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69章、崇伯鲧(上)

瀚雄、小洒、灵宝等人嘴张得老大,好半天没有合拢,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虎娃看着盘瓠苦笑道:“你大老远飞天赶来,就是要告诉少务师兄,你将接受中华天子册封、成为山水国之君,而这是山爷的意思?”

盘瓠:“是啊,就是这样!我们要不要再喝一杯,庆祝一下?”

虎娃皱起眉头,语气一沉道:“别总把山爷搬出来当借口,说实话!这么大的事,怎可能没有你自己的意思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盘瓠毕竟还是有点怕虎娃,见虎娃的语气严肃,不禁缩了缩肩膀,又扭了扭脖子,解释道:“我刚才说的也不是假话,山爷确实就是那么讲的!但是我吧,确实也有想法。你看看,少务已经是巴君,我成了山水国君,虎娃师兄你也能当仙城国君嘛。我们兄弟都当了国君,这多好啊!”

盘瓠要做山水国君,虎娃也不会反对或阻止。但这狗东西居然是这么想的,不禁令人好气又好笑。

看来盘瓠当年确实憋着一口气。樊康是国君,所以才能向少苗提亲,而少务为国事考虑,答应了这场联姻;盘瓠杀了樊康,少务还以国君的名义下令通缉他。虽然巴室国中没有人会真的抓盘瓠,但他心里也不舒服啊。

盘瓠如今有了这个机会,也要当个国君,这样心里也就彻底舒坦了,这既是给自己争口气也是给少苗争口气,当年少务不是想把少苗嫁给一位国君吗?盘瓠终究还是把面子给找回来了!虎娃很清楚盘瓠的狗脾气,从小就爱得瑟显摆,有这种想法也不令人意外。

少务又举杯道:“师弟成了山水国君,为兄当然乐见其成,我想少苗也会很高兴的。”说完话少务又看着虎娃,因为盘瓠刚才提到了三兄弟皆为国君之事,而虎娃自己还没表态呢。

虎娃只能暗自苦笑,他来之前已经仔细想过如何与少务交流沟通、分析形势,做出最明智、最务实也是最恰当的选择,不料让盘瓠插了这么一杠子,很多话好像没法再说了。

他向少务发送了一道神念,谈的是自己对人间世界的思考,分析眼下的情况,这些话其实已经对玄源说过了,再准备开口时,不料又被盘瓠打断了。

盘瓠的兴致正高呢,一边喝酒一边伸手搭住瀚雄的肩膀道:“我们都是结义兄弟,只可惜大俊走得早,剩下我们四个。如今虎娃、少务和我都成为国君了,你也可以弄个国君当当嘛!”

瀚雄脸都黑了,惊得出了一身冷汗,别说他没喝多,就算喝多了,恐怕也得当场把酒给吓醒。盘瓠真是口无遮拦,这种话怎么能随便乱说,幸亏他是天黑后闯到王宫后花园里,此地没有什么外人。

瀚雄赶紧一推盘瓠道:“切莫胡言,你喝多了!”

虎娃亦一顿酒杯道:“盘瓠,注意你那张狗嘴,既欲为一国之君,怎能如此肆言?”

盘瓠低头道:“我知道了,狗不拖羊下水……虎娃师兄,我是想做国君,但是还得看你的意思。如果你做了仙城国君,我就做山水国君,否则也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
狗不拖羊下水,啥意思?还好虎娃很了解盘瓠,也能听懂他爱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。狗是会游泳的,而羊不会。盘瓠意识到自己失言了,他在少务面前怎么放肆,自称要当国君都无所谓,可是不能拖瀚雄下水,瀚雄的情况与他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少务就像根本没听见,此刻只看着玄源道:“玄源宗主,仙城是否已准备好接受中华天子册封?”

仙城在赤望丘脚下,原是一片人迹罕至的谷地平原,为白额氏族人历年朝圣之处。后来因巴原国战,很多民众都逃到了那里躲避战祸,其中大部分是白额氏族人,后来就定居在那一带。

仙城建造了城廓,平原上以及附近的山中也出现了很多村寨,人口规模已近万。白额氏的首领原先是白煞,如今是玄源,是否接受中华天子册封,其实是玄源说了算。

玄源笑道:“仙城既有国,无论受不受中华天子册封,亦当有君,这与山水城相类。我很钦佩山爷之智,他让盘瓠师弟受封山水君,没有人比盘瓠师弟更合适了。那么仙城国之君,如今唯有我夫君虎娃可任,只要他点头即可。”

