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6章、奔流之殇(下)

见臣民办事如此尽心且有效率,虎娃褒扬之余也只得苦笑,因为这些猪越壮硕,他将要做的事情便越困难。

这是一片开阔的野地,闲杂人等早已回避。虎娃站在半空挥手祭出一片黑雾,正是借自贤俊的神器妖墨;紧接着又扔出一枚四四方方的石印,落地之后竟化为了一座洞府,是借自云起的神器石屋。

一阵风卷过猪耳,这些猪就像受到了什么召唤,发出哼哼的叫声,争先涌进了洞府中。虎娃于半空再一挥手,黑雾升起笼罩住洞府,光影变幻间洞府竟消失不见,平地上只有一团灰蒙蒙的雾气。

虎娃最后祭出了从古令那里借来的神器夔角,只见一条独角夔龙冲进入雾气盘旋着发出一声清啸,然后驾驭着这团雾气飞到远方的山野中消失不见。片刻之后,又闻清啸之声,那条夔龙又飞了回来,雾气散开露出洞府,三百头猪又跑了出来。

虎娃收起了三件神器,脸色微微有些发白,显然此番施法消耗极大。玄源在一旁小声道:“来去皆十余里,如果只想将这仙家洞府挪移到远方,以夫君的法力,一次也就是三十余里,不可能将他们直接从九黎带到巴原。”

虎娃点头道:“这比我想象的要吃力,若非修为更进,就算知此手段也很难施展出来。一次三十余里,将奔流村族人全部带走、暂时转移到安全之地也勉强可以了,再多费些时日、多耗些法力、多做几次挪移,也能把他们带到巴原来。”

多费些时日、多耗些法力、多做几次挪移,虎娃话说得轻松,玄源却倒吸一口凉气。她很明白想做到这一点是多么艰辛,又需要怎样的大气魄与意志。

虎娃今天尝试的手段,就是怎样将奔流村举族迁走,用三百头猪做试验。举族迁移并没有什么困难,假如虎娃派高手保护,也能寻找道路将他们送到巴原。可那样路上难免出现很多伤亡,更重要的是无法掩饰行踪,很容易就会被高人追查到。

所以虎娃想了个办法,要毫无痕迹地将奔流村族人悄然带走,哪怕仙家高人也追查不到任何线索,他使用了洞天神器。

如果仅仅需要洞天神器,也许羊寒灵手中的啸山印更合适,可是虎娃还要将神器所化的仙家洞府挪移走,单纯依靠洞天神器是办不到的。无论是啸山印还是石屋,落地展开之后才能化为仙家洞府,收起来随身带走的时候就相当于一件空间神器。

如果把那仙家洞府收起来,里面的人也就活不了了,所以只能整体挪移,而理论上洞天神器展开后又是挪不走的。也就是虎娃才能想到另一种匪夷所思的手段,而且真能施展出来。

用神器妖墨铺地化为一片虚拟的山川,将洞天神器展开在妖墨上,然后幻化神器为夔龙将妖墨给托走,也就相当于挪走了仙家洞府,而且可以不留任何痕迹,将躲进洞府里面的人也全部带走了。瞬间穿行空间而去,以虎娃如今的法力,一次能挪移出三十里。

三十里,凡人步行可至,但虎娃是瞬间穿行空间将人挪走,没有任何可追查的线索。既然要施展这种手段,啸山印就不如云起的石屋合适了,因为那石屋与妖墨、夔角是得自黑白丘仙家洞府的同源神器,才能配合施展得如此精妙。

其实理论上,虎娃用他为太乙亲手炼制的大道宝瓶也可以。谁也说不清大道宝瓶究竟是哪一种神器,它就是虎娃所独创的,可于斗法中收摄对手,同样可以将奔流村的族人都收进去,似空间神器又似洞天神器,却又与寻常的空间神器或洞天神器都有所区别。

但虎娃若使用大道宝瓶,却很难将那么多人一起收摄带走,还不如眼前的手段好用,再说大道宝瓶是太乙的随身神器,太乙将随崇伯鲧去西荒高原探查天时异变。虎娃不用任何神器辅助,仅用仙家随身空间结界神通,带走几个人也没问题,但同样带不走那么多。

虎娃的确是打算去一趟九黎,但他并不想卷入各部纷争之中,该说明的情况,他已经通过那枚玉箴托卢张向中华天子禀明了,此去只是为了保全奔流村一族。

说实话,虎娃完全可以不去理会这些人,当初早已帮过他们了,但是感伤奔流杠父子之死,虎娃还是想把当初的事情继续做完、做好,毕竟他也参与了此事,目的就是为了保全这些无辜的村寨族人。

