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68章、兄弟聚首(上)

这样一支精锐高手组成的队伍,又有轩辕云辇开道,假如把财货都收到空间神器里,就算不能全部在天上飞,但穿行崇山峻岭是毫无问题的,早就应该到巴原了。可是崇伯鲧不仅是在走路,同时也在修路,所修成道路的标准,就是要让那百辆牛车能以正常的方式安然通过。

这可就是普通人无法完成的艰巨任务,所以崇伯鲧带了三百精锐高手,他本人也走在队伍最前面,亲自劈山开道。崇伯鲧所乘坐的轩辕云辇,驾驭了两条有九境地仙修为的蛟龙。但这两条蛟龙如今的任务不是拉车,而是探查地形、选择路线,平时也是筑路的苦力。

道路选择尽量在山势平缓处蜿蜒盘绕,遇到实在难行的之处,便硬生生的劈崖而过,沿途还修筑了好几道桥梁。有人问崇伯鲧大人为何要如此做,崇伯鲧则答道:“我受帝命册封属国之君,巴君受圭,由天子为证,订立与中华各部盟约,岂能只是空谈?”

册封属国就包含着订盟仪式。由中华天子制定与主持公裁的各部盟约中,约定了各部各国共同的誓言。比如巴国若遇外敌入侵,那么周边各部便要合力相助巴原共同抵御外敌;如果巴国遭了灾祸,中华天子也会召集各部共同救援。

可如果连道路都不通、寻常的车队都过不去,这样的盟誓只能是空谈。所以崇伯鲧既然身为中华天使去册封巴君,就要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订盟。他准备了三个多月,又走了三个月,但如今路途还没走到一半。

崇伯鲧的队伍行进的前方,将穿过善吒妖王原先盘踞的蛮荒,所以虎娃要把善吒妖王派过去,率领一批精锐壮士从巴原这一侧开凿道路、迎接崇伯鲧,让两支队伍彼此开凿的道路贯通,就于蛮荒中汇合。

虎娃将玄牝珠还给了善吒,又取出一对如玉质的斧头分别递给他和哈洽道:“这是当年我被困啸山君仙家洞府时,劈山脱困之物,如今已炼化为神器。暂时借给你等,去蛮荒中劈山开路吧。妖王之身力大无穷,又最熟悉那一带的地势,建此功最为合适。”

善吒又化为人形面目,拎着斧子感觉又是意气风发,挺胸道:“彭铿氏大人,我能这就出发去蛮荒吗?这是一场大功业,你就等着我迎接崇伯鲧大人而归吧!”

虎娃又摆手道:“不必着急,此番最好是以巴国迎接使者的名义前去。你且随我去巴都,接受巴君的任命与册封,然后调集各城廓之力协助,非是一人蛮干。”

……

虎娃在众兽山等了一天。玄源去了炎帝仙宫一趟,又来到众兽山与他汇合,随后带着樊翀、哈洽、善吒,五人一起赶到了巴都城。至于太乙,又被虎娃直接派到崇伯鲧那边去了。既然要两边同时修路,就要事先协商好路线并随时沟通,不能相互走岔了。

这五位高人并没有直接飞进巴都,而是在城外落下云端,自东门而入。少务得到消息,率群臣不仅迎到了大殿外,且亲自迎到了王宫大门外。除了虎娃,恐巴原上再无人能受到如此超规格的礼遇了。

少务见到虎娃,还没等虎娃行礼呢,直接就抢步上前一把将他抱住道:“你我兄弟,今日终于又相聚了!”

少务眼圈都红了,虎娃能够察觉到他内心中真实的情绪,这种感慨与激动并无丝毫伪饰,的确是真情流露。少务为巴君多年,朝堂上喜怒不形于色,亦是巴原上的孤家寡人,或许只有在虎娃面前,才会这样动容吧。

大殿中早以摆好座位,虎娃与玄源皆与少务平坐,只是位置在侧面。今日朝会不仅是欢迎虎娃夫妇仙驾,同时也议如何迎接中华天使之事。

其实少务前段时间过得很逍遥,巴原平定之后,国中经过一番整顿已日趋无事。眼下最重要的国政,就是接受中华天子册封了。这大多都是礼仪性的事务,国中如何筹备,主要由学正大人西岭负责。

虎娃来到朝堂,无意于干涉政务,他只是提了另一个建议:在巴原东北方向的蛮荒中开通道路迎接崇伯鲧,并举荐了三个人。

善吒、哈洽这两位妖王当然是开路的主力,而樊翀则是负责人。这么大的艰巨工程,不能仅让他们三个来干,还要在当地各城郭就近调集精壮协助,组织好后勤保障等事务。樊翀不仅有大成修为,而且还曾为樊室国国君,由他来主持最为合适。

