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1章、水火不容(下)

巴君受封的仪式非常盛大,按照自古传统本应筑高台祭天、遥拜中华天子,少务虽尽足了礼数,但某些方面还是坚持了巴国的传统。他没有另筑高台,就在王宫前的广场上、那建木大阵所在处举行典礼,还有另外两位国君虎娃和盘瓠到场观礼。

崇伯鲧没想到此行会这么顺利,对这三位国君的印象当然也非常好,册封巴君之后,他就要赶往北荒中的山水城册封山水君,少务和虎娃也将随行。

盛大的典礼结束后,少务设私宴款待崇伯鲧,地点就在王宫的后花园里,上次兄弟几人喝酒的地方,但列席者只有虎娃和盘瓠。就连内侍与宫女都被打发走了,他们自斟自饮,而少务亲自给崇伯鲧倒酒。

这么做显得很随意,也是拉近关系的一种手段,但要看对象是谁。少务当然已经搜集了有关崇伯鲧的各种情报,这位天使大人是光着脚满身泥走过蛮荒的,并不太在意什么排场。

因为九黎以及凉花川之事,崇伯鲧当然也听说了虎娃的大名,在席上向虎娃敬酒,并问起了他们三位怎会凑到这里?

虎娃倒也没什么隐瞒,伴随着仙家神念,他对崇伯鲧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,从自己走出北荒、刚刚来到巴原时开始,然后是武夫丘上五兄弟结义,再后来少务统一了巴原,在这个过程中又伴随着山水城与仙城的出现。

只是描述事情的经过,并不带着自己的评价与观感,但崇伯鲧已经完全明白了,今日为何会有眼前的场景,他也觉得自己有些走运了。

崇伯鲧就算是坐着,个子也比众人高出半个头,在私下的场合衣着很朴素,没有什么多余的纹饰,形容像一位寻常的壮汉,但其气度总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。他的话不多,主要是听少务等人在说,仿佛是讷于言辞。

虎娃却很清楚,拥有九境地仙修为,就没有什么凡人眼中擅长或不擅长的事情,比如下棋吧,就算第一眼不会,在定境中推演便可以学习多年,而在他人看来只是片刻而已,很快也就精通了。崇伯鲧讷于言辞,只能说此人不好逞口舌。

以虎娃之能,同样看不透崇伯鲧的修为,只得在心中暗暗感叹。他当年斩杀白煞之后,曾有一种放眼天下已无敌之感,可是后来经历的事情越多,就越感觉自己修为尚浅,在修行的道路上还差得很远呢。

论修为境界祸神通法力,虎娃总能遇到比他更高的人,比如南荒中的好几位妖邪,更别提斩杀妖邪的伯羿了。除了伯羿,可能是已历天刑的真仙,他又遇到了句芒、旱魃、恒娥与崇伯鲧等人。

人要到了某种境界之后,才会拥有某种经历、接触到某些事物,否则连打交道的机会都没有。其实虎娃也大可不必自轻,他接触到的这些高人,在世间皆是很罕见的存在了。

酒到酣处,崇伯鲧看着三位国君突然开口道:“我听说彭铿氏大人曾为巴国学正,却多年未曾履足学宫。第一次去学宫时事时,是从巴都城外微服而至,却在路边食肆中偶遇一学宫弟子名为庚良,无端受其欺压。彭铿氏大人以此为机,整顿学宫;巴君亦以此为机、整肃国中风气。是否有此事,不知传闻与事实相去几何?”

崇伯鲧连这件事都知道?也许是在来的路上听说的,也许是从卢张搜集的情报中了解的。虎娃答道:“确有此事。”同时发送了一道神念,向崇伯鲧展示了详细的过程。

少务则端杯道:“此事发生在本君治下,实在惭愧!也要感谢虎娃师弟当年之举,令我意识到一统巴原后,国风亦当整肃清明。”

众人在酒席上的称呼很有意思,崇伯鲧称虎娃为彭铿氏大人而非仙城君,因为这是在巴国王宫中,且虎娃确实有这个封号,更因为虎娃尚未正式受册封。而少务却不好给虎娃别的称呼,叫师弟倒是最合适的。

少务也在心里犯嘀咕,不知崇伯鲧为何要提起这件事,他在巴原上有很多丰功伟绩可以说嘛,而庚良之事却没什么光彩可言。难道中华天使要趁机在属国之君面前立威,想找找茬啥的,如此显得他的地位更尊贵重要?

崇伯鲧又问道:“数年之后,国风整肃得如何?”

