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2章、解脱(上)

山水城早就筑好了高台,举行册封仪式的地点是山爷亲自选的,就是当年清水氏城寨的祭坛所在。

盘瓠受册封为山水国君,虎娃在场观礼,却总有一种恍惚之感。想当年这高台所在正是青石砌成的祭坛,祭坛下有一间密室,自己就是被玄源所化的胭脂虎从密室中救出的。山爷发现了他,将其带回了路村养大,同时还带回了一条小狗起名为盘瓠。

如今北荒中已有了山水国,盘瓠成为了山水国君。身为国君应该有一个正式的名号,而盘瓠自己做主,还是就叫盘瓠!好不好听无所谓,反正他高兴、山爷也觉得开心。

册封典礼之后,虎娃等人在山水城又待了两天,第一天是参观路村、天梁,游赏花海。所谓天梁,就是通过路村与花海村之间裂谷的那座桥。这里虎娃和盘瓠自幼生活和玩耍的地方,而如今他们都成了国君。当天晚间,山水君盘瓠设大宴款待中华天使。

所谓大宴,规模并不大,参加的人也不多,只是规格实在太高了、地方实在太特殊了,客人的身份更是不简单。

设宴的地点在树得丘中接近峰顶处的琅玕林旁,列席者不仅有山爷、水婆婆以及他们的女儿麦麦姑娘,还有少务、盘瓠、少苗、虎娃、玄源、太乙、云起、古令、贤俊,更有另一位贵客瑶姬。

除了少务,在座的只有麦麦和少苗尚未有大成修为,可她们两人也算是此地的主人。玄源并没有陪着虎娃他们微服私行,而是提前来到了山水城。云起、古令、贤俊这三位好友经常结伴行游,前段时间恰好跑到山水城来做客,正赶上了。

前段时间玄源到炎帝仙宫给瑶姬送去玗琪果,瑶姬听说了即将发生的事情,也想离开炎帝仙宫去看看热闹。她感兴趣的地方并非巴都城王宫,而是与神民丘同为巴原九丘之一的树得丘,主要是来观赏琅玕琼林的。

这些人的身份却不太好排座位。照说是在山水国的地界上,应该山水君盘瓠居主,可是有山爷在,盘瓠怎会坐主座呢,于是大家都谦让中华天使崇伯鲧,而崇伯鲧又谦让瑶姬仙子坐主座。最后虎娃挥袖道:“莫分主客了,酒摆一圈,自找座位吧。”

席上有好酒,蛮荒深处的野酿,山爷不知私下珍藏了多少年了,连水婆婆都没发现,今日却拿了出来。盘瓠这位国君设宴,又有这么好的酒,菜却只有一盘,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令人不敢相信,哪有这么小气的国君大宴?

但是这盘菜绝不简单,是不死神药琅玕果,是虎娃现场亲手摘取的。

当初白煞与星耀率众闯入树得丘,禁锢了山神理清水,将此地成熟的琅玕都给摘走了,但他们并没有毁树,仍将琅玕林留在了原地。琅玕挂果成熟须百年之期,而当时留下的一批尚未成熟的琅玕果,三十年后也终于成熟了,虎娃摘了满满一盘。

如何服用琅玕果,恐没人比虎娃更有经验,他以神念将一道服食并炼化、吸收灵效的秘法传于众人。少务与少苗虽无大成修为,但服用琅玕无太大问题,至于麦麦,自有人以仙家大法力助她。

入夜后不必点灯,那琼林发出的清辉就洒落在众人身上,连盘中的下酒菜也带着粒粒光毫,众人依次隔空摄入口中服用,然后身形也散发出如月轮般的光晕。少务虽贵为巴君,但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席。

看着不远处在夜色中发出清辉的琅玕琼林,这是上古传说里天帝庭院里才有的景象,恍然乎并非人间。少务有些感慨也有些恍惚,至少在这个时候,他感觉盘瓠和少苗住的地方,远非自己的巴国王宫可比,他们过的日子也逍遥得多。

虎娃不经意间看见峰顶处那三尺高的石台,理清水曾经就如雕塑般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。自从虎娃在黑暗中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,理清水就从来没有动过,他仿佛永远就是那样的身姿。

此刻石台上已空空如也,虎娃却莫名觉得他好似仍坐在那里,默默地看着这一切,既似从未存在又似从未离开。

理清水能想到今天这一幕吗?如果他仍然能看见,又会有何感想?注意到虎娃有点走神,玄源也是目光闪烁,有意无意地看了理清水曾经端坐的位置一眼。

恰在这时,崇伯鲧突然扭头朝另一个方向望去,神情似乎有些诧异。随即有反应的是虎娃,他也扭头看向了琅玕丛林。这并不是仙家感应神通,就是一种莫名的直觉,仿佛感受到了谁的目光在窥探。

两人的异常反应当然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,山爷问道:“崇伯鲧大人,您和虎娃都在看什么呢?”

