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4章、风波欲起

这天夜间,奉仙国国君的寝宫里,虎娃和玄源正在私下说话。玄源道:“册封大典上出现刺客之事,引起了诸多猜议,而国中万民皆赞颂主君之威!”

普通民众可不知道真正的刺客已经跑了,他们都亲眼看见主君化为猛虎在云端将三名刺客打落,更没人能认出那一箭。虎娃已暗中提醒了太乙,不要说出去,在场众人中除了他和崇伯鲧,恐怕只有太乙能认出伯羿的箭法了。

虎娃分析道:“这不是阴谋,简直就是阳谋。刺客并未现身,却显露了伯羿大人的箭法传承。就算清楚那不可能是伯羿大人,但想公然追查此案,这却是绕不开的线索,就得将伯羿大人卷进来。”

玄源亦点头道道:“还有三名俘虏呢,就算你和崇伯鲧不点破,他们的口供也能将博弈大人卷进来,而崇伯鲧处置得倒很干脆。”

虎娃附和道:“他们既有化境修为,想拷问出口供太难了,若是自己不想开口,寻常刑讯手段皆毫无意义。若是开了口,恐怕正中了对方的算计。难得崇伯鲧看得透,干脆不要口供了,便不必理会那是阴谋还是阳谋。”

想审问那被抓获的三人,必须提前想到一种可能。他们很可能自称并非那名刺客的同伙,甚至会否认自己也是刺客。因为他们的确与那名刺客并不在同一个位置,而且对于他们而言,也是虎娃扑上天空先动手的。

假如他们只是出于某种目的前来窥探,却恰好撞上了这一出,很有可能指认出那名刺客施展的是伯羿的箭法。而崇伯鲧却没有给他们这种指认的机会,哪怕仅是有这种可能。

因为只要他们指认了,那么崇伯鲧去不去查问伯羿呢?那怕崇伯鲧不去查问伯羿,但只要这个消息传出去,定会引起轩然大波,有心人便会制造出种种留言。崇伯鲧不是不想查,但不想被对方牵着鼻子走,只会按自己的方式去追查,而虎娃也是这么打算的。

玄源:“可是此事毕竟发生在奉仙城,还是在你受天子册封的典礼上,偏偏你又能认出伯羿大人的箭法。崇伯鲧大人想这么处置,也必须得你点头才行。”

虎娃:“所以他才会对我说抱歉。”

玄源:“刺客想在册封仪式上引发一场血案,却没有得逞,反而成了助你立威之举。我看你当时是真怒了,从未见你那样怒意勃发,也吓了一跳呢。”

虎娃:“该生气的时候,我当然也会生气。”

玄源:“你此番斩化身自中华之地修行圆满,又在赤望丘中破关而出,连我都不清楚你如今的神通法力究竟有多强大?巴原上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你本人全力出手了,没想到在册封仪式上却有领教的机会。夫君也未免太厉害了吧,转眼间就打落了三名化境修士!”

虎娃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:“此番突破九境六转修为后,我也不清楚自己的身手究竟如何,昨日终于有机会小试一番,看来还不错。”

玄源:“岂止是还不错?这话说得未免太谦虚了!”

虎娃:“连真正的刺客都没留住,还是谦虚些的好。被我打落的那三人,虽有化境修为,但身手未免太弱了些。”

那三名化境修士的身手确实有点弱,假如换做太乙这样的高手,虎娃别说在眨眼间打落三个,就算一个也得颇费一番手脚。

因为没有审讯,更不知来者身份,所以有些情况虎娃并不清楚。那三名刺客在虎娃眼中确实太弱了,因为他们并不擅长近战格击,大半修为都在箭术上;而虎娃化身猛虎就那么直扑上来了,箭又挡不住猛虎,那他们还能有什么好下场?

玄源:“夫君接下来又打算怎么办呢?”

虎娃看着她笑眯眯地说道:“这里是寝宫,大半夜的,你说我们应该做什么呢?”

……

奉仙国将周边一带适合居住的山野都算上,也不过百里方圆,辖境内只有一座城廓,民众不满万数。而且它离赤望丘很近,诸般事务不缺人打理,只要安排好了国政,其实也用不着虎娃这位国君去操心什么琐事,虎娃甚至都没打算上朝。

但他毕竟是国君,登位之后怎么也得坐在宝座上象征性地召开朝会,哪怕只有一次也行。所以虎娃还是亲自召开了一次朝会,本以为只是礼仪性地接受群臣拜见与朝贺,没想到还真有事要在朝会上议处。因为有人就在这天从远方赶来,有要事求见奉仙国国君。

来者虎娃认识,并非巴原人士,竟是蛊黎部大巫公蛊黎钟,他如今已受中华天子册封,成为蛊黎部伯君大人。

蛊黎钟是一位瘦小枯干的老者,拄着一根比自己的个子还高出两个头的长杖,看上去极为虚弱,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。虎娃却知他是一位化境修士,修为已近九转,而且有一身诡异莫测的巫术神通,绝不可小看。