这让少务很难答啊,实际上是问他将巴国治理得怎么样,自吹自擂当然不好,但也不能说自己治国无方,这位巴君只得沉吟道:“不敢自夸已达虎娃师弟所称的无为,但亦有所成效。”

崇伯鲧却仿佛丝毫不在意少务是否难堪,又追问道:“自从此事之后,巴君从未离开过都城一带,又从何处得知整肃国风之成效?”

这怎么答呀,是坐在大殿上听群臣说的,还是私下里得到各地采风官的奏报?但崇伯鲧好像没有让少务回答的意思,紧接着又说道:“我倒是有个建议,我等四人微服而行,就似当年彭铿氏大人之举,让仪仗车驾走在前面。”

少务愣住了,举起的洒刚刚沾唇也忘了喝下去。以崇伯鲧的身份,他所谓的建议其实就是要求,巴君很难拒绝,可是这个要求也太过分了吧?

少务接连派出两位国使,将崇伯鲧从蛮荒深处迎到巴都城,沿途护卫安排得小心翼翼,不敢出丝毫疏漏。不论这种护卫对崇伯鲧这位高人有何意义,但少务都要尽好自己的责任。可是现在倒好,崇伯鲧居然要求微服私行,还把他们三个也一起叫上了。

少务愿不愿意答应、又敢不敢答应,这仿佛都是崇伯鲧对他的考教。少务倒不便擅做主张,只是看了虎娃一眼。

虎娃则笑着点头道:“君子应居其实而不处其华,我认为天使大人的提议很好,你们二位又如何看呢?”

少务当即亦点头道:“我愿随天使大人微服而行。”

盘瓠鼓掌大笑道:“好好好,太好了!自从离开武夫丘之后,我们兄弟就没有这样出去逛了。”

以崇伯鲧和少务的身份,出门一定要考虑到安全问题,可是虎娃并不担心。少务和盘瓠且不说,以他和崇伯鲧的修为,其实不需要那些护卫,也自能保证少务的安全。那些衣甲鲜明的仪仗卫队,只是宴席上做样子摆出来的菜,没人会真的去吃。

少务若真想看看如今的巴原在他的治下是何等风貌,顺便还能出门行游,那就不要与崇伯鲧一起坐在轩辕云辇上。但是仪仗卫队和轩辕云辇还是有必要的,那代表了中华天使和巴君的威严,就走在前面吧,他们换上普通民众的装束跟在后面看热闹就行。

两天后,中华天使离开巴都城前往山水城,而巴君随行。队伍中有天子帝尧派来的仪仗,还有巴君的护卫,衣甲鲜明浩浩荡荡。那轩辕云辇则由两条赤色神龙拖曳,浮在十丈高的半空,飘行于仪仗卫队的正上方。

沿途民众皆望道而拜,赞颂中华天子、赞颂中华天使,更多的人则是赞颂巴君少务之圣明贤德。那飘行在半空的轩辕云辇太夺目了,伏地跪拜的民众皆不敢仰视,想当然地认为崇伯鲧大人和巴君都在上面呢,却不知那车里其实是空的。

天使与国君的队伍过境之后,道路两旁的很多民众仍伏地跪拜,直到轩辕云辇都望不见了才起身。还很多人尾随着队伍远远地跟着看热闹,直到走出很远才返回,沿途皆是如此。而崇伯鲧、少务、虎娃、盘瓠他们四个,就混在这些人当中,自己看自己的热闹呢。

如此一来,便可看到很多平日注意不到的细节。比如民众是否发自内心地自愿跪拜国君,如果不是自愿的,那么车驾走过之后,他们就会赶紧拍衣服起来,而且还会私下说出很多不好听的话。假如是那样,少务这位国君可就太没面子了。

但事实却让少务松了一口气,这些民众都是自发地望车驾跪拜良久,私下里的谈论,大多也都是赞颂他的话,还夹杂着养鸡种菜之类的邻里闲时。少务原先也有些担心,在路上是否会再遇见庚良那样的事情,但这一路走了两千里,皆是无事。

这一方面说明少务将巴国治理得很不错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天使与国君的车驾刚刚过境,谁也不敢在此时闹事。

当队伍穿过高城,到达通往山水城的路口时,崇伯鲧等人回到了车驾中,而盘瓠也提前飞天赶回了山水城。因为这已经相当于到了边境,再微服私行未免是对山水国不敬,亦不符合中华礼法。

前来册封的天使应有仪仗,而盘瓠身为将受册封的国君,也应出国都三十里相迎。山水国的国都当然就是山水城,出三十里恰好就是山水关外,盘瓠率山水城中众官员以及各部族长迎候天使。山爷和水婆婆也来了,少务也终于见到了少苗,众人也算是另一番团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