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7章、假如虎娃没有路过奔流村(下)

刚才是四位大巫公在与虎娃交谈,而蛊黎钟一直涨红了脸没有说话。他也不笨,到现在当然已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自己是被人暗中利用了,心中的激愤可想而知。

另外四位大巫公对望一眼,异口同声道:“我等与奉仙君一起到达此地,发现村民尽遭毒手,凶手已不知去向。但无论凶手是谁,他们也是因重辰部而死,九黎万民誓不罢休!”

他们的反应倒挺快,立时就达成了一致,并不对外宣布今日撞见的事情,而是以另一种方式来描述:他们和虎娃一起来到这里,发现奔流村族人尽遭毒手。

如果虎娃不是凶手,那么谁都会认为人是重辰部杀的,这不需要证据,因为重辰部早就要蛊黎部交出奔流村族人,只是被蛊黎部拒绝了。这件事情,必然会激起黎民之怒,就算几位大巫公想压都压不住,更大规模的冲突已在所难免。

虎娃深吸一口气,缓缓开口道:“几位伯君大人,你们当真已决定要与重辰部开战了吗?”

蛊黎钟突然转身望向北方道:“如今九黎万众一心,几百年了,很多账也应该好好算一算了,哪怕不敌,也得让他们付出代价!我们一再迁居,直至避入南荒,可仍然遭此欺压,难道还不出手吗?此番就要让世人看清楚,黎民之血性犹存!”

看见这一幕,虎娃就知道有些事情已无法阻止,布下陷阱者是早有预谋,但九黎诸部何尝不也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?真正高明的阴谋,就是尽管所有人明知它是阴谋,却仍然愿意配合着去推动事态的发展。

说重辰部与共工部水火不容,而九黎与重辰部何尝不也是世仇?从蚩尤反叛轩辕的时代开始,一直到颛顼帝时期,九黎始终受到重辰部的压制,其间经历了无数次背叛与争斗。九黎大部之一的奔黎部实际上已经消失,就是被重辰部所吞并。

不同的部族会融合成一个大的新部族,一个大的部族也会分化成很多小的新部族,就像黏土能捏合成陶器,而陶器也会被打破成碎片。九黎原先有九大部,奔黎部被重辰部吞并融合,而花黎、吴黎、水黎三部则在历史上的迁移过程中分化为很多新的小部族,散居于各地,原先的九黎这三大部也等于渐渐消散了。

如今完成整合的五大部便代表了新生的九黎,若有机会,怎能不清算这几百年来的旧账?任何一场大冲突中,都有主战或主和的声音,而寿元无多的大巫公蛊黎钟,就是九黎诸部中最坚定的主战者!

既然要战,那就要借助一切手段激起黎民的斗志,团结一心与重辰部开战!这就是蛊黎钟想看到的局面。如今还可借助与共工部之间的友盟关系一起对付重辰部,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怎能错过?

这一战,不论最终的结果如何,皆可同时削弱共工与重辰。说实话,九黎与共工部数百年来的关系也很紧张,如今只是因为丹朱的原因暂时成为友盟,但有机会利用共工去对付重辰,或者说利用重辰去对付共工,都是九黎愿意看见的。

九黎必然会付出代价,但这一次他们可以用最小的代价,去最大程度地削弱大江北岸的两大部族。黎民散布在险恶南荒之中,因为地理环境的原因,就算战败也不太可能被剿灭,迟早还有重新恢复元气的一天,而后人的处境会比现在更好。

九黎不惧作战,也不惧付出代价,他们的祖先是蚩尤,在蚩尤战败后,残存的九黎诸部在南迁的过程中经历了一次次沉重的打击,仍顽强地生存到今日。而今日,是在黎民忍耐了几百年之后,所有的仇恨蓄积在一起将随时被引爆。

在虎娃看来,有很多方势力都有可能是杀害奔流村族人的凶手。重辰部有可能,因为吴回本就想要奔流村族人给少甲辰偿命;九黎诸部自己也有可能,他们需要借此激起黎民的怒火与斗志,外敌的压迫,更有利于内部的团结。

虎娃不禁为丹朱暗叹一声。丹朱只是表面上收复了九黎诸部,就算虎娃揭穿了“蛊神”的阴谋,九黎也不是真正地臣服于丹朱,他们只想趁机将丹朱的势力也卷入这场争斗中、为已所用。

如果中原以南的九黎、共工与重辰大乱,这对丹朱的声望其实是一次致命的打击,因为他刚刚号称收复了九黎诸部,却随即引发了这样的冲突。

虎娃正在感慨中,飞黎望又走过来问道:“奉仙君,九黎将与重辰开战,坚决反击其欺压与进犯,并为奔流村族人报仇,不知您能否相助?”

