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六部:黎民百姓
第066章、归怀(下)

虎娃一怔,很纳闷地反问道:“有此说吗?那也就是他人有此一说,我倒未曾留意。在伯羿大人府中确实见到了帝女恒娥,我只觉她的修为很可能亦是已历天刑之真仙,至少是在我之上,有可能也是跟随伯羿大人从仙界返回了人间。”

说话时发送了一道神念,就是他在伯羿大人府中见到帝女恒娥的情景,令玄源若身临其境。玄源倒难以看出恒娥的修为究竟有多高,而虎娃当时根本就没有在意恒娥美或者不美,只是诧异自己竟看不透恒娥的修为,其人很可能与伯羿一样已是真仙。

见玄源有些走神,虎娃又笑道:“经娘子提醒,如今回想,那帝女恒娥确实姿容绝色,而其神气玄妙难测,却总给人凄清之感。于我而言,天下之美,只于一人。”他说话的时候,孩子般清澈的眼神就这么看着玄源,显得无比纯真,却看得玄源脸都红了。

虎娃随即又取出一只玉匣道:“这是伯羿夫妇送给你和我的礼物,是传说中的不死神药玗琪,据称是少昊天帝所赐。”

他打开了玉匣,里面放了九串果实,形似桑葚,但比普通的桑葚大多了,每串都有成年人的手指大小,呈深紫色,粒粒饱满晶莹剔透。玄源取出一串玗琪惊叹道:“这不死神药亦是神器,宛若天成之神器!”

虎娃:“若非神器,怎能从人间移植仙界,又怎能从仙界带回人间?”

突破九境修为后,化身入中华游历,通过亲身的印证,虎娃也解开了此前的很多疑惑。比如以九境初转修为的地仙飞升帝乡神土,是什么都带不走的,包括自己的凡人遗蜕,更别提那些亲手祭炼、融于形神中的神器了。

历天刑成就真仙,便等于是另一种存在,倘若飞升而去,能带走的也只有融于形神中的神器。更玄妙的是,真仙飞升仙界后,帝乡神土中的东西也是带不到人间的,返回人间时所能带回的东西,同样也只是从人间带去的那些神器。

比如虎娃的石头蛋,早就不是他当年在山中拣到的顽石了,经过这些年的祭炼,所凝炼是其精纯到极致的物性,打造成神器后,那凡石本身可能早已回归天地间。

炼成神器需要合适的天材地宝,独特的神器更须可遇不可求的机缘,从上品法器炼成神器这一步,便脱离了天材地宝本身的概念,成为一种既可有形亦可无形、其变化不受器形之限的存在。

虎娃早就知道,不死神药本身就是可炼化为神器的仙材,他当初就亲手炼成了很多,以五色神莲与琅玕为材质,但那借助的是太昊天帝所留的仙家法力。而赤望丘的宗门传承神器比翼飞舟、华仓以及飞羽,皆是以服常树上材质炼制的。

传说中的五种不死神药,五色神莲、玗琪、琅玕、离珠、服常分别为五位天帝所拥有,虎娃已得其四,此番中华之行,他也在寻找最后一味玗琪。不料此物人间已无,却恰好在伯羿大人那里得到了。

不同于虎娃仅以五色神莲或琅玕的某一部分为材质,炼化为神器,少昊天帝竟然将整株玗琪皆炼化成了神器,而且还能移植到瑶池仙界中生长,这是虎娃尚未领悟的仙家大神通手段。那么从瑶池仙界再带回的玗琪果实,本身就已是一种神器。

人间的神话传说很有意思,五种不死神药与五位天帝各有对应关系。

太昊天帝拥有琅玕,虎娃从中体悟到的是菁华诀;神农天帝拥有五色神莲,虎娃从中体悟到的是大器诀;轩辕天帝拥玗琪,虎娃此前未见,但想必能从中体悟到灵枢诀的玄妙;少昊天帝拥有服常,虎娃可从中体悟到吞形诀;高阳天帝拥有离珠,虎娃从中体悟到的是纯阳诀。

在神话传说中,不死神药玗琪本是轩辕天帝之物,怎会出现在少昊天帝的瑶池仙界中?可能是传说有误,也可能另有原因。

别忘了少昊是“轩辕之子”,有可能是在轩辕天帝那里继承了玗琪,然后将之炼化为神器带到了帝乡神土。也有可能此事是轩辕天帝所为,少昊只是将玗琪从轩辕天帝的昆仑仙界中移植到瑶池仙界。

而虎娃如今已能明白上古传说真正的蕴意,并非是哪一位天帝专有哪一种不死神药,而是历位天帝留下的登天指引,分别与某种不死神药蕴含的天地间玄理有关。

巴原的孟盈丘中有三株离珠树,但从未听说孟盈丘与高阳天帝有何关系;太昊天帝在北荒遗迹中同时留下了琅玕与五色神莲,而那时神农天帝尚未出世;炎帝仙宫中有服常树,但此树出现的时间亦早在少昊天帝降生之前。

