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67章、道冲而用之或不盈

虎娃点头道:“那就按你的意思办,回头我便送三串玗琪果给瑶姬姑娘。”

玄源摆手道:“不用你去了,既交给我处置,又是我的主意,就由我亲自送到瑶姬妹妹手中,也算是我还她的人情。”

虎娃又笑着点头道:“如此更佳,那就辛苦你走一趟了。”

玄源又看着玉匣中的不死神药道:“剩下的六串玗琪,你我可各服用一串,以体会其灵效,剩下的两串祭炼后就暂且留着吧。”

说完她又掏出一个更精致的寒玉匣道:“你当初代盘瓠到孟盈丘向少苗提亲,送了不少礼物,其中就有寒玉。孟盈丘以寒玉制成了此匣,青黛宗主不日前以此匣装着十枚离珠神药送到了我这里,此番也正可给瑶姬送去几枚。”

去年前的服常法会,孟盈丘宗主青黛也到场了。巴原上的众高人为解救炎帝仙宫的危局而来,最终却没有出上力,反而得了不少好处。青黛大概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回赠了这些不死神药,却是送到了玄源这里。

打开寒玉匣,里面放着十枚火红色的离珠神药。虎娃取出一枚道:“来得正巧,得了玗琪之后,我正想再求一枚离珠呢……剩下的这些,就随娘子怎么处置吧。”

玄源:“今日见夫君破关而出,又带回了这些玗琪,我忽有所感,炼化服用这些玗琪神药,可能就是我求证化境圆满的机缘。”

说话间虎娃取了一串玗琪果,连同那枚离珠神药一起向天际抛去,皆化为流光消失不见,他的形神中又飞出了两道流光,分别是琅玕果与五色神莲的莲子。

玄源能感应到,这四种不死神药是虎娃以仙家大神通穿行空间,已送出赤望丘秘境之外,不禁好奇地追问道:“你将它们送往何处了,这又是什么神通?”

虎娃答道:“这是仙家穿行空间之神通,心有所感可瞬息而往,只是耗费法力甚巨。但我方才只是送出区区几件东西,地方并不远,就是炎帝仙宫中……”

这四枚不死神药不是送给瑶姬的,而是送给挂在炎帝仙宫中服常树上的一朵花,那是虎娃所斩的化身。

虎娃并没有以本尊炼化并服用这枚玗琪,而是让化身服用了,这对他来说是一样的。五种不死神药终于聚齐,虎娃想体会一番最终的灵效之妙,所以也将另外几种不死神药同时让化身服用。为何没有服常呢,因为那化身本身就是服常树上的一朵花。

从这里把东西送进炎帝仙宫,须穿行的不仅是空间,还包含两座仙家洞天结界。就算虎娃有仙家神通,也须满足两个条件中的一个:其一是已有化身在彼端;其二是掌握了开启洞天门户的秘法。

虎娃知道怎么开启赤望丘秘境,但他并不知如何开启炎帝仙宫,却早有化身在其中,倒也能满足施展此等大神通的要求。

玄源惊叹道:“若并无仙家洞天结界之阻,你的心念动处,岂不是天下之地皆可瞬息而至了吗?”

虎娃摇了摇头道:“并非这般简单,突破九境六转修为后,我方勉强掌握了这穿行空间的仙家大神通,但必须是我曾到过的地方,且距离越远、阻隔越多,耗费法力便越甚……假如已有化身在彼端,那倒是容易多了。”

一念之间,想出现在哪里就能出现在哪里,理论上讲这确实是世间法的最高成就之一,但想真的做到却颇不容易。

虎娃此番闭关突破九境六转修为,竟领悟了一门仙家大神通,那就是他的足迹曾经到过的地方,心念一起,便可瞬息穿行空间而至。但这只是理论上的情况,实际上还要看神通法力是否足够强大、能承受这样的消耗,其次要看有无仙家洞天结界阻隔。

假如他早有化身在遥远另一个地方,倒可以借助化身降临本尊的神通法力,这比直接穿行要容易得多。此等神通也可用以传送器物,而且最好是可化为无形的神器。

并不是说地仙只要突破九境六转修为,便能领悟并掌握这等手段,这只因虎娃已将每一层境界的修为都领悟透彻并演化到了极致。

有很多地仙就算修至九境九转圆满,对此也只是隐约有所感,往往要等到成就真仙并返回人间后,才能掌握此等大神通手段,而且只在有必要的时候才会施展。

玄源又惊叹道:“夫君既有此神通,用以传讯比用以穿行更方便。”

虎娃点头道:“的确如此!服用不死神药且不着急,眼下倒有一件要紧事,正需给山爷和少务打声招呼。按照崇伯鲧大人的行程,还有三个月左右,他就该到达巴原了。所进入的巴原边关,应在原樊室国东北方向,应早做好应对与迎接准备。”

