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70章、迎天城(下)

崇伯鲧的队伍前行不远,便到达这个临时营地休整。营地中早就准备好了美食、帐篷,甚至引山泉烧好了热水。等沐浴更衣之后次日再出发时,众人皆眼前一亮。

崇伯鲧大人已换上了中华天使服饰,邀请樊翀与太乙同乘由两条火红色蛟龙所拉的轩辕云辇,车后有衣甲鲜明的卫队持仪仗随行,卫队后又有三百名身着皮甲、精神抖擞的部族勇士,再后面跟随着百辆牛车组成的车队。

轩辕云辇本可以飞上云端,但这是一支使团队伍,所以云辇还是走在樊翀刚刚修通的道路上,两条蛟龙拉着车贴地缓缓飘行。樊翀所率的民夫以及军阵,此时掉转头在前方开道,沿途已择地修建各处驿所和临时营地,以供天子使团每日休息,终于将崇伯鲧大人迎入了巴原。

……

当樊翀在蛮荒深处见到崇伯鲧时,巴君所派的第二位国使学正大人西岭也到达了定风城。为何还有第二位国使呢,这是最高规格的礼数,讲究“三迎”。

首先派一位使者筑路三百里迎接,道路汇合之处也是巴国将来的国境线;再派第二位使者到如今的国境线上等候,并护送崇伯鲧前往巴都城;到了巴都城外,国君还要亲率群臣出城相迎。

当初卢张并没有享受到这个待遇,因为卢张是奉丹朱之命自己着急忙慌闯进来的,少务事先毫无准备。如此高的规格,也不仅仅是因为崇伯鲧是中华天使,更因为崇伯鲧本人的身份也足够尊贵,他很可能会成为帝尧之后的下一位中华天子。

崇伯鲧的身份如此敏感,很多人希望他能顺利完成使命,但也有不少人甚至不想看到他活着回去,所以巴君迎接崇伯鲧的护卫工作不敢有丝毫疏漏。

护卫力量有多强且不论,但仪式安排上不能出任何问题,少务就是按照中华礼数中迎接天使的最高规格来接待的。巴国群臣中谁最懂中华礼制,当然是曾经的侯冈,如今侯冈已离开,余者就是曾与侯冈共同主持学宫事务多年的西岭。

西岭带着仪仗卫队,还有不少车的日用器具物资、大批的仆从,甚至还有很多工匠,队伍浩浩荡荡先行抵达定风城。边境一带各城廓官员都聚集到了定风城迎接西岭,而西岭只打算在城廓中暂时落脚,人员经过数日休整恢复最佳精神,接着就要向边境的营地开拔。

各位城主皆劝阻道:“边荒营地为筑路而草建,条件简陋得很,不如就将迎候的地点设在定风城中,诸般礼仪也更好安排。西岭大人更可好生休息一段时日,让我等好生招待。”

西岭虽与樊翀同为君使,但处境却有微妙的差别。樊翀来的时候,各城廓城主对他的态度十分恭谨,公事公办丝毫不敢违命,但私下里也绝不敢与之亲近。因为樊翀是故国退位之君,假如在公事之外的私人场合与其走得太近,恐引人非议。

倒是各部族民众对樊翀的感觉甚为亲切,同样也是因为樊翀曾是他们的国君,而且素有贤君之名。这一方面是樊翀为国君时确实做得不错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樊康这个脑残的暴君做衬托,使他在樊室国故地民众中很有号召力。

西岭的情况恰恰是反过来了。原樊室国民众对他并不熟悉,但各城廓的官员都想私下里拜见交好。西岭的爵位当然比不上樊翀,可他是真正掌握大权、深受国君器重与宠信的重臣,并且是代表了彭铿氏大人朝中的势力。

西岭难得有机会跑到这一带的边境城廓来,各城廓众官员怎能错过,在很多人看来,招待好西岭大人甚至比迎接中华天使更重要。

西岭心里着实觉得腻味,但还是满面春风道:“感谢诸位大人的好意,但诸位若是真想与我交好,还是助我恭谨完成使命。按照中华礼制,迎候天使应在国境线上。”

定风城城主又说道:“往东北原是蛮荒,并未设国境关防,定风城便是边境城廓,在城中迎候也不违礼数。我等皆知西岭大人恭谨国事,也是想将诸般事务安排得更好,在城廓中诸事更方便,亦无什么不可。”

西岭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:“未设国境关防,那就在往日辖境边缘迎候,令贤君大人已建营地。若说条件简陋,那就尽力让它不要简陋!我带了这么多器具物资、随行仆从,甚至还有大批工匠,你们以为是来干什么的?不仅是我这位国使,各部族长也已在营地等候,定风城城主也必须到场。我来时已通知沿途各地城主,都必须在辖境交界处率众迎候。你等有功夫在定风城招待我,还不如赶紧组织人手随我去建造天使行营。”

