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3章、一怒冲天(上)

梁羽还好,如今毕竟已是一位五境修士,论宗门中的辈分是樊翀的师弟,也算是一位出色的弟子。可剑白和古祥又是怎么回事,玄煞宗主是高高在上的仙家人物,按照常理,恐怕连他们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吧?

等他们见到虎娃之时,才明白过来这一切的原因。

虎娃混入白额氏族人的队伍中参加仙城朝圣的事情,极少有人知晓,他本人当然也没有向外界透露,不在他早已流传巴原的诸多事迹之中。梁羽等三人的震惊可想而知,等回过神来赶紧向国君行礼,在这种场合下也无法追问什么,实际上他们也不敢去追问。

时过境迁,如今回头看,虎娃原来就是彭铿氏大人、已成了奉仙国国君,那么这等高人当初做的事自然是大有深意的,非常人可以测度。

虎娃见到他们时所说的话,在场众人都听见了,竟然承认是旧识。事后当然有人找到梁羽、剑白、古祥他们打听,梁羽等人只能如实地回答所了解的事情。

奉仙国民众这才获悉,原来他们的国君曾微服参加过仙城朝圣,不禁对虎娃又增添了诸多亲近之意,此事甚至传为了一段佳话。虎娃对此也有些无语,外人并不知他夜闯赤望丘之事,当年差点送了命的冒险,今日却成了高深莫测的传说。

若是别人混入队伍参加仙城朝圣,可能被视为一种冒犯,但以虎娃的身份,就会被视为对赤望丘以及白额氏族人的亲善之意。再联想到虎娃和玄源的关系,民众对他当初的行为做出了种种猜测,但说的一律都是好话。

奉仙国这三位最重要的官员,当然是虎娃亲自点名任命的。玄源还曾打趣他道:“夫君,我知道他们与你的关系好,你这么做是否也算是任人唯亲呢?”

虎娃正色道:“非是任人唯亲,而是任人以亲。既是国君的故交好友,受重用不是很正常的情况吗?以少务为例,他当年不擢升瀚雄为大将军,难道还要去任命一个并不熟悉与了解的人?奉仙国中当然还有人才,但我确实还不够了解。

当初那次仙城朝圣,参加者皆是各部族挑选出的年轻才俊,而如今已是壮年。当年那一路对他们而言有诸多艰辛,可以看见很多平日看不见的品质,我走在其中,也在观察着所有人,确实对这三人最有好感。

欣赏其才德,又能志趣相投,方觉亲善,难道我还要去亲善无贤才又无品德之人吗?若说亲,这便是任人以亲。”

玄源掩口笑道:“无论什么事,都能被你讲出一番道理来。”

虎娃亦笑道:“我就是个讲道理的人啊,身为国君亦有做国君的道理。”

玄源:“当初你参加仙城朝圣,却成了他们的机缘。白额氏族人将那么多年轻才俊召集在一起远行,而你置身其中,有了观察了解的机会……这令我想起了今日的崇伯鲧大人,他竟能想到与你们三位国君一起微服行游,真是高明啊!”

奉仙城中不必另筑高台,往年朝圣时的那座高台就是册封奉仙君的典礼之地。册封奉仙君的仪式,论规模当然比不上册封巴君,可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规格却更高。曾参加赤望丘服常法会的巴原众高人,除了正在闭关的剑煞宗主,此番也尽数来到了奉仙城。

他们中的很多人不会去巴都城参加巴君的册封典礼,也不会特意跑到山水城祝贺盘瓠成为国君,但都来到了奉仙城,并送上了各自的贺礼。虎娃在巴原上的影响之大,地位之超然尊贵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奉仙君的名号叫什么?身为国君总得有一个正式的、好听的名字吧?虎娃曾自称李路,在武夫丘上大家都叫他小路,在巴室国受封为彭铿氏,再后来很多人都叫他虎煞。如今成为国君,正式的名号却令民众倍感亲切——就是虎娃!

这个名号是否太随意了?分明就是白额氏很多村寨里孩子的昵称,国,听上去就如儿戏一般。可是虎娃并不在意这些,当他真的这么决定了之后,反而没人感觉这是儿戏,听上去就是那么自然。

在巴原众高人的观礼见证下,也在少务和盘瓠这两位国君的注目中,虎娃接过天子赐圭,领群臣遥拜中华天子、祭中华国祭之神,终于成为了正式受册封的奉仙君。当他从崇伯鲧大人面前起身时,听到的是一片祝贺之声,就在这一刻,虎娃的脸色却变了。

在纷乱而热烈的祝贺声中,却夹杂着破空之音,这是普通人听不见的声音,只有仙家神识才能察觉。面前三步外的崇伯鲧眼中也陡现厉芒,突然扭头斜望。

在这种场合居然有人行刺,刺杀的目标是中华天使崇伯鲧,时机选择得非常巧妙与歹毒!崇伯鲧代表中华天子刚刚完成册封典礼,所有人都在起身祝贺,正是大家最放松的时候,对这种事根本就没防备。

若真有人想刺杀崇伯鲧,原本有的是更好机会,崇伯鲧曾与三位国君微服私行巴原,那才是最佳的动手时机。而如今奉仙城中护卫森严、高人齐聚,周围仅是大成修士就有几十位,谁能在这种场合动手,简直是太不明智了,甚至像个白痴!