这一天,赤望丘秘境中先是飞出了四道流光,那是虎娃让服常树上的化身服用不死神药。不久后又飞出了一道流光,那是虎娃的石头蛋神器,带着御神之念穿行空间去往北荒中的山水城。

山水城一带是虎娃长大的地方,当然到处都曾留下他的足迹,以他新领悟的仙家大神通,理论上亦是瞬息可至。可是想本人过去,以他如今的神通法力却办不到,只能送一件东西。

石头蛋就是用得自山水城一带的天材地宝所炼化成的神器,送过去消耗的法力最小,其上所附的御神之念,是给山爷报信的。

送出这枚石头蛋之后,虎娃又休息了半日,才有另一道流光飞出赤望丘秘境。虎娃将已炼化为神器的离火叶直接送进了巴都城王宫,上面亦附有御神之念,则是给少务报信的。

该送的消息都送出去了,虎娃又问玄源道:“崇伯鲧奉天子之命,前来册封巴君以及仙城、山水城两地之君。山水城之事自有山爷做主,而仙城之事依你一言而定,你是否要让仙城接受册封,是受封部族伯君还是属国之君?”

玄源答道:“夫君已去过帝都平阳,想必诸事心中有数,这还要问我吗?伯君自然不太合适,你若愿意,即可成为山水国之君。但此事牵连复杂,恐还要考虑少务、山爷等人的意思,更要考虑中华天子的用意,你对此又做何想?”

虽只是夫妻二人私下里的谈话,却可能决定崇伯鲧此行能否完成使命。虎娃摇头道:“且不论你或我是否有意成为国君,亦不论少务、山爷做何想,先论这是何事?若无我、无你、无少务、无山爷,此事又当如何……”

虎娃的话中带着神念,以超然的态度,首先考虑的是这件事本身意味着什么?

与中华帝国的目前部族联盟形式不同,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,少务建立的是大一统的巴国。而如今,内部大一统的巴国又将成为“中华”的一部分。少务为何能实现巴原一统,又为何愿意接受中华天子册封?

当年的巴国,也是盐兆和武夫在各部联盟以及逐渐融合的基础上建立的,但后来又经历过百年战乱分裂,万民深受其害。少务一统巴原这么顺利,就因为人心思定、思安,且采取了“同仁”之策,就连虎娃都愿意帮他。

虎娃愿意帮助少务,可不仅是因为在武夫丘上的交情。能在世间修行,当然也对世事怀有期待,对自己所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有所希望。至少虎娃想看到的巴原,不是山爷年轻曾经历的那个充满战乱、仇视、无谓争杀的人间世界。

山水城和仙城接不接受册封,要看实际的状况。而实际上它们处于巴原周边的蛮荒中,并不处于巴国治下,在事实上是自立的,也需要建立内部完善的治理体系。但名不正则言不顺,两个地方在内部如何自处,又如何与外界相处呢?

事实上山水城和仙城就是巴原周边的两个小国,从巴国的角度,应该考虑的是如何与这两个小国安然相处,并订立正式盟约,这都需要正规的仪式。

在少务一统巴原的过程中,虎娃看到的是和光同尘、挫锐解纷。如果以轩辕天帝的灵枢诀妙意,将巴原视为一个人,是达到了内部机能的协调,从而能够尽最大程度去免除病痛。与人相处若与己相处,中华就是另一个更大的巴原,也应走向和光同尘、挫锐解纷。

无论是当年的轩辕、榆罔、蚩尤,还是如今的丹朱、崇伯鲧、少务,皆自称少典氏后人。这不仅是一种血脉传承关系,也反应了从蛮荒原始时代渐渐推进的文明教化过程,拥有了文化、精神层面的整体认同,能彼此交流融合。

最重要的是,这种交流融合能更好的解决人间世界的现实问题。

这是虎娃的观念,也是他对这个人间世界的思想。在虎娃看来,和光同尘、挫锐解纷,就是人间世界应走向的目标。这个目标有可能永远都达不到、总在不断的接近中,还可能有各种反复,但在虎娃的思想中,它就象征着一种终极的境界。

如果做不到,那是人们自身的问题。世事可能会变得更好,也可能会变得更恶劣。就虎娃亲眼所见,很多部族、很多族类、很多族群,也会走向自我衰亡或毁灭,更别提达到所谓理想的境界了。

那样一个人间世界,也许到了万年之后,在现实中仍是一个在反复接近却无法到达的目标。但虎娃看待世事的眼光,应一以贯之。

这其实是一个逐渐演进的过程,也许千、百年后,如今的中华之国,也会形成像巴原一样的大一统国度,但首先要解决眼下的问题。

就拿眼前的事来说,山水城、仙城、巴国、中华各部,具备了彼此认同的基础,也存在了相安共处、交流融合的可能。山水城和仙城发展到如今,已经有必要建立内部的治理体系,学会自处以及与外界相处,同时融入到一个更大的世界之内,无论以哪一种形式。

