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2章、解脱(下)

蛮荒古朴,山水城需要山爷操心的事不多,平日政务基本由辛束、蛊辛、绿萝三人打理,而辛束在这三人中的地位居首,这是多么成功的潜伏啊!

可是如今看来,辛束所做的一切简直完美得可笑,因为白煞和星耀皆已殒落,赤望丘的主人如今是玄源,他的秘密将永远埋藏,他的使命也变得毫无意义。

山水城已成山水国,是他率领当地民众亲手参与建造的,这里早就成为了他的家乡,他也不想再去别处。昨夜树得丘上有怎样的宴席,他心里也清楚,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列席的。

表面上看,除了巴君少务,能列席的客人都是大成修士,没请他当然也很正常。可是就算他已有大成修为,受邀参加那样的宴席,真的有脸坐在那里吗?说到修为,辛束已是五境九转多年,那一步却迟迟无法迈过,此生就算能堪入梦生之境,恐怕也是空耗寿元。

但辛束没有想到,虎娃在离开山水城之前,却单独找到了他,私下谈了一番话,其内容不为外人所知。

次日启程离开山水城时,玄源也好奇地以神念问虎娃道:“你昨夜找辛束到底说了些什么?我感觉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。以他的年纪其实早过巅峰,通常情况下已很难再突破大成修为,但如今我觉得倒还有可能。”

虎娃微笑着以神念答道:“我给了他几枚琅玕果,对他表示了感谢,点破了一件事情,又问了几个问题,就这么简单。”

虎娃在路村长大,这里是他的家乡,而辛束当初身为一位外来的四境修士,却自愿到这蛮荒偏僻处为城廓工师,而那时连城廓的影子都没有呢。虎娃感谢辛束这么多对北荒的贡献以及对家乡族人的帮助,确实所有人都需要感谢他。

虎娃点破的事情,就是辛束藏在心中多年的隐秘,本是他最害怕别人知晓的。可是虎娃偏偏当面说破了,不仅他知道内情,而且山爷和水婆婆也早就知道了。等辛束回过神来,感觉却似卸下了千斤重担。

辛束向虎娃请罪,虎娃却笑着反问——你何罪之有?

辛束执行星耀指派的任务,搜集树得丘与山水城的情报、监视各种异常的动静。这个任务本身并非冒犯,比如少务肯定也曾派人做过同样的事情,当年的赤望丘在各地都有这种弟子。辛束的任务完成得极为完美,且没有违背赤望丘任何一条门规,从某种意义上讲,他甚至是应该得到宗门褒扬的。

另一方面,对于山水城而言,这二十年来,辛束可曾做过一件不利于北荒民众的事情?这正是虎娃问他的问题,答案也是没有!就算他曾经是一名密探,如今这个密探的身份已经毫无意义,更重要的是,在白煞和星耀殒落后,辛束仍然留在山水城、仍在帮助山水城民众。

当密探的身份不再有意义之后,辛束本可以离开,却仍然留在了这里,这就是他内心深处做出的真正选择。在虎娃离开山水城后,工正大人辛束终于也突破了大成修为,成为山水国中第四位大成修士。这是后话了。

……

浩浩荡荡的天使仪仗出山水关,穿过蜿蜒的山道,又回到了巴原上的高城辖境,向着奉仙国的方向进发。崇伯鲧、少务、盘瓠、虎娃这四人又换上了便装,还是混在民众间跟在后面看热闹;而参加树得丘大宴的其他众高人,则提前都跑到奉仙国去了。

崇伯鲧进入巴国时,是一步步走过蛮荒,而去册封山水君与奉仙君时,也是一步步走过巴原,身边还陪着此番受他册封的三位国君。无论是谁,结伴微服行游走了这么远的路,感觉也不可能再陌生,只要不是彼此处不来,很自然会成为好友。

在这一路上,三位国君与崇伯鲧之间几乎无话不谈,但是崇伯鲧丝毫没有提到结盟之事。须知丹朱派卢张出使巴原,就是想率先与巴君亲近并结为盟友,而崇伯鲧却半句都不提这茬。

虎娃却暗暗感叹,无论崇伯鲧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,行事也比丹朱更高明。在克服艰难险阻打通部族领地与巴原之间的通道,又陪同三位国君微服行遍巴原之后,虎娃和盘瓠且不论,他和少务之间的亲近关系以及默契程度可想而知。

所谓结盟,无非是在将来中华各部共推天子时支持谁。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,少务是会支持崇伯鲧还是丹朱呢,答案已不必说出口。

虽然崇伯鲧成为正式册封巴君的中华天使,有机会与少务做更多的接触,占了很大的优势。但是换一个人,能做到像崇伯鲧这样吗?虎娃很清楚,至少丹朱不能!