奔流村族人却不可能知道,仅仅是因为族长父子做出的选择,让远方的这位仙家动了一个念头,便会付出这么多努力、耗费如此之巨的仙家神通法力、还动用了三件神器。

虎娃试练大神通成功,随即便离开了奉仙国,在飞天赶路的途中缓缓恢复法力,他并未与同样返回九黎之地的蛊黎钟同行,离开前和少务打了声招呼。

虎娃不可能用这种手段一直将奔流村族人挪移到奉仙国来,至多带着他们穿过蛮荒进入巴原,这么一个村寨的族人很好安排,在巴原西南边缘随便划一片地方让他们定居即可。

虎娃已离去,负责“收猪”的奉仙国辅正大人梁羽看着空地上到处乱跑的三百头猪,小声问玄源道:“宗主,这些猪怎么处理呀?都已经花钱从民众那里买下了,也不好再送回去了。”

玄源:“崇伯鲧已驾云辇远去西荒,但他从族中带来的三百勇士、随行仪仗以及车队民夫还在奉仙国,少务带来的亲卫也在,就犒赏这些勇士吧。”

……

虎娃御夔角化身为一条夔龙,隐匿身形穿行于云端,并没有以全速赶路,等神气法力恢复得差不多了,恰好来到了如今奔流村一族的定居地。

此处在原先蛊黎部地盘的西偏北方向,位于原修蛇领地的边缘,修蛇被斩杀后,这一带也成为黎民可以开拓的新地域。虎娃早就在蛊黎钟那里问清楚了地点,原先也曾来过这里,以他的修为,元神世界中自有清晰的天地景象,是绝不会找错的。

可是站在半空望去,仍是一片荒野景象,根本看不见村寨的踪影。这里是一片地势起伏不大的平原,原先的丘陵以及茂盛的植被,都在伯羿和修蛇那一战中被摧毁了。

南荒气候湿热,相比大江以北并不适合居住,而这里已经是难得的相对宜居之地了。经过了两个春天,很多树木已经重新生长出来,有些新生的植被都已经有一人多高了,在这初夏时节呈现出一片青翠之色。

无论谁飞天经过这里,恐怕都不会察觉到任何异状,但这恰恰不正常,村寨在哪里呢,奔流村族人开垦的田地怎么也没有痕迹呢?虎娃落下云端显出身形朝前方走去,眉头越皱越深,突然挥手祭出了石头蛋,化为剑阵笼罩住远处的一片空间。

剑光四射间,仿佛有一片巨大的泡影被绞碎了,露出了村寨与田地的痕迹。有人以大神通造了一个幻境,笼罩住了奔流村新址所在,而且还不是简单的幻境,更带有封闭空间的法阵,至少要有九境地仙修为才能施展。

幻境掩盖了村寨中的景象,而那封闭空间的仙家法阵则隔绝了村寨中的气息,不将其打破,便不可能感应与察觉到其中的情形。虎娃举步走入村寨中,脸色却越来越难看,眼神中掩饰不住悲切与愤怒,收回石头蛋握在手中,连手都在轻轻发颤。

这是一个正在建造中的村寨,有很多竹木搭成的棚子是临时住所,但旁边已凿石垒土正在修建坚固的永久性房屋,而外围的寨墙已经建好,那坚固的石块垒得十分用心。可见奔流村族人就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新家,这段时间都在不辞劳苦地精心建造着村寨。

所有族人都在村寨里,但已全部断绝了生机,就倒毙在平日生活的各个位置。他们的身体表面看不见任何伤痕,被大法力瞬间取命,那封闭空间的仙家法阵似乎也有延缓时间变化的效果,所有的尸体都未腐坏,他们就像刚刚死去一般。

但这些人死得并不平静,大多带着惊恐的表情,有人正在张口呼喊,有人在跪地求饶,有人向屋中奔跑却倒了门前,仿佛时光就凝固在了他们临终前的一瞬。他们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看见了行凶者,却最终没有办法抗拒这样的命运。

走到村寨中央,刚刚修好不久的水池边,虎娃看见一位年轻女子靠在一棵树下死去,怀中还紧紧地抱着一个婴儿,而他们身前是一条狗,保持着扑击而出的姿势倒毙。

那条狗可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但它也本能地感觉有人会威胁到主人的生命,在临死前尽力扑了出去,却无力改变什么。

不仅是人,村中所饲养的家畜都未能幸免,甚至连只活着的苍蝇和虫子都没有,在那幻境和空间法阵曾笼罩的范围内,一片死寂,所有生机断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