精通菁华诀的虎娃也能看出来,蛊黎钟的确已至风烛残年,剩下的寿元至多不超过十年了。十年岁月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比较漫长,但对于一位化境高人而言,其实已相当于接近生命的尽头。

如果在这十年当中蛊黎钟不能突破地仙修为,那么必将殒落,而虎娃亦知此人根本没这个希望,想必蛊黎钟本人心里也很清楚。

恰恰这种人是最不好招惹的,他足够强大却寿元将尽,看似虚弱,可一旦将此生所修炼的神通法力尽然爆发,谁都难以抵挡,因为这种人最不怕的就是拼命。

如今九黎诸部的处境已有极大的改善,蛊黎钟本人也刚刚被中华天子册封为伯君,照说应该在族中安享晚年才是,怎么跑到了这里?蛊黎钟是来求援的,这让殿中君臣以及崇伯鲧、少务、盘瓠等人都吃了一惊。

接受中华天子册封,并非是与崇伯鲧私人结盟,而是与中华各部结盟。假如谁遭受外敌侵犯,相邻的各部、各国有共同救援的义务。虎娃这才刚刚接受册封呢,求援的人就来了。

但蛊黎钟走得未免太远,若是蛊黎部遭遇强大的外敌,他首先应该向其他九黎四大部求援,其次该向正北方隔着大江与云梦巨泽相望的重辰部求援。就算跑到巴原这边,穿过绵绵蛮荒首先到达的也应是巴国。

蛊黎部求援居然求到奉仙国来,这得绕多大弯子?

但蛊黎部遇到的事情却很特殊,要找他们麻烦的正是北方的重辰部。重辰部君首、既是重辰氏大人亦是祝融氏大人的吴回,逼迫蛊黎部交出逃亡的奔流村族人,更要九黎诸部交出他的幼子少甲辰。假如蛊黎部交不出人,重辰部将不惜兵戎相见。

此事的背景很复杂,还需从头说起——

少甲辰失踪了,失踪的时间大致是前年秋收后。他是在秋收前离开城廓的,带着一名管事、一名侍从、一名护卫,乘着一辆马车巡视领地、收取岁赋。这位少爷难得出门干这种正事,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,这也与其父吴回的训斥有关。

吴回年近八十才得了这名幼子,是他晚年最宠爱的女人所生,难免娇生惯养。少甲辰脾气奢逸骄横,成日无所事事,纠集一帮狐朋狗友飞鹰斗狗、游猎玩乐。吴回的年纪很大了,已在考虑着安排后事,并将部族事务渐渐交由次子禄终掌控。

少甲辰如此不让人省心,吴回也在想,等到自己死后这个儿子该怎么办?某日少甲辰又在外面惹了麻烦,被吴回叫到身前训斥了一番,告诉他应该学着做正事了,将来也好在部族中辅助兄长禄终,并且要改掉奢逸骄横的习气。

少甲辰之所以受吴回的娇宠,也因为他在父亲面前十分乖巧听话,就像一只温顺又会讨好人的小绵羊,当即跪地认错并感谢父亲的教诲,表示一定要痛改前非,这就学着做正事、将来好为兄长分忧。

然后少甲辰就出门做正事了,而吴回为了让他改改脾气,这一次是轻车减从,料想在自家的部族领地里也不会出什么意外。吴回不是没有仇敌与对手,但不论哪位对手目光都只盯着禄终,没人会把少甲辰当回事。

在重辰部的自家地盘中,少甲辰不去找别人的麻烦就已经谢天谢地了,断不会有人去招惹他。可是谁也没想到,就是这趟出门发生了意外,少甲辰从此不知所踪。

很多人都看见少甲辰乘着马车带着随从在大道上奔驰而过,行程转向西南,前往云梦巨泽东岸一带,那里也是重辰部的领地边缘。人们最后看见他的时间是在秋收后,然后便再无消息。

吴回有二十多个儿子,平日也不可能每天都把目光关注在少甲辰身上,只是想起来便管教一番。那段时间吴回和禄终都很紧张,集中精力盯着共工部与九黎的动静。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,丹朱已与共工部结盟,正在巡视九黎诸部。

如果九黎诸部完成内部整合,并通过丹朱与共工部结盟,形势恐会对重辰部不利。尽管所担心的事情渐渐都发生了,可是重辰部也没法去阻止。丹朱的身份是中华天使,奉天子之命南巡,他身边还有伯羿,做的事情也让人挑不出错处。

少甲辰不见了,刚开始也没人太当回事,都知道这小子不务正业,可能是趁着办事的机会又跑哪里去游玩了。可是一直等到冬天,少甲辰仍然不见踪影,吴回终于注意到这回事,便派人欲把他找回来。

少甲辰却找不回来了,居然就如凭空消失了一般。按照他消失之前最后走过的路径判断,是奔着云梦巨泽东岸去了,从那个方向继续前行,应该就会进入九黎的领地。吴回分别派人去了蛊黎部以及与之邻近的飞黎部询问,但得到的回话是——谁也没见过少甲辰。

吴回却不信,他的自有手段打听到各种消息。确实有四个人在那段时间到达了蛊黎部,应该就是少甲辰和他的三名随从,吴回又继续打听这四个人的下落和行踪,私下里得到消息,那是侯冈大人以及他的三名随从,并非是少甲辰等人。