玉匣中的玗琪果实,是少昊天帝赐予伯羿夫妇之物,也是从仙界带到人间的神器,和虎娃融于形神中的琅玕果、五色神莲子等神器类似,但亦有不同。此物并没有祭炼者的仙家神魂烙印,就是仙界的玗琪树上所结的果实,宛若天成。

想“服用”这样的不死神药,首先就要祭炼并掌控它,能将之融入形神,这必须有大成修为才能办到。若经过了这个步骤,这九串玗琪果实就等于是融入形神中的九件神器,拥有独特的神通妙用,谁又舍得将神器给“吃”了呢,那样未免太过可惜。

但这样“可惜”的事情,虎娃可干过不少次。他当年在帛室国众兽山外偶遇瑶姬,将鸾鸟错看成了胭脂虎,便喂了那“胭脂虎”一枚神器莲子。后来在翠真村外的山野中,虎娃终于见到了他真正要寻找的、由玄源以吞形之法所化的胭脂虎,不仅给了胭脂虎得自炎帝仙宫的服常果,更是让它服用了多枚已炼化为神器的不死神药。

这些神器为虎娃亲手炼制,要虎娃施法让对方服用才行,若别人得去,除非能重新祭炼,否则也动用不了。今日这九串神器玗琪果,虎娃并未着急祭炼更未服用,而是原封不动的拿到玄源这里来献宝。

玄源好奇地问道:“不知这不死神药的灵效如何?”

虎娃答道:“这已是从仙界带回的神器,首先得祭炼并掌控之、能将其融入形神。拥有了这样一件神器,便可借助它的神通妙用,施展出种种由灵枢诀演化的手段。若当年就有此神器,我在北荒中为夏卓师兄治病,也不至于那么麻烦了……”

想服用这玗琪果,不仅要祭炼神器并掌控它,也等于是放弃了这件神器,将其消散于形神之中。在这个过程中,或可体会到轩辕天帝当年自悟并创出灵枢诀的玄妙。

当然了,这是对于虎娃而言,若换成其他修士,可能就是将神器给“吃”了,却不可能悟出什么灵枢诀来。

玗琪最主要的灵效,是在服用的过程几乎能够无限延伸神识,以某种玄妙难言的方式打开元神世界,勾连内景与外景,感悟天地灵息之妙,从而体会天地灵息与人自身神气运转的呼应,甚至达到天人合一的意境。

这对于四境修士突破五境、经历真人返璞之劫的修士最终突破至七境,都有重要的助益作用,而且在每一层境界的修炼中,都可以辅助修士体悟不同的天地灵息之妙。

但对于普通人而言,这东西可不是随便吃的,弄不好会导致类似失魂之症,进入一种似幻觉又非幻觉的状态,感觉自身仿佛消散于无尽的天地之间,人说不定就醒不过来了。当然了,普通人也太不可能得到玗琪果并将之误服。

就拿眼前这九串玗琪果来说,没有大成修为便无法将之祭炼,凡人拿到手中也没用。祭炼之后成为可掌控的神器,便更有讲究了,不仅可以自己服用,也可以像虎娃当年那般,助别人去服用它、以炼化吸收其灵效。

虎娃还没有祭炼并服用玗琪,对其灵效的了解,一方面是通过对其物性的感应,另一方面主要也是听伯羿夫妇的介绍。

玄源又问道:“伯羿大人可有将此物赠于瑶姬?”

虎娃摇头道:“并没有,这玉匣中的九串玗琪果,只是回赠你我的礼物。太乙当时在场,另得了一串。我让太乙送往炎帝仙宫的器物,都是凉花川的补偿。”

玄源:“这九串玗琪神器,夫君又打算做何用呢?”

虎娃笑道:“这不是全拿来给你了嘛,想如何处置,全凭你的意思。”

玄源沉吟道:“伯羿从你与太乙那里得了十余枚服常果,又以十串玗琪果回赠。此物来自仙界,实则比服常更为珍贵。南荒邪修进犯,事后众高人皆有所得,唯炎帝仙宫损失惨重。既有此福缘,你我也不当独享,这九串玗琪分为三份,你我各得三串,另外三串,便送给瑶姬。”

在九黎之地,虎娃帮了伯羿的大忙,前往中华腹地后,更是化解了旱魃可能带来的大灾,解决了伯羿不太好意思露面的尴尬之事。伯羿以这么珍贵的不死神药相赠,也算是还虎娃一个人情。

可是伯羿并不欠瑶姬什么人情,真的论起来,也是瑶姬该谢他,所以他并没有将玗琪送给未曾谋面的瑶姬。但玄源可不能忘了瑶姬这个人情,巴原上各路高人齐聚赤望丘,是瑶姬摘光了成熟的服常果答谢众人,才有了那场服常法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