吴回以手撑地坐了起来,打量着周围,这里应该是半山腰一个巨大的岩洞,四壁上还留有斧凿与烟熏的痕迹,但这些痕迹所属的年代应已经相当久远了。他所在的山应该是云梦巨泽中的一个孤岛,因为前方就是岩洞呈半圆形的出口,可以望见远处浩浩汤汤的水面。

正值盛夏丰水时节,而且今年的水势明显比往年更大,水上漂浮着很多从岸边卷起的树木枝干以及草叶,正在缓缓地流动。

吴回看见了将他从战场上擒获并带走的人,是一位看似很年轻的后生,感其神气令人觉得非常清净冲和,却又似深不见底,另有一股隐而不显的威严气度。

虎娃就背手站在那里望着远方的云梦巨泽,他今年成为奉仙国君时已经三十岁了,但自从突破大成修为时,本尊的形容一直就是十八、九岁的样子,此刻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虎娃已经感觉到吴回醒了,紧接着就听见了吴回的声音:“你是谁,为何拥有崇伯鲧大人的信物,又为何将我从战场上带到此地?”

虎娃之所以能那么顺利地拿下吴回,甚至连斗法交手的过程都没有,就是因为他祭出的那枚玉环。这倒不是说那神器玉环的神通妙用有多么强大,只因它是崇伯鲧的信物。

崇伯鲧将此物交给虎娃时曾有叮嘱,让他在有必要的时候出示给重辰部的君首吴回,而虎娃选择的时机真是太出人意料了。吴回当时受伤中毒且神气法力几乎耗尽,以虎娃之能不难击败甚至斩杀他,但想生擒之却很难。

吴回肯定不会甘心成为九黎的俘虏,他还有强大的神器火灵幡护身,宁愿身死也要舍命反击,若虎娃不慎恐也会受到重创。而且吴回身为重辰部的君首,说不定还有保命的秘宝能在最后时刻动用,对这种人永远都不能低估。

至少虎娃所认识的侯冈,本人虽突破七境修为不久,可身上却带着仓颉先生给他的那么一堆神符,无论是哪位高人若小看他都会吃亏的。九黎五位大巫公必然都存着这等心思,所以当时谁都没动。

吴回发现虎娃飞天追来,速度竟然比自己祭出火灵幡还要快出一线,也是震惊不已,但随即就看见虎娃祭出的神器玉环。他干脆就没有反抗,顺势让虎娃以玉环摄去。

虎娃转过身道:“我叫虎娃,那枚信物,当然是崇伯鲧大人亲手给我的。我来此是为了救走奔流村族人,不料已晚了一步,那么留下来便是要为他们报仇。先前之所以祭出信物,只是想好好问伯君大人一些事情,不料我尚未开口,你便主动让我擒获。”

说话的同时发送了一道神念,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出现在此地的原因。从当初斩化身印证修行、离开巴原路过奔流村开始,一直讲到在奉仙国朝会上见到蛊黎钟,然后赶到九黎却未及救得奔流村一族的性命,又见证了这场大战。

虎娃当然也详细地告诉了吴回,少甲辰是怎么死的、而他当时又做了些什么。吴回愕然良久,下意识地想站起来,但是腿一软又坐下了。

吴回此刻的感觉仍然很虚弱,最终长叹一声道:“原来是你!崇伯鲧大人给你信物,也是希望我能坐下来与你好生说话。否则我若知你是谁,换一种情况,恐怕就直接祭出火灵幡先动手再说了。”

虎娃:“你很信任崇伯鲧大人嘛!”

“那是当然!”吴回又长叹一声道,“你飞天而来时,我已察知了你的修为。你若想将我留下,以我当时的情况是走不脱的,若不想成为九黎的战俘,就得舍命反击。总之你若不让我走,我便不可能再活下去。可你却祭出了崇伯鲧大人的信物,那也是我的一线生机。”

虎娃曾行游中华之地,当然也知道崇伯鲧的威望崇高,否则也不会被人尊称为“崇伯”。崇伯鲧也是颛顼一系各部族的领袖,而重辰部便是属于颛顼后人一系的势力。

以吴回当时的状况,不可能从虎娃手上逃走,但也不可能做九黎的俘虏,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像蛊黎钟那样舍命攻击,就算死也要重创对手,能拉着敌人同归于尽则更好。

可是虎娃祭出了崇伯鲧的信物,使他看到了一线生机,所做出的选择并不是信任陌生的虎娃,而是信任崇伯鲧。假如虎娃是奉崇伯鲧之命要拿下吴回,那么吴回就很配合地让对方拿下。

虎娃点头道:“看样子我是赌对了,果然可以让你好好说话。”

吴回却眯起眼睛道:“奉仙君,你既然没有杀我,又想做什么?尽管我信任崇伯鲧大人,但并不认识你。我先前确实想逼迫九黎把你交出来,哪怕是交待出你的身份来历也行,没想到你却主动出现在我面前。你能否告诉我,我儿少甲辰之死是谁的阴谋,你又为何要蓄意挑起纷争?”