崇伯鲧收回目光,端起酒杯摇了摇头道:“我没看见!”

虎娃亦苦笑道:“我也什么都没看见!”他本想答“没什么”,因为确实没有任何发现,可是崇伯鲧却先答了“没看见”,他随即便改了口。以崇伯鲧的修为和身份,是不会随意说话的,“没什么”与“没看见”应该是两种意思。

麦麦好奇地追问道:“什么都没有,那为何还要看呢?”

虎娃答道:“我总感觉刚才少了点什么。”

这句话显然引起了某种误会,在场有好几人的目光又望向了那座石台,但大家都没有追问。可是虎娃说少了点什么,其实并非是指山神理清水,而就是真的感觉少了点东西。

琼林中站着一位身着银丝大袖羽衣的童子,他看着撇嘴道:“这是通灵白猿所酿的酒吗?真不错呀!居然拿琅玕果当下酒菜,也不烤盘肉啥的……”

他就是虎娃在王屋山中遇到的仙童句芒,也不知是怎么混进树得丘的,他如果不想让人看见,就连崇伯鲧都看不见,却有一丝莫名的感应。虎娃并没有把成熟的琅玕果摘光,琼林中还留了一半,句芒举步离开时,以小手顺走了一把。

琅玕果会发出琼光,他的身形既隐,拿在手中应会让人看见这些琅玕果在空中漂浮。但奇妙的是,手将琅玕果从树上摘下的那一刻,好像消失不见了。句芒举步下山时,左手还拎了一小坛酒,右手弹出一枚琅玕果送入口中,自言自语道:“东南风有生发之气,嗯,就是这个味道!”

正在饮酒的众高人并未察觉这些,崇伯鲧又对虎娃道:“彭铿氏大人,接下来我将去仙城册封您这位国君,仙城既是一城亦是一国,似应称您为仙君。但如此称呼亦有歧义,是否该另起一个国号?”

虎娃答道:“仙城一带本无国,当然亦无号。天使大人既来,如今将有国亦有号。就请您给起个名字,然后便按此名册封吧。”

崇伯鲧倒也没有推辞,略做沉吟便道:“听说那仙城本非城廓,只是一片高原幽谷,乃白额氏族人历年朝圣之地。如今有国,不如就叫奉仙国,国都亦可叫奉仙城,国君便称奉仙君。”

虎娃举杯道:“多谢!”

山爷举杯道:“我们同敬奉仙君一杯!”

崇伯鲧举杯道:“我敬三位国君,亦多谢三位国君!”他当然要谢面前这三位国君,原先的麻烦事如今看起来是一点都不麻烦。

山爷究竟私藏了多少白猿佳酿?就连水婆婆都不清楚,是夜散席之后,山爷却发现除去宴席上喝掉的,剩下的酒莫名少了一坛。不用说,肯定是让谁趁机给摸走了,而他却毫无察觉。

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呢?崇伯鲧、玄源、瑶姬、太乙等人肯定不会做这种事,那只能是虎娃干的!可是虎娃并不贪杯,应该是盘瓠怂恿虎娃偷走了一坛,想到这里山爷不禁笑了。这俩调皮孩子,就不和他们计较了吧。

水婆婆却问他道:“你笑什么呢,我怎么觉得表情有点贼兮兮的?”

山爷心中暗道:“我哪有半点贼兮兮的表情,分明是高深莫测好不?”开口却说道,“我刚才在想,虎娃和盘瓠这俩孩子如今都长大了,就算再做什么调皮捣蛋的事,也不好再拿藤条打屁股,毕竟都已是一国之君。”

水婆婆却瞪眼道:“别扯虎娃和盘瓠,我问的就是你,你是怎么回事?”

若山:“我怎么了?”

水婆婆:“你怎么了?私藏了那么多白猿酿,我居然一点都不知情!你还藏了什么东西,有什么小秘密……”

虎娃不知散席后还有这个小插曲,更不知句芒顺手摸走了山爷的一坛酒、还让山爷以为是盘瓠怂恿他干的。他在离开山水城之前,又私下里见了山水城的工师大人辛束一面,如今应改称山水国的工正大人了。

辛束昨夜没有睡也没有修炼,他的心情很复杂,只是站在院落中遥望着树得丘的方向。他的身份是密探,或者说是奸细,当年被星耀派来监视树得丘和山水城的动静,任务完成得堪称完美。他来到山水城已经二十年了,在如今的山水国中受万民敬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