恰恰在这个时候,吴回又听说了另一件事,少甲辰在巡视领地途中曾路过的奔流村,其族人在秋收后逃走了,而且东西收拾得很干净,显然是早有准备。

奴仆逃亡的事情并不罕见,如果被抓回去往往下场都很惨,可是他们若逃得太远,无法寻找或抓回来的代价太大,往往也就算了。若不是被逼上了绝境,人们也不会放弃家园远徙他乡,走得越远付出的代价也越大,未必能找到更适合安居的家园。

奔流村族人逃得无影无踪,趁着枯水季节渡过云梦巨泽进入了南荒九黎的地盘,这种事情若发生在别的时候,人也就抓不回来了,只有族中管事的会受到责罚。可如今那位管事也责罚不了,因为他也随着少甲辰一起失踪了。

奔流村族人全体逃亡事件,恰好发生在这个时期,吴回本能地感觉它与少甲辰的失踪有关,于是又派深入南荒追查情况。

奔流村族人被蛊黎部收留了,事情发生在伯羿斩杀妖邪之后。九黎五大部有了向南荒深处继续开拓的条件,划出了一片新地盘让奔流村去开垦田地建造村寨。虽然此事表面上和少甲辰失踪没什么关系,但吴回还是不甘心,甚至叮嘱禄终亲自去追查。

神通广大的禄终其实前段时间已经去过南荒了,他怎能错过在暗中观摩伯羿斩杀神将的机会,只是一直没有现身而已。禄终打听到了更多内情,甚至也查出了虎娃等四人真正的身份。他回到了重辰氏部得到了父亲的叮嘱,又去追查少甲辰的下落,然后给吴回带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。

据禄终分析,少甲辰早就死了,可能就死在奔流村外,时间发生在秋收之前。至于秋收之后人们看见的车马以及那四个人,应该就是侯冈等人,后来他们进入了九黎之地。没有人看清马上众人的样子,所以想当然把他们认作了少甲辰及其仆从。

禄终果然神通广大,他得出的结论恰与事实相符,可惜这只是推断,并拿不出确凿的证据。虎娃当初决定帮奔流村族人一把,转移重辰部的视线给他们创造逃亡的机会,也不会留下确凿的证据让人追查。

更重要的是,自车马在重辰部领地上消失,到虎娃等人出现在蛊黎部的村寨中,中间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差,谁也不能认定他们就是同一拨人。但既查出了奔流村族人的下落,吴回便要求蛊黎部将这些人交出来。

蛊黎部与重辰部关系不好,而且已有一百多年没打过交道了。因为有重辰部镇守江北,蛊黎部断绝了与中华之地的交流,等于被封闭在南荒困守。再往更久远的时代追溯,黄帝战蚩尤,重辰部也是参与者之一,还从中得到了极大的好处。

奔黎部原先也是九黎大部之一,可如今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,它被重辰部吞并了,大部分族人如今已融入重辰部,小部分不走运的族人后裔则沦为了奴仆,比如奔流村一族。

奔黎部已不在,奔流村族人还自视为九黎后裔,南投之后加入了蛊黎部,蛊黎部自有保护族人的义务,否则蛊黎钟这位大巫公会令全体族人心寒。更何况这也是个面子问题,蛊黎钟刚刚被国君册封为伯君,吴回就来找这种麻烦。

蛊黎钟很干脆的拒绝了,并训斥重辰部有残害族人之举,才会发生今日之事,他反正已时日无多且修为不可能再有突破,也用不着怕谁了。

重辰部派使的目的当然不会仅是为了逃亡的奴仆,他们要查的是少甲辰的下落,于是又说明情况、提出了要求,要将奔流村族人带回去拷问。

蛊黎钟怎能把族人交出去让重辰部拷问,事态至此已经变得很复杂了,成了两方僵持、谁也不肯让步,重辰部便发出了战争威胁。九黎五大部已完成了内部整合,在这种事情上当然要进退一体,于是五位大巫公共同回话,不受重辰部的欺压。

但是九黎诸部居住在偏远荒野地带,至今连座正式的城廓都没有,在中华之地看来他们就是蛮荒野民,各方面条件都相对落后,尽管已完成了内部整合,但也不是重辰部的对手。他们不可能主动的进犯重辰部,但也只能依仗地利守住南荒。

蛊黎钟也知道九黎的劣势,太偏远、太落后、太分散,万一真的起了冲突,或许不怕重辰部大举深入蛮荒,但蛊黎部却首当其冲要遭受大祸。既然两边都已经闹翻了,他是断不能公开把奔流村一族交出去的,私下里却也问过奔流杠和奔流通具体的情况。

奔流杠父子怎么能瞒得过蛊黎钟,将事情都交待了。蛊黎钟大吃一惊,原来巴原上的彭铿氏大人居然也牵涉此事!他刚刚受封为伯君,也听说了最近发生的大事,知道崇伯鲧大人被任命为天使来巴原册封三位国君,于是赶紧来到了巴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