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1章、水火不容(上)

虽说要在巴都城等候崇伯鲧的到来,但虎娃并没有住在城内的府宅中,暂时和玄源一起回到彭山幽谷。这一日,夫妻二人正在竹林间的水潭边说话,玄源道:“少务将驻守国都的精锐野战军阵都派出去护送崇伯鲧大人了,看样子是不想出一丝差错。”

虎娃笑道:“崇伯鲧的身份太敏感,若无意外,很可能成为下一位中华天子,想必也有不少人不愿意看到。但以崇伯鲧之能,其实根本不需要巴原上的军阵来护卫,少务只是不想让人挑出错处,显示他毫无疏忽之诚意。”

玄源:“刚刚接到太乙传来的消息,他竟也看不透崇伯鲧的修为,但据他判断,那两条九境蛟龙丙赤与丁赤,加起来恐也不是崇伯鲧的对手。那么咦夫君你看,崇伯鲧的修为又如何,是否也是一位真仙?”

虎娃沉吟道:“依我看,很有这种可能。此人的神通法力,说不定能与伯羿大人相当,只是他在中华之地的声名,却不以此为显。”

玄源:“有这么夸张吗?”

虎娃:“你可知中华之地诸部权贵中,流传有四大战神之说?”

玄源:“四大战神?我当然不知,夫君从未曾对我提过。”

虎娃:“此番斩化身远游,所经历的事情太多,不可能无论巨细都已向你讲述。中华之地四大战神的传言,是我在帝都平阳闲游时偶尔听闻的,以伯羿居首,崇伯鲧次之……”

中华之地四大战神,指的是四位实力最强大的战将,这个说法只在中华高层权贵间私下流传。第一当然是号称英雄无敌的伯羿,其二就是崇伯鲧,其三是重辰部君首吴回之子禄终,其四是共工部君首帝江。

玄源惊讶道:“重辰部君首吴回之子禄终?我记得你刚进入中华之地时,所到达的第一个村寨、所遇见的第一件事,就是有人杀了重辰部君首之子少甲辰。那少甲辰是个废物,竟会被一帮奴民所杀,且是自己找死!那禄终有何战绩,竟被列为中华四大战神之一?”

虎娃苦笑道:“我当时也不了解这些情况,后来才听说,重辰部君首吴回有二十多个儿子,其中出了一个废物也很正常。禄终的年纪,其实比少甲辰大了六十岁,他是吴回次子,近年来已掌握部族大权,迟早将接任君首之位。

自古以来去南荒斩杀大凶的勇士,可不止伯羿一位,这既是英雄义举,也是搏名望之事。据说三十年前有一位地仙企图斩杀修蛇,结果被修蛇一尾巴抽成重伤仓惶北逃。修蛇震怒之下离开了领地,渡云梦巨泽追击而至。

那人恰恰落到了重辰部的领地中,结果把修蛇给招来了,假如修蛇登岸,就算无意伤及旁人,恐怕也会造成大祸。结果禄终站在云梦巨泽北岸出手,将修蛇给赶了回去,你说他厉不厉害?”

兄弟俩竟会差了六十岁的年纪,在那个年代倒也并非不可能,这要看他们的父亲是否长寿且身体又足够健康。禄终和少甲辰当然不是一母所生,少甲辰是吴回最小的儿子,吴回八旬之后方得此子,难免骄纵亦疏于管教。

禄终可不一样,他是吴回在壮年时便着重培养的继承人,如今虽然尚未成为君首,但早已渐渐掌控部族事务。

玄源微微皱眉道:“那奔流村族人杀了少甲辰,而且当时你也在场。禄终既是此等高手,恐怕总有手段能查清楚,夫君也须小心了。”

虎娃淡淡一笑:“少甲辰非我所杀,而是死于奴民之手。奔流村族人尚且敢动手宰他,我这个见证者又有什么好怕的?”

玄源不再谈这个话题,又问道:“禄终有此战绩,那么帝江呢?”

虎娃:“共工部与重辰部是世仇,数百年来多有冲突,有中华天子居中调停压服,才没有起正式的大战。可是私下里禄终曾三次约斗帝江而不胜,亦可见帝江其战力之强。帝都中亦有传言,当今中华之地四大战神,可比当年之蚩尤。此说虽有些夸张,但至少伯羿大人较蚩尤亦相去不远。”

共工部原是末代炎帝榆罔的臣属。而重辰部的祖先重黎则是颛顼帝的重臣,因此又称重黎部,它们是中原以南两个最重要、最强大的部族联盟。

民间流传的神话“绝地天通”,讲的就是颛顼帝派两位天神“重”与“黎”断绝了天地之间的通道,也有人说是一位天神“重黎”将天地间的道路截断了。而实际上重黎就是一个人,他是重辰部的祖先,还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封号——祝融。