……

樊翀护送崇伯鲧走出蛮荒,发现先前的营地已经大变样,抢修了一批高大坚固的建筑,装饰与布置的器具皆极为华美。西岭大人已在此地迎候中华天使,并给崇伯鲧的使团成员配备了专门侍奉日常生活的仆从。

西岭不仅要护送中华天使回巴都城,还带来了少务最新的君命,任命樊翀为城主,就在此地建造一座新城廓。此城为迎接中华天使所建,并感谢崇伯鲧大人打通了由中华之地进入巴原的道路,故此命名为迎天城。

接下来就要到春耕时节了,道路修通后原本就可将从各部族抽调来的劳力放回,但因为新建城廓的命令,那两千精壮劳力以及近万民夫仍然留在了营地中。包括樊翀抽调来的各城廓守备军阵,也就地驻防接受他的指挥。

这些人的任务不仅是修建城廓,更要养护道路,并在沿途设驿镇值守。路并不是修通了便一劳永逸,每年都要维护,最新的国境线上还要设边境关防,有驻军的哨所。在巴国这侧的三百里道路上,每隔三十里便寻合适指出于路旁设驿镇。

这些工作都要由樊翀来主持,恐怕要用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。但是征集来的民夫不能几年都不回家呀,樊翀又下了两道命令供他们选择。

其一是轮换,既然先前是三丁抽一,那么各部族将主要劳力就分成三批轮流派至此地,巴国将给予钱粮补偿。其二就是举家搬迁居,将来就在迎天城定居,如今已经开始了户册登记工作。

那位青叶氏的族长狐白也不算是糊涂人,此刻已然反应过来,樊翀当初给他的那个建议意味着什么,但时机已错过,不禁连肠子都悔青了。早知如此,他就把所有青叶氏族人都带派来了,哪怕是老弱妇孺修不得路,也可以营地中做很多其他的事情。

樊翀的身份是十爵封君,只是兼任城主,他当年连国君之位都让出去了,也不可能久居城主之位,待迎天城正式建成、诸般事务都安排妥当之后就会离去。那么下一任城主是谁呢?就应该是当地居民中最大部族的首领,而且也需要樊翀来推荐。

狐白族长这才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,樊翀大人就是要让出力最多的部族得到最大的好处,可惜他没有提前看透道,悔郁交加,从此一病不起。

不提狐白族长病倒了,中华天使崇伯鲧大人也在心中暗赞巴君少务。天子帝尧只是派他出使巴原、册封三位国君,却没有要求他怎样到达巴原。崇伯鲧于蛮荒中修路,就这么一步步走进巴原,是他自己的决定,也用不着通知任何人。

巴国这边得到消息后,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组织人力、物力,很快从巴原方向修通了另一条路与他汇合,两个方向各修了近三百里,而且巴国方面只用了三个月,这已令他非常意外了。

要么是巴君很有眼界与远见,要么是他背后有高人点拨,或二者兼而有之。因为那位最近在中华之地扬名的彭铿氏大人,事先已派太乙来与他协商路线,想必彭铿氏大人就是那位提醒与点拨巴君的高人。

待崇伯鲧见到西岭时,也看见了为了修路所建造的营地,更听见了巴君少务就地建造迎天城的君命。为迎接中华天使的到来,就地建造一座城廓并命名为迎天城,这已经是最高规格的礼数了,给足了崇伯鲧以及天子帝尧的面子,还会受到中华各部的赞誉。

少务赚的可不仅是面子,也不仅为了搏得崇伯鲧以及天子帝尧的好感,这座城廓对巴国而言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,就算现在不修建,将来迟早也得修建。少务提前看到了这一点,就此机会顺势把将来的问题都给解决了。

每个人的眼界不同,看到与想到的事物层面便不一样。能在三个月内修出那一条路,应当也能在三年之内建好这座迎天城廓。这不仅反应了国君本人的远见,更反应了巴国的国力。

国君仅仅有眼光还不行,国家还得有相应的实力才能做成事情。而且空有国力亦不够,还得具备官方的组织能力、拥有才干的得力官员、富有效率的政令实施体系。这些在崇伯鲧刚到巴国时,都已经看见了。

崇伯鲧自忖就算和少务换个位置,恐怕也很难比这位巴君做得更好了。

不仅是崇伯鲧赞赏,樊翀也是暗暗感慨不已。假如换成当年樊翀执政时的樊室国,遇到了今日这样的事,樊翀当然也想这样安排,却不可能做得到,这就是少务治下的巴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