另一方面,巴原派出的这支队伍也不仅仅要开路,也是迎接崇伯鲧大人的使团。崇伯鲧的爵位可是中华帝国中最高的,那么少务派到边境上去迎接他的国使,也该有相对应的身份。巴原上最高的爵位就是十爵之尊,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封给谁的,但樊翀有这个资格。

虎娃最后说道:“在蛮荒中开路相迎之事,是我的主张。若主君无此意,我则让善吒与哈洽自行去协助崇伯鲧大人。”

如果仅仅是协助崇伯鲧开道修路,虎娃完全可以自行派人去帮忙,但若是以巴室国官方的名义,从边境正式开道并派国使相迎,这就不是虎娃能做主的事了。少务赶紧答道:“师弟做此安排,为兄感激还来不及呢!就应该这么办,你比我想的周到。”

辅正大人却说道:“巴原有险峻蛮荒环绕,自古外敌难侵。假如辅助崇伯鲧大人修成这样一条道路,眼下看当然是好事,可是将来万一中华起战乱变故,是否危及巴国之安?”

还没等少务说话呢,北刀、瀚雄、灵宝几位负责军务的战将皆纷纷摇头道:“辅正大人多虑了!”

崇伯鲧要修的条路,穿过的就是巴原与中华之地之间最近的距离,但是沿途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。就算是精锐军阵带足后勤辎重,在天气最合适的时候,至少也要走半个多月,才能由中华之地最近的城廓到达巴国边境。

这在和平时期,可极大的促进中华之地与巴原民众之间的交流往来,其意义不仅仅在于通商,更在于文明的交融与彼此学习。但在战争时期,那样一条路并不适合大军征伐,后勤补给线很容易就会被切断。

打通它须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,但想选择几个战略节点切断它,却要容易得多。而且这条路进入巴原的地点是在原樊室国的西北境,原帛室国的地势山脉交错纵横,从那里再进入巴原腹地,沿途也是关隘重重。

巴国与中华腹地的关系,在这条道路被打通后,就有点类似于山水城或仙城与巴国腹地的关系。山水城当然威胁不到巴国,它在政治上、经济上甚至要依附于巴国而共存,而另一方面,巴国也很难举大军去征伐山水城。

崇伯鲧打算修通这样一条路,是出乎少务预料的,这得付出多大的代价啊!在丹朱平定九黎诸部后,其实也能从巴原东南方穿过巫云山脉打通道路进入九黎之地。但那条道路更难修,到现在都没有计划呢。

就算巴原能打通与九黎之地的道路联系,其意义也远远比不上崇伯鲧开的这条路,通了之后直接就可以走商队了,且它连接的是繁华的中华腹地。而九黎那边是各村寨与蛮荒交错地带,连正式的城廓都没有,比巴原要落后得多。

少务当场册封樊翀为十爵封君、担任国使,可在巴原东北边境各城廓调动人力物力,任命善吒、哈洽为副使,赐享七爵,协助樊翀开山筑路迎接中华天使。事不宜迟,樊翀等三人当即领命离开了巴都,而朝会便到此结束了。

虎娃到巴都找少务,最重要的事并不是这件,而是为崇伯鲧将册封山水君与仙城君而来。但是在朝会上,无论是少务还是他,对此皆只字未提。

不提是因为不好提,在朝会这种公开的场合,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传出去。中华天子的事少务当然管不了,仙城与山水城的事情他同样说了不算,若是在这里妄加非议,反而可能引人不满,在朝会上谈也没用,还不如与虎娃私下商议。

朝会结束之后,少务将虎娃夫妇请到王宫后庭的花园中,命人摆下了酒宴,陪席的还有大将军瀚雄夫妇,以及虎娃的大弟子、同样身为大将军的灵宝。

瀚雄之妻小洒,是炼枝峰修士,也是虎娃当年的旧识。因为今日有玄源这位女眷在场,所以少务也把特意让瀚雄把小洒叫来了,这样也显得气氛轻松些。众人商量的事情,小洒是插不上话的,她主要就是给玄源斟酒劝菜。

小洒看着玄源和虎娃,心中亦感慨万千。想当初她和虎娃、瀚雄等人在红锦城初遇时,她的修为和虎娃差不多,皆是四境。虎娃自称只是一介散修,而她出身于大派修炼宗门,又是赫赫有名的高人瑞溪宗主的亲传弟子。

小洒并没有因此轻视虎娃,她也很看好这少年的资质与前途。但这种“看好”并非仰视甚至亦非平视,而是带着一种优越感的俯视与关注。可是后来所发生的一切,是小洒做梦都想不到的,世事之变化太过神奇莫测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