九黎几位大巫公早就提醒过虎娃,这件事没法不引起误会,越是有眼界的高人便越会猜疑虎娃当初的用意,就算知晓了事情经过,很多人恐怕仍会将虎娃视作一位挑起冲突的“大阴谋家”。

不论少甲辰之死责任在谁,假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,吴回十有八九会选择先动手再说。

虎娃苦笑着摇头道:“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告诉你了,就是那样的,我并无任何预谋,无意中它却成了各部纷争的借口。与其说我挑起纷争,还不如说你们皆早有预谋,否则那些猪龙与赤甲兽又是怎么回事?那恐须举全族之力、花多年功夫才能弄出来吧。

我亲眼看见了少甲辰之死,但我并不为此抱歉,因为我确实觉得他该死,也觉得奔流村族人无辜,所以才会愿意帮助那些人。你们都想多了,我来此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想把人救走;留下的目的也很简单,就要是找到凶手为他们报仇。

伯君大人,你应该清楚自己那个儿子是什么货色,少甲辰的死,我没有责任,你才有责任。你宣称为少甲辰报仇而发兵,难道是早就料到了此事,提前准备好了那些猪龙与赤甲兽?以你我的修为,其实不需要说这些废话,我只是想问——奔流村一族是不是你派人杀的?”

吴回已有化境修为且修炼多年,神通强大法力深厚,有火灵幡在手更是威武难敌,但他毕竟没有九境地仙修为,奔流村一族的惨案不可能是他亲手做的,却可以派人出手。

吴回面现怒容道:“你要为奔流村一族报仇,与我又有什么关系?我并没有杀奔流村的族人,而他们却是从重辰部逃走的家奴,身为家奴却杀了少主!若换做是你,也不可能不去追究,不论最终如何处置,也必须先将人拿回审问清楚。”

虎娃没有再纠缠这种问题,也叹了口气道:“既然不是你派人做的,那么伯君大人可知,还有谁会做下这等事情?”

吴回面带忿色反问道:“奉仙君为何不去问问蛊黎钟呢?奔流村一族被屠灭,对谁最有好处?我要的是活人而非尸首,就算我想杀他们,也要先将他们带回去审明了再杀。这么偷偷摸摸地下手屠村,除了背上恶名、激起九黎斗志,对我又有何益?”

这么分析起来,蛊黎钟确实有很大嫌疑,可惜这位大巫公已经连尸首都找不着了,想问都没地方问去。虎娃不禁又回想起蛊黎钟最后看向自己的眼神,这位寿元无多的老者应该不是亲手杀害奔流村族人的凶手,但他却可能知道凶手是谁。

蛊黎钟最后看向虎娃的眼神有点怪,不仅含着期待与催促,而且还带着深深的歉意。

虎娃之所以有此猜测,原因也不复杂。蛊黎钟很清楚奔流村族人的处境凶险而身份敏感,不可能不时刻关注着他们。在这种情况下,蛊黎部若真想保全奔流村一族,不派人随时监视并保护也是不可能的。

凶手若想行凶,就算蛊黎钟不能阻止,也不太可能毫无发现。蛊黎钟却什么都没说,很可能已知道凶手是谁,却默许了惨案的发生,因为这对他的计划确实最有利。

虎娃又问道:“蛊黎钟或许知情,但他是宁死也不会说的,更何况他已经死了。出手屠灭奔流村一族的人,却不可能是蛊黎钟或另外几位大巫公,他们皆没有那等修为。杀人者至少拥有地仙手段,而像那等高人,是很难受人驱使的,杀人也应是自己的主意。伯君大人身为重辰部君首多年,想必对这一带的各种情况都很了解。像那样的高人可不多,有可能出手去屠村灭族者更少。你能否告诉我,都有谁有这种可能呢?”

吴回有些不耐烦了,但不知是给崇伯鲧面子还是别的原因,仍然答道:“伯羿去了南荒一遭,妖邪尽除,那些隐匿的高手死得死、逃得逃。九黎几位大巫公没有地仙修为,他们也没有可驱使的地仙神将了。难道你猜疑我儿禄终或是共工部的君首帝江?”

虎娃:“此事不能仅凭猜疑,我得有证据,否则先前就可以直接拿下蛊黎钟拷问了,但是对于你们这样的人,那么做也是没用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