可是刺杀的要义,就是要让人出其不意。确实所有人都没想到,包括虎娃与崇伯鲧,但大家的反应都很快,或者说刺客给了众人足够的反应时间。

有一箭远处的天际斜射而来,离弦时只发出仙家神识可察的破空之音,可离弦之后却划出了一道越来越明亮的轨迹,就像带着火焰的流星,发出越来越刺耳的啸音,就是直射崇伯鲧,因为崇伯鲧已被箭上所附的仙家神念锁定。

周围更多的人不可能判断得这么清楚,但他们也知这一箭将射向虎娃与崇伯鲧所在的位置,而且威势惊人。

在场的大成修士就有几十位,很多人瞬间就有判断,这样的一箭自己是挡不住的,只能选择退避并祭出法器防身。而虎娃亦有判断,这一箭虽威势极盛,却伤不了身为中华四大战将之一的崇伯鲧。

在场动作最快的,并非前来观礼的众多大成修士,而是外围的护卫,有崇伯鲧带来的仪仗卫队,还有奉仙国的国君亲卫,更有少务从巴国派来护送天使大人的卫队。他们都是精锐勇士,很多人修为亦不低,虽远远无法与场中的众大成高人相比,可是反应完全不一样。

这些护卫虽不会飞,但他们可以跳得很高,瞬间便很多道身影飞起,拦在那支箭的飞行轨迹之前,就以血肉之躯挡下刺杀,甚至来不及抽出武器或者祭出法器。

在场的很多大成修士可没有这种拼命的习惯,也不会做出这种显然不明智的选择,哪怕是在与敌人斗法,首先也要判断对方的攻击威力、选择最佳的应对手段,不可能这么冲上去找死。

而且众高人看得也很清楚,这一箭来势虽盛,但却给了足够的反应时间,莫说崇伯鲧的修为深不可测,就算他是个普通人,近在咫尺的虎娃也可以护着他避开,并无什么危险。

可是亲随护卫的反应不一样,他们的职责就是要挡住刺杀。这就像两军对阵,如果敌军冲向己方的主将,亲卫也必须冲出去阻挡,而不论主将本人的本事有多大、是否能将冲过来的敌人都尽数斩杀。

这里是奉仙国,虎娃身为奉仙君有责任保护中华天使,而不论这位中华天使本人的修为有多高,假如让这一箭射到了场中,那就是他的失职。而在那些国君亲卫看来,假如这一箭真的射过去了,便是他们的责任。

在这个时候,亲卫哪怕明知是死也得上前去挡,否则就算活下来也会被军法处置,就算能得到赦免,将来恐怕也没脸见人了。半空中密密麻麻出现了那么多飞身跃起的身影,个个衣甲鲜明,有虎娃的亲卫、崇伯鲧的仪仗卫队、少务派来的护卫。

这一箭射过来,伤不了崇伯鲧,却能贯穿这些护卫的血肉之躯,让这场册封大典尸落如雨。但是这样的场面并没有出现,众人听见了一声愤怒的虎啸,只见刚刚接受册封的虎娃,国君衣冠瞬间化为了碎片,他本人则化身为一头斑斓猛虎冲上天空。

虎娃怒了,以他给人的一贯印象,甚至难以想象他还有如此暴怒的时候,因为这一箭太歹毒了!在场能够硬生生截住它的只有两人,崇伯鲧已经准备出手了,而虎娃当然不能让中华天使亲自出手。

在场有这么多高人,很多大成修士已祭出了法器,若一起出手也足以将这一箭在半空轰碎。可是刺客也利用了护卫们的反应,此刻箭的前方半空中拦了这么多人,假如众高人祭出法器相击,也等于是在轰杀这些护卫。

虎娃化身猛虎扑出,瞬间就跃到了高空,张口吐出了一团光芒。光芒附射而去,恰好斜着截住了那一箭,爆发出无数道剑光,剑光又化为了剑阵。

那是虎娃的神器石头蛋,他去山水城时已从山爷那里取了回来。剑阵仿佛包裹住一轮太阳、令其不得爆发,发出摩擦、崩碎的声音,半空中轰鸣不断,最终将其磨灭殆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