虎娃则端杯点头道:“所谓清净,并非矫情,是不是一国之君,于我无所谓,在人间既遇此事,那么我就当这个仙城君。”

玄源看着虎娃面露微笑,眼神深处却若有所思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少务对虎娃的决定微微有些意外,但转念一想,又没有感到太吃惊。如果以寻常人的看法,山水城与仙城两地接受天子册封,国君首先应该是若山和玄源,可如今若山和玄源却都认为应该是盘瓠和虎娃。

盘瓠且不说,但虎娃任山水君的背景却很复杂。很多人认为他出身于北荒路村,而当年的路村也是一个小的部族。而山爷当初却认为,虎娃是清水氏的遗孤、被一只胭脂虎所救,虎娃自己也曾经是这么认为的,后来他找到了玄源。

可是在突破九境修为前的生死轮回境中,虎娃对自己的出身来历已全然明了,他知道自己并非清水氏族人,理清水和玄源都有事情没有告诉他。虎娃本人虽清楚了,但同样什么都没说,也可能永远都不会说,因这与他人无关。

在寻常情况下,如果不考虑玄源的因素,仙城国的国君怎么也得是白额氏族人,而且得是白额氏一族在当地的首领,但虎娃并非这个身份。

以虎娃的地位,当仙城国之君当然没人能反对,仙城国民众甚至求之不得,但总令人感觉有点不对劲。因为这好像不是虎娃的行事风格啊,贪恋仙城国国君之位,仿佛有失他清净无为、于世超然的仙家气度。

可惜这些只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看法,以自己心目中“虎娃这样的高人就应当怎样行事”的固有观念,套在了虎娃头上。

虎娃本人却并不在意这些,而他做事情也一点都不矫情。假如换一个人,明明心里很想当国君,可能还要推三阻四故做谦让,让一批心腹属下反复坚决请求其登位,最终才做出勉为其难的样子登上君位,而虎娃可没有这个习惯。

正如玄源所说,确实没有比他和盘瓠更合适的人了。山水国与仙城国的现实情况是,它们只与巴原相邻,出境的道路也只通往巴原上的城廓。这两国出现之后,最重要的国事,就是如何与巴原共处。

三位国君能在一张桌子上喝酒,彼此之间并无猜忌,什么话都可以说,在通常情况下几乎是不可能的,偏偏这三人已经坐在这里了。山爷是看明白了,玄源也看明白了,而虎娃心中是早已清楚。

少务举杯道:“二位国主,我等共饮此杯。”

这位巴君也想明白了,既然山水城与仙城已经出现,那么有山水君和仙城君已是难以阻止的状况,更没必要去强行阻止,还不如采取更务实的态度。而盘瓠和虎娃当了国君,其实就是一个最好的局面,凡事都可以商量出最佳的结果,对巴原以及巴国有利而无害。

目前的情况是这样,可是将来呢?想到将来,少务不禁又暗叹了一口气,这事好像轮不到他来操心,因为以盘瓠和虎娃的修为,只要不出什么意外,肯定都会比他活得长。

后世的巴国、山水国、仙城国是什么情况、又会怎样相处,能发生什么事情,谁也不好说。但在立国之初就能给后世做出很好的垂范,已是惊人的功业了。

他们三兄弟同为国君,已经算是把眼下的事情解决得近乎完美了,少务若仍有忧虑,其实担心的只是后世之君。但为何一定要认为后人不如自己呢,也可能会比自己做得更好,若真是不肖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
等这三人同饮杯中酒之后,玄源又笑道:“那么你们三位国君,就一同在巴都城迎候崇伯鲧大人。崇伯鲧大人定会大吃一惊,亦会喜出望外。巴君当先受册封,我建议其次是山水君,然后再是仙城君。”

原本崇伯鲧的使命只是册封巴君,这很好办;结果让重华大人插了一手,使命变成了册封三国之君,这就是个难题了。待崇伯鲧来到巴都城,却发现这三位国君都在这里等着他呢,定会大吃一惊的。

在通常情况下,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小国之君孤身跑到相邻的大国都城,也不怕被人趁机拿下灭国,或者国中发生叛乱被人篡位。

崇伯鲧同样会喜出望外,因为难题在他到达巴都城之前就解决了,他只需按中华礼法完成仪式即可,也算是收到了一份大礼啊。

少务以掌击案道:“两位国君在巴都城观礼,我亦去山水城和仙城观礼。这些年我一直就待在巴都城,如今国事已定,也该出去巡游一番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