在炎帝时代,祝融就是一个封号,代表着一个强大的部族,其先祖在传说中号称燧人氏,其君首则世袭“火正”官职。

火正这个官职最初是祭祀礼官,掌管天下火事。人类自从学会了用火,才逐渐走向文明社会,在虎娃所见过的很多原始部族甚至妖族村落中,至今仍保留着崇拜与祭火的习惯。

人类社会的生活离不开火,火可用于加工食物、炼制陶器,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。后世史学家将人类从原始社会走向文明社会的过渡,划分为石器时代与青铜时代,是以发掘的上古遗物中有代表性的器物命名。

但实际上如不仅是看残破的遗迹,而是还原当时的生活场景,人类逐渐走出蒙昧时代,实际上是伴随着对火的运用。学会了生火驱赶猛兽、加工食物、照明取暖,代表了智慧的光辉被点亮,就像无边黑暗中的那盏灯光。而陶器的出现,则是逐渐走向文明社会的标志。

火正这个官职最早主持祭祀,后来逐渐又演化为管理世俗生活。到了如今,掌管国中祭祀的是历正宫,“火正”早已只是可有可无的虚职,但祝融这个封号却被重辰部君首继承。

至于“共工”,与“祝融”一样,是另一个赫赫有名的封号,代表着另一个强大的部族,其君首世袭“水正”官职。

人类脱离蒙昧蛮荒、脱离原始的狩猎采集,不再像野兽那样生活,也离不开与水打交道。建立村寨、开垦田园、种植作物、饲养牲畜,都需要找到固定的水源,还要总结祖先留下的经验、避开洪水的侵袭。

选择既能很方便地获得水源又能避开洪水的地方建立村寨,修筑沟渠引水灌溉与排涝,这就是农耕文明的基础。人类最初有组织的工程莫不与水有关,远行迁徙需要渡过河流,造船筏、架桥梁都需要共同协作,在协作中形成社会组织。

水正之职,掌管天下水事,其实就是管理工事,负责各种大型工程以及生产劳作的组织与实施,地位之重要不亚于火正。到了如今的天子朝中,“水正”亦早已是虚职,但共工这个封号却继承了下来,同时还是一个部族之名。

重辰部与共工部,仅看他们的君首所拥有的封号,就显得水火不容,而实际上的关系也确实如此。更微妙的是,当初重黎的“祝融”封号与“火正”官衔,其实是在颛顼帝年代,从炎帝后裔那里连同领地一起夺来的,这算是一种世仇了。

如今他们的领地位置都在中原以南、大江北岸,重辰部居西、共工部居东。

这两个强大的、相互之间有矛盾的部族联盟领地相邻,又在相对偏远的位置,不能说不是中华天子有意为之,形成了一种制约关系,从而谁也不会对中华腹地造成威胁,同时也是镇守南荒的一道屏障,使九黎诸部难以再作乱。

但如今的形势又有了微妙的变化,天子帝尧派丹朱南巡,首先经过的是共工部的领地,居然将共工部拉拢为盟友。所谓盟友的意思,就是在将来天下各部君首共推天子时,他们支持的人选应是丹朱。

后来丹朱又去了九黎之地,收服九黎完成了结盟,过程就不必多说了,虎娃已亲身经历。听完这些涉及远古传承的复杂背景,玄源又微微皱眉道:“丹朱能与九黎结盟,过程我已知晓。但是共工部又为何能成为丹朱的盟友呢,难道是重华大人之智?”

玄源虽没有见过重华,但听虎娃的转述,亦知此人绝不可小觑。虎娃却答道:“我听说共工部与丹朱结盟,可不关重华大人什么事。

重华亦是颛顼后裔,就冲他这个身份,共工部也不会有好感。我后来听到的传闻,帝子丹朱到达共工部时,重华换了仆从的装束,甚至根本就没露面。

其君首帝江自许无敌,又久闻伯羿之威名,觉得有些不服气,于是想与伯羿大人赌斗。结果就不用说了,当然是帝江输了,而且输得心服口服,于是就成了丹朱的盟友。”

玄源只得苦笑道:“这帝江,倒是位好勇斗狠之人,碰上伯羿活该他被收拾,但这么重大的事情居然就这样决定了,倒令人颇感意外。重华虽未露面,但未必没有参与谋划。”

虎娃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……

中华天使崇伯鲧在西岭大人的护送下到达巴都,巴君少务率群臣出城三十里相迎。无论是樊翀还是西岭,事先都不知少务等三兄弟宴席上商量好的事情。崇伯鲧同时看见了虎娃和盘瓠,又知晓了他们的身份,不禁大感意外,同时又惊又喜。

这三位即将受册封的国君竟能凑到一起来迎接他,不仅是给足了面子,同时也透露了很多重要的信息。话不必明言,就让崇伯鲧以及此事背后的天子帝尧、重华等人自己去琢磨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