这不是说丹朱不够聪明,也不能说丹朱没有才干,他只是与崇伯鲧是不一样的人,就像樊翀亦无法与少务相比。虎娃都看出来了,难道少务还会意识不到吗?

而且像这样的结盟,其实是不必说出口的,有些事情也不能做得太明显。比如共工部与少昊一系的丹朱结盟,那么与之关系水火不容的重辰部,肯定就会支持颛顼一系的后人。但是从中华天子帝尧角度,他需要选择与重辰部或共工部结盟吗?

中华天子当然不必那样做,也不能那样做,因为他是天下各部的盟主,而非仅仅是哪一部的盟友,只有如此才能服众、才能维系他的权威。崇伯鲧很清楚自己的身份,也清楚自己将来要面临的考验,这样行事才是最恰当的。

进入原樊室国故地时,虎娃甚至在心中暗想,这一带被纵横的山野分割,穿行山野的道路上曾多有山贼流寇出没。假如他们碰到不长眼的山贼前来劫掠,出手打那么一架,有了并肩作战的经历,是否关系会变得更加亲密呢?

可惜并没有这种事情发生,也许是少务一统巴原后的这些年,山贼流寇已消失无踪。就算还有少数残余,前面的天使仪仗刚刚过去,在这种时候谁也不敢跳出来妄为。

少务已有很多年没有亲自和人动过手了,空在武夫丘上苦练了一身本领,可惜今日仍然没有过瘾的机会。但少务也许宁愿没有这种的机会,哪怕是在微服私行途中,于巴国境内遇上山贼流寇也不是什么光彩事。

快到奉仙国时,虎娃提前离开了,按照中华礼数,他要率众出城迎接天使。崇伯鲧等三人也回到了队伍中,这与到达山水国之前的情况是一样的。

……

仙城本不是一座城,而是群山环抱间的一片谷地平原,平原上分布有扇面形的溪流,正中央有一座高台,高台后方有一座大殿,大殿两旁有偏殿,原本是白额氏族人历年朝圣之处。后来这里出现了一座城廓,城廓内外有近万居民,这座城廓自然就被人称为仙城。

中华天使崇伯鲧大人虽然还没有到,但最新消息已经送达,城廓改名为奉仙城,将来也是奉仙国的国都。

奉仙国民众九成都是白额氏族人,照说奉仙国君也应该是白额氏的首领。可是虎娃当了奉仙君,却没有遭到任何反对,因为他是巴原上赫赫有名的虎煞彭铿氏大人,亦是玄煞大人的夫君。

而且虎娃成为国君对奉仙国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,至少不必再担心与巴国的关系。中华天使此番册封三国,而三位国君皆曾是武夫丘上的师兄弟,而且又是结义兄弟,估计巴原上应该是他们的师尊剑煞宗主最开心了,可惜剑煞恰恰在这个时候闭关了。

虎娃是第二次来到这里,上一次他是以翠真村族人的身份混进了仙城朝圣的队伍,而如今此地已经完全变了模样。

国都通常是没有城主的,或者说城主就是国君,另设有一位巡城将军和一位城廓主事,分别负责日常的治安以及城廓内部事务,其地位比一般的城主更高。

而山水国和奉仙国的情况比较特殊,辖境内除了都城目前没有别的城廓,只有一些村寨和集镇,治理起来显得相对很简单。前两年代表赤望丘打理仙城事务的人是樊翀,如今樊翀已经被虎娃带走了,新换了一位负责人,目前也有了正式官职,便是奉仙国辅正。

奉仙国辅正大人带着奉仙城巡城将军与城廓主事,三人前来拜见国君时却吃了一惊,张口结舌差点忘了行礼。虎娃则笑道:“多年未见,几位故人可好?”

奉仙国辅正大人名叫梁羽,就是虎娃当年参加仙城朝圣时的领队,虎娃对他的印象也非常不错。奉仙城的城廓主事名叫剑白、巡城将军名叫古祥,是虎娃参加仙城朝圣时乘同一辆牛车的同伴,走完那么漫长艰险的一段路后,已成好友。

虎娃后来不是没有以彭铿氏大人的身份去过赤望丘,但在虎娃出现的场合,以梁羽等三人的身份都是不够资格列席的。

这三人原本很纳闷,赤望丘中人才济济,奉仙国中还有那么多白额氏族人,为何偏偏任命他们三人为奉仙国最重要的主官,据说还是玄煞宗主亲自点的名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