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68章、兄弟聚首(下)

想当年小洒在红锦城中初识虎娃时,他不过是一位不知名的四境散修,而玄源已经是名震巴原的玄煞。而如今在巴国王宫中的宴席上,玄源已是虎娃的爱侣。至于虎娃的身份和地位且不提,听说修为已是踏过登天之径的仙人。

虎娃既已踏过登天之径,为何没有飞升?九境地仙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?这些都已经超出了小洒的见知。

今天这一席,在座的都是修士,修为最低者也有五境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小洒的修为已至五境六转,可是远远无法与虎娃相提并论。而小洒并非是在场众人中修为最低的,巴君少务的修为是五境初转,瀚雄的修为是五境八转,灵宝的修为是五境九转圆满。

少务修炼了那么多年,修为一直没有突破五境,倒是虎娃离开巴都后的这两年,国中渐趋无事、国君渐趋无为,他反而在不久前于不经意间突破了五境修为。至于灵宝仍是五境九转圆满,可见迈过大成这一关不是那么容易的,哪怕他是虎娃的座下大弟子。

众人在席间谈的却不是修行,少务频频举杯,欢迎虎娃夫妇来到巴都,畅述兄弟之情。假如不是他也算修炼有成,换个普通人早就把自己给灌醉了,等酒喝得差不多了,少务才从怀中取出神器离火叶还给了虎娃。

巴君终于开口说起了正事:“师弟以仙家大神通送来此物,令我大吃一惊,获悉此物上附有讯息,则令我更是惊讶。多谢师弟此番中华之行,提前打探到了这么多消息,否则会让为兄措手不及,在此多谢!”说完话他又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酒。

少务平日极为自律,根本就不贪杯,但在虎娃面前倒是放得很开。虎娃亦满饮一杯道:“师兄既已心中有数、对此事又作何想?”

少务放下酒杯,双手一摊道:“仙城之事,全凭师弟与玄源宗主之意;至于山水城城主若山,亦是师弟尊长……我已派人到山水城传信,请若山城主来巴都,共商迎接中华天使之事,他若不能亲至,亦可派使前来。如今山水城那边尚无回音,是师弟先到了。”

虎娃:“我已传信给山爷,他是什么意思,就派人告诉你一声,怎么到现在还没消息?”

话音未落,又有内侍通报——有客来访,走的是后门。此时天已经黑了,平常情况下国君应在后宫休息,没有重大国事谁也不会来打扰。而且就算有要事通报,也不可能直接去闯王宫后门呐,把这里当称普通人家了吗?

巴原上既有这么大胆子又会这么做的,恐怕也只有一人。虎娃又惊又喜道:“刚说到山水城,山水城就来人了,竟是盘瓠师弟!”

少务与瀚雄同样是又惊又喜,惊的是山水城竟会派盘瓠前来,而且还在天黑后直闯禁宫。喜的是除了早年身亡的大俊之外,武夫丘上结义的众兄弟终于又一次相聚了。

少务赶紧命令侍卫不要阻拦,起身准备亲自迎出后花园。但还没等他走出去呢,大老远就听见盘瓠的声音嚷嚷道:“你们大半夜的躲在花园里喝酒,居然还不让我进去吗?”说着话他已经闯了进来,看那样子是刚才遭到了阻拦,心情有些不爽。

少务快步上前道:“众侍卫守护宫禁是职责所在,未得命令不敢擅自放你进来。这是为兄的疏忽,我这就下一道命令,师弟今后出入宫禁可畅行无阻。”

天黑后擅闯后宫禁地,假如换一个人,估计王宫守护大阵都得开启了。还好禁卫将军认识盘瓠,没敢直接放他进来也没敢得罪他,立刻命人来向国君禀报。

瀚雄亦上前道:“盘瓠师弟,你好歹让人通报一声啊!你来了,少务师兄高兴还来不及呢,怎会不请你喝酒?就算你想闯宫,也不能径闯后宫啊!”话语虽有责怪之意,但人却上前搂住了盘瓠的肩膀,勾肩搭背将盘瓠请到席上,显得十分亲热。

早有人添好了座位,盘瓠坐下道:“谁说我闯禁宫了,不是在门前通报了吗?我已经够客气了,没有飞天而至、直接上桌!”

虎娃简直想拿手中的箸去敲盘瓠的狗脑袋,盘瓠还是那副狗脾气,今天撒欢撒得有点大了。而少务已起身举杯道:“盘瓠师弟,你还在为当年的事生我的气吗?那是为兄不对,在此向你赔罪!改过去的都过去了,就请师弟不要再计较了!”

