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5章、水情有异(上)

修蛇虽已被斩除,可是从蛊黎部到达巴原的路途仍艰险重重,蛊黎钟是一个人来的。很多话在朝堂上不方便公开说,所以他只说是代表蛊黎部来向奉仙国求援。至于为什么不去向巴国求援,因为他来到巴原后听说了最新消息,巴君和中华天使如今也都在奉仙城呢。

蛊黎钟最后说道:“重辰部如今已屯兵大江北岸,命我交出族人,否则将血洗蛊黎部,如今云梦巨泽水大,他们尚难渡江而战,可是待到枯水季节,恐起刀兵冲突。听说巴君已受中华天子册封,正与我蛊黎部隔蛮荒相邻,故此来巴原求助;又听闻中华天使和巴君皆在奉仙城,于是便赶来拜见。”

蛊黎钟在朝会上说话还是很有分寸的,他丝毫没有提到虎娃也牵连其中的内情,只说因为遭到重辰部的进犯威胁而求助。众人皆以为他是来找巴君少务的,更是来请求中华天使崇伯鲧大人调停的,只有虎娃本人心里清楚,蛊黎钟就是来找自己的。

但是场面上的话还得说,虎娃又开口问道:“各属国之间的纠纷,应请中华天子公裁,伯君大人为何不派使向中华天子求助呢?”

蛊黎钟有这个功夫跑到奉仙城来,同样已经可以赶到帝都平阳了。蛊黎钟却叹着气解释道:“奉仙君有所不知,但我想天使大人是清楚的。天子公裁,也不仅是一味调停,首先要明辨是非。如今少甲辰下落不明,中华天子也不能阻止吴回寻找儿子。吴回就是一口咬定少甲辰就是为奔流村族人所害,而我蛊黎部窝藏凶手拒不交出。此事若不查明,天子也无法裁定是非,此等报私仇之事,谁也不好阻止。”

若真是有人杀了吴回的儿子,天子帝尧恐也不能阻止吴回报仇啊,而有些话蛊黎钟没说,如今他如果真把奔流村一族交出去,九黎民众也不会答应,而且重辰部更不会就此罢手。少甲辰之事,正好给了重辰部一个机会和借口,可以对九黎动手。

崇伯鲧一直很沉默,只是坐在虎娃的侧手边静静地听,此刻突然开口道:“九黎诸部既有人能穿行蛮荒跑到巴国求援,为何不向更近的共工部求援?”

蛊黎钟赶紧答道:“飞黎部伯君飞黎望已赶往共工部求援,而我担心此事或另有所涉,所以来到了巴原。”

这话分明有所暗指,巴原和九黎之间道路不通,就算少务想派大军协助九黎御敌也派不过去。蛊黎钟其实就是来找虎娃的。

崇伯鲧又说道:“我虽为中华天使,但未奉君命,也无权为九黎与重辰部冲突公断。但如今册封三位国君的使命已完成,不日即将返回帝都复命,亦会将此事转告中华天子,请示天子处置。”

崇伯鲧的身份是中华天使,见之如见天子,但他得到的天子授权是有限制的,只是来册封三位国君。而另一方面,蛊黎钟求到他头上也不是没有道理,重辰部是颛顼帝一系的势力,而这一派势力的首领人物就是崇伯鲧。

别人也许劝阻不了重辰部君首吴回,但崇伯鲧发话还是有用的。可是话又说回来,崇伯鲧未必一定要去阻止重辰部,也有可能他站出来发一句话,从属于颛顼帝这一系的各部势力,都将站出来支持重辰部对付九黎。

可以说除了中华天子之外,崇伯鲧是对这一事件影响力最大的人物,甚至可以决定最终会爆发怎样规模的冲突。

蛊黎钟赶紧拜谢,虎娃亦从国君宝座上起身道:“本君亦多谢天使大人!也请天使大人将此物转呈中华天子,或能助天子公断两部冲突。”他将一枚玉箴双手递给了崇伯鲧,崇伯鲧起身接过,神情微微一怔。

这枚玉箴是虎娃方才不动声色间现场炼制的,是一件上品法器,可承载仙家神念。通过这枚玉箴便可知少甲辰之死的详细经过,那是虎娃亲眼所见,包括当时他与侯冈等人的交谈,都明确无误地记录其中。

中华天子是天下各部之间发生冲突时的调停者与裁决者,但是这种调停以及公断处置,必须建立在查明是非真相的基础上。而任何一方所宣称的事实可能都是有问题的,哪怕是将奔流村族人尽数拿下,拷问出的口供也不能保证是完整而且真实清晰。