而从现实的情况来看,山水国与仙城国的出现,就是最合适的形式。它们与巴国一起接受中华天子的册封,并不仅仅意味着成为中华属国,更意味着建立了共同的盟约。

中华各部、各属国之间的盟约其实很清楚,主要就是不彼此攻伐,若有人背誓则各部共惩,若有人受祸则各部共援。

这个盟约或许不会总能得到遵守,天下仍会出现大乱,但它却会形成一个众人认同的精神共识。无论在怎样的乱世中,至少人们还知道世界应该走向何方。

这是虎娃的思想,未必会得到他人的认同,而人们总会有不同的观念。比如在虎娃看来,不论是以神道、宗教、族群的名义人为地挑起矛盾,从而导致仇视割裂、彼此相伤者,皆是人间之贼。但在世上的每一个时代,总有很多人和很多团体乐此不疲。

虎娃最后开口道:“我很清楚,重华大人提出这样一个建议,是给崇伯鲧大人出难题。但不论重华大人是怎么想的,我并不反对,这与我本人是否想成为国君无关。我既回到了巴原,那就帮崇伯鲧大人去解决难题、完成使命……崇伯鲧如今正在做什么,我也很清楚。”

玄源思忖良久,若有所悟,忽然展颜一笑,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你如今的眼光,看得已不仅是巴原,所想的甚至是整个天下……那么你应该先去见少务,而我猜少务一定会去请你的师尊剑煞宗主到巴都。”

虎娃:“我先将消息送去,好叫少务有个准备。我这就启程赶往巴都,还需要你派出赤望丘中的两位高手同去,他们皆有大用。”

……

玄源猜的一点没错,少务收到了虎娃的消息之后,在平日议事的偏殿中独坐沉思了整整一夜,第二天一大早,就命人赶往武夫丘去请师尊剑煞。

少务为何要去请剑煞?这么重大的事情,必须要有镇得住场面的人。就像在村寨中议事,也要请德高望重的长者来主持。假如少务和虎娃发生了分歧,彼此无法说服,那么说话够分量者,如今也只有剑煞先生了。

可惜少务很快接到了回报,剑煞先生恰好闭关了,不知何时才能出关、甚至不知能否出关。

虎娃则带着哈洽妖王与樊翀从赤望丘出发,拐了个弯先去了原帛室国的众兽山一趟。他在众兽山见到了羊寒灵,听说了有关师尊的最新消息,不禁既喜又忧。

以师尊剑煞的性子,不会故意躲事不露面,他说闭关那就是真的闭关了,而且并无把握能够安然出关。以剑煞的修为,应是已证入生死轮回境,将来要么成就地仙破关而出、要么便就此殒落不得再见了。

虎娃到众兽山是来找善吒的。善吒早已没了当的威风,数百年修炼的神通法力尽失,被打回了瑞兽诸犍的原身,散放在幽谷中从头修行。而那片幽谷,便是虎娃与羊寒灵当年斩杀众兽山宗主琮余之地,也是琮余的闭关清修之所。

善吒的性子还真改了不少,这几年就老老实实的在山中修炼,夹着尾巴做他的诸犍。毕竟是天地所化生的瑞兽,且早已开启灵智,有数百年的修行根基,就算从头开始修炼也远非寻常的妖物可比,如今竟然已突破了四境,已开口能言。

四境修为便可重新变化为人形,但善吒许是为了记住教训,或者是觉得太丢人,一直就以原身示人。

善吒见到虎娃时,立刻垂下尾巴伏地做行礼状,口吐人言道:“彭铿氏大人,您终于来看我了!这些年我一直在反思当初之行止,时时谨记您的点化。”

虎娃笑了:“听你的口气,虽已熄去不甘,但还是充满委屈,经历了这些事,倒也是人之常情。你的修炼精进神速,如今已重新突破四境,但修行越往高处便越艰难,于妖修而言所需时日越久。若今日有个机会,能令你恢复往日修为,你又会如何做?”

善吒又惊又喜,尾巴一下子翘得老高,赶紧又收了起来道:“就算修为尽复,我亦不再是当年之我,当以彭铿氏大人为师!”

虎娃微微点头道:“如今崇伯鲧大人奉中华天子之命出使巴原,从樊室国东北向穿行蛮荒而来,沿途开道筑路,走得很是艰辛。那一带的蛮荒山野,原是你的盘踞之地吧,情况应该你最熟……”

崇伯鲧在三个月前就出发了,照说早就该到了,可是如今路才走了不到一半,因为他行进的方式与卢张当初完全不同。

崇伯鲧的部族领地,与巴原东北境隔着绵绵蛮荒遥遥相望,他出发前准备了三个多月,除了中华天使应有的随行依仗,还在部族中挑选了三百名精锐高手,更有装满了百辆牛车的财货。

这些财货小部分是中华天子赐予巴君的礼物,大部分则是崇伯鲧所准备的各种物产,不仅有赠送巴君的东西,更多的是用以与巴原民众通商交换的货物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