虎娃看着他,不置可否道:“我是为了救这些人而来,遗憾未能成功,那么我便留下来为他们报仇吧。”

蛊黎钟激动地说道:“九黎万民与奉仙君同仇敌忾!”

虎娃面无表情道:“我无意卷入各部之争,只是为奔流村一族报仇,要找的就是杀害这些族人的凶手。无论他出于什么目的做下这场血案,我都要让他付出代价。如今凶手是谁尚未查清,蛊黎伯君不必早做断言。”

虎娃还是留了下来,就算明知道有人布下这个陷阱,其目的就是要将他卷进这场冲突。而虎娃的目的也很单纯,既然没有救得了这些人,那就为他们报仇,要找出真正的凶手。

飞黎望又说道:“不论凶手是谁,奔流村族人之死,与重辰部的逼迫不无关系,他们至少也是凶手之一。”

虎娃缓缓点头道:“我正想去会一会重辰部的君首吴回。”

五位大巫公皆面露喜色,山黎狻说道:“奉仙君一人势单力孤,请随九黎大军共同进退,若力有不敌,还可从巴原召集高人前来助阵。”

虎娃:“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我一个人去就好了。”

……

虎娃想去找吴回,还未等他动身,吴回居然已经来了,而且是率着大军来的。现在是夏季,按照原先的预计,重辰部要等到冬季枯水时节才会进军,因为那样交通和后勤更便利。可是事情的变化出乎意料,也是因为大江水情有异。

今年的云梦巨泽水位比往年高,恰好又赶上盛夏水位最高的时期,原先的很多沼泽地带都可以行船了。其实阻挡大军的不仅是水,更是那些车马与舟楫皆难行的沼泽,当水位明显超过以往的时候,重辰部找到了合适的渡口与水路。

吴回下令伐木造船,并驱使了多头猪龙拖曳船筏,他率领十支整编军阵渡过了云梦巨泽,在南岸的开阔地带顺利扎下了大营,打了九黎诸部一个措手不及。

猪龙是一种变异的巨鳄,浑身布满了坚硬的板甲,在水中力大无穷。当九黎族人看见这些猪龙时,皆在心中怒骂不已。他们骂的居然是二百年前奔黎部大巫公,还有曾经主动投靠重辰部的奔黎部族人。

培饲与驱使猪龙这种异兽,本是奔黎部传承的秘术。二百年前奔黎部的大巫公不仅投靠了重辰部,而且还与当时的重辰部君首联姻,使重辰部也得到了奔黎部的传承秘法,这些年竟在暗中培饲与豢养了这么多猪龙。

如果没有这些猪龙之助,重辰部很难找到一条安全而顺畅的水路,组织大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直接抵达云梦巨泽南岸。原本九黎诸部依托云梦巨泽与大江天堑,想坚守的话重辰部很难打进来,他们已经计划好了在冬季趁重辰部半渡时袭击。

可是谁也没有料到重辰部这么快已经渡泽成功了,而且这一带的地形原本很难摆下大规模军阵,可是因为伯羿与修蛇的那一战,硬生生平整出了大片开阔地带。吴回大军趁九黎未及反应时便强渡成功,并选择合适地点迅速扎营站稳了脚跟。

这样一来,就逼得九黎诸部不得不集合大军列阵决战,吴回则完全扭转了战略上的劣势。

既然事态有变,虎娃就没法再单独去找吴回了,也跟随九黎大军到了两军阵前。九黎五位大巫公的脸色都非常难看,虎娃则望着对面的军阵心中暗叹。吴回在军事上确实很出色,这场战争假如换作虎娃或少务来指挥,最佳的策略也不过如此了。

九黎诸部并不擅长列阵对战,他们平时根本就没有完整的军阵编制,更擅长的是依托山野地形进行游击与袭扰,并拥有种种诡异难防的手段。

九黎原先的计划,是在重辰部军阵渡过云梦巨泽时予以重创,然后再在岸边伏击,这样重辰部就算能够杀进来也会变成残阵。九黎可提前迁徙边缘地带的村寨人口,向各处地势险要的关隘转移,一路伏击袭扰,最终将进犯的重辰部军阵全部消灭在蛮荒中。

可如今这个计划已落空,重辰部大军已在九黎的领地中完成了集结,显然要集中兵力层层推进,去覆灭一个个未及转移的九黎村寨,并不打算行险深入,而是站稳脚跟层层蚕食九黎之地。

九黎若还想执行原先的战略,让大后方来得及完成各种布置,就必须在正面挡住重辰部的首发攻击。五位大巫公的应变速度也很快,随即调集了九黎诸部青壮,组织了一支最精锐的大军,誓将重辰部大军直接推回云梦巨泽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