崇伯鲧虽然话不多,但绝对是个聪明人,他已感觉蛊黎钟跑到奉仙国来有些莫名其妙,分明另有内情,拿到这枚玉箴后才明白果然如此。

虎娃自己做过的事情,并不想隐瞒或否认,但也没必要在这样的场合公开,让该了解的人了解即可,所以他让崇伯鲧带着这枚玉箴去帝都平阳向天子帝尧复命。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先搞清楚,至于怎样公断处置,虎娃并无这个权力,只看天子帝尧怎么办了。

崇伯鲧大有深意地看了虎娃一眼,点头道:“奉仙君费心了,我一定会将此物转呈中华天子,您也需妥善处置此事。”

虎娃回归宝座摆手道:“蛊黎伯君,您远来辛苦了,请到客馆中好生休息,待朝会之后本君再设私宴款待。”有些话与奉仙国国事无关,却涉及到中华之地可能将起的乱局,得私下好好谈谈。

蛊黎钟被请出了大殿,虎娃正想散朝,不料王宫外又有人求见。来者是以祝贺的名义,带着珍贵的贺礼,同时也有事要禀报奉仙君以及正在奉仙国中的众高人。虎娃将此人宣上殿来,有些意外地问道:“敖广,你怎么来了?”

敖广这些年居住在步金山水府,是步金山这派宗门的供奉长老,同时也掌管水府禁制、看护小世界门户。当然敖广最喜欢的事情,是待在水府深处的龙宫中,没事就看着上古仙家祖师所收藏的那些宝物,时不时拿起来把玩一番,感觉十分满足。

若说代表步金山这派宗门来祝贺虎娃受天子册封,宗主三水先生已经来了,礼物也送了,实在没必要敖广多跑这一趟。

这黑鱼妖却跪拜道:“小的拜见奉仙国后、拜见奉仙国君、拜见中华天使大人,我在步金山中听说玄源宗主与虎娃大人受中华天子册封,仙城已成奉仙国,怎敢不亲自来贺?我顺水路而来,路过东海之时,发现水情有异,也特地来向奉仙君以及巴君禀报。”

虎娃的嘴角露出笑意,敖广原是赤望丘收服的鱼妖,亦是玄源的属下,他方才分别向三个人磕了头,却将玄源放在了虎娃前面,分明就是讨好的意思。东海并不在奉仙国的辖境内,那是巴国的地盘,若是水情有异也应当禀报巴君,所以敖广最后又把少务给捎上了。

公开说的话是这样,暗中的神念却有另一番解释。

敖广这几年一直在那深潭水府中清修,如今已突破了七境修为。可是那深潭中实在有些枯燥,有再多的宝贝,天天看恐怕也会看腻了。如今巴原已定,也不会出太多的事情了,他觉得也没必要天天守着那小世界的门户,所以想返回东海。

敖广本就是东海中的鱼妖,方圆七百里的东海便是他的道场,前辈仙家留下的深潭龙宫虽好,但毕竟不是自己的。敖广还想在东海中打造自己的龙宫洞府,把三水先生许诺分给他的宝贝也都带着。

但是他想这么做,必须要征得玄源和虎娃的同意。所以趁这个机会,他也以私人的名义跑来祝贺了,还挑选了自己的几件宝物做贺礼,希望玄源和虎娃能答应他的请求。

玄源点头笑道:“你这几年在步金山中辛苦了,修行既有成就,可另择福地建洞府清修,但勿扰巴原民众生息。”

敖广赶紧叩首道:“谢奉仙国后,谢玄源宗主!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说的是两个人,其实这都是玄源人的尊号,而且他也清楚玄源并不喜欢别人叫她玄煞,只是巴原上的人们早就都这么叫习惯了,但他开口叫的还是玄源宗主。

少务又问道:“敖广先生,你说东海水情有异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今天大殿中的座位安排很有讲究,虎娃的宝座很宽,他与玄源并肩而坐。这是在巴国王宫中看不到的情景,少务可没有哪位妃子能与他并肩坐在朝堂上的宝座上,或许当年的命煞可以,但命煞从来没有参加过巴国的朝会。

国君宝座当然是在高阶之上,面对着殿中群臣。同样在高阶左侧有两个座位,分别坐着少务和盘瓠,右侧有个座位坐着崇伯鲧。瑶姬虽参加了虎娃受册封的典礼,但并没有参加今日的朝会,如今已经返回炎帝仙宫了,否则她在崇伯鲧身边亦应有座位。

此刻崇伯鲧身边还并列了两张座位,坐的是山爷和水婆婆,虎娃特意安排的。山爷原本谦说不必,甚至不想参加这场朝会了,可是水婆婆却把他拉来了,与国君并坐过过瘾。

听闻少务之言,敖广很简练地答道:“水高一尺。”话中有神念,就算普通人也能大致听懂,至于神念中那些复杂的含义,在场的众高人皆能明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