盘瓠右手拿起了杯子,却故意把头往左一扭,哼了一声不理会少务。这狗东西,分明是在耍脾气呢,搞得一桌子人都挺无语。

想当初樊君樊康向少苗提亲,少务答应了两国之间的联姻请求,主要是为了暂时稳住樊室国,好集中力量先对付帛室国。结果盘瓠直接跑到樊室国去刺杀樊康,还中了众兽山宗主扶夔的埋伏,要不是虎娃派羊寒灵接应,他差点就回不来了。

盘瓠杀了樊康,还把这位国君的脑袋都给叼走了。樊室国因此与帛室国结盟联军,此事一度打乱了少务的战略布置,令巴室国的国战形势很被动。要说生气,少务和盘瓠都有生对方气的理由。

盘瓠不仅杀了樊康,还“拐走”了少苗,当时樊室、帛室、巴室三国一度都在通缉他。他带着少苗远走高飞去哪儿不好,偏偏又跑回巴都城躲在虎娃的学正府中,还把樊康的人头也给带回来了,弄得少务极是尴尬。

但在巴室国与樊室国正式开战之后,少务就收回了对盘瓠的通缉,甚至还公告了将少苗赐婚于盘瓠的君命,并褒扬了盘瓠于万军之中取敌君首级的“壮举”。这些都是在往回找面子呢。

盘瓠那时早已带着少苗远走,先是去了步金山小世界,后来又跑到了山水城、上了树得丘。少务每年都会派人往山水城送东西,名义上是赐给少苗的财货。盘瓠是东西照收,但始终就是不回信,今日还是他们在那次事件后的第一次见面呢。

看着盘瓠赌气的样子,少务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很高兴,尽量忍住了才没笑出声来。盘瓠会这样当面使性子,就说明在内心中还是把他当兄弟的。兄弟之间才可能这样随性,否则谁会吃饱了没事干大半夜闯禁宫,还给国君甩脸色看?

虎娃正要说话,玄源已不紧不慢地开口道:“盘瓠师弟,小苗可好?难得兄弟相聚,你怎么没有带她一起来呢?少务想必对小苗亦甚是想念。”

玄源竟也称盘瓠为师弟,那是随着虎娃一起叫的。别看盘瓠爱耍狗脾气,却不敢在玄源面前乱龇牙,赶紧收起方才的表情,微微躬身答道:“少苗也想来,可是她不会飞。而我的修为还差点,尚无法带她一起飞,又着急赶路,所以就一个人先来了。少务想见她,可以到山水城去嘛,我们又不会闭门不见!”

玄源又抬手一指他手中的杯子道:“盘瓠师弟,你方才不是说要喝酒吗,巴君正敬你酒呢!”

盘瓠这才扭过头,向着少务举杯一饮而尽道:“好了好了,这酒我喝了,事情也原谅你了,以后不会跟你再计较了!”

少务笑道:“多谢师弟大度!”

瀚雄趁机举杯道:“今日我等兄弟齐聚,值得庆祝,大家赶紧共饮一杯。”

这杯酒喝完了,虎娃瞪了盘瓠一眼,也不知私下以神念说了什么,同时开口问道:“你从山水城飞天赶来,想必是因山爷收到了我的传讯,请问山爷是什么意思呢?”

此时所有的宫女和内侍都从后花园中退了出去,在场的只有他们这六人。盘瓠给自己倒着酒答道:“山爷收到了你的传讯,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就和水婆婆一起跑来找我商量。

我对山爷说,‘挺好的事啊,您原来是路村的族长,现在是山水城的城主,将来还会是山水国的国君,值得庆贺。’可是山爷却对我说,他本人无意为国君。我便说那就让水婆婆当国君吧,结果水婆婆也没那个意思。我就问山爷到底是怎么想的,干嘛要来找我?

山爷告诉我,他年轻时第一次离开北荒来到巴原,放眼只见大片城廓、村寨化为废墟,田园荒芜、尸横遍野,四处都在战乱之中。回到路村后,不想见北荒也有那等情景,故此后来才有联合各部族共建山水城之事。

如今中华天子派使册封巴君,并与山水君、仙城君共立盟约,这是好事也很有必要,他当然赞同,只是自己无意去当国君。而北荒今日局面,亦是得自当年清水氏余荫,我是清水氏唯一的遗孤,应登山水君之位。

我从小最听山爷的话了,既然山爷都这么说了,我也觉得很对呀!如果山爷和水婆婆想当国君,我四根爪子都举起来支持,但是他们没这